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2012淨土大經科註 > 0505集

文字檔下載:XMLPDF【字號:  |    |  

二零一二淨土大經科註  (第五0五集)  2013/11/8  台灣台南極樂寺  檔名:02-040-0505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大家跟我一起皈依三寶: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

       請看《大經科註》第八百四十五頁倒數第二行:『聖道』,就是八正道。「聖道者,指八聖道,亦名八正道。謂:一正見。二正思維。三正語。四正業。五正命。六正精進。七正念。八正定」,這叫八正道。「《彌陀疏鈔》曰」,這下面引用蓮池大師的註解,「一正見者,《雜集》云」,《雜集論》裡面說,「若覺支時,所得真覺,以慧安立,諦理分明,無有錯謬故」,沒錯誤。

       現代這個社會,可以說是過去歷史當中未曾有過的混亂,人心浮躁,不能夠安定下來,沒有安全感,活在世間這是人生最痛苦的一樁事情。六十年前,我們在抗戰時期,抗戰結束,還沒有意識到沒有安全感這樁事情。反而在這個半個世紀,大的戰爭沒有,小的戰爭也沒有中斷。因為核武的存在,核武是毀滅性的戰爭,是滅絕人類的戰爭,不是普通的戰爭。世界上這些大國都在研究核武、製造核武、發展核武,這就叫人心惶惶不安。製造這個東西幹什麼?不定哪一天起作用,這個東西起作用就是地球的毀滅。所以讓人在一生當中沒有安全感,真的叫過一天算一天。以往那種安定和諧、幸福圓滿的生活,什麼時候能再見到?這個問題是全世界多少專家學者,乃至於國家領導人,心裡面常常念著第一個問題。

       每個人都希望有和平,和平從哪裡來?八正道就帶給我們和平。但是,八正道不是書本上的,不是我們念念,和平就能現前,是要我們深入認識它、理解它,然後把它落實。一個人落實,一個人解脫,你就得到了;一個家庭落實,家庭和諧了;一個團體,我們寺院、道場是團體,一個團體落實了,這個團體也解脫了。除了這個方法之外,找不到第二個方法。八正道是三十七道品究竟圓滿的總結,它不是一蹴就能做到的,它是有步驟。你看,經過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才能達到。如果不能夠循序漸進,我們讀到、聽到了,知道有這麼回事情,那叫佛學常識,知識。沒落實,不管用,還是對自己、對家庭、對社會、對國家、對這個世界不起作用。我在這十幾年,在國外弘法,實際上是流浪,遇到很多人問我這些問題,我想來想去,只有宗教團結,和平才能落實。宗教怎麼團結?宗教要回歸教育,宗教要互相學習,建立宗教的共識。要恢復宗教的精神、理念,落實到我們個人生活、工作、待人接物,從我們自己做起,從我們家庭做起,從我們小團體做起。總得需要有個三、五十年,也許和平實現了。

       蓮池大師在《疏鈔》裡頭說得好,什麼叫正見?「若覺支時」,這個覺支就是七覺支,前面我們所學的七覺支,這七種都是幫助我們覺悟。七覺支裡頭,第一個擇法,要有智慧,要用智慧的選擇。我們很歡喜,最近印尼教育部的官員到香港來訪問,告訴我,印尼的中小學全國推動《弟子規》,把《弟子規》放在中小學課程裡面來學習。好事情,這是智慧的擇法,選擇這個東西。最近印尼回教大學的校長一行也到香港來看我,告訴我一個信息,回教大學裡面要開漢學院。這是智慧的選擇,都是七覺支的擇法覺支,我聽到非常歡喜。他們要邀我到印尼去看看,印尼在過去,瓦希德做總統的時候、梅加瓦蒂做總統的時候,我常去,一年要去好幾次,我跟他們很熟。現任的總統尤托,我跟他見過面,談過四十多分鐘。年歲也大了,體力衰退了,所以好幾年沒去了,沒有想到他們有這麼好的選擇。漢學、中國傳統文化這些年來我們極力的宣揚,起作用了,馬來西亞有漢學院,沒有想到印尼回教大學主動想到要開漢學。

