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仁愛和平講堂-刻苦精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仁愛和平講堂—刻苦精神  淨空法師、蔡詩萍先生、新竹縣長鄭永金  (共一集)  2009/6/24  台灣華藏電視台  檔名:28-053-0001

  主持人:大家好,歡迎你再次收看仁愛和平講堂,我是主持人蔡詩萍。今天我們跟往例一樣,請到了淨空老和尚跟我們一起,透過一個非常深入淺出的方式,來跟各位談一談大家很關心,又很希望能夠從師父這邊聽到的一些教誨。今天我要跟各位談的話題,恐怕也是這個社會,能不能夠繼續的往前走,非常重要的關鍵,就是吃苦耐勞的精神。為什麼在這幾年,隨著台灣社會慢慢的富裕起來逐漸的喪失了?到底什麼是刻苦耐勞?什麼是一種吃苦的精神?我們台灣話也有說過,所謂「吃苦當作吃補」,也就是說其實如果你懂得吃苦的話,你將來要出人頭地、要更上層樓,機會是很大的。什麼因素導致了我們這個社會,逐漸的流失了非常好的一種特質。今天我們也請到了一位貴賓,介紹他以及介紹他所成長的地方,大家都會想到「刻苦耐勞」這四個字。我們來跟各位先介紹,政績非常卓著的新竹縣的縣長,鄭永金鄭縣長,縣長你好。

  鄭縣長:主持人好,老和尚好。

  主持人:我剛剛說縣長,只要一介紹縣長來的地方,大家都馬上說那個地方就是刻苦耐勞。因為客家人聚集的地方,包括縣長自己也是客家人。其實客家人的吃苦耐勞,是非常有名的,我先請教一下老和尚,今天我們請到鄭縣長來,也是希望一方面談談他治理新竹縣的一些想法。另外一部分就是他是客家人,客家人的這種刻苦耐勞,在中國文化裡面是有名的。但是我剛才一開場先開了一個題,想請教老和尚幫我們開示一下,就是現在的年輕人一般來講,你要叫他吃苦他也都不願意。可是的確如果不經過一番寒徹骨的話,你大概就很難知道梅花的香味到底是什麼?首先請教老和尚,為什麼吃苦,刻苦耐勞在對一個人的成長,或對一個社會的進步那麼重要?

  淨空老和尚:客家你從這個名詞,你就能夠想到,他遠離家鄉,到別的地方去謀生,如果不刻苦他就不能立足,所以就造成了一種刻苦的精神。這種精神是美德,人應當付出自己的勞力,永遠的刻苦,那你就永遠立於不敗之地。所以我們在世界各地,遇到客家的同胞非常多,他們能適合各種不同環境,都能夠生存,而且都能夠往前面發展。特別是保持了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在社會做出了一個很好的榜樣,這就是他們對於人類的貢獻,對全世界的貢獻,這值得讚歎的。

  主持人:剛才老和尚幫我們開場,就直接點出客家精神,縣長您自己在客家文化圈裡面長大的。您可不可以跟我們談談,這種刻苦耐勞可不可以舉一些小故事,這樣一路走來,真的就是發自客家人的天性嗎?

  鄭縣長:沒有錯。剛剛老和尚的開示,也給我們客家人定義,讓我們非常的敬佩。身為客家人,老和尚剛剛給我們的提示,我們客家人更要發揮客家的精神。沒有錯,客家人他在五胡亂華以後,就一直居住、遷徙在不是河邊,就在山邊,所以這種生活的過程是非常的艱苦、非常的辛苦。但是現在台灣整個生活環境改變,這種生活已經在台灣,可以說是因為整個富裕起來就改變了。所以有滿多客家這種刻苦耐勞的精神,其實我們也感受到,慢慢的都在改變。所以我們一直也跟我們的鄉親都講,我們要惜福,老祖先以及我們現在的政府,大家的努力,讓我們能夠有一個好的生活,我們更要珍惜它。

  主持人:您自己是在新竹縣從小長大的嗎?

