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仁愛和平講堂-地方父母官的品格教育篇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仁愛和平講堂—地方父母官的品格教育篇  (共一集)  2009/2/9  台灣華藏電視台  檔名:28-043-0001

  主持人:大家好,歡迎您再次收看「仁愛和平講堂」,我是主持人蔡詩萍。很高興今天能夠在這裡跟大家再次的見面,我們今天講堂當然還是請到,淨空老和尚來為我們談一談,他做為宗教界的一分子,做為宗教界的領袖,他怎麼看待在現代的社會裡面,來推動品格道德教育。跟往常一樣,我們今天很高興的,請到了一位這幾年在台灣的地方自治史上,成績非常卓越的,苗栗縣縣長劉政鴻劉縣長來到我們現場。縣長您好。

  劉縣長:好,我們蔡大哥,還有我們師父好,各位鄉親大家好。

  主持人:我們今天之所以請到劉縣長,最主要一個原因,是其實在過去幾年,苗栗縣因為劉縣長的治理,可以說常常成為全台灣的新聞版面報導的焦點,不管是他們的招商,他們的文化策略、行銷縣政的方式,都讓人家耳目一新。所以我們今天請到劉縣長來,是非常希望能夠透過他來看一看,他怎麼樣來把一些縣政理念,跟縣民整體生活提高的同時,也把品德的、道德的教育能夠融會進去。我們在開場還是先請我們的老和尚,您來幫我們先談一下,就您自己的觀感來看的話,還有走遍全世界,看到那麼多現代國家的一些經驗,您認為做為一個地方的縣市首長,也就套一句我們中華文化裡面常講的,地方父母官,他是不是真的可以以身做個示範的,來推動品德教育跟一個縣政結合?我們現在都曉得,很多地方都在招商,都希望這個地方的經濟生活能夠提升得更好,可在這個同時,怎麼樣不偏乎對於道德品格的重視,師父您有什麼看法嗎?

  淨空法師:在中國五千年這麼長的一個歷史當中,老祖宗的經驗非常豐富,可以說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族群裡面,沒有像中國這麼完善的,這樣美好的。中國你看幾千年前就給基層的領導人,從基層一直到最高層,任務是相同的,三個字「君、親、師」。這三個字要做到人民就享福,真的是福慧都現前。君是帶路,是領導,父母官把這一縣的縣民帶到哪裡去,是不是真的帶到幸福美滿和諧的社會?中國人嚮往的是禮義之邦,和諧社會,這頭一個是領導帶到哪邊去。第二個所謂叫父母官,父母官,全縣的居民是子民,你說這個關係多親切,以父母愛護子女之心,你怎麼樣去養他,養育他。第三個是教育他,老師。所以領導人就是這三個責任,領導、帶路,養育,教導。這三個做好,那就是中國幾千年,古聖先賢理想當中的從政者。他確實從最低層到帝王,到最上層都是這三個字。

  現在麻煩在哪裡?現在麻煩是價值觀沒有了。中國幾千年來長治久安,靠的是什麼?靠的是個正確的價值觀,這個價值觀是倫理道德,不是金錢,不是財富。所以中國的教育教人不是叫你升官發財,是叫你作聖人、作賢人,最低作個君子。所以如果說我們的價值觀放在這個地方,什麼災難都沒有了,不但是人禍沒有,天然災害也沒有。這什麼道理?這個東西佛家講得很清楚,佛家講的「境隨心轉」,境就是環境,山河大地。我們中國人講風水,風水家也說「福地福人居,福人居福地」,人要修福,有道德是修福,山河大地都會變得非常美好,這個自然災害不會發生。大自然這個環境跟人心是相連的,我們人心善沒有一樣不善,人心不善問題就出來。所以人禍還在其次,最重要的還是倫理道德的教育。

  中國教育一開頭,實在講的,我們現在細心去觀察、去研究是愛的教育。它教育的根源,就是五倫裡頭第一條,「父子有親」,這個親愛是天性,不是人教的。父母也沒有人教他愛子女,你看子女也沒有人教他愛父母。從哪裡看?最好從三、四個月到四、五個月的樣子,你去觀察,四、五個月小孩不懂事,你看那個小孩對父母的神情,你能看到那是愛;父母對小孩沒有條件的,純真的愛,天性的愛。我們老祖宗很聰明,就想到這樣的愛,如何能讓它保持這一生不變樣子,那就要靠教育,所以教育教的就是這個愛一生不改變。第二個目標這愛擴大,擴大愛家族,愛兄弟姊妹、愛家族、愛親戚、愛鄰里、愛社會,再擴展愛國家、愛民族,到最後是凡是人皆須愛。這是愛的教育!所以這個族群和睦,幾千年來和睦。在歷史上從來沒有中國這個族群,跟外國人打過仗的,沒有,找不到。所以這是個全世界研究歷史的人都知道的,這麼大的一個族群,它是愛好和平。