       七覺支正確選擇之後,精進、輕安、法喜充滿。真正搞清楚、搞明白了,應該放下的要放下,應該提起的要提得起,所謂放得下、提得起、看得破。八正道裡面我們看到正見,見是見解,就是說你的看法,看法非常正確。對於古今中外都能有正確的看法,這個社會就有前途,這個社會就有光明。正見所得的真覺,七覺支這七條真正覺悟,因為它以智慧為基礎,不是知識,是智慧。我們知道,智慧能解決一切問題,沒有侷限性,沒有後遺症;知識不然,知識有侷限性,有後遺症。我們通過最近十幾年,對這樁事情總算是認識了,對於古聖先賢,我們尊重、佩服、讚歎,這種念頭油然而生。諦理就是現在人所說的真理,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什麼是善、什麼是惡,清清楚楚,了了分明,沒錯誤。

       接著第二個「正思惟者,見此理時」,這個見是第一正見,正見之後當然有正思惟。我們的想法,見是我們的見解,思是我們的想法,見此理時,「無漏心相應」。無漏心是真心,我們中國人講本性,本性本善。古人把它寫在童蒙讀本,第一句話,在《三字經》上說的,「人之初,性本善」,這就是無漏心,本善就是無漏心,跟這個心相應。「思惟籌量,為令增長入涅槃故」。這個標準高了,要把無漏智、無漏心,無漏心裡面生無漏智。漏是煩惱、是習氣,無漏就是說煩惱習氣斷乾淨了,這叫無漏。這個功夫不是普通人有的,真正修行人要達到一定的境界,這個境界的標準是阿羅漢,阿羅漢以上的境界。為什麼?阿羅漢無漏心現前了,見思煩惱斷了,證得偏真涅槃,無漏智慧現前。他的思惟是正思惟,他的籌量,標準是真實智慧,所以才能夠提升自己的境界;阿羅漢向上提升是辟支佛,再向上提升是菩薩。增長而入涅槃,證得阿羅漢果,入小乘的涅槃;再向上提升,入大乘涅槃,入大乘涅槃就成佛了。阿羅漢是小成就,大乘涅槃是大成就,證得究竟無上的佛果。

       我們現在地位是人天,十法界裡頭人法界,我們依照佛的方法來學習,提升自己,學習的順序一定要依三十七道品。這一段是三十七道品裡面的大圓滿,確實是我們非常嚮往的,理想的人生、理想的社會,理想居住環境,我們的地球,我們嚮往的,這佛所說的。能不能做到?答案是肯定的。為什麼?佛說了,一切法從心想生。我們怎麼個想法,它就有怎麼樣的結果,境隨心轉,環境永遠隨著我們念頭在轉。現在人的思想他想錯了,這個錯誤的根本就是自私自利。自私自利的根本就是看錯了,把這身體當作自己。所以佛有句話說「身為苦本」,這個錯誤麻煩可大了,生生世世你吃盡苦頭,很冤枉,就為這個錯誤。所以佛第一句話告訴我們,身不是我。

       四念處是三十七道品第一堂課,念就是觀念,四種。正確的觀念,不是錯誤的,四念處是真實智慧。第一個「觀身不淨」。細心去觀察自己的身體,身體是染污,不乾淨。我們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身體很乾淨,天天在那裡想著怎麼樣去化妝、去美容。不管怎麼化妝,不管怎樣美容,還是不乾淨。毛細孔排出來的,七竅所流出來的,哪一樣是乾淨的東西?我們在這個虛幻假身,它不是我,關注得太多,浪費我們的精神、時間也太多了,不值得。真正什麼是我,不知道。佛教我們,頭一個把這樁事情搞清楚。

       小乘初果須陀洹他能破身見,知道身不是我,放下了。身是什麼?身是我所有的,不是我。身有生死,我沒有生死,這個要搞清楚。有生有滅的不是我,我不生不滅。六祖惠能大師,中國唐朝時候的人,他開悟了,開悟說了五句話,那是什麼?那五句話說的是我,他真正把我找到了。真我找到了,假我放下,不再執著。用這個假我來教化眾生,把它做為教化眾生的一種工具,這就對了。

       佛門講的六種神通,六通是本能,佛有、菩薩有、羅漢有,人人都有。那我們這個能量為什麼沒有了?我們有煩惱,我們有業障,煩惱、業障把我們的本能障礙住了,不能現前,是這麼回事情。把這個障礙除掉,放下,能力就現前了。見思煩惱,學佛從這個地方開始,把我們錯誤的見解放下,證須陀洹果;然後把我們的念頭,錯誤的想法放下,證阿羅漢果。證得阿羅漢,六道輪迴不見了,沒有了,這個時候才真正體悟到佛在經典裡面常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所謂有為法就是有生有滅,人有生老病死,動物都有生老病死,植物有生住異滅,山河大地有成住壞空,這全是生滅法。生滅法都不是我,生滅法全是假的,一場夢,夢醒了全不見了。