  鄭縣長:對。

  主持人:看著新竹縣本身的變化,大概就很能夠清楚的知道。其實隨著科學的進步,社會的進步,經濟的發展,這個社會大概一定是慢慢、慢慢往上走,可是那個精神,怎麼樣在不同的階段裡面保留下來,這是一個滿重要的。以前我記得客家人非常重視一種傳統,他們不管是在客家人的習俗裡面,總是保留這種客家人的,硬頸的精神、節儉的精神,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因為我成長的地方,我跟老和尚報告,我住的地方在桃園楊梅,那我們往龍潭那個路上,就有一個三級古蹟它叫惜字亭,那惜字亭顧名思義,就是客家人非常重視文化。所以他們任何一個有寫字的紙,他們都不會隨便丟掉、燒掉。他們就放在惜字亭裡面,代表一種信仰,認為說他把這個字燒掉以後,它就會化為蝶舞,就會繼續的飄散在我們客家的聚落上面。所以可以看得出來,客家人是非常吃苦耐勞,但是又非常重視文化教育的族群,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所以請教老和尚,就說這種特質,剛才縣長也說,隨著經濟慢慢富裕起來,環境慢慢一直在改變,它的確有慢慢的在流失當中。這部分老和尚有什樣的建議嗎?就是怎麼樣才能夠讓這種好的族群文化,能夠保留下來?

  淨空老和尚:這是一個教育的問題,中國五千年來,這個傳統文化一直能夠保存到今天而不衰,就是靠教育。今天全世界,整個社會的動亂不安,造成許許多多的危機,原因是什麼?就是大家把教育疏忽。所以中國教育能夠救國家,能夠救民族,能夠救全世界。世界上許許多多志士仁人、國家領導人、專家學者,在這三十多年當中我能夠理解,他們在尋求如何能夠化解衝突,幫助這個世界恢復到安定和平,可是就是找不到。那我們有這麼一個緣分,這個緣分也是祖宗之德,上蒼安排的,有這麼個機會參與了世界和平組織,參與了國際上由聯合國主導的和平會議。我們把老祖宗這些東西,向與會的這些同仁們做詳細的報告,他們聽到之後說聞所未聞,從來沒有想到,也沒聽說過還有這麼好的東西,聽了都歡喜,但是最後他懷疑。我們常常會後在一起聚會聊天,他說「法師,你講得很好,我們都能贊成,但是這是理想恐怕不能落實。」所以這信心危機,這才叫最嚴重的問題。

  所以在今天社會,大家相信科學,科學最重要的拿證據來,你有證據,他就相信,我們必須把中國傳統文化把它做出來。所以我在湯池做的實驗點,是為聯合國做的,讓這些會友們真正看到,中國傳統這個東西在現在還是管用。我們做那個時候,想像當中應該二、三年才能看到效果,沒有想到不到半年效果卓著。使我們肯定兩樁事情,第一個人性本善,《三字經》講「人之初,性本善」,一點都沒錯。第二個發現什麼?人民怎麼是這麼好教的!怎麼一教他良心就發現,一教他就回頭,再不願意做非法的事情,覺得做非法、違背良心是一種恥辱。所謂良心發現、良知發現,這靠教育。我們還只用了一樣,一個法寶《弟子規》,儒家的紮根教育用了這個。實際上中國傳統社會上它用三個根,傳統文化離不開儒釋道,儒的根是《弟子規》,道的根是《感應篇》,佛的根是《十善業道》,三個根都要教才能夠紮得住。如果單單只有《弟子規》,儒家這個東西沒有佛、沒有道,佛講心性,道講因果,沒有這個,容易流於很浮躁的、表面的,表面化。如果是有心性、有因果,他從內心裡面發出來,那個力量就大了。所以中國維持五千年長治久安,是靠這個紮根教育,起了這個作用。

  所以現在我們湯池做了,很難得,真是祖宗之德,三寶加持,能有機會在聯合國做出詳細報告,那感動到參與聯合國的,一百九十二個國家代表都希望來考察、來學習。所以中國環境,現在宗教還不能夠在社會上普遍宣揚,這受限制,所以我們只用一個《弟子規》。在台灣就沒有這種限制,在台灣儒釋道都可以做。所以現在馬來西亞他們做,儒釋道都能做,開始做了。台灣能做肯定能做得更好,成績會更卓著、更顯然。這種東西介紹給全世界,確實可以幫助化解社會上種種衝突。譬如頭一個夫妻衝突,離婚就夫妻衝突,父子衝突、兄弟衝突、鄰居衝突,乃至於到最後國家與國家、族群與族群的衝突,都能化解,沒有不能化解的。所以我們相信人性本善。

  主持人:您剛剛這樣談就讓我們想到,這種文化的教育在中國的過去,不管是富甲一方的有錢人,還是貧困的農家子弟,大概都是他們傳家的,往下面傳遞教育的很重要的理想。像客家人常常講的一句話,「晴耕雨讀」,客家人一直標舉這個,即使是有錢的,或者沒錢的。這個話翻成白話,簡單的講,就是晴天就好好的去耕田,做農事;下雨不能做了,就回家讀書,就開始傳遞文化的想法。縣長可不可以跟我們談一談,您成長的過程當中,您的家庭或您的家族,是怎麼樣傳遞這種客家文化的教育?

