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2012淨土大經科註 > 0455集

【字號:  |    |  

二零一二淨土大經科註  (第四五五集)  2013/9/24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40-0455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大家跟我一起皈依三寶。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

       請看《大經科註》第七百六十頁第三行,從第三句看起:

       「《南山業疏》云」,這是律宗戒經的註解,戒經的註解,裡面有說到齋戒。「齋謂齊也」,有齊的意思。「齊一其心。或言清也」,有清潔的意思。齋,出家人中午這一餐飯叫齋,一定是在日中之前,太陽正中之前。日中每一天不一樣,所以在過去是要以太陽為標準。現在太陽,如果下雨天、陰天,到底什麼時候日中就很難說了。所以在中國出家人過午不食的,他們吃飯一定在十一點,十一點決定不會過中,守住這個時間。如果有天文日曆就非常方便。我早年在台灣,天文台跟我常有往來,我沒有學佛之前對天文很有興趣,常常到天文台去看星象,所以跟裡面的人都熟,他們都會把這些資料送給我。出家之後很多年,每一年天文台都寄日曆給我,離開台灣以後就沒有聯繫了。所以要守住,決定不過日中。

       大家在一起吃飯,這有齊一的意思,齊一其心。這個是佛門的一堂功課,也是修行,修六和敬。外出托缽是有隊伍出發的,有領隊的人,一隊一隊分到各處去托缽,回來的時候再一起吃飯。所以大概托缽應該是八點鐘就要出發。道場距離村鎮、城市,在過去大概是三里這麼長的距離,如果太遠走路很辛苦,三里地,在這個地方建道場。農家耕種用的牛,牛叫的聲音聽不到,三里路這麼遠就聽不到了,這個叫蘭若。蘭若就是清淨道場,沒有雜染的聲音。

       現在不一樣,現在噪音嚴重,有飛機的噪音,有車輛的噪音,這個噪音幾十里都聽得見,現在找真正修行道場很不容易。時代在進步,佛法它最大的長處,最了不起的地方,它沒有定法,它能夠恆順眾生。用現代話來說,佛教是最講究現代化跟本土化,所以它受到人家歡迎。本土化,大家容易接受,你不改變我的生活習慣,你不破壞我的風俗,所以歡喜,尊重本土文化,跟得上現代化。現代化要有現代化的設施,這個事情早年我跟趙樸老談到,第一次見面我就跟他談到。我說大陸上的寺廟,一般普通寺廟至少都有三百年的歷史,三百年歷史在外國是古董,觀光旅遊一定會到那裡去看。換句話說,修道、講學都不合適,人多,觀光客太多了。應該做什麼?所有寺廟都開放做觀光旅遊,給國家帶來一筆收入,國家可以藉寺廟來宣揚佛法。他來觀光旅遊,出家人個個都是第一流的導遊,給他講佛法,給他上課,他到這裡來觀光,繳的費沒有白繳。學費,我們一定要有回報,這是佛法,他的財布施,我們的法布施,統統做觀光旅遊。把佛法的倫理、道德、因果、聖賢教誨,簡簡單單講給大家聽。

       真正修學,修行跟研究經典要把它融合在一起,解行相應,用什麼方式出現?用大學。我們在國外看到人家那個大學,它那一個學校就是一個城市,這大學城,裡面很多賣商品的商店都是為學生服務的,學生都多少?幾萬人。應該走這個方向,不要多,中國宗教大乘八個宗,建立八個大學城,一個宗派建立一個。現在交通方便,資訊發達,不需要蓋很多寺廟。過去兩百年前,沒有資訊,沒有這麼方便的交通,所以必須要小規模的寺廟到處都有。那個時候的帝王,我知道元、明、清三代,三代帝王他用儒治國;用佛教化人民,教化人民用佛教;用道教祭祖先,祭天地山川鬼神。這些帝王很聰明,把儒釋道一把抓,他全用上了,所以他國泰民安,他出現太平盛世。

       三教都抓在手上,只有儒歸宰相管,歸總理管,底下設禮部,禮部就是今天的教育部,教育部專門管儒家的,發揚儒家的教學。佛跟道皇上抓,皇上自己親自管,所以佛跟道發展就自然超過儒家,皇上管的,人民相信皇上、尊敬皇上。所以佛跟道的寺廟可以蓋成皇宮沒有忌諱的,紅牆黃瓦,金色的琉璃瓦,可以用這個材料,一般建築是不許可用的,是皇家專用的。所以道觀可以用,佛的寺廟可以用,這就是皇上對於佛、道的尊重,全用上了。因為皇上直接抓,所以弘揚也特別方便,人民他的信仰是佛跟道。儒納入政治體系成為一個部,是教育部,它不是宗教部,它是教育部,來考取人才,用這種方法。這個方法好,連很多外國人都讚歎,平等,不是貴族世襲,平民讀書,好好讀書,考取進士一樣可以做官,可以做到宰相,這個制度好,公平。在中國從漢到滿清,將近兩千年,中國統統用這種制度,沒有改變過,民國才廢除,科舉人才廢除了。

