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二六一集)  2019/8/10  餘姚  檔名:WD20-037-0261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鄉黨篇」第四章。

  【入公門。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門。行不履閾。過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攝齊升堂。鞠躬如也。屏氣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顏色。怡怡如也。沒階趨進。翼如也。復其位。踧踖如也。】

  「春生夏長,秋收冬藏,這便是成住壞空。」這章書開始,雪廬老人就引用,我們每一年的四季,就如同佛經上講的成住壞空,春夏秋冬就是經典上講的成住壞空。

  「一月立春下生種子,二月春分生長,三月入土,看到入土也能了生死。」這是看到季節它的過程變化,這個也是針對我們學佛人來講。

  「儒家的書,主要是講政治,政治是維持天下的公安,沒有政治則士農工商法醫都幹不下去」,不管你哪個行業,沒有政治來維持公安,每個行業都沒有辦法做下去,「天下就亂了」。這是講在我們人道,政治它的重要。「並不是說做官是多麼尊貴,而是幹的職業,要為大家,要為公的」,要為公家,「所以儒家重視政治。從前做官的必須離開本省」,不能在自己本地做官,因為在自己本地做官,容易跟本地這些熟悉的人勾結在一起。另外做官不許經商,做官不能夠做生意,「一則與民爭利」,就是你做官與人民競爭利益,「再者你有權,百姓無權,容易受到賄賂」。你當官的人有權力,人民百姓他沒有權力,百姓如果為了要方便,就很容易去賄賂當官的人,所以做官,如果官商勾結,容易受到賄賂。做官他也在商業方面得到他的好處,所以以前做官的人不允許經商。現在在大陸的習主席也是這麼規定,你要當官就不要做生意,你要做生意就不要當官,這是正確的。

  「為官必須穿著公服,不幹私事,所以做官的並不有錢,要為公犧牲。《大學》說:蓄馬乘,不察於雞豚,做官能當到蓄馬乘的職位,或是做到百乘之家,心都要在百姓身上,不在雞豚。」這是講做官的態度,不要在物質生活上去追求,要為國家人民百姓做事,為人民謀福利,不能為自己。「所以古諺說:一輩子做官,三輩子打磚。」這是講果報,做官如果做得不如法有果報的,一輩子做官,三輩子要打磚,這有因果報應的。「地道敏樹,天道敏時,人道敏政,人道必須講政治。」

  『入公門,鞠躬如也,如不容。』「吾不講考據,天子有五重門,諸侯有三重門,各有名稱,公門究竟指什麼?有很多爭論,時代經歷各朝都有不同。如今沒有這種門,如何講?即使考據出來,也畫出門來,有什麼用?萬事都要隨著變,所以只講原則。」這是不講究考據,公門到底是什麼樣的門?雪廬老人講在這裡就不講考據,縱然考據出來,門也畫出來了,那我們現代也沒有,那有什麼用?所以任何事情都要隨著應變,只講原則。這是講入公門,入了公家的門他的態度,鞠躬如也,如不容。「既然要愛國,對國家的機關、國旗都必須鞠躬,並不是國旗有神,而是禮節。日本人,一唱日本國歌,日本人就會全體站起來,所以東洋與西洋絕不一樣。總之,今日為過渡時期,必要更正過來,上軌道。對國家機關,即使是三個人,尚且要恭敬,對全民更要恭敬。」

  「公門,凡是國家的機關,都可以應用。鞠躬如也,好像是鞠躬的樣子,不是真鞠躬,所以才說如,而是格外恭敬,好像要鞠躬而未鞠躬,也並不是邊走邊鞠躬。」這講他的一個態度,就好像鞠躬的樣子,不是說一邊走一邊在鞠躬,是講態度就像鞠躬那樣恭敬。

  「如不容,朱熹注解」,這如不容三個字,宋朝朱熹的注解是,「高大如不容,這種講法不採取」,雪廬老人講不採取這樣的解釋,「在公門這裡不能隨便愛怎樣就怎樣,必須肅靜。」在公門裡面不能夠大聲喧嘩,就是要恭敬。

  「《群經識小》說:」在這個注解裡面,這本注解《群經識小》它有說明,「天子五門」,天子有五個門,「皋、庫、雉、應、路也。每進一門要一讓。」這是進門的一個禮節。

  「《集解》:歛身也。身體要收歛收歛,將放肆的情形,收歛收歛,沒說是鞠躬。」這是《集解》裡面解釋,歛身也這三個字。

  『立不中門,行不履閾。』「立不中門,行不履閾。」閾就是門檻,站的時候不站在這個門當中,在走路進入這個門不去踏門檻。「日本人在台灣有榻榻米,入門脫鞋,席地而坐;日本的衣服名為和服,也稱為吳服」,是春秋戰國,「吳王夫差時的衣服。」