  鄭縣長:好,我剛剛聽了兩位給我們很好的,對於客家人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的意見。我是典型的客家人,因為事實上以我的出身背景,沒有任何政治背景,沒有什麼財團背景,我是佃農的孩子。初中畢業以後,就在竹東媽媽開的一家小吃店,做「今大小吃」。所以非常艱苦的環境過程,當然我們會很珍惜它。客家人的刻苦耐勞,我想從這個環境,讓我們感受到說除了要誠實、努力、勤儉之外,當然就剛剛您講的,詩萍兄所特別提到「晴耕雨讀」。所以怎麼樣讓我們下一代要更好,唯有就剛剛老和尚也講,一定要勤讀書,在教育方面一定要去紮根。所以我當了副議長,我才去念高中夜間部,我當了議長我才去念大學夜間部,現在念博士班,十二月一卸任,我就要再去念博士班。

  事實上我到縣政府,尤其當了縣長以後,剛剛老和尚提示的絕對是正確的,我們中華傳統五千年的文化,倫理道德教育,讓我們現在政府應該要做得更多。新竹縣政府我們這幾年,除了著墨在教育的政策,我們第一個先做國中、小營養午餐免費。因為我們有兩個山地鄉,怎麼樣讓小朋友吃好、吃飽,吃到健康,沒有後顧之憂。以前我們是在念書的時候,念小學、國中是有一餐沒一餐,那種環境之差,實在是現在想起來,我們都會覺得說,怎麼會生活在那麼差的環境中。所以我到縣政府,我實施國中、小營養午餐,媽媽常常跟我講,「要將心比心」。所以我們的營養午餐,現在是做到沒有炸的,沒有煎的、炒的,只有蒸的、煮的、滷的。一個禮拜我們還做一次素食,我們推動新生活運動,來替代倫理道德教育。新竹縣這幾年的教育,應該算是很成功,我們也有做很多的鄉土教學。還有勤洗手,要保持口腔的清潔,就是讓小朋友他有競爭力,不光是在知識教育之外,我們要讓他的身體更健康。我們這幾年,在新竹縣推動的國中、小營養午餐,我們也感到很安慰的,就是明年教育部要實施全國國中、小營養午餐。我們一直認為以現在這種的生活水平,家庭和經濟所得,事實上實施國中小營養午餐,可以照顧到更多需要照顧的小朋友。而且統一在做的時候,我們營養午餐的執行祕書、老師、校長,大家都一起來監督,真的是讓小朋友吃好、吃飽,又吃到健康。

  主持人:吃好、吃飽又吃到健康,那體力的勞動呢?我記得我們小的時候都一直強調說,要四育均衡。像現在您在新竹,因為新竹縣它有山地鄉,所以基本上它跟純粹都會的台北市,是不太一樣的。那在體力的勞動,或者是在生活的規律上面,您也有花一點心思,去希望縣內的教育能夠做得到嗎?

  鄭縣長:所以我們德育智體群美,我們一定要給它均衡去發展,當然中央的常態編班的部分,我們新竹縣是完全要符合中央的要求,可以說是有教無類,我們全力要把這個工作一定要做好。每一個小孩子,就剛剛老和尚講的性本善,我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小朋友,一定要要求老師把這小朋友要教好。所以營養好、體力好,我們就要求他們運動,我們今年初,體委會做二十五個縣市的健康運動人口,新竹縣是成長最多,全國排第一名。

  主持人:頭好壯壯。

  鄭縣長:對,身體都很健康。而且最重要在倫理道德教育,我剛剛講新生活運動,我在一上任的時候就全面推動。現在教育部還要花十二億去做「有品運動」,我想新竹縣我們是沒有花任何一塊錢,而且我們還實施國中、小營養午餐。怎麼樣讓下一代比我們更好,這是我一直在思惟的。自己從小沒有辦法去念書,甚至中午的這一餐有時候有,有時候沒有。所以媽媽一直鼓勵我說,應該要去做國中、小營養午餐,免費的。尤其像兩個原住民鄉的小朋友,那真的更是重要。所以我們兩個原住民鄉的小朋友,我們這幾年技職證照考試,全國有五十九個鄉,新竹縣的錄取率是最高,去年高考的榜首還在我們尖石鄉。所以這幾年我們在品德教育,還有學校的這些教育,我們是非常的重視。剛剛老法師特別強調的人性本善,真的,我們也要求學校,一定要把品德教育、倫理道德教育要做好。