       那個時候人民,讀書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家裡的事情,所以學校是家學,我們叫私塾,就是家庭子弟學校,中國過去都是大家庭。我們家也是大家庭,大概在我父親這一代就衰了,衰敗了。我沒有看到我自己家的大家庭,我看到我姑媽家的大家庭,姓宛,在廬江的東鄉。我們家衰了之後,我的母親跟我們兄弟兩個就依姑母,依靠她們照顧,父親在別的地方工作不在家鄉,距離很遠,那個時候在福建。我看到了姑媽家裡面是大家庭,姑父他們兄弟十個沒有分家,大家庭。像《紅樓夢》裡面寫的一樣,但是它沒有那麼大,他們那個大家庭上上下下大概有一百多人,不到兩百人。所以我還親眼看見過中國的大家庭。它有沒有子弟學校?有,學校在祠堂,宛氏宗祠。祠堂一年只有兩個活動,清明、冬至祭祖,一年兩個活動,其他時間都是空著的,所以祠堂就變成什麼?學校(私塾)。另外養老,老人活動中心就在祠堂,它就起了這個作用。所以中國古時候,老人幸福、孩子幸福,孩子不離老人,活動的場所都在祠堂,真的是一家人。老人很多,外面工作退休了,落葉歸根,歸根是回家養老,家族照顧,什麼都不要憂愁。但是家庭的財產是公眾的,所以也有共產的制度,在外面工作賺的錢,除了自己生活之外要寄回家,家裡頭用這個錢置產業。這個是什麼?就是這一家人他們人力跟物力的保障。無論你做什麼事情,你有了困難,誰支持你?家支持你。有困難時候,家一定派人來幫助你,家裡面一定拿錢來支持你,這是最可靠的,不是靠外面的援助,家人。自己對家的貢獻,這個義務就是我賺的錢有多的統統寄到家裡。

       這個制度好,用了幾千年,雖然是不太自由,可是好處多。你看小孩自己父母不能養沒關係,家族養,能讀書統統進私塾,不能讀書的話學手藝、學農耕,各有所長,所以它社會能安定。我們看中國歷史,幾千年來這塊土地,這一族的人民,安居樂業。帝王的制度非常適合於中國人,這個族群不適合民主,所以有人提倡民主,我是不贊成。外國人實行民主是正確的,為什麼?他沒根。你看美國,美國是全世界各個地方移民去的,才兩百年,沒根。中國這個族群絕對不止五千年,五千年是有文字記載,沒有文字記載的至少有一萬年。一萬多年的族群都是兄弟姐妹,它是一家人,像一個老店一樣,你怎麼能叫它拆夥,每個人去擺攤子,這成什麼話?美國那個是擺攤子,沒有這個歷史淵源,所以民主行,選一個代表,代表你們這個族群,選個總統。中國不可以,中國是世代繼承下來,它是一個家族,不能叫它分家,分家就是今天講的分裂,這不可以的。他們是團結在一起的,你看從政治的團結,秦始皇統一六國之後,一直到今天中國依舊是大一統。在世界上研究歷史的這些專家學者,對中國這個大一統沒有不佩服的。羅馬曾經統一過歐洲一千年,但是亡國之後到現在都不能統一。統一有好處,沒有內亂。

       今天由於科技發達、交通便利、資訊發達,應該怎麼樣?這湯恩比說的,全世界應該統一成一個國家,戰爭就沒有了。變成一個國家的時候,釣魚台的事情就沒有了,自然就化解掉了。湯恩比說,什麼人有資格統一全世界?只有中國,他說得很有道理,中國人有統一的經驗,有統一的智慧。你看它兩千年統一沒有分裂,有統一的智慧,有統一的理念,有統一的方法,有統一的經驗,所以他要是選舉全世界的領導人,他選中國。中國人真行嗎?真能。現在我們看到《群書治要》,《群書治要》就可以統一全世界。不是武力的統一,不是政治的統一,也不是工商這些技術的統一,是倫理、道德、聖賢教誨的統一,這個好,文化的統一,這是真正的統一。這個世界就組成一個聯邦國家,像美國五十個州,它每一個州都是一個獨立國,都是一個國家,成立一個聯邦政府。所以它每一州有它自己的憲法,但是這個憲法不可以跟聯邦憲法抵觸,每一個州的收入是它們自己事情,一部分繳給聯邦。全世界每一個國家是一個聯邦,是一個邦,大家聯合組成一個,這個辦法好,永遠斷絕世界上的戰爭,化解所有衝突。