  所以中國人理想當中,就是領導,就是領導他和平,領導他走向仁義。孔子主張仁,孟子主張義,「孔曰成仁,孟曰取義」,仁就是愛人,仁是兩個人,想到自己立刻就想到別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義用現在的話說,思想、見解合情、合理、合法這就是義。所以以仁義為真正的價值觀,這個社會祥和不會有問題。像今天如果說是拿財富、經濟,做為價值觀裡面第一個信念的話,那個麻煩大了,天下沒有不亂的。你看孟夫子跟梁惠王見面,就談到這個問題,梁惠王見到孟子,你到我這個國家來,對我有沒有什麼利益?你看孟子立刻就反駁他,如果把利擺在第一,利是人人必爭,人人必爭他的思惟肯定就是損人利己,人人都損人利己,這個社會還能和諧嗎?所以孟子勸梁惠王要把利放下,「亦有仁義而已矣」!人人都講仁,人人都講義,社會祥和。世出世間一切法,都是建立在祥和的基礎上,它才能有良性的發展。

  把利擺在前面,這個發展是惡性的,不是良性的,發展到最後,現在諸位也許都能看到,發展到最後是什麼?是世界毀滅。這是科學家提出來的,科學發展到極處,這世界就沒有了,就毀滅了。所以中國人不是不懂科學,是不向科學這個路子發展,是希望社會長治久安。科技發展,如果沒有道德來控制、來駕馭,這個科技就出問題。我們今天說,倫理道德的水平不能控制這個科技,科技最好還是少發展一點好。所以像湯恩比過去跟池田大作的談話,就討論這個問題,他們都主張科技最好是能夠照顧人民的衣食住行,除這個之外,最好就不要再發展,那個發展沒有意義的,有害沒有利。你發展到太空,太空有什麼意思?我們人能移居到太空去嗎?不可能的事情。即使可能,極少數的人,那多數人受苦受難,少數人到太空去避難去,這是不合理的。所以是畢竟有學問、有智慧的人,他還是看得很準確,科技不可以不要,有限度的,適可而止。特別是衣食住行,現在最重要是吃的東西,吃的東西用科技的時候很糟糕,帶的副作用。所以將來飲食出了問題,你說農作物用的化肥、用的農藥,這種東西滲透在土壤裡面,將來麻煩到哪裡?土地不再長糧食,這個問題就嚴重,現在已經發現這個問題嚴重。所以有識之士都主張,恢復古時候的農耕,那是最健康的。

  主持人:師父剛剛這樣所提的,各位可以發現,師父真的點出了,在我們現代的社會思潮裡面,非常重要的幾個新的趨向,一個就是說科技當然很重要,但科技如果缺少了對於人類祥和社會的,對人類社會的道德的、倫理的前提的話,科技可能會變成災難。同樣道理經濟發展,我們現在也有新的觀點出來,就是告訴你說不要一昧的追求經濟成長,就以某種程度上,大家成長一個階段以後,其實只要維持一個低度的成長,但是能夠把成長改成更多的綠色的指標,讓這個社會、讓人民享受更多環保生態的和諧,其實人的幸福感會增加。我想師父點出了一個現代社會的方向,我這邊想請教劉縣長,您自己大家印象裡面非常深刻就是說,您當了縣長之後第一個是活力四射,大家都覺得你非常充滿了活力。我很好奇,就是做一個政治人物,做地方首長行程這麼忙,你怎麼讓自己有充滿的一種活力?這個活力一定是來自於你對於故鄉的有一種愛,有一種理想,這第一個想要請教您。第二個就是說,你怎麼樣把剛才師父所提到的,又要追求一個地方的經濟發展,但是又希望這個經濟發展,不會到最後把苗栗縣好山好水給破壞,怎麼樣給它一個,又可以過有經濟所得標準以上的生活,但是又能夠回復到,傳統的好山好水的苗栗那種田園理想,你怎麼做到的?

  劉縣長:其實因為可能就以前,我爸爸以前就當校長,我爸以前管得很嚴,所以早上四點半就要起床。

  主持人:你有沒有常挨打?