       阿羅漢的夢醒了,六道不見了,醒了以後是什麼境界?佛說了,醒了以後那個境界好,是釋迦牟尼佛的淨土。我們這個世間,這是在夢裡頭六道輪迴,六道輪迴是釋迦牟尼佛的穢土,就是染污。五濁惡世,五大類的染污,嚴重的染污,這個生活很苦。四聖法界這些苦沒有了,它的環境清淨,稱為淨土,你所看到的是羅漢、辟支佛、菩薩、佛陀,你看到是這個境界。這些都是覺悟的人,都是修行人,無論示現在家、出家身分,都有德行。但是這個境界還不是真的,為什麼?它有生滅,它也是無常的。它怎麼來的?六道我們知道了,是見思煩惱變現出六道輪迴,見思煩惱斷了,六道輪迴沒有了。四聖法界是塵沙、無明變現的,塵沙煩惱斷了,無明煩惱斷了,四聖法界不見了。由此可知,十法界是假的,不是真的,我們不但這個世界不能留戀,四聖法界也不能留戀。

       可是要出六道難,比登天還難,出十法界更難,要真正具足善根、福德、因緣,無量劫的修行,才能辦到,才能超越。八萬四千法門就是說這樁事情,每個法門都能達到這個境界,所以《金剛經》上說「法門平等,無有高下」,可以達到。要怎麼修?要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你走路走一條路,你不能走兩條路,走兩條路走不通,一定走一條。一條路走到底,決定走到。不要看到岔路又去換,你要改變你的道路的時候,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走到,愈岔愈訛愈遠。只能走一條,一條是直路,一條是捷徑。連做學問都不例外,你一門專攻。

       我初學佛那個時候住台北,沒地方住,在韓館長家裡住了十七年,這不容易,沒有她的護持就沒有今天的成就。她的家是普通家庭,生活也很清苦,我們感恩戴德,真不容易她幫助我三十年。前面十七年在她家裡,後面這個十幾年有個小道場,「景美華藏視聽圖書館」,真正不容易。有善根、有福德,沒有緣分不能成就,這三個缺一個都不行。前面兩個自己具足,老師幫助我們。我遇到兩個好老師,章嘉大師跟李炳南老居士。可是引導我入佛門的是方東美教授,他把佛教給我講清楚、講明白了,我們認識佛教不是宗教、佛教不是迷信,佛教是教育。方先生介紹給我,佛教是哲學,給我介紹,釋迦牟尼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哲學家,我們學哲學;大乘經典是全世界哲學的最高峰,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他領我進入佛門。

       進佛門,緣分不錯,我就認識了章嘉大師。跟章嘉大師特別有緣分,我跟他三年。我跟他那年二十六歲,那年大師六十五歲,他大我三十九歲,祖父輩的人。我們約定時間,每個星期天見面,他有空的時候會給我兩個小時,有事情他也會給我一個小時。我接受他三年的教誨,奠定學佛的基礎。大師圓寂之後,隔了一年我認識李老師,跟李老師學經教,跟他十年。對於古聖先賢的教學有了些認識,我也很想學習,沒有這個緣分。如果韓館長是個大富長者,她一定會幫我,她不是。她的先生也是跟他一個朋友,這個朋友經營西藥,他幫助他推銷,從推銷這裡拿一點錢過生活,所以生活不富裕。以後跟國外結的緣很多,常常到國外去旅行,跟海外結了法緣,產生往後的影響。我們能團結宗教、能夠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活動,與這個統統都有關係,有連帶關係。

       所以知道、看到湯恩比博士訪問日本的談話,深受感動。他明白的告訴天下人,要解決二十一世紀世界社會問題,只有中國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這是他說的,說得好,說得沒錯。但是這個話沒有細說,一般人聽了半信半疑,所以不起作用。二00五年、0六年我訪問倫敦,特別去看倫敦的三個學校,這三個學校裡頭有中文,就是有漢學,牛津大學、劍橋大學跟倫敦大學。倫敦沒有前面兩個學校那麼出名,但是講漢學,倫敦比牛津、比劍橋還好。我跟他們的學生交流,跟他們的教授舉行座談,我就提到湯恩比那兩句話。我說他是英國人,你們國家的人,你們覺得怎麼樣?我問他們有道理,他們學漢學的,普通話都講得很好,不需要翻譯,學生跟教授都講得好;他們有能力讀中國文言文,用中國的古籍寫博士論文,我很佩服。我問他們,你們學文言文用多少時間?他們告訴我,三年。