       戰爭是罪惡,不管你打勝、打敗都是罪惡。我們現在很清楚,這些年來我們也接觸一些感應的事情,知道凡是戰爭無論勝負統統在地獄。唐太宗的報告,我認為那是真的,那不是假的。在甘肅永昌那一帶,羅馬凱撒大帝的三王子,二千一百年前,漢朝初期的時候,凱撒大帝派了一支軍隊,統領軍隊的是他第三個兒子,三王子,侵略中國,想佔領中國。那個時候沒有交通工具,只有一半是騎兵,一半是步兵,步兵要走路,從羅馬走到中國,走了一年多。這一年多水土不服,半路上就死了不曉得多少人,所以十萬人到中國的時候就不多了,沿途死掉的有一、二萬,到中國大概是六、七萬人。在新疆跟中國人打了一仗,輕敵,因為羅馬軍隊在歐洲是第一,瞧不起中國人,中國人矮小,他們個子高大。沒有想到中國人會布陣,這個他們完全不懂,這一場戰爭他就死了九千多人,士氣就衰了,每個人心裡想,征服中國做不到了。他們這個軍隊不斷的往中國內部走,走到甘肅永昌這個地方,好像只剩下五、六千人,最後剩了兩百多人自殺,全部自殺了。全軍覆沒,十萬人死在中國。二千一百年,陰魂不散,附體把這個故事詳詳細細講出來。

       永昌統戰部的高處長,他好奇,有這麼個怪事情,他完全不相信,他是無神論者,去訪問。他的文筆很好,訪問了幾次,他覺得這不是騙人的,一個農村婦女不可能說出這麼樣的一個有系統的故事出來。他訪問了很多次都把它記錄下來,以後寫成一本書,這個書我看到了。高處長現在退休了,也來香港住了一、二個星期,我問他,你對於六道輪迴事情相不相信?他真相信,完全相信,他是從完全不相信變成完全相信,真的不是假的。

       從這個例子上,我們再看到唐太宗這個光碟,我們看過,被附體這個人也到我這來見過我。從唐太宗口中所說的,雖然做了皇帝,打仗殺人太多,造的是地獄業,死了以後墮無間地獄,不是假的。他現在離開地獄,憑什麼?一生做了一樁大好事,就是編《群書治要》,這樁事情太好了!就是因為這本書,我們印了一萬冊,他離開地獄。我們不是為他印的,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事情。而是我在澳洲,我這本書是交給台灣世界書局出版的,印一萬冊,樣本書寄給我的時候,前年三月我在澳洲,我們在桌子上翻開樣本,有七、八個人圍著看,我們對這書很滿意,印得很好。當中有一個女孩子跪到地下,說我是李世民,我一聽,唐太宗來了。我就問他有什麼事情?他來感恩,我都莫名其妙,感什麼恩?《群書治要》,我明白了。他告訴我,因為這本書他離開地獄,地藏王菩薩特別赦免他,告訴我這本書可以救中國,可以救全世界。他來看我,給我這個信息關係很大。因為我們印這本書、找這部書,不是為全世界,是為自己國家,沒想到全世界,既然他說可以救全世界,我明白了。

       我們在外國,外國常常流言,說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所以都害怕,認為中國崛起之後會欺負他們,會報仇。中國人受他們的害,這兩百年,崛起之後一定要報復,所以每個國家都在加強軍備,聯合起來準備抵抗中國。我就告訴他們,我說中國之崛起,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不是中國的武力,不是中國的科技,不是中國的政治,不是中國經濟貿易,都不是。是什麼?是中國的《群書治要》,這樣把這個就緩和了。你不相信,現在我們已經翻成英文本,我在聯合國分發給每一個國家駐聯合國的大使,大家看到都歡喜。這就是用這部書建立我們的共識,我們大家對於整個世界同樣的看法、同樣的想法,衝突就化解了。希望這個世界永遠沒有戰爭,永遠沒有衝突。所以這個書,書是出來了,要有很多的老師來講解,要把它翻成各種不同的文字在全世界流通。這就是唐太宗的功德,唐太宗所做的好事。唐太宗現在到哪裡去?我們知道他生天,今年他不在天上,他到極樂世界去了。這是應該的,他是佛門的大護法,在他那個時代,出家人裡頭有德行、有學問的全都封為國師。有人問他,玄奘大師你認不認識?認識,我的國師。在哪裡?在西方極樂世界,他知道。

       我學佛的早年,老師常常提醒我,學佛人必須有前後眼。前後眼什麼意思?前,看到過去的歷史,幾千年歷史的演變,後面,看到未來世。中國五千年文化,你能夠看到過去五千年,也能看到將來的五千年。聖賢的教誨永恆不變,《群書治要》幫助我們齊一其心,這個齊一是全世界。我們還有一部《國學治要》,要培養第一流優秀的老師,為全世界人表演、講解、介紹。中國的《四庫全書》、《四庫薈要》確實是全人類文化的瑰寶,世世代代要有傳人,要有真正身行言教的良師,第一流的專家學者,全世界的人有福了。中國傳統歸納起來十二個字,這十二個字人人都做到,天下不但太平,而且大幅度的改善,這個地球變成了極樂世界。這十二個字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每一個人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不離這十二個字,這個世界就是極樂世界。在佛法裡頭就是三皈、五戒、十善、六和、六度,簡單容易,不複雜。詳細講解說明,那就是一部《四庫全書》,《四庫全書》歸納就這十二個字。