  劉縣長:有!以前有,做不對就要挨打。但是也家庭教育很嚴,所以父親給我們的一些訓言,還是格言,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跟大家共同來共勉。就是說其實我父親一再教導我們,人一定要有格,格就是說像磚一樣,那個磚剛出來的時候,手去捏一定會覺得會痛,但是那個角去磨也一定會有損傷。但是再怎麼樣,那塊磚塊還是一定要擁有它的格還在,當哪一天這個磚要拿來當建築的時候,我還是可以做建築用,那個基本的格以及尊嚴一定要有的。所以苗栗在過去,是個好山、好水、好空氣的環境裡面。我這三年來,對於在水庫的水源區的部分,尤其是這三年來,一個砂石案我都沒有准過。尤其所有的這些森林、這些樹木,我只有更增加來種植,我絕對不願意去增加砍伐。其他的開發案,我都可以在祕書長那邊都批掉。要砍伐樹的話,要送到縣長室來,我是非常重視環保,跟重視整個生態的問題。

  但是要怎麼樣能夠讓自己縣裡面的,格跟尊嚴來成長,尤其剛剛我們老和尚所提起的,主要是怎麼樣讓鄉親,對於自己本身的一個縣、縣民的榮譽感,還有跟他的尊嚴能夠提升,可能就是縣政要做的工作。所以我們這段時間也下了很大的苦心,不管是在辦一些大型活動也好,或是整個社會的教育也好。因為苗栗是個多元的縣份,它有閩南人,有客家人,有新住民,還有外省籍的,也有原住民。所以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怎麼樣讓他族群融合在一起。我時常就是把海線的學生調到山線來表演,山線的學生調到海線表演,原住民的就調到平地來表演,平地的就調到山地表演。我們把苗栗的客家採茶劇團就到各十八鄉鎮表演,明華園也到十八鄉鎮表演,這樣慢慢族群融合。

  第二個部分,我們也是希望在整個治理縣政,一個推動裡面,誠如剛剛老和尚所提起的,就自己本身要以身作則。我大概早上七點就上班,到縣政府,晚上大概八點半我就要回家,九點半我就要休息,這樣的話,以身作則來治理縣政。所以我們嚴格要求,中午所有的公務人員是不能夠喝酒的,不能夠去喝酒,就是有貴賓來的話,簡單吃個便飯。因為你是跟老百姓去領的薪水,是領八個小時,中間喝酒下去,下午的時間就不能上班,對不起鄉親,我們是嚴格要求這樣。但是我們也以身作則以外,誠如剛剛老和尚所提起,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自己就不願意做,像這條路要開闢。我一直在提醒我們所有的官員,這條路換作是你,你住在旁邊,你自己就不願意這樣開,看你自己願意這樣開嗎?你若是自己不願意你為什麼要這樣開?你必需要有以非常公平的,而且站在是以公僕的立場來做這樣。所以我時常也勉勵我自己,就是「留道德給子孫,留建設給地方,留名聲給自己。」以這樣的準則,然後我們也一樣,馬總統給我,他那時候當黨主席,他給我一個匾額是我當選縣長的時候,給我一個是「清廉、勤政、愛民」,秉持著三句的格言,我就好好認真來施政。

  當然也利用這個機會跟老和尚,還有跟蔡大哥、跟各位報告,我們苗栗縣的府會是非常和諧的,我們為什麼和諧?大家互相尊重。議會這邊有什麼困難、有需要,縣政府這邊全力來推動的議員的提議案,我們全力推動,因為他是代表著民意。縣政府這邊有送過去的法案、送過去的預算,有義務必須非常明確的,跟議員一五一十實在的跟他報告。所以這三年來我們預算,一毛錢都沒有刪,所有的法案都迅速的來通過。所以像去年馬總統上任以後,劉院長的擴大內需十四點二億,我們發包出去以後,剩餘款七千萬再發包出去,所以我們苗栗縣執行率是百分之百。我們也非常高興的是說,兩位委員也都幫我們忙,就是徐耀昌、李乙廷都在中央爭取,幫我們忙;縣議會跟我們也非常合作,大家府會關係很好。鄉親也非常肯定我,縣府團隊大家也戰戰兢兢的非常認真做,我們一直在要求所有的團隊裡面,我們所有的團隊裡面必須是秉持著,如何能夠達成我所擬定十二個旗艦的目標來完成,擬定這十二旗艦目標,其實他們很清楚就各其事,你要做什麼事情你很清楚。這樣的話,他們就會按照這整個基礎教育,或者說工商產業,還有觀光產業,這些他按照這樣去做的話,他也很明確,這樣的話可能在進展上,就不要每樣事情我自己去盯,我就有更多的時間來做更多的事情。