       我在美國紐約看紐約大學,紐約大學有中文系,裡面還有一個學生在台大住過一年,是紐約大學跟台大交換學生。我在台北講《華嚴經》,她天天來聽,最後才知道她是專門學《華嚴》的。中國話講得很好,《華嚴經》她能看得懂,她能夠讀清涼大師的註解,這個不容易,在我們台灣找都很難找到。我問她學中文用了多少時間?三年。這個給我增長了信心,文言文不難。真正年輕人好學,三年一門深入,就能學好,就有能力去看《四庫全書》,文字的障礙沒有了。三年時間不長,拿到《四庫》的鑰匙。

       所以這些年來,我在國外勸大家學漢字、學文言文,為什麼?今天在整個世界,古聖先賢留下來的智慧、理念、方法、經驗、成績的效果,統統在《四庫》裡頭。保存得最完整,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族群,沒有中國保存這麼完整。而且文言文它超越時空,它不隨語音改變;換句話說,你懂得這個文字,你看孔子的書就等於孔子直接教你。他寫的文字你懂,你的文字他也懂,你們當中沒有障礙。這是全世界任何國家語言、文字都做不到的,中國人做到了。這個寶藏你要不要?你要要的時候,漢字、文言文就是鑰匙,這《四庫》的門你就能打開,你就能得到受用,真能解決現代社會問題。

       說,人家不相信。我在聯合國做了幾次報告,大家聽了都鼓掌,下台的時候這些會友們跟我在一起聊天吃飯,就說到了:法師,你講得很好,這是理想,做不到。我聽了這句話涼水澆頭,我講的白講了。怎麼辦?外國講科學,科學頭一個拿證據來,沒有證據他不相信。證據我們沒有,所以就想到趕緊要做實驗,我們把它實驗出來,這就是證據。我就想找個小村、找個小鎮,我們來做實驗,把中國儒釋道的三個根,《弟子規》、《感應篇》、《十善業道》我們來落實。真正做到了,社會風氣改變了,那就是證據。

       在外國緣不成熟,成本太高,我們沒有錢。二00五年冬天,我回到老家去看看,離開老家七十年,十歲離開的。老家的還有些父老兄弟,我們同一個族的族兄弟還有三十多個人,同輩分的。我們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我就把這些年在國外流浪跟大家做個簡報,他們聽了之後跟我講,我們家鄉人支持你,你要做實驗可以在家鄉做。我們就選擇湯池小鎮,選擇這個地方是當時地方領導人介紹的。正好政府有個機構要搬家,他們辦公的這個地方佔地面積中國三十畝。我看地方可以,夠大,價錢也不貴,買下來做學校,這就是以後的廬江文化教育中心,在這個地方做實驗。這個小鎮四萬八千人,以這個為對象,讓這個小鎮落實《弟子規》、《感應篇》、《十善業》。希望三年能做出成績,我們邀請聯合國的代表來參觀,我們做出來了。

       沒有想到,真的是祖宗保佑、三寶加持,三個多月不到四個月,成績卓著,小鎮人的觀念改變了,良心發現了,不好意思做壞事。這個效果出現,令我們中心所有的老師都感到非常驚訝,怎麼這麼快!當時我告訴老師們,我說我們不可以居功,這不是我們的智慧,不是我們的能力,我們根本做不到。誰的功勞?祖宗之德,三寶威神,地方人民聽話、合作。他要不做,我們沒辦法,我們不能勉強他。能夠講通,自動去做,這個太難得了!我們的老師帶頭。我們做的方法我也想了好幾個星期,因為這個成功失敗關係太大了。如果做失敗,等於向全世界宣布,中國傳統東西不管用、過時代了,那就滅亡了;做成功,告訴天下人,中國古老東西現在還管用,那個湯恩比的話就兌現了。

       所以我對老師嚴格要求,我說在全世界,過去教學,教學最成功的釋迦牟尼,他教了四十九年;第二個是中國孔子教學成功,雖然只教學五年,你看影響多大。我們要向這兩個人學習,那就是說,《弟子規》、《感應篇》、《十善業》我們要做到,每一條都要做到。我們做不到,我們教學肯定失敗。好的老師要先行其言,我能說得出的我自己真做到了。所以在開學之前,我要求老師四個月成就自己,四個月自己做不到,再延長,必須自己做到我們才能夠開班。老師難得,我都非常感動,兩個月老師就做到了。打電話問我,下一步該怎麼辦?我說真做到了,馬上下鄉入戶去表演。我不是講給人聽,我做給你看,我進入農民家裡,老人就是我的父母,我用什麼樣的孝敬心對待他,做出來,這家人感動了。