  主持人:您知道嗎?老和尚,我剛剛在聽縣長這樣談的時候,心裡面就有兩個很大的感動跟感觸,一個就是說真的是苦過的人,辛苦過的人,他才知道什麼叫做苦。所以他將心比心的時候,他就比較能夠知道說怎麼去照顧。特別您提到說兩個原住民的山地鄉,怎麼樣去讓他們吃得飽、吃得好,我覺得這是很讓人感動的,因為您會想到自己小的時候的貧窮。另外一部分,也就是我剛剛特別多請教縣長,就說他重視的新生活,也就是某種程度的倫理道德教育,也重視身體的訓練。在《弟子規》裡面,對這些東西都有些討論,我想老和尚,您可不可以談一下兩個問題,一個就說從政的人怎麼樣將心比心?在中國文化裡面,我們從《論語》、從《孟子》裡面都看得到,他們都在提醒執政的人,要將心比心去感受。另外一部分,就是怎麼樣從《弟子規》裡面的一些訓示,能夠跟現代的教育結合。我覺得剛剛縣長也做了一個示範,他雖然不講倫理道德教育,可是他基本上,就是新生活教育的一種示範,老和尚對這兩個問題怎麼看?

  淨空老和尚:人真正要想過幸福美滿的一生,我們老祖宗不但是有好的教誨,而且做出來,做了五千年,這個我們不能夠疏忽。五千年的智慧,五千年的方法,五千年的經驗,五千年的效果,這要疏忽掉那就太可惜。實在講祖宗給我們東西很簡單,你只要真正把它做到,這個教育不一定在讀書,不讀書也受了很好的教育。我的母親就不識字,沒有念過書,她很懂得教,教什麼?教倫理,五倫、五常、四維、八德,這是將來你無論是什麼身分,無論從事哪個行業,只要你有這底子,沒有一樣你不會出人頭地。所謂「行行出狀元」,狀元怎麼出的?就是從這個根裡頭出來的。五倫是你懂得人與人的關係,我跟父母是什麼關係,我跟兄弟是什麼關係,夫妻是什麼關係,領導跟被領導這君臣關係,你把這東西弄好,懂得了,懂得怎麼相處。五常這是總的原則仁義禮智信,四維是禮義廉恥,八德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人如果能夠說是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不離開這四個大原則,這個人就是聖人,聖人哪有不快樂的!哪有不自在的!所以這個與貧富沒有關係,與貴賤也沒有關係。孔老夫子是個平民,這個生活條件最差的是顏回,夫子都讚歎他,顏回的這種生活,別人的時候憂慮,顏回是不改其樂,他天天快快樂樂的,為什麼?「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把你所學到的,學到的就這個東西,就是倫常道德,就學這個,他能夠做出來。

  所以最重要的,講孝,我就真把孝學到,學到你對待父母你能夠盡孝;講忠,你對於國家能盡忠,你對於你自己工作能盡忠,你對於你的領導能盡忠。你要做出來才有樂趣,做出來才有效果;如果做不到,光講沒用,光講是什麼?是學術。所以像我過去,我在劍橋大學、在倫敦大學,跟他們漢學系的這些研究生們,跟他們的教授做報告,跟他們交流,我就說你們今天所學的是儒學、道學、佛學,你們搞這個。你們可以用中國傳統的典籍,去拿博士學位,將來也是名教授,也是漢學家,可是你們不可能像我這麼快樂。什麼原因?我學的跟你相反,怎麼相反?你看你們搞儒學,我學儒。兩個字,中國人從這邊念過去,學儒,儒學。我從這邊念意思就不一樣,學儒那就要學孔子、學孟子、學顏回,你才有樂趣;學佛,你要學釋迦牟尼佛;學道,你得要學老莊。如果你是搞反過來的話,是儒學、道學、佛學,把這些典籍當作一種學術來研究,與你自己思想、生活不發生關係,你這裡頭真正東西你得不到,可惜了。所以我們今天特別要強調的,老祖宗教給我們,教一個字,我一生學這個字;教一句話,我就學這一句話。老老實實,踏踏實實真的其用,這用就是不亦悅乎,所以學。習,習就是落實,你要不落實的話,那個樂趣、味道你得不到,叫法味,佛法叫法味,法喜充滿得不到。得到這個真樂,所以這個與富貴貧賤,一點關係都沒有。