  主持人:縣長剛才這樣談的時候,我這邊要請老和尚來幫我們再來進一步來加以闡釋。我想縣長剛剛所談的有一點非常清楚,就是他一直很強調,自己從小受到的教育那個格。當然縣長小時候雖然也很調皮,他也承認說常被挨打。可是他真的有個非常好的示範,就是說他的父親是從事基層教育的教育工作者,對不對?然後他會耳提面命的教你很多。我覺得您剛剛講得很好,就像是那個格一樣,那個磚塊一樣,就說它這裡面有一個,我想我們再請師父來談談,怎麼樣子能夠讓親子教育、小孩子的教育,能夠在成長的過程中,能夠像縣長這樣,先打下一些基礎這很關鍵。第二個部分,我想也要請老和尚幫我們來開示一下,就是我們剛剛在談的時候,縣長也提到幾點非常好的,你看他真的可以以身作則,早上很早起來,晚上非常規律的生活,不應酬的。然後他也因為這樣子,所以他也可以要求他的同仁,中午你也不可以跟人家應酬往來,喝個酒喝得醉醺醺的。而且最重要,是縣長講了一個重點,你領人民的薪水是上班八小時,這就跟我們中國人傳統的,包括在《詩經》時代,老智慧講的你拿了人民的俸祿,就是民脂民膏。就是這些基本觀念看得出來,還是潛移默化裡面,其實文化傳統裡面的某些自我的要求,是在縣長身上看到。所以老和尚您在這點上,可以幫我們再進一步做一點解釋。

  淨空法師:在佛法裡面,我們最近在此地學習的,賢首國師的《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這裡面就列出四德,這是佛教弟子基本的一個德行的概念,第一條是「隨緣妙用」,隨緣是恆順眾生,也就是說「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這叫隨緣。不能以我自己喜歡怎麼樣,要老百姓喜歡什麼,不能說是我要什麼,那個不能作數的,要隨順民情、隨順民眾的需要。妙用我們是用在這一方面講的,就是忘掉自己,那就妙。如果摻著自己的自私自利、名聞利養在裡面,那就有害,那就不是妙。第二個是「威儀有則」,這就是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要給人民做最好的表率。則就是原則、規矩,是威儀有則,我們自己的思想、行為,都可以做社會大眾的好榜樣,不是好榜樣就不能想、不能說、不能做。第三個,這是講做人的一個態度,「柔和質直」,這講表現在外面的,處事待人接物要柔和,內心要真誠,內心真誠,外面柔和。第四個一定要有這樣一個大願、大心,「代眾生苦」,沒有這個大願,大志、大願那就不能做菩薩,不能做阿羅漢。所以它要求的是這四德,這是性德,自性裡頭本有的,實際上人人都做得到的。為什麼失掉了?迷失了自性,你有自私自利,你有貪瞋痴慢,你就把它忘掉。所以這個四德是非常重要,可以應用在任何一個行業,它都能夠貫穿,這是四種性德。

  現在社會,這整個世界社會動亂原因是什麼?原因就是這樣好的教育疏忽,沒有提倡,沒有認真去做。所以在從前帝王時代,我們不能不佩服,為什麼?他帶頭幹。你說清朝開國,這歷史上稱之為聖皇,康熙、雍正、乾隆帶頭幹。他是經常不斷的邀請國內、國外的專家學者,到宮廷裡面來講學上課,皇帝帶著文武百官來聽課。這個人民怎麼能不佩服?怎麼能不擁護?皇帝他所想的,他想要做的,他都告訴大家,這聖人教我們做的,這不是我的意思。中國人一提到聖人,提到孔孟這就沒話說,提到佛菩薩還有什麼話說!所以他從來不說是他自己的意思,這是古聖先賢教導我們的,所以大家就服。你想想看,不容易,滿清入關是少數民族,統治中國這麼大的國家,統治了兩百多年,談何容易!所以他那是完全用中國傳統文化,來統治中國人,服了。