       我們做了三個星期,每一家去入戶、去做,以身作則,感動老人。感動什麼?他們對兒女沒有教好;感動他的兒女,兒女看到這些老師對他父母,感到自己不孝順,就感動了。我們做了三個星期,向大家宣布,中心正式開課,希望大家一起來學習,這就都來了。這先表演,丟得太久了,沒有人講,沒有人聽見,沒有人看到過,我們這次有告訴他,做給他看。所以不到四個月,小鎮一百八十度的回轉。我說我們這個實驗得的結論,兩句話,第一個,證明《三字經》上講的「人之初,性本善」是真的不是假的,真的人性本善;第二樁,證明人是很好教的,人不笨,迷失了兩百年,我們居然用二、三個月就把他教回頭了。那就是教的老師真幹,教的老師不是真幹就教不出來。

       在我們過去我也聽說,在我們之前一、二代有人做過,做失敗了,沒做成功。這個失敗的教訓給我們很大的啟示,那就是我們一定要做模範。他們教學有特殊對象,以年輕人做對象,你教年輕人做,人家看到大人都不做,他不相信;你在學校教,教學生做,老師沒有做到,學生不相信。這是失敗的原因。原因我們一定要把它改正過來,我們自己不做到,決定不要教別人;自己真正做到了,教人。所以搞成功了。

       這成功之後我就想到,怎麼樣到聯合國去表演?聯合國進去可不是容易事情,官僚習氣很重。我跟他們有好幾次往來,心裡就是念著、想著,惦記這樁事情。過了兩個月,我收到聯合國一個通知,教科文組織巴黎總部寄給我的,要求我參加它在十月份辦一個活動,請我做主辦單位,這是我們想不到的。主辦才有權,協辦沒有權。早年我在澳大利亞,跟他們在一起,我是協辦,這次總部邀請我主辦,我都不敢相信,派三個人到巴黎打聽,真的是假的?結果一打聽,真的。聯合國第一次,從來沒有跟宗教碰過,辦一個活動紀念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五十週年。二00六年十月,辦一個這個活動,活動的主題是「佛教徒對人類的貢獻」。

       他們邀請的主辦單位,聯合國是第一個,第二個它邀請的泰國,泰國是以佛教為國教的國家,就邀請泰國。泰國大使推薦,聘請我也擔任主辦單位,是這麼個原因。我代表澳洲大學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第一次就是在泰國曼谷大學,跟泰國的皇室、跟泰國的學術界結了緣,所以他推薦我去。這個沒有問題,這方面泰國全力協助,我就答應了。辦得非常成功,一直到現在,這麼多年了,我們那次活動,聯合國這些大使們都念念不忘。沒有實際的東西拿出來,就沒有人相信。湯池小鎮,這些大使用私人觀光旅遊的身分去參觀,到那裡去住三天、住四天。這個信息帶到聯合國去了,慢慢傳開了,全世界都知道。所以,沒有實驗不能取信於現代人,現代人必須要讓他看到。

       中國古老那些教學的理念、教學的方法,現在人完全不知道。我們跟他講,他不容易接受,他沒見過、沒聽說過,這樁事情就相當困難。你說佛經上講的,智慧、理念、方法都在其中,可是今天經沒人講了,知道人真的不多。包括佛門,連出家人,你跟他講他都懷疑,他都不敢相信。一門深入,一生學一部經,他肯幹嗎?不肯幹。看到現在的學校,廣學多聞,每天要學好多科目,一個學期、一個學年學好多種,有沒有效果?都學了些皮毛,學了些常識,一樣都不管用,這真的。