  主持人:您剛剛這樣講,老和尚在談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宋朝有一位詩人有個句子,「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是豪雄」。它這個句子裡面很有意思,意思就說富貴你有,但是你不浸淫;貧賤,如果你碰到貧賤,你也不會覺得自己很哀戚。這時候你就是大英雄,你就是一個男兒,就是豪雄。我這邊請教縣長,為什麼我一直很想提這首詩想問您?您看您小的時候苦過來,雖然說現在一路這樣上來,也當過地方的議長,也當了縣長。在財務上面,當然比不上那些富甲一方的那些大企業家。可是就一般的標準來講,您看您也走過了您最貧困的階段,也當到了一個地方的首長,用過去來講的話,就是地方的諸侯,當了百里侯,這都是很高的成就。你怎麼樣讓自己還保持純樸的本性,刻苦耐勞的這種家風,你是怎麼樣用這方式來教育你的下一代。因為您的母親,就像剛才老和尚說,他的母親教育他一樣。我們那一代的母親或父親,就算沒有受到什麼知識,可是他們有些想法,那些想法就是我們說的,中華文化裡面的一些精髓,所以他就告訴你說不要做壞事,要安於貧窮,要努力的出人頭地。可是當我們的孩子是相反,生長在比較富裕的環境,比較好的、物質比較豐富的環境。您會怎麼樣跟您的孩子,去傳達這種家風,客家人的精神?

  鄭縣長:其實父母親給我們是非常大的影響,爸爸媽媽當我們在做生意的時候,他就一直跟我們講,你一定要誠信待人。當你有職務、有職位的時候,你更要去想想需要幫助的人,要將心比心。所以當到縣長,我也是知足常樂,也要去想說,你今天為什麼有這個職務跟職位,就是鄉親給你的,當然你更要珍惜它。所以不貪不取而且要戮力從公,全力以赴。事實上我當了八年縣長,出國總共不到七十天,幾乎沒有禮拜六、禮拜天。因為我個人也不喝酒、不打牌,沒有這些不良嗜好,天天都是為民服務。因為我知道我自己的出身背景,是一定要繼續為民服務,讓縣民給你有更多的肯定。所以只要一到選舉,鄉親這種熱情的支持你,你就會感受到客家人這種觀念、理念,一方面治縣,二方面堅持自己的理念原則,就是形象、操守、品德,來把這個工作做好。那為民服務的工作,就是媽媽常常強調的,要將心比心,所以任何一位鄉親來告知我們,或者是說當我們的政策要做的時候,我們都會去做很多的考量,是不是恰當?或者是會不會影響其他的人?當然我們客家人,有一種硬頸的這種說法,硬頸的精神就說有所為、有所不為,我們堅持做對的事,而且要把它做好。

  所以從政當民意代表二十年的時間,當行政首長有八年的時間,事實上我很堅持的有四個字,就是「感謝拜託,拜託感謝」。另外我到縣政府,我當二十年民意代表,我就形象、操守、品德,絕對是我的堅持,到縣政府我就用關心、協助、服務、誠實、務實、踏實,努力認真跟用心來做我的座右銘。當然這些我們時時刻刻一定要警惕自己,得來不易,我們要做人民的表率。所以你更要以身作則,教育自己的子女之外,要給很多的,像鄉鎮長、議員、代表、村里長,他都在看你這個縣長怎麼去做。所以讓我感到滿安慰的,就是這麼多年,真的是整個新竹縣的建設改變,鄉親對我們也是滿支持,也滿肯定我們。所以我想自己一定要堅持知足常樂,而不貪不取,而且要努力把工作做好。也就是一張選票一世情,這樣的精神來為民服務。

  主持人:所以說它靠的一定程度,還是要靠一種自我的要求,一種自我的自律,特別您剛剛講的有所為跟有所不為。可是我很好奇,有所為跟有所不為之間,這個界限有時候怎麼去判斷?怎麼去拿捏?您怎麼知道自己有所為是對的,有所不為也是對的,這個拿捏有時候要怎麼拿捏?特別在地方人情的政治,那麼重的一個地方政治裡頭,有時候是很不容易拿捏這個分寸的,所以就很容易得罪人。

  鄭縣長:就像我有時候跟我的同仁,公務員的同仁,我常常會告訴他們,一個為民服務,一個圖利。也許就剛剛詩萍兄講的,有所為、有所不為會很類似,我們為民服務,當然老百姓鄉親要我們做的事情,我媽媽常常講將心比心。因為鄉親來找我們,我們大概知道可以不可以做,我們要幫助他。在公務員的立場,我們又要跟公務員講,說你要依法行政,但是又不能把為民服務的這一方面拋開,這樣的話會造成民怨。所以溝通跟協調,也是我從政一個非常重要的理念,當然我自己本身也要有智慧跟判斷力,就是有所為、有所不為,在這個定位上你一定要拿捏好,否則的話,一來一去會落差非常的大。整體在新竹縣這八年整個地方的建設,事實上我們有滿多的鄉親也肯定,因為新竹的發展大家看到了。我應該講說整個有所為的地方,整個新竹縣未來的二十年、三十年都已經規劃好,科技文化大學城,整個在新竹縣三個園區、四個大學,都已經完成。而且整個地價都調整起來,都一直往上攀升,我們所為的工作,應該政策都做對了。當然有一部分,有一些是可能對鄉親有所影響,對地方有所影響。像新竹縣沒有八大行業,沒有汽車旅館,沒有電動玩具,沒有這些網咖,絕對沒有的,這就是我們不為的地方,堅持。當然另外民意代表有些還是會來講,但是我們絕對堅持這個理念,縱使有任何再大的壓力,我們都會講,像電動玩具、汽車旅館只要有,我都講你就是第一張的證照。其實我八年來我一張都沒有發,我一定會堅持下去,雖然在司法性上他們是合法的,但是對地方社會的觀感不好,我們就會堅持。