  所以我們現在要想到什麼?現在麻煩在哪裡?麻煩把傳統文化疏忽掉,這問題出來了。我們想什麼樣的方法都想不過老祖宗,老祖宗立的法經過五千年的考驗,它禁得起歷史的考驗。我們今天想這個方法,你就試試看,後遺症很多,出了麻煩,不能用了,不斷再修改,怎麼修改後頭都有毛病,吃虧的是社會。所以中國自古以來,我們在歷史上細心觀察,它是把教育擺在第一;換句話說,國家所有一切設施為什麼服務?為教育服務。教育是什麼?教育是為仁愛服務,教育教的是仁愛,是倫理、是道德。講得最詳細的就十二個字,教什麼?教全國人民「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這十二個字人人都做到,人人都是好人,人是好人,那就事事都是好事,哪有不好的事!所以說一切制度那是其次的,不要緊,只要是人是好人,什麼制度他都做出好事,他都做出最好的成績出來。如果說是人不是好人,什麼樣好制度,都被他利用去幹壞事。

  所以中國自古以來,講求的是素質教育,現在的話說素質教育,把這個擺在第一。你看從前帝王時代,國家用人取才只用兩個字,你看多簡單孝、廉。「舉孝廉」,從漢武帝開始就用這個政策,一直到滿清都不能廢除。國家任用人員培訓的時候,就是地方官員、父母官微服私訪,到你這個地區來看看,哪一家有孝子,孝子就特別留意,他孝順父母。他在家能盡孝,為國就能盡忠,他就能為人民服務,廉潔就不貪污,這兩個條件夠了就行。能具足這兩個條件,父母官把他選出來,國家培養他,將來他學業成就之後參加考試,從前是考舉人、考進士,考取之後國家分配他從政。所以這個好,真好!民主時代也可以用這個,民主時代,比如現在黨派,你吸收黨員,黨員條件是什麼?孝廉。不是孝廉你就沒有資格入黨,那你比從前帝王會做得更好。國家栽培他基本的條件,他這兩個做到,沒有不孝父母的,沒有不廉潔的。所以我覺得孫中山先生當時搞國民黨,這個黨員缺少這兩個字,這兩個字疏忽掉是很大的損失。

  這幾千年都沒有丟掉,你看滿清蒙古人都沒有丟掉,我們怎麼能把這兩個字疏忽了?所以教育重要,教育是以倫理道德為主。中國過去讀經,經是學問,史是見識,地理重要。你讀史,你才曉得愛國,愛國家;讀家的,這是我家庭歷史,你才曉得愛家;讀地理,你才曉得愛這塊土地,你對它了解。你都生疏不了解,愛心怎麼能生得出來?所以中國人自古重視歷史,重視經跟史,經是道德學問,史是激發你的愛心,這很重要。這個史不但是學校要教,平常對於人民講故事,譬如講歷史的演義。大家熟知的《三國演義》這一類的,讓一般人民雖然沒有受過學校教育的,他也知道中國歷史的承傳,愛心也激發出來。所以在從前,一切文藝、藝術表演全部是教學,它的內容你看忠孝節義,因果報應,善有善果,惡有惡報。所以中國全民可以歸納為什麼?倫理教育,道德教育,因果教育。

  人有倫理道德,他羞於作惡,他覺得做壞事是丟人的事情,他不願意做;懂得因果的時候,不敢做。所以在硬體設施上,你看教倫理有祠堂,有家教;教道德的孔廟,地方都有孔廟;教因果報應的,城隍廟,所以這三樣東西產生好大的作用。現在說這是迷信,好了,現在你去用警察去,一個城隍廟,過去中國大陸天主教的傅鐵山大主教講的,一個城隍廟至少抵得十萬個警察。十萬警察不能治好,那個城隍廟起了作用,這個有道理。傅鐵山大主教前年過世。所以這是抓住這三個教育,倫理、道德、因果。我們在大陸上這三年做了個實驗,做得很成功,只用《弟子規》,儒家教育。因為大陸對《感應篇》跟《十善業道》,它說這是宗教,宗教不可以,除了宗教道場之外,在外面不能宣揚,台灣沒有問題。如果說是儒釋道三個根本紮下去之後,人,人人是好人,既是好人,我們就想到一定他做事情,事事是好事。所以這三個教育重要。