       而一門深入的,我早年住在韓館長家裡,韓館長家的隔壁是天主教堂,這個神父是個學者,我們就變成好朋友了。方豪,中央研究院的院士,政治大學文學院的院長,他的學歷初中畢業,他有這麼高的成就。我們因為常常在一起,他一生就學一樣,《宋史》,二十五史裡頭的一部,宋朝歷史。一生的時間,幾十年,就在這一部書上下功夫,對於宋朝典章制度那真是如數家珍。所以他就變成宋史專家,談到宋朝的一切,再找不到一個人能夠超過他的。這就是一門深入。我在那個時候,因為住得近,我看天主教的經典,他看佛經。他在我這裡借佛經看,看了兩個月之後告訴我,他說釋迦牟尼佛好像到過天堂,他怎麼把天堂說得這麼清楚,比我們經典還講得清楚。我就告訴他,沒錯,釋迦牟尼佛常常在天宮裡頭講經教學,他當然清楚。所以你看,真正做學問的人心胸就開闊,能包容。方先生年歲比我大,現在不在了。

       我的學歷也只初中畢業,高中念了半年,跟著軍隊到台灣來了,再沒讀書了。老師講的古籍跟佛的經論我也看過不少,說這些教育的理念我都知道,方法我也懂,可是我自己沒有這個機會一門深入。變成外緣很多,每個不同的地方找我,請我去講經,他想聽什麼咱們就講什麼,所以我講了好幾十部,雜而不專。如果我這一生就專搞一種,現在不是這樣的,現在真有可能大徹大悟。方東美先生介紹給我的是《華嚴》,我對《華嚴》也特別有緣分,特別有興趣,《華嚴》講過兩遍,講了幾千個小時,我講得很詳細。我第二遍所講的,講了四千多個小時,講到十住品,大概全經四分之一。所以像我這種講法,這部經要講圓滿,講一遍至少要一萬二千個小時到二萬個小時,要這麼長的時間。不細講等於沒講,為什麼?現在人聽不懂,沒有感受,一定要細講。《華嚴》往後的弘揚,只有在裡頭提出幾品精華細說,全經時間太長。《華嚴》跟淨土關係非常密切,所以古德有說《無量壽經》即是中本《華嚴》,真的,不是假的。從義理上來說,它是通的,是一不是二,方法不一樣。淨宗的方法太妙了,往生極樂世界就是往生華藏世界。

       淨宗真正能幫助一切眾生,上到等覺菩薩,下面到無間地獄,只要你遇到,統統能往生,統統能一生成就,實實在在是不可思議的法門。尤其是這個經本,夏蓮居老居士重新會集,黃念老居士的集註,太偉大了。我跟黃念老晚年遇到,他到美國去弘法,我們遇到的。當時在國外弘揚《無量壽經》只有我一個人,在國內也只有他一個人,我們碰到了無量的歡喜。我們有使命、有義務要把這個會集本跟集註發揚光大,介紹給全世界學佛的同學們。依照這個法門修學,這一生沒有一個不往生的,這真的要「一門深入」、要「長時薰修」。這兩句話是中國老祖宗儒釋道三家都贊成的,沒有人反對,教學的理念。方法就是「讀書千遍,其義自見」,這是方法的祕訣。你只管去讀,不要求解,字沒有念錯、沒有念漏掉,就行了。念到什麼時候可以不念?念到大徹大悟、明心見性。沒有明心見性還要念,你還不夠,念到見性為止,你就成功了。這個法子誰相信?古人都相信,沒人反對。現在人不相信,現在人相信科學。可是最近這個十年來,一些年輕的量子力學家,他們發現念力的能量不可思議,所以現在研究這個學問的人多了,這些人相信。他們知道,念力要集中會產生不可思議的能量,集中就是佛經上講的三昧。能量是什麼?智慧開了,智慧一開,沒有一樣不通達,沒有一樣不明瞭,無論什麼疑難雜症統統能解決。

       所以聖學不會斷絕的,誰來繼承?大徹大悟的人來繼承。大徹大悟的緣人人都有,問題你肯不肯幹,肯不肯一生專攻一門,肯不肯在一生放下名聞利養,徹底放下。惠能大師能成就沒有別的,就是他放得下,二十四歲放下,就成就了。成就之後沒起到作用,在獵人隊裡頭隱藏了十五年,十五年之後他出來,講經教學,起作用了。當時皇帝是武則天,武則天召見他,他沒去,稱病,身體不好,不能遠行。武則天送給他的禮物,派人送到道場,到曹溪。

       所以佛法的東西真的能幫助社會,能幫助每個人一生成就,關鍵不在外頭,在自己,自己肯不肯學。所以選擇法門,七菩提分擺在第一條。選擇之後,能不能成功就在精進,精就是精純,純一不雜,進就是決定不後退。所以,精這個意思就是一門深入,進就是長期的薰習,一門深入,長時薰修,長時薰修是進。怎麼落實?讀書千遍,其義自見。你看看,老祖宗的話多簡單,四句就解決了。現在哪個學校肯這麼幹?真正肯這麼幹的,沒有一個不成功的。這是大事業,這不是小事業,救國家、救民族、救全世界。