       我們接著往下看,念老一句簡單的解釋,「故持齋者,以清心之不淨也」,這是持齋的目的。心不清淨,這個話不好懂,必須要加以解釋。我們的心不清淨,為什麼不清淨?妄念太多、雜念太多。身體是一部機器,這個機器啟動了需要能量,飲食就是能量的補充,你的妄念太多,你心不清淨,需要大量的能量去補充它。你看現在人,三餐之外還要吃點心、還要吃宵夜,為什麼?他需要,你不補充他受不了,一定要補充。出家人、修行人,一天吃一餐。我親近李炳南老師十年,這是個在家居士,我認識他的時候他七十歲,我三十歲,他日中一食。告訴我,他大概是三十多歲的時候,三十四、五歲的時候開始日中一食,一直沒有中斷,每天吃一餐,而且分量很少。我在台中跟他學,我沒告訴他,我也學日中一食,我到第八個月,我才向他報告。我說老師,我現在日中一食了,他說多久?八個月了,他說怎麼樣,身體有沒有感覺得?我說很正常,他桌子一拍,永遠保持下去。為什麼?我們需要的量少,生活費用低,可以一生不求人,人到無求品自高。

       他的工作量大概是一般人五個人的工作量。他那個時候還是孔德成奉祀官府的主任祕書,要上班的;兩個大學的教授,要上課的;自己創的事業,一個佛教蓮社,一個慈光圖書館,還有兩個育幼院,有一個菩提醫院,還有一個養老院。那是個名人,每一天賓客不斷,每一天要跟同學在一起開會。台中蓮社的蓮友有二十萬人,跟他見面要一個星期之前約定,你臨時去的決定見不到,他時間排滿了。一天吃一餐。所以那個時候我就想到,我們體力的消耗,真正正常工作的消耗不多,妄想的消耗太多了。我向老師報告,我說我的體會,人體能的消耗應該是百分之九十到九十五是消耗在妄念上,實際我們無論是勞心勞力消耗量都很少。老師點頭,正確,他給我印證,心愈清淨,你需要的就愈少。所以我們在佛經上看到,阿羅漢心清淨,一個星期吃一餐飯,辟支佛半個月吃一餐飯,他就夠了,這都是實質上的證明。佛日中一食,那是什麼?那是表法,教化眾生的。佛要一個星期吃一餐,沒有人敢學。所以佛給大家示現,每一天他出去托缽,他也日中一食,日中一食我們也做得到,大家向他學習,道理在此地。多吃東西不是好事情,吃得愈少愈清淨,這個道理一定要懂,你就很喜歡去做。

       下面,「《會疏》云:齋戒,即八齋戒及攝大小諸戒。蓋夫戒是人師,道俗咸奉。心為業主,凡聖俱制,正法住滅,皆一由之」,這幾句話非常重要。齋戒的範圍很廣,是八關齋戒。我們在斯里蘭卡看到,斯里蘭卡全國人民都奉行八關齋戒,八關齋戒是一天。實際上是在家人一個月當中過一天出家人的生活,遵守出家人的戒律,一天一夜二十四小時。所以它那個受戒很簡單,二十四小時就圓滿了。你要再受?再受,一次一次的受,一天一天的受,不可以一次受多少天、持多少天,不可以,它就是二十四小時,很嚴格,時間不長。目的,身心清淨,沒有妄念。念佛的人持八關齋戒的很多,一個月受一次或者受兩次都可以,受次數多少不拘,看你自己方便。

       攝大小乘諸戒,都是由於自己的方便,自己的發心。戒律是佛制定的,佛弟子必須要遵守的。所以下面說,戒是人師,持戒就是給社會大眾做榜樣,做一個好人的榜樣,做一個佛弟子的好樣子。現在大家都不做了,所以佛教給社會造成很大的誤會,認為它是迷信,它對社會沒有利益。如果人人都持戒,我相信任何人來看到都生歡喜心、都生恭敬心。有人做有什麼不好?你看到這個社會安穩、和諧,人與人之間都像兄弟姐妹一樣,多好!相親相愛、互相關懷、互相照顧、互助合作,這有什麼不好?這樣的社會,諸位到斯里蘭卡你就見到,全國都是這樣的,城市是這樣,農村也是這樣的。在這個地方看到什麼?以佛教教育治國。大概世界只剩下這一個地方,其他地方我沒見過。