  主持人:師父剛剛這樣談的時候,我內心裡面有很大的衝擊,為什麼?因為師父剛才舉了一個例子說,一個城隍廟抵得過十萬個警察,它其實就有個隱含的意思,就說如果民風非常的淳樸,人們都相信每個人行事作為,都相信道德,就是他有些事情他是不會做;相信因果,有些事情他是不敢做的話。其實真的,我相信縣長最能夠體會,警察真的就沒事可做,警察就變成他只要維持基本秩序就好,就不會疲於奔命。所以我這邊就要請教縣長,就是您主政這幾年來,您是怎麼樣去改變一個縣的文化?改變縣裡面的縣民,對自我的一種驕傲,還有一種成就感。但是這邊還有個很重要的問題,剛才師父也講,「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這個道理大家都懂,可是民之所好好之容易做,對不對?因為從某個角度來說,老百姓喜歡什麼,我就做什麼,他們就給我掌聲。可是民之所惡惡之也容易,但最麻煩的是,有時候縣長您一定知道,有時候民之所好,還不一定是政治領袖願意做的,因為他可能民之所好,這有可能會把縣政拖垮,把財政拖垮,也可能是會帶來一個不好的。譬如說是現在,到底要不要開賭場的問題等等,民眾也許有人認為很好,可是它也可能會帶來一個很糟糕的副作用。所以對於這種民之所好,你怎麼樣建立一道道德的防線,或公共的一個標準來抵抗它?這時候政治人物需要勇氣的,要敢跟民意說NO,但是說NO的結果,是為了這個地方的二十年、三十年,更好的發展。縣長怎麼做?

  劉縣長:我想真的是非常感謝,有機會聽老和尚他的一席話,其實在整個治縣的理念來講的話,沒有錯,實在教育是最重要的一點。若是說沒有把教育做好的話,當這個學生在國中或是國小,尤其是國中一、二年級,二、三年級,那個時間是他的叛逆期,若是那個時間沒有把他管束好,或是教導好的話,他到社會上,好的變成是國家的棟梁,社會的菁英,社會的中堅;那若是說有出差錯的,就變未來是社會的負擔。所以我們在整個國中、小學的教育裡面,我們是非常重視於品德以及道德,以及這些道德教育的部分,我們是非常重視它。所以也因為這樣子,我們對於這些老師的品德教育,我們已經實施了非常多的一些方案,他們就按照這個方案來進行。

  第二個部分,我們提起說對於「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的這個部分,我們也一樣的,我簡單講一個例子,當我在九十五年我上來的時候,竹南有一個五十八線,它必須要拓寬,但是它上面是有很多的公有地,公有地種植果樹,按照政府規定是不能夠補償的。但是他們老百姓就是一定要抗爭,或是要怎麼樣的白布條這樣做。我們就認為說,我已經給你時間跟你溝通,我也已盡最大的方法來跟你做其他的協助。但是基於我們整個未來縣的發展,以及縣政的推動,我們一定要執行。所以我們在執行的時候,該執行的我們還是要執行。所以我們也沒有去說要任何妥協或是怎樣,站在一個行政部門來講,就是必須要依法行政;你若是說沒有依法行政的話,你就對不起這些真正守法的人。所以我們在這個方面,我們在苗栗縣已經樹立了風範。所以現在在苗栗說要開闢一條道路,該對的,該開的就是開,沒有任何選擇。所以我們在推動縣政,相信已經也都有此共識。

  剛剛老和尚有提起的,就是說對於因果也好,或是說倫理道德這個部分,誠如我剛剛向各位報告過,就我父母親,或是說以前謝金汀老縣長給我三句話,「留道德給子孫,留建設給地方,留名聲給自己」。其實這是一個因果,自己本身做了沒有錯,我父親給我的土地是九十七甲的山,但是因為選舉選了那麼多次都賣光光。我倒認為是說,等於是我來這個世間是來修行的,你把它這樣想的話,就不會煩惱。反正你把它看,出生的時候也是光著身來,回去的時候也是光著身子回去,其他那些都是假的。那我倒不如說好好在這個世間裡面,就把它修個功德,老百姓有困難的時候,當我在法律上站得住腳,我可以幫你的忙。老百姓這個橋梁、道路,這部分我能夠幫你忙,我可以站在法上面、站在縣政的資源裡面,我可以全力來協助你。而且站在縣政府立場,他只要能夠全力來協助他的話,不要讓老百姓認為,我們縣政府是個衙門,是個官僚。服務公務人員是個官僚,縣政府是個衙門,是我所不容許的。所以我們必須要以老百姓,他就是我們的老闆,我們是他的公僕,這種角度,所以我們一直在灌輸這些從事公務人員。