  主持人:好,所以有所為跟有所不為,我為什麼多請教一下縣長,就要聽聽,讓老和尚聽一下,然後給我們一點分析,就是說對一個政治人物也好,或對一個一般民眾也好,這個有所為跟有所不為之間,其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有時候我們常常會被人情,你的親戚來找你幫忙,你的鄉親來找你幫忙,對你有恩的人來找你幫忙,這時候你敢不敢說,這個事情我有所為、有所不為,有時候真的很難。所以老和尚您怎麼看待,看待一個有所為跟有所不為的分寸?

  淨空老和尚:我們老祖宗教我們,一個行政領導人,今天不但是行政,任何行業公司老闆都是領導人,領導人他的天職有三個字,「君、親、師」,他如何能把就像在一個縣裡面,把我全縣的縣民領導到哪條道路上去,這是君。親是我要怎樣幫助,今天講經濟能夠往上提升,讓他在生活上能過著好日子。後面還有個師,我要怎樣教導他,教導什麼?教他覺悟,教他開悟,所以這是非常重要。苦與樂在佛法裡面講,苦是從哪來的?苦是迷惑來的,因為你迷惑你就會想錯、會做錯,就帶來一些苦難。如果覺悟了的話,那你的思想正確,你的做法也正確,你會帶給自己、帶給別人,都帶給他幸福快樂,所以這很重要。這三個最重要的還是師,還是教,我們中國文化的特色是教育,是倫理、道德、因果的教育。這五千年你集合起來看,這個東西了不起,它產生很大的作用。在過去帝王時代,教育是擺在第一的,所以「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它政治體系裡面第一個是教育,禮部,禮部就教育部。所以說我們從這裡去看,可以用現在的話說,所有一切都是為教育服務,都是為教人好而服務。

  中國教育,是愛的教育,原點是父子有親,這個親是天然的,這是性德。教育第一個目的,怎樣把父子的親愛永遠保持,一生不會變質,這是中國教育頭一個,所以父慈子孝這是根本。然後這個愛怎樣能夠發揮,你愛兄弟、愛家族、愛親戚朋友、愛鄰里鄉黨,擴大的時候愛社會、愛國家,到最後「凡是人,皆須愛」,愛的教育!所以這個族群是和平的,五千年來沒有聽說中國跟外國人打過仗,在歷史上找不到,這是和平的民族,為什麼?愛的教育。這個教育在今天向全世界發揚光大,每個人都會歡迎,每個人都能接受。所以說我們只要把這個教育辦好,什麼問題都解決。中國把科技這個東西放在後面,把倫理道德,就是我們今天講素質教育它擺在第一,把人教好了,所以人是教得好的!這個領導人帶頭幹,我教孝,我盡到孝,大家看到,上行下效,這就是做好榜樣。我的家庭,所以我們今天講個人,要在人當中做一個好人;我是哪個行業,這個行業裡頭最好的人。我的家庭,是所有家庭裡面第一家庭;我的行業,是所有行業裡面是個標準、是個好榜樣,這就成功。所以這是真正把核心找到,那你這一生沒有白過,過得有意義、有價值。

  主持人:老和尚剛剛這樣一談,我覺得某種很清新的社會,要回返一個非常有秩序的、非常安靜和諧的社會,答案都出來了!企業,如果能夠在做生意的人,把自己公司經營成是一個好的公司(好的榜樣),一個家庭的一分子,把家庭就變成一個好的家庭,個人做一個好的人,其實每個部分好,就是一個好的社會,這個答案就很清楚。所以可見這些東西我覺得是事在人為。

  淨空老和尚:事在人為,不錯!

