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八三集)  2019/12/10  台灣  檔名:WD20-037-0383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憲問篇〉第二十一章。

  【陳成子弒簡公。孔子沐浴而朝。告於哀公曰。陳恆弒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

  「先說明歷史事實,知道它的用意就可以了,因為講書是為了現在可以用。」

  「做事、治理國家,不論是那一種政體政治,總之必得有一位領袖。民主立憲也必須有一個主人負責,就怕政出多門大家都做主。正該做主者反而做不了主,其餘的人都做主,而且亂做主。有事開會議決,也不實行。例如美俄要交戰,美國國會刪去國防預算,又要打仗,又求不花錢,這事如何辦?」這一段主要雪廬老人先給我們講,不管辦什麼事情,在公家這個政治體制,不管是以前的封建專制,或者現代的民主憲政,都必須要有一個負責人、一個主人,主要的。最怕就是很多人做主,能做主的反而做不了主;不能做主的反而都是在做主,而且很多人都在做主,那就亂了,所以只能有一個人做主,來做裁決。不可以政出多門,多人做主,這就很難辦事,就很亂了。舉出美俄交戰這個歷史的例子,我們可以應用在我們現前每個團體,從家庭到社會,到一個小商店,都是一樣的道理,要有一個人做主,不能很多人都在做主。

  『陳成子弒簡公。』「孔子之時,齊魯是二大國,靠近齊國者為陳國。陳國亂時,有一個人跑到齊逃難,五世其昌的典故就出於此。到第五世為陳成子,陳成子弒簡公,亂臣賊子人人皆得而誅之。」陳成子是陳國跑到齊國的,後來他弒簡公,殺齊國國君,自己當國君了。這是亂臣賊子。

  『孔子沐浴而朝,告於哀公曰:陳恆弒其君,請討之。』「魯是大國,孔子雖然已經不做官,但是朝中元老」,他是朝中元老,以前也當過魯國的魯司寇,當過元老,他也有義務要勸魯君,「看魯君不動作,孔子便沐浴齋戒而上朝」。這很慎重的。「對魯哀公說,陳恆殺了齊簡公,我們魯家去討伐他,即使力量不夠,也必須設法聯絡其他人去討伐他。」

  『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魯家患的病也相同,魯君說:你給三家說去吧!兵權全在三家手上。」這裡就給我們講到,應該這個事情是魯君做主的,而現在變成魯君做不了主,而是三家在做主。所以孔子給魯君講,魯君就說了,那你去給三家他們講,兵權都在他們手上。「孔子說我雖不做官,國家有事還是會與我討論,我不能不說。你叫我去告訴三家,我就去告訴三家。」

  『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去了以後,對三家說。三家說,齊是大國,我們力量不行。其實魯國雖然人少,但是齊人有一半不服,合起來也能勝。三家不辦,他自己有短處的緣故。三家說:你為何而來?孔子說:我請魯君出兵討伐陳恆,魯君要我告訴三家,我說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不論有沒有兵權,不能不問」,不能不過問。

  「今日的大毛病,主事者不能做主,都是下頭辦事者做主。」這個就雪廬老人就舉出,我們現代也很多這種問題,那個主事的、能做主的人他不能做主,都是下面替他辦事的人在做主,這也是現代很多團體有這個問題,所以引用這個例子來給我們說明。「我們縱然辦不到,主持公道也好,這就是為公,別同流合污,那是喪天良。」雖然辦不到,但是主持一個公道。就像現在的選舉,有一些黨派他們的政策,執政不正確、錯誤,我們要主持公道,雖然我們力量很小,但是要主持公道,要說公道話,不能偏袒。運用在我們現前台灣這個選舉的情況,我們不能偏袒哪一方,就是要公道。所以主持公道,弒君這個事情是造反了,在我們現在民主憲政,就是違背憲法了,這個我們就不能去支持他,而要去討伐他。在民主選舉的地區,那就是要選民用選票來讓他下台,這個不可以同流合污。他錯了,還跟他一樣同流合污,那就是喪天良,這沒有天良了,天良喪失掉了。所以雖然我們力量很微薄,但是我們是為公,沒有跟他們同流合污。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