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三六集)  2019/10/24  台灣  檔名:WD20-037-0336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子路篇〉第五章。

  【子曰。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於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奚以為。】

  「《注解》誰講的對,吾也不敢說,唯有孔子或記載的弟子說的可以根據,否則都不可靠。漢儒以訓詁注經,毛病少、錯誤少。」在這章書,一開頭雪廬老人講,歷代注解《論語》這章書的說法都不同。注解是誰講的對,雪廬老人說他也不敢說,不敢說到底是誰對誰錯,唯有孔子他本人,或者記載的弟子說的可以根據,否則都不可靠。再舉出漢儒訓詁注解經典,注解這個經文,毛病少、錯誤少。

  「古時治理國家,有治內與治外。治內政,平素用禮樂刑政,雖然國家亂,也講禮樂,這是對君子。禮樂行不通才用政治,再為刑罰。總離不開禮樂,禮樂是全國的風俗、風氣,百姓的事。從前沒有報紙,大家唱歌說出心事,詩人將百姓所唱編成文詞、編成音樂,各地方的風俗人情就知道了。國家的采詩官采去,便知哪一國的風俗好,政治能保持;哪一處不好,就要改善政治。」「《詩經》就是今天的報紙。詩人不直說,說比喻,不傷忠厚。言者無罪,聞者足戒,心生警惕。」這是古時候《詩經》,就像今天報紙。詩人不直說,用比喻,這樣不傷忠厚。說的人沒罪,聽的人要提起警戒。「到孔子時已不采詩了」,到了孔子那個時候,國家已經不再去採取各地的詩了。「所以孔子作《春秋》,《春秋》比《詩》講得明顯,但還算溫和,故云:詩亡然後《春秋》作。」沒有人作詩,沒有人采詩,詩沒有了,然後孔子才作《春秋》。「這是內政」,內部的政治。

  「若辦外交,詩就像格言。派出去辦外交的人,只教他去辦什麼事,至於要說什麼話就不談了,為什麼呢?因為說話全由辦外交者做主,不能事前教,二人問答不能一定。但是若懂各國政治、格言,臨時就可以變化,能說出詩來壓住對方就行了。所以內政外交都不離詩。」「今日無詩,以外國詩為詩」,今天我們自己中國沒有詩了,都是以外國的詩為詩。「不但沒有詩,也算不上謠言,只是夢囈而已。」現在不但沒有詩,也算不上謠言,好像講夢話而已。「今日無詩,各地卻很興唱歌,這與詩相同。但是今日的歌曲,乃是淫亂風俗,亡國之道。」所以現在的歌曲,有人唱了那種淫亂歌曲,現在很多年輕人,聽說也有聽了那個歌就去自殺了,愛也愛不到,就去自殺了。這是淫亂風俗,亡國之道。

  『子曰:誦詩三百。』

  「孔子說那時只要是讀書人,必得念詩。儒家學問,包括天地人。地道敏樹,地要緊在長植物,五穀是植物,不能天天吃肉,更不能吃金子。天道敏時,人道敏政,人必須有政治維繫人群社會。宗教不能維繫群體社會,宗教只勸人為善,不講刑罰,是另一種作用。政在禮樂上,行不通才用政,再不行才用刑」,用刑罰,「所以從前求學沒有不念詩的讀書人,如今日的念報紙。」

  「《詩》三百,有人說《詩》原有三千,孔子刪為三百首。又有反對者,吾考查不出來。」這個說法,雪廬老人說他考查不出來,到底是不是這樣。「此云誦詩三百,吾就主張詩有三百。」《論語》這裡講,誦詩三百,雪廬老人就主張,詩就是有三百首。「如今的《詩經》三百多首(三百零五篇),孔子所編定的。《詩經》不是法律、憲法,這是禮樂、風俗的原則。」

  『授之以政,不達。』

  「出來做官,治理百姓,必得博學以文,約之以禮,要會三百餘首詩。百姓人人都須要學禮。給你辦政治,你辦不通,連禮也不懂。中國人不能忘本,先祭太廟、祖宗,然後祭天,什麼緣故呢?例如祭水,先祭河,然後祭海,不忘本的緣故。因為百川匯海,河是源流、根本;海雖大,河是本。太廟是祖宗,先有祖,再祭天。」所以要先祭祖先、祖宗,再祭天。「會三百首詩,政治必須能辦,這是對內」,對內政。

  『使於四方,不能專對。』

  「若對外」,對外國,辦外交,「使於四方」。「人提問題若不能對答,不能辦外交」,外國的人提出問題,若不能對答,這樣就不能辦外交。「專對,對答有專門法,言語不能多,沒有餘閒時間。」所以言語不能太多,這也是有專門法,我們現在講專業,專業的外交辭令。說太多,沒有那麼多時間,所以講重要的,重點。「說有說無都可以,話說好了就為國爭光,話說壞了便留下國恥。」這個很關鍵,跟外國交往,話說好了就為國爭光,為國家爭光榮;話說壞了就留下國恥,國家的恥辱。「如齊臣出使楚國,楚王請齊使上三重台,齊使說:堯階三尺,茅茨不剪。我們國的國君不忍建三重台,民為邦本,怕對不起百姓。」

  『雖多,亦奚以為。』

  「出來辦外交,也說不出好話來,念得再多詩,有什麼用處呢?如齊景公派使晏子到楚,楚王賜橘,晏子連皮吃下去,楚人大笑。晏子說:臣聞之,賜人主前者,瓜桃不削,橘柚不剖,今萬乘無教,臣不敢剖,然臣非不知也。」這是齊使,齊景公派使晏子到楚國,有這段公案。

  「同學們!提起精神,既往不咎,來者猶可為也。辦事最難,看器識、看見識!」辦事不容易,雪廬老人鼓勵同學,大家提起精神,過去錯了就不追究了;來者猶可為,未來我們還可以再把它做好。辦事最難,要看器識、看見識。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