       我看了之後,我就聯想到,希望全世界每一個宗教都有一個城市,至少有一個鄉鎮做一個示範點,你們宗教落實在生活做出來給大家看,不必講,講了沒人相信,做出來人家就相信了。我跟前任教皇見過兩次面,我就建議他,將羅馬城做為天主教的示範城市。羅馬城不大,是個古城,歷史悠久,我去過三次。每一個宗教選擇一個城市,選擇一個小鎮,這個鎮是裡面的居民統統都信奉這個宗教,把這個宗教的文化統統做出來,變成小城市民的生活、工作、處事待人接物,我們看到這個宗教的好處、利益,給世人展示宗教教育是善的、是好的,不是壞事情,不做出來不行。我們相信,二十一世紀要向這個方向去發展,世界能做到和平,一體化,全世界變成一家人。各個不同的宗教也變成一家人,世界宗教是一家,經典要互相學習、互相研究,存異求同。譬如孝順父母、尊敬師長,每一個宗教經典都講到,「愛」字,所有宗教都尊重。用什麼方法統一宗教?「愛」字,沒有一個宗教不講愛世人,這是真誠的愛,不是虛偽的,不是假的。宗教不好,那就是說明愛世人不好,這個話好聽嗎?你能接受嗎?愛自己好,愛別人不好,要消滅別人要保護自己,這行嗎?每一個宗教創始人都是以神聖之愛、平等之愛愛世人。

       戒是人師,學為人師,行為世範,我們的行為要能給世人做榜樣、做模範。所以起心動念,想一想,社會大眾要都起像我這個念頭好不好?如果覺得不好、不妥當,這個念頭不能起。自私自利的念頭不能起,偷盜的念頭不能起,害人的念頭不能起,這個都是戒律所不許可的。戒殺好不好?連小動物都愛,你能不愛人嗎?小動物都不傷害牠,你會傷害別人嗎?不可能。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人人都喜歡,佛家的根本大戒。對國家社會,佛有四條重戒,「不作國賊,不謗國主,不漏國稅,不犯國制」,國制就是國家的法律,這是佛教弟子對國家民族一定要遵守這四條,國家下命令把佛教滅掉也要服從,不能反抗。中國歷史上有過四次,三武一宗滅法,滅的時間只有一、二年,佛教興了。為什麼?下面皇帝看到,佛教徒這麼好、這麼聽話,你滅他沒有反抗,這是最好的好榜樣,人民的好榜樣,所以皇上下命令又復興起來了。我們要遇到用什麼態度?要跟古人學,古人沒有反抗,我們反抗,那我們就錯了。古人不開這個例子,我絕不開這個例子,一定要做得更好。何況這一個地區不能容納,還有別的地區,世界很大。以佛教為國教,泰國是一個佛教國家,但是泰國的佛教沒有能夠落實到民間的生活,所以它的社會還是不穩定,雖然沒有流血,但是泰皇在世六十多年,政變至少有五十次。政變就是不穩定,但是它沒有流血,這就是比一般國家政變要殊勝。其他的國家政變都會有戰爭,都有很多人死亡,泰國沒有,這什麼原因?還是教育問題。

       如果要提倡教育,利用現在的電視廣播台,請些在家出家的大德講經教學,問題全解決了。講經教學,你們聽久了,總而言之一句話,無非是勸人向善。有人天天在勸人向善,不善的人時間久了慢慢也會回頭變成善人,所以不能不教,不教他不能回頭,教他就回頭了。這是我們過去在湯池做實驗證實的,而且很快的就回頭,讓我們感到非常驚訝,肯定了祖宗所說的人性本善,人是教得好的。你要不教,用什麼方法都不容易叫他變好,只有教育能把人教好,所以中國自古以來,老祖宗、一些聖哲,沒有一個不重視教育。今天如果每個國家領導人重視教育,世界一定太平,這個太平盛世不是一個地區,是全球。希望國家領導人要覺悟、要明瞭。中國這麼多好東西,迫切需要的趕緊翻成外國文字,讓傳統的教學暢通無阻,要訓練師資,對全世界做出最大的貢獻。民間啟動是非常艱難,效果不大,但是我們還是努力,總比沒有好。湯池小鎮的教學,希望將來國家能把它恢復,屬於國家的,不屬於我的,我完全奉獻給國家。馬來西亞的漢學院,斯里蘭卡的佛教大學、宗教大學,這些是我建議做的,目的都是想培養師資。預定十年培養世界第一流的傳統文化師資,這個真正能夠帶給全球安定和諧、長治久安,人民幸福美滿。

       所以戒不能不學,應當要學習。道俗咸奉,道是出家修行人,俗是在家修行人,都遵守、都奉行。心為業主,戒律、教學都是以心為主,必須把不善的心變成純淨純善的心,這個教育成功了。把不善的念頭統統放下,統統捨棄,起心動念純淨純善,肯定與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相應,肯定與三皈、五戒、十善、六和、六度完全相應,這個教育才算成功。從哪裡做起?從我自己做起,管用;自己不做,勸別人做,肯定失敗。我們在湯池成功,依據的理念就是這一點,我勸告所有的老師,我們要從自己做起,自己做不到勸別人,是失敗的,不會成功;必須自己百分之百的做到然後勸別人,別人會聽,會向你學習,這麼做成功的。現在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個開明的人、有智慧的人,我相信他不反對。