       我現在老了,精神體力不夠用,幹什麼都不行,可這些門道我懂得一點,還是要做實驗。我跟李老師學講經,那就是實驗,李老師教學,他就教一樣,決定不許可同一個時段學兩樣東西,這是他決定不同意的。入門,這進他的門,三個條件必須要遵守,不能遵守就另請高明,你到別地方去。第一個條件,你在入他門之前所學的、所讀的、所聽到的一律作廢,不承認。我在這個之前只有兩個人教我,方東美先生跟章嘉大師,李老師不承認,進門從頭學起。他頭一個條件。第二個條件,從今天起,只能聽他一個人講經教學,任何出家的高僧大德、在家的居士長者,他們講經教學不可以去聽,他們講的東西不能去看。這第二個條件。第三個條件,從今天起,你所看的文字,無論是佛法、是世間法都要經過他同意,他沒有同意的不能看。我當時感到很驚訝,好像老師目中無人,很跋扈,但是冷靜的想一想,我還是接受了。因為介紹我跟老師見面的,一個是懺雲法師,一個朱鏡宙老居士,這兩個都不是普通人,所以接受了,我就留下來了。

       三個月之後我跟老師講,我真接受了。為什麼?心清淨了,心清淨就生智慧。為什麼?不能聽、不能看,心就清淨了,這是收心的方法。這就是一門深入,長時薰修。到半年,就沒有問題了,知道這方法好。可是我們還是禁不起誘惑,圖書館收藏的東西很豐富,有的時候還是去翻翻看看。老師給我,我們沒有百分之百的奉行,頂多只做一半。老師教的一點都不錯,我們自己的成就,百分之百的順從就有百分之百的成就,百分之五十的順從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就,就這麼個道理,這是我自己親身體驗的。

       在今天,儒釋道三家的老師都沒有了,怎麼辦?好在古人這個方法我們認同了,那就是讀書千遍其義自見。真正開悟了,你對於經教的理解跟著作的人沒有差別。這個書孔子說的,你理解的跟孔子一樣;如果你比孔子更深入,你了解的比他更高明,一點都不假。這是祕密,只有中國有,外國人不相信,所以要做實驗,這個實驗要長時間,至少要十年。有一個例子,東北的劉素雲居士,她告訴我,古人講這四句話她懂了,她真明白了。早年間她得到一部《無量壽經》的光碟,是我早年講的,大概一百多個小時,一百六、七十個小時。她每天聽一片,就是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要重複聽十遍。她用這個方法長時薰修,就是每天聽經十小時,十小時實際上是聽一個小時,她不分心。一部聽圓滿了,從頭再聽,聽滿十年。這個經她熟透了,講《無量壽經》當然講得好。沒有學過的,請她講《地藏經》,也講得頭頭是道,令聽的人入神,無論講什麼經她沒障礙。她有沒有大徹大悟?好像沒有,沒有到明心見性這個地步,但是大悟是有。這李老師以前講的,徹悟是世出世間一切法全通了,大悟通一宗,淨土宗,跟淨土宗有連帶的全通了。這是個好例子,聽經、念佛,一部《無量壽經》,一句阿彌陀佛。

       她得的重病,紅斑狼瘡,這個病比癌症還麻煩,醫院放棄治療,告訴她,她的壽命大概只有一、二個月。她從用這個方法去讀經念佛,把身體這個事情忘掉了。過了二、三個月想起來,怎麼醫生講的時間到了她沒事?再去檢查,病好了。醫院裡感到驚訝,把她的檔案調出來,照的一些片子,真有,怎麼會沒有了?不但病沒有了,紅斑狼瘡縱然好了,有疤痕,她連疤痕都沒有。什麼原因?境隨心轉。得病都是不善的念頭,貪瞋痴慢疑,這讓你得病。這個念頭完全沒有了,念念當中是《無量壽經》、是阿彌陀佛,《無量壽經》、阿彌陀佛裡頭沒有病毒,她全好了。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例子,一門深入長時薰修,讀書千遍其義自見。任何一個人下十年功夫,絕不白費,十年之後,用現在的話說,肯定是一個很好的大學教授,你可以在學校教學,你可以講經說法。我們希望將來一些國家帶頭,用國家的廣播電台,開一個頻道,講經教學的頻道,那是教一國人、教全球人。這十年功夫沒有白費,沒有這個基礎,怎麼成就?