  那也一樣的,我們對學校裡面這些教育,我們一直在提醒我們的校長,提醒我們的老師,因為你能夠把我們的學校教育好,當然這個學生、這個學校就變成。所以我們對於校長的考核,也不可否認事實,我們非常嚴苛。我們第一個必須學測成績,第二個我們的文藝跟體育成績,第三個學校的綠美化。學校綠美化,雖然看起來是沒有什麼,但是你能讓學校一個非常整潔、非常優質,讓他覺得說學校非常溫馨,他來到這個學校裡教育,他就非常充實,這樣的話他感覺會不一樣。過來就是我們的營養午餐,因為我們現在營養午餐,從這個月開始以及課後輔導就免費。但是你怎麼樣讓你營養午餐辦得好,就必須校長跟老師,以及從事這些工作的人要拿出智慧來,把這些營養午餐辦好。過來我們這段時間也一樣,對於品德教育,跟我們所有的這些基礎教育,我們非常深入的紮根,因為為什麼?我們必須要讓他們了解說,所有的老師的基礎教育,這個學生教得好,就未來學校跟他家庭、跟社會的希望,國家的希望;教不好就是未來國家的負擔。讓他必須從事的校長以及老師,有這麼樣的一個信念。就是說這個區域裡面也一樣,我就時常提醒我們的校長,這個學校交給你,你就去負起重責大任,把學生管好,學生教育好,老師、師生關係也要處理好,還有跟社會的和諧關係也要處理好。因為你這樣的話,才能夠讓整個大家是互動的方式。這樣的話學校辦活動大家共同參與,在社區辦活動學校也參與,這樣的話大家連動性。

  而且我們也一直在認為是說宗教,其實每個宗教都是勸人向善,就是向好的方面去做。所以我們也一直在希望說,能夠怎麼樣繼續讓宗教的部分。所以我們苗栗有獅頭山,像我們很多名山古剎,我們這些部分,我們就反而讓它就地合法化,這樣讓它能夠社會大眾,對於這個部分能夠給它去膜拜,雖然是精神上的寄託,但是至少他能夠到那邊去的話,燒香,他看到那個神明,看到佛祖,他做錯事情他心理上會難過,他一定會難過。這樣的話也一樣的,我們也希望是說怎麼樣引進,然後把我們苗栗縣藝術文化能夠來提升?因為只有靠苗栗自己本身,這些原有的木雕,或是說這些客家,或是閩南人的這些,還有原住民的文化是不夠的。所以我們特地一定要把國外的要引進來,國外引進來也一樣,要讓他們水平提升。就誠如剛剛老和尚所提起,讓國外西方這些知識能夠進來,進來的話,加上我們自己本身固有的這些,融合、結合在一起,我想那更能夠提升我們的各鄉的能見度。我目前是積極做這件事情。

  主持人:縣長剛在談的時候,有一段話我印象非常深刻,縣長說他的老前輩給他留下三句話,「留道德給子孫,留建設給地方,留名聲給自己」。我覺得這個話,其實跟我們傳統文化裡面所強調的,「立功、立德、立言」,是不謀而合。所以可見就是說任何一個角色,任何一個領域要自我,對自己有個要求,對自我有個期待的話,我覺得就有機會,縣長把縣長的職位做好,一個地方上的企業家,把企業的角色做好就可以。所以這邊再請教師父。

  劉縣長:我可不可以補充?

  主持人:請說。

  劉縣長:其實現在社會上真的是非常缺乏,剛剛老和尚所提起的忠孝節義,我們「孝悌忠信」跟「禮義廉恥」,這個部分真的是我們現在也是在教育裡面,正在在著手做這些工作。現在這三個信念來講,對於整個社會,因為都是在功利主義之下,已經快消失了,怎麼樣來重建這個精神,現在也是我們正在做的工作。

  主持人:沒錯,我想這就是縣長替我們問到一個好問題,就是怎麼樣把這個部分,道德教育能夠融會在家庭,融會在學校,融會在社會,甚至我們可以說包括我們媒體在內,師父一直在強調的,媒體怎麼樣在這裡面,去傳播一種道德、傳播一種公共品格的示範,正面的示範。這邊就請教師父,這一點就很重要,就是您認為說到底該怎麼樣,我覺得特別那段話,「把道德留給子孫」,真的就是說,讓自己的孩子看到的不是你的家財萬貫,不是父母親的官做多大,社會地位有多高,而是那個留下一個道德的規範,跟道德的示範。所以師父能不能在這點上跟我們進一步來強調,現在父母親該怎麼做?或者是包括縣長在內,地方政府該怎麼樣來試著來推動?