       我們湯池老師怎麼招的?我們是做給聯合國看的。所以很多人問為什麼要做這個?這是不得已,我們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把中國傳統文化告訴大家。大家聽了很歡喜,但是不相信,告訴我,法師這是理想,這個做不到。我們被這個逼迫著,壓迫我非做不可,做成功了,中國傳統文化就有出路,全世界人相信;做不成功,等於說向全世界人宣布,中國傳統文化已經死亡沒有用了,可以完全廢棄掉。我給三十多位老師說,我們的使命這麼沉重,做失敗了,我們的文化就滅了,做成功了,我們的文化就復興,全世界人能相信。這是我們的使命感,我們拼命,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要把它做好。

       老師怎麼聽話?老師是網路上考選的、選拔的,三百多個人報名,最後選了三十七個。最後的決定是口試,口試我們會問他,你有沒有宗教信仰?你信什麼教?我們就留意了,要信佛教的。佛教學過什麼經典?有沒有聽過講經?一定是聽淨空法師講經的,多少年?三年以上,我們要這些人。所以這些人他們都是聽我講經三年以上,都有這個使命感才做成功,不要命,要是沒有佛教這個基礎的話,就做不成功。說到最後還是佛教救了中國傳統文化。這個事情做成功了,這都是老祖宗安排的,不是人力,我們哪有這麼大的智慧德能?不可能,老祖宗保佑,佛菩薩加持,才做成功。

       做成功之後兩個月,我收到聯合國給我一個文件,邀請我到巴黎教科文組織總部辦一個活動,邀請我做主辦單位。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說全是祖宗安排,全是三寶、神明在加持,不是人幹得出來的。這個活動辦得很成功,讓聯合國與會的朋友們,那是各國的大使代表,感到驚訝,古老的東西現在還管用?不相信,到湯池去看,真的。我知道的,不知道的不曉得,我知道的有三十多個國家大使代表,用私人觀光旅遊的身分到湯池去參觀,在我們中心住三天、四天才離開的。真正看到了,不是假的,這很快在海外就傳出去了。我們自己沒有這個能力,表面上是《弟子規》,是儒家東西,實際上儒釋道揉合在一起做成功的。

       我現在年老了,幹什麼也幹不動了,八十七歲,快要到極樂世界去了。很多跟我認識的人都知道,我只有一個念頭,往生極樂世界。這邊我已經很歡喜,我離開離開得很歡喜。馬來西亞漢學院,中國現在慢慢省悟過來了,好,後繼有人。斯里蘭卡大學開工了,下頭有年輕人繼續去辦,我可以走了。我這一生要幹的事情幹完了,圓滿了,以後的事情不是我幹的事情。還沒往生之前,我盡這一點餘力,還有這一點時間,我做宣揚的工作,告訴大家這是真的,告訴大家佛教經典那麼多,哪一部是第一經。你要問我:淨空法師,《大藏經》這麼多,如果只讓你選擇一部,你選擇哪一部?我告訴你,我選擇夏蓮居的《無量壽經》會集本,我選擇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你就依這一部,其他統統丟掉,你決定往生,你決定成佛。只有往生是真的,在極樂世界才能團聚在一起。要不能往生,六道裡頭各人走各人的道,不曉得走到哪裡去了。念佛人會永遠在一起,這個道理要懂,你要希望你的家親眷屬相親相愛永遠在一起,統統往生極樂世界,那真在一起。為什麼?個個無量壽,而且這個地方不難去,信願持名就行了。要珍惜這個機緣,不要錯過這個機會。

       所以佛法確實心為業主,《楞伽經》裡面告訴我們,整個宇宙到底是一回什麼事情?佛只說一句話,「自心現量」。這一句話就講明白了,就講清楚、就講完了,整個宇宙就這麼回事情。你聽了之後再不懷疑,再不起心動念,真的把你所有妄想統統化解掉。這一句話的意思很深,如果不是在大乘教裡頭下過幾十年功夫,這句話聽不懂。真聽懂了佩服釋迦牟尼佛,整個宇宙到底是什麼,能夠用四個字講清楚,這還得了!凡聖俱制,凡人要持戒,佛菩薩也要持戒,佛菩薩不持戒,他就不能教人持戒,所以他帶頭,他做榜樣。正法住還是滅,皆一由之,關鍵就在此地,大家都能持戒正法就住,大家不持戒正法就滅,正法是住是滅就在這一個字上,我們希望正法住世,我們就決定要持戒。

       淨宗學會,是黃念祖老居士勸我的,我在海外,在國內沒有辦法成立,他說你在海外,希望在海外到處成立淨宗學會。所以我早年在美國,美國、加拿大有三十多個淨宗學會。美國淨宗學會成立的時候,我們第一個會是加拿大,第二個是美國淨宗學會,在聖荷西,距離舊金山不遠,現在還在。我寫了一篇緣起,韓鍈居士的名義發表的,這篇緣起裡頭,我提出淨宗行人修行五個科目,就是戒條。第一個,淨業三福,是我們的指導原則;第二個,十善業道,必須要遵守的根本戒;第三個,六和敬;第四個,戒定慧三學;第五個,六波羅蜜。就這五條,容易記,希望真做到,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不能違背,你才是真正阿彌陀佛的學生,阿彌陀佛的弟子。天天研究經教,不能落實戒律,是假的不是真的。戒律就是我們修學的經教的落實,我要把它做到,經教是解門,這五科是行門,我們的生活、工作、待人接物都要遵守。