       第三「正語者,不唯心無邪思」,不唯是不只,不只是心裡面沒有邪思邪念,沒有偏見,「以無漏智,攝口四業,住四善語故」。你肯定是,這個不要人教你,你決定跟佛一樣,沒有妄語,沒有兩舌,決定不會挑撥是非,沒有花言巧語騙人,沒有惡口。不惡口是言語柔和,不是很粗暴,粗暴讓人聽到不舒服。口四種過沒有了,不再造口業。對不善的人你會感化他,你不會去批評他、不會去教訓他。感化的力量非常偉大,被感化的人一生對你感恩。現前這個社會,因為倫理道德教育丟得太久,人的心不正常,怨恨、怨氣特重。別人善意的批評他未必能接受,那不善就更不必講了,不知不覺跟人結了冤仇,這個冤仇他要是不放下,麻煩就很大,為什麼?生生世世冤冤相報沒完沒了。你去看一個例子,《文昌帝君陰騭文》第一段「一十七世為士大夫」,你去看看這一段,他這個言語造的業遭受的惡報,最後墮無間地獄。應當多看幾遍,提高自己的警覺。口業正了,四善語就是不妄語、不兩舌、不綺語、不惡口。

       下面「正業」,正業是講的身,不殺生、不偷盜、不淫欲,這正業。「以無漏智,除身三種一切邪業」,這個三種就是殺盜淫,「住清淨身業故」。

       第五,「正命者,以無漏智通除三業中五種邪命故」。這五種邪命,我們參考資料裡頭有,「謂以此五種邪法,用求利養,而自活命。為比丘者,當深戒之」。這不是小事,犯這五種,果報是無間地獄。所以《大智度論》裡頭有這一句話,「為比丘者,當深戒之」,特別提醒你,這對出家人說的。第一種,「詐現異相:謂諸比丘違佛正教,於世俗人前,詐現奇特之相」,目的是什麼?「令其心生敬仰,而求利養」,這是邪命。你希望得到別人的恭敬,得到別人的供養,這是錯誤的。現在一般人說這個叫好名好利,怎樣取得信徒的恭敬供養,得用一些手段,這些手段就叫詐現異相。

       第二種,「自說功能:謂諸比丘,以辯口利詞」,這是他有這些能力,善辯,「抑人揚己」,批評別人,抬高自己,「自逞功能,令所見者,心生信敬,而求利養」,這是第二種邪命。我們見過,還是很知名的法師,一般我們都稱為高僧大德。去見面的時候,有時候他很不客氣,當面批評你。讓大眾看到,我們的師父高明,你看,哪一個法師都比不上。他的目的在此地。我明白了、了解了,承蒙他瞧得起我,邀請我,我不敢去。去到那裡,那是自取其辱,他把你教訓一頓,你說有什麼意思?我們就藉故,不敢跟他見面。我們自己決定不能幹這個事情。所以,這些過失總而言之一句話,財色名利沒有放下,你才會有這些過失。你真正能放下,怎麼會有這些過失?不可能的。

       第三種,「占相吉凶」,給人看風水、算命、卜卦,搞這個。也有一些信徒很喜歡,法師占卦很靈,有什麼事情都去找他。佛門裡頭沒有這個事情。

       第四個,「高聲現威:謂諸比丘,大語」,這說大話,「高聲,詐現威儀,令人畏敬,而求利養」。

       第五個,「說所得利,以動人心:謂諸比丘,於彼得利,於此稱說」。稱讚某人供養多少,某人供養一些什麼珍貴的,說出來了就是告訴大家:你看,他們都供養,你怎麼樣?就這個意思。遇到這種現象,我們對他遠離。這都叫邪命。離開這五種邪命叫正命。

       比丘,真正比丘要回到世尊那個時代,今天我們看到在斯里蘭卡,看到了。斯里蘭卡出家人確實他所有的財產三衣一缽,除這個之外他什麼都沒有。現在還有晚上在樹下一宿,少了。而且住山洞的很多,在山上自己挖個洞,晚上在洞裡頭打坐、休息,很多。這些出家人非常受社會大眾的恭敬,他們心真清淨。蘭卡的出家人接受供養的是寺廟,那是道場,僧眾絕不接受。你供養的,這個供養是供養僧團的,每個出家人都有分,這是如法,很如法。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