  主持人:老和尚您知道嗎?縣長因為他年輕的時候,家庭的因素,所以他在年少讀書是很不順利的。但是他後來就一邊從事民意代表,還有政治的公職,他一邊再回學校去讀書,他今年兩任縣長卸任以後,他就要回去念博士班。我為什麼要特別提這一段,因為對一個縣長來講,他現在的年紀,他去念個博士班,其實他真的就無所圖。因為如果你是二、三十歲,你可能是要念個博士,有的還有點虛榮;或者三、四十歲,你可能要藉著博士,去踏入政壇什麼的。可是對縣長來講,在地方政治上已經做到最頂,議長也當過,縣長兩任也做滿。可是這時候再回學校去念博士班,等到博士班拿到以後說真格的,你說真的會像年輕人一樣,找個大學怎麼樣來教書什麼的,那都不是在你的想法中。所以讀書本身就是一個快樂的事,顯然是這樣子的。所以能不能也跟我們談一下,因為剛好跟我們客家人文化的「晴耕雨讀」,某個地方也若合符節,就是說縣長您為什麼會對讀書這件事情,愈來愈有興趣,而且會這麼樣樂此不疲,從碩士一直讀到要念博士班。

  鄭縣長:其實讀書,我是說讀書,唯一任何人拿不走的,讀書對自己是絕對有最大的幫助。我當議員、副議長,當到立委的時候提升問政的品質,從讀書方面,你可以了解到更多在學術方面。所以我在當縣長的時候,我去念中華大學的科學管理研究所,很多的老師把他們的學術學理上告訴我們,讓新竹縣,我們在治理縣政的時候,像策略聯盟,我們把大新竹地區,就新竹縣市還有園區,它有三個行政區。我回去當縣長以後,我就請新竹市長、園區管理局局長,我們三位所長三個月開一次首長會報,就是把新竹成為一個科技城,可以減少很多的這些疊床架屋,事實上可以事半功好幾倍。所以老師要我們把策略聯盟一定要做好,我們把新竹縣市整個規劃完成。另外我們都市計畫的這個部分,我們現在新竹縣事實上區段徵收,我們做得最成功,可以說是藏富於民。光地主我配回去土地的產值,差不多五千億。所以新竹縣竹北這邊,很多閩南話講的「田僑仔」,就是土財主,五千億。我們創造的財富藏富於民,把整個地方的治理、交通、都市計畫,可以說是讓我在念書讀書,可以去很冷靜的思惟,我更多的對縣政的推動。

  對於在教育方面,我們也認為說,唯有把教育的工作做好,才能夠讓下一代更有競爭力、更茁壯,自己本身沒有辦法念書,我們怎麼樣讓下一代更好。所以我在教育的資源上,我們是全國排第三名,就是投入在教育的經費預算裡面,我們是全國排在第三名。雖然縣的財政是不好,但是我們也是被邊緣化,因為縣市分家以後,精華都在新竹市,我們變成一個十三個鄉鎮典型的農業縣。但這幾年新竹縣整個改變,除了在我們實務的經驗上之外,從書本上我們跟老師做很多的討論,老師也會告訴我們滿多他們在學術上的這種理念,跟我們實務上一起結合去做,可以事半功倍。所以新竹縣這七年的改變是非常的大,整個變成一個科技城,一個大學城。未來有四個大學,台大、交大、清大、台科大都要在這邊設校。三個園區像新竹生物醫學園區、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科學園區第三期,就在我們新竹縣。整個區塊這種的規劃,未來醫學中心,馬總統也講這醫學中心我們在這邊要花兩百億,政府要投資兩百億成為亞洲第一,最好的一個教學醫院跟臨床的,整個結合地方會成為一個高等研究園區,結合產官學園。就是因為我在學校念書以後,我才發覺到整個縣政的推動,跟你的知識的這一方面的領域,知識,經濟的領域是非常重要。當然剛剛老和尚開示講的,更不能忘本,倫理道德教育,事實上我們在讀書,我們在學校,老師給我們很好的這些觀念。

  主持人:換句話說,教學相長,邊學那些老師們在教你的同時,你也把他們教你的理念,轉換到實際的縣政上可以用的。同樣的你自己學的,隨著自己的知識逐漸的提升,你對於縣政的未來願景的規劃,也有了知識當作背景。我覺得這充分證明,讀書最快樂的一件事情,就是你對它無所圖,無所求的時候,它反而有更大的妙用,更大的一個深刻的知識的回報,這才是最快樂的一件事情。

  鄭縣長:非常正確,所謂「傳道授業解惑」,老師他告訴你這些除了他自己本身的專業,他還可以把他自己得到的經驗告訴你。然後我們自己回來縣政府,我們就在這方面去做更多的這些推動。