       接著看下面,「明比日月,尊譬寶珠」,明是智慧,好比日月一樣光明遍照,尊是尊重,就要像寶珠一樣。這說什麼?說福德,尊重是修福,明瞭是修慧,學佛的人是福慧雙修。我這一生的緣,章嘉大師教導的,大師教我出家,教我學釋迦牟尼佛。告訴我,你的一生是佛菩薩替你安排,所以一生從不為自己去操心、去著想,沒有一樁事情為自己,佛菩薩安排好了,順境也好、逆境也好,歡歡喜喜接受。在這個裡頭歷事鍊心,練什麼?練老師教的看破、放下。看破是智慧,了解事實真相;放下是放下妄想分別執著,放下習氣,這就是修行。

       底下舉了兩個比喻,「寧當抱渴而死,弗飲水蟲」。這是佛教裡面一個故事,佛教叫公案,就是我們講故事,我們參考資料裡頭有。是說兩個沙彌受了沙彌戒,飲水,河裡面水也好,池塘裡水也好,一定要用濾水囊,濾過的水可以飲。沒有過濾的,怕水裡頭有小蟲,我們肉眼看不到的,你喝的時候都把牠吃掉了。所以比丘身上常常帶八樣東西,有一個濾水囊。這兩個小沙彌,一路上結伴去拜佛,去見佛,路上實在太渴了,一個人沒有這個濾水囊,他就喝了這個水;另外一個寧願渴死,他也不飲這個有蟲的水。真的,沒有得到飲水的沙彌死了,飲水的小沙彌見到佛了。佛問他從哪裡來,路上的經過他就把這個事情告訴佛。佛就給他說,那個死了的沙彌,他已經到我這來了,你身體雖然來了,你距離我很遠。這是一個故事。

       「乃可被繫而終,無傷草葉」,這也是經裡面一個故事。是一個持戒的人,被一個惡人,這個惡人要害他,要把他囚禁住,怎麼辦?他會跑掉。人就告訴他,他是佛弟子,他持戒的,你用草把他圍起來,繩子綁住他,放在當中,他不敢把草碰壞,碰壞了他破戒。這個惡人一聽,這個方法好,就用草把他圍起來。他真的,不敢把圍他的草把它解開,他站在那裡,就死在那個地方。這都是為持戒而死,不願意做出破戒而活,這個人死了生天。惡人,他得感謝惡人,為什麼?惡人幫助他生天,惡人作惡自然受到果報。他不破戒寧願持戒而死,決定生天,決定有好處。如果他是修淨土的,他決定往生極樂世界,毫無懷疑的。我們對戒律要尊重,要像這些人寧死我也不破戒。

       「疏中極論齋戒之要」,這個疏就是《會疏》,《會疏》裡面對齋戒的重要說得很多、說得很細。「正法能否住世,全賴行人能否持戒」,佛法能不能常住在世間靠什麼?靠大家認真持戒,人要不持戒把戒律丟掉,佛法就沒有了。今天在全世界,我所看到的,佛法沒有了,剩下來佛法是什麼?是學術。大學,大學裡面用佛經開佛經哲學的課程,佛教沒有了,佛教變成學術。什麼是佛教?佛教是戒律,你懂得經論,你做不到,還是搞六道輪迴,你出不了六道輪迴,你沒有得到佛法真正的受用,佛法真正受用是叫你離苦得樂。把它當哲學去研究,你離不了苦,你也得不到樂,充其量你在這個社會上是個佛經哲學的教授,如此而已。戒律重要!

       我年輕的時候,因為什麼?讀書人,知識分子,教我的老師是哲學教授,我跟他學哲學,他給我講佛經哲學,所以我進門是知識進來的,不是宗教,所以對於大乘經教非常有興趣,對於戒律搖頭。老師有智慧,有善巧方便,他怎樣叫我相信戒律?那個時候我跟老師一個星期見一次面,星期天上午,他給我一個小時到兩個小時。我跟他三年,他往生了。每一次我去見他,向他請教,離開的時候,老人會送我到門口。我跟他那一年,他六十五歲,我二十六歲,他是祖父輩,我們很尊重他。送我到門口,會對我輕輕說一句話,「戒律很重要」,就說這一句,其他的都沒有。我也聽成習慣了,每一個星期他會說一遍,他知道戒律我不能接受。老人往生了,走了。他的學生甘珠活佛帶了一些親近的人,老人周邊的人,我都認識。在火化場,他的火化不是一般火化爐,特別給他建了一個小塔,在那個塔裡面火化的。外面搭了兩個帳篷,這些人在那裡守了七天七夜。我參加他們一起,我在帳篷住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我就想,我跟大師三年,他教了我些什麼?我學到了什麼?我這一反省,第一個念頭就是戒律很重要。為什麼給我講這麼多遍?於是我就想他一定是慈悲勸告,我開始看戒律的書,不排斥戒律了。三年如一日,我才真正接受。以後學《華嚴》、講《華嚴》才知道,清涼大師將一部《華嚴經》判為四分,信、解、行、證,經教是解,信解,關鍵是行,行就是戒律,沒有戒律後頭證就沒有分。所以我雖然沒有機會專攻戒律,沒有這個緣分,我知道這個重要。