  淨空法師:這樁事情關係到,可以說人類在地球的生存跟絕滅的關係,這關係太大了。我們是最近這些年來,從二00三年,我有這麼一個機緣參加聯合國的國際和平會議,參加了十幾次。我才對於世界一些狀況,有個初步的了解,大家都感到很憂慮,就是全世界衝突事情不斷發生。和平組織裡面討論的,最重要的一個議題,就是「怎樣消弭衝突,促進社會安定,世界和平」,聯合國帶頭來幹這個。我參與之後,在第三次之後,我就擔任主題講演,我就把中國傳統的這種教學的方法,給大家做報告。中國是溫和的,你說外國人生病,病毒這些他就要消毒,消是消滅,把這個毒菌消滅掉。我們中國人不願意講消滅,消滅太殘酷,我們中國人叫化解,化毒、解毒,你看看用的詞就跟他們不一樣,就不相同。我說同樣,為什麼我們不溫溫和和的跟它和睦相處?何必一定要把它消滅?在這個十幾年當中,應該至少有十年,我們就舉農作物,因為在國外土地取得方便,價格也很低廉,尤其在澳洲,地大人少,土地很便宜的。所以我居住的院子,我在澳洲住的院子,將來有機會大家去看,合中國有一百七十畝,這個很大的面積。我的圍牆是用鐵絲網圍著的,走一圈一個小時,這麼大的一個面積。就種菜,我們種的菜品種很多,是個很大的菜園,沒有農藥,沒有化肥。

  主持人:就是我們現在講的有機,有機耕作。

  淨空法師:我們種的時候,讓一些菜農來看都羨慕,你是怎麼種的?我說我們跟菜是溝通的,是心靈做溝通。這些小蟲牠也要吃,我們把菜園劃個區域,這是專門供養你們,你們就到那吃。就隔一個田埂,牠就不吃,比人好處!人都沒有這樣好的信用,牠有信用。果木樹種得很多,果木樹上有鳥吃,我們跟鳥協定,指定幾棵樹,這裡種的東西鳥吃,那個地方鳥就不要吃。我們也不要用包裝什麼,鳥都聽話,我們跟牠溝通!所以實在講可以推廣,我們做了十年。我們在馬來西亞做的實驗,在安徽也做了實驗,在每個地方實驗,都成功,可見它不是個地區性的。只要我們有愛心,我們愛心愛這些小蟲,愛那些小鳥,我們愛牠,牠也愛我們。我們可以彼此合作,何必要互相殘殺?要用這些毒品讓牠中毒死了,好了,它也叫我們中毒,這互相相害,這個錯了!

  主持人:沒錯。

  淨空法師:所以一定要用愛心。愛心,我們愛菜,愛植物,愛動物,愛山河大地一片愛心,回報的也好!所以現在我們這個思惟錯誤,認為這個病害蟲,這是有害的,不可以這樣想法。天既然生牠了,牠就有生存的權利,我們就沒有資格去殺害牠們。

  主持人:我覺得師父最後這段講得真的非常精彩,因為事實上很清楚,過去濫用DDT,濫用農藥的結果,現在變成是土壤變色,我們自己回頭來吃到一大堆有毒的東西。

  淨空法師:對,不錯,所以得了很多癌症,什麼奇奇怪怪病痛,那都是報復。

  主持人:對,所以我們最後一點點時間,縣長來做一點小結論吧!今天的感想。

  劉縣長:我剛聽了老和尚的,其實在執政的話也是一樣,很多都是必須要靠制度、靠規範。然後所有的這些公務人員,他必須就是依這個規範跟制度來執行。但是我們在執行的過程,我剛剛也提起過,就是必須要將心比心。然後若是說自己本身這個法,明知道是一個惡法,我們就必須要修正,因為我也當過四屆立法委員。該修正的要修正,因為不合時宜的,該修正要修正;但是既然是已經訂的而且已公布,就是經過非常審慎討論以後,就必須按照這樣執行。我想那是這樣子的話,每個人就必須出自於自己本身誠心跟愛心,來做這個工作,我相信都會把任務完成。

  淨空法師:對!

  主持人:真是非常的精彩,今天我們在老和尚的開講,以及在苗栗縣長劉政鴻先生,從旁一起對談的情況之下,我們真的把一個地方的父母官,怎麼樣來推動縣政;跟我們一個宗教領袖之間,一種以仁愛和平做為職志的這種理想。把它做個對話以後,真的各位可以發現,也許真的就像師父跟縣長,最後那個結論講的一樣,只要我們有心,只要我們願意去把愛散發出去,而且透過一個制度的方式去做,我覺得祥和的社會是真的指日可待的。非常謝謝各位的收看,我們再次的謝謝老和尚,也謝謝劉縣長,謝謝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