  主持人:這就是老和尚剛才講的,「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快樂就在這個地方。老和尚,最後還有一點時間,剛才我們聽縣長一路聊他這種刻苦耐勞的一生,然後前面非常貧困的年輕日子,然後慢慢這樣一路,真的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老和尚可不可以在最後用一點時間,跟我們所有的朋友,特別是年輕朋友,我覺得重要的,是說不要讓年輕朋友看到我們在談,這就說你們幾個老先覺,老前輩在那邊講人生過去怎樣苦,那我們現在就已經日子都過得比較好。老和尚可不可以告訴我們,對他們這種年輕一代,我們所謂的草莓族,出生的物質生活也不錯,基本條件都沒有以前那麼差,也相對的台灣這幾十年是很和平的、很安定的。怎麼跟他們來談一談,人生要吃一點苦,才能夠方為人上人,就這個部分要怎麼樣跟他們講,他們才聽得懂,老和尚可不可以幫我們開示幾句?

  淨空老和尚:現在交通便捷,資訊發達,任何一個人都應當出去旅遊,看看那些貧窮落後的地區,你就曉得我應該要吃苦。如果我們這種富裕生活,你去看到人家沒有吃的、沒有穿的,貧病交迫沒有錢醫療的,看到這個你能夠看到人間地獄,那個心情就不一樣。所以說富貴人家的子弟,更應當常常去了解這些環境,到最落後的、最貧窮的地方去看,激發你的慈悲心,激發你善良的心,所謂說本善的心能夠激發出來。不親自看到很難,聽報導的時候,這是無關痛癢。所以人看到之後要立志,我到世間來幹什麼?我要來救人。救什麼?捨己救人這種悲心,悲天憫人的心能生出來。我這一生無論從事哪個行業,我不為自己,我們很平常的生活能過得去就行了,有多餘的收入都去幫助人,他才肯做這種事情,這就是聖人,這就是佛菩薩。各行各業都是佛菩薩,各行各業都是聖人,都是賢人。

  所以個人,做一切眾生的好榜樣;在行業裡頭,我做一切行業的好榜樣。家庭,家庭要刻苦耐勞,能夠省一點,你看了凡先生家裡面做的絲棉襖,把絲棉賣掉,買棉花的棉襖,多買幾件他救救苦人,他說我們穿得暖,你看看別人沒有穿暖。所以從這裡說家庭,給家庭的一個好榜樣。如果一個縣,我們這個縣是世界上最好的縣,做到什麼?現在物質上、科技上那不談。你真正能做到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縣。現在全世界都希望有安定和平,你做出這個樣子世界第一,全世界縣市長都要到這來觀摩,都要到這邊來學習,成功!所以我們自己本身做好會影響到全世界,會影響到整個社會,這才真正能解決問題,這真正替天行道,為天下人服務,做出一個最好的樣子。

  主持人:我覺得這是一個,我想今天也是老和尚對縣長您最好的肯定,因為把一個縣能夠治理好,其實就等於是從佛家角度,就是佛菩薩。縣長可不可以有一點感言,我們最後一分鐘了。

  鄭縣長:為政之道,真的是要苦民所苦,現在馬總統一直講聞聲救苦,事實上怎麼樣讓人民生活得很安心,又很快樂幸福,這個政策跟方向是非常重要,觀念也非常的重要。當然整個我們新竹縣連續四年,是全國失業率最低,從九十三年,九四、九五、九六,到九十七年我還是全國失業率第二低的。就是家戶可支配所得儲蓄存款率,我們也排名都在五名之內,也是很不容易。

  主持人:那很不容易,因為它是個農業縣。

  鄭縣長:對,是一個典型農業縣。所以怎麼樣讓人民去安居樂業,這實在是我們要繼續再努力的。那我們新竹縣的規劃,政策計畫,事實上我們最重要,就是要為民服務的工作做好,就是關心、協助、服務。老和尚特別講的,去看看那些更需要幫助的人,我們怎麼來給他協助,看了以後,你就會感受到我們當個縣長,你要做更多的事情。

  主持人:今天聽了老和尚,還有鄭縣長的對談以後,我自己有很大的感慨,因為我覺得,我得到一個很大的收穫。就是說不管這個社會怎麼樣的富裕,它一定有相對貧窮的一群人,你總是要看到比我們相對貧窮的那一群人,那個角落的時候你自然慈悲心就出來,比較的慈悲心就出來。如果能夠把這個慈悲心,再轉換成實際的行動,我覺得老和尚說得很好,每個人都可以做佛菩薩。非常謝謝淨空老和尚,謝謝您;也謝謝新竹縣的縣長,鄭永金鄭縣長,謝謝您。也謝謝各位收看,我們下週同一時間再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