  「邦君樹塞門,有一種說法是將木頭在門口擋著,後改為屏門。客人到門口要稍微等待,主人先進入略事整理,這是恭敬客人。客人不站立在中門,或站在左,或站在右,就是不立中門,然後主人出來迎接。」客人不能站在人家這個門當中,不是站在左邊,就要站在右邊,等待主人出來迎接。

  「客人多,叫做門限為穿。閾,門限」,就是門檻、門限,「格外高,外頭的塵土進不去。行不履閾,若履閾,必須邁過去。」就是要跨過門檻。「若履閾,會弄污其他跨過門限的衣服」,如果你去踏那個門檻,那會把門檻弄髒了,衣服進去會弄髒了,衣服會碰到門檻,所以不能踏門檻。「因為從前人入公門都穿大衣,沒有穿短衣的。」所以衣服會掃到門檻,如果你腳踩在門檻這樣進去,門檻弄髒了,衣服進去也會弄髒。「學禮就是一切以不妨害人為原則,不論精神物質都是為了愛人」,愛護別人。「再者主客一起走,若踏在門限上,忽然升起,比主人高,那不像樣。」如果你踏上去站起來,那就比主人高,這就不好看了。

  『過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過位,過是來到此。位,或是國君的座位,空閒的時候,或者是大臣的座位。國君來到品級台,要下輦或憑式」,國君的座車到品級台要下車,「像監獄中的教誨堂,教化師不在堂中,典獄長過位也必須行禮鞠躬。這是日本所訂的法律,日本法律大半取自佛經。」就是過了這個地方,典獄長也要向教誨堂行個鞠躬。

  「色勃,變變臉色,收歛收歛。經過佛像的前頭,若昂然而過,不理佛像,便是無禮。」所以我們佛弟子經過佛像要向佛問個訊,不能這樣就走過去,這樣就是無禮了。

  「足躩如也,平時腳走路邁方步,過位時手不能翔,足不能邁方步,必須腳後根擦著地,表示肅敬。」腳後根擦著地,走路就不會有聲音,表示嚴肅恭敬。

  「其言不足者,因為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好像有話說不出來,不得已也只說一、二句而已。可以參照《集釋》的按語。」雪廬老人講,可以參照《集釋》按語它的解釋,解釋這一句。

  『攝齊升堂,鞠躬如也,屏氣似不息者。』攝齊升堂,這是收攝的攝,都攝六根的攝,攝齊升堂,鞠躬如也,屏氣似不息者。「攝齊升堂,用五指叫抓,三指才是攝。」五個手指頭叫抓,三個手指頭叫攝。「攝齊,提起袍子,以免絆倒」,長袍要拉起來。「也有不攝齊的時候,比如手執玉圭時,兩手捧著。」手上拿著東西,就沒有辦法拉袍子了,「從前畫女子不畫腳,女子穿裙子都是拖地的,所以從前的女子不許攝裙子。如果要穿裙子,在家裡必須學穿裙子怎麼走路。」

  「鞠躬如也,好像鞠躬而未鞠躬,並不是邊走邊鞠躬。」

  「屏,收也。這點你們可以練習,臥睡時,口閉不出氣,由鼻子出氣,必得長壽,吾三十歲就是鼻子出氣。睡覺如果鼾聲如雷,那是粗野人,沒多大出息。一切都必須要學,朱洪武夜夢五經,那是自造謠言。」這是講屏氣也講到衛生,我們呼吸是要從鼻子呼吸,不能用口,口特別在睡覺的時候要閉著,口不能出氣,要由鼻子來呼吸出氣。雪廬老人講他三十歲的時候,就是用鼻子出氣。睡覺如果打呼像雷一樣,那是粗野人,這個睡覺也必須學。朱洪武是講朱元樟,明朝開國皇帝,說他是夜夢五經,雪廬老人他說那是謠言,不是真的。

  「至這裡,似乎是不能喘大氣。」

  『出降一等,逞顏色,怡怡如也。』「出,出了門。降一等,下一台階。逞顏色,臉色可以放寬了。從這一句,就可以知道前面如何謹慎了。」

  「怡怡如也,很自然。」

  『沒階趨進,翼如也。』「沒階,是下完台階,到了平地。趨,可以比較快步走,並不是跑。」

  「進,往前走。翼如也,小翔,不能大翔。」是快步走,而不是大步跑。

  『復其位,踧踖如也。』「復其位,若再回到他的朝房本位,並不是回家,而是回到朝房。」

  「踧踖如也。」這個踧踖,總是恭敬,「總之不離恭敬。」

  「禮,不僅僅是鞠躬而已,到什麼地方辦什麼事,不該你辦的,你辦了,就是失禮。在法律上說,這是侵犯別人的所有權。依佛家,要講究不與取,他人不與而自取就是偷盜。」不能越權,不能奪取別人的權利。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