       台灣果清法師來看我,我非常非常歡喜,我們老師還有這麼一個傳人,這是李老師在台灣的成就。李老師會下,我是傳講經的,經教的,他是傳戒律的。所以我全心全力支持他,我把身邊的定弘送到他那個地方,五年學戒。定弘是個講經的法師,沒有戒律不行,以後講經說法,你不懂戒律,沒持過戒,人家瞧不起你。出家人要走我這條路絕對走不通,我這條路是佛菩薩安排的,不是人安排的。你怎麼可能有這樣的緣分?出家人,什麼背景都沒有,怎麼會走到聯合國?怎麼可能認識這麼多國家的領導人?所以我是來搞宣傳的,把佛法介紹給大家,這個要後台是佛菩薩,不是人。祖宗之德,三寶加持,人是沒辦法做到的。所以佛法能不能久住世間,全靠佛弟子在家、出家能不能認真持戒。在家,三皈、五戒、十善就可以了;出家,最起碼的要三皈、五戒、十善、沙彌律儀真正做到,才像一個出家的佛弟子。不容易,他為什麼不能持戒?財色名利放不下,真正放下了,持戒就不難。

       我學佛影響我最大的、最深的是李老師,李老師持戒,不但持戒,日中一食。我親眼看到的,工作量那麼大,一餐飯吃得比我少。我也日中一食,我比他吃得多,他一餐飯,在那個時代台灣錢兩塊錢,我要三塊錢,我一個月的伙食要九十塊錢,他只要六十塊錢。六十塊錢等於多少錢?等於美金一塊多一點,兩塊錢,那個時候美金一塊多一點,不到兩塊。一塊錢美金換三十多塊台幣,就是一個月兩塊錢生活費用,我需要三塊錢,跟不上。他精神體力好,七十歲看起來四、五十歲的人,精力充沛。生活非常節儉,見客一套中山裝穿一輩子,裡面是補的,外面還像樣子,維持的。裡面就是內衣,每一件都是補好多補丁,自己補的,要被別人看到了,人家把它丟掉買新的給他。我們什麼時候發現?老師往生之後,整理他的遺物才發現的,發現沒有一個人不流眼淚,不知道老師過這樣的生活,學為人師,行為世範。學生懷念老師,我看在台灣無論在家、出家沒有人超過李老師,值得學生們對他真誠的懷念。為什麼?他的行持做不到。他一個月收入不少,在台灣那個時候,公務員當中他是上等收入,一個月收入將近五百塊,統統做慈善事業,一分都不留。九十五歲,生活自理,沒有人照顧,自己燒飯,自己洗衣服。九十五歲這一年,才有兩個同學,這兩個同學是姐弟兩個人,發心照顧老師,老師才接受,要求了很久才接受,九十五歲以前不需要人照顧。

       沒有想到九十七歲走了,我們估計老師至少可以活到一百二十歲。怎麼走的?食物中毒。我去看過他幾次,每一次去勸我別到館子吃東西,館子東西不乾淨。所以我對於飲食就很小心、很謹慎,出去旅行自己帶飯盒,我不在外面隨便吃東西,坐飛機我也是帶飯盒,自己帶飯,喝的水也是自己帶,老師教的。中毒,老師知道,不是不知道。他在台中,中醫,是有名的、最好的中醫,初到台中他行過醫,他有執照。知道吃的東西有毒,吃完之後回去用藥解毒,第一次成功了。為什麼要吃?也是信徒、學生供養,學生粗心大意,不乾淨東西煮出來給老師,老師看了,當他面吃讓他歡喜,心生歡喜,慈悲!吃的時候知道味道變了,不對,回去用解藥化解了。過了半年,又遇到第二次,這一下吃,回去再解毒來不及了,毒擴散了。這樣一病就不起了,到底是九十七歲的人,食物中毒。我去看他,他就告訴我,飲食要特別留意,寧願挨餓也不能亂吃東西。

       這樣的老師也不容易遇到,可遇不可求。我這三個老師都喜歡教我,我沒有繳一分錢學費,老師還照顧我。我對老師感恩,他們不在了,我講經的講堂,攝影棚,統統懸掛老師照片,跟老師還是天天見面,念念不忘老師的教誨,跟老師在世一樣。也是教誡現代的年輕人,要孝順父母,要尊敬師長,我們的身命得自於父母,我們的智慧得自於老師,老師跟父母同樣的恩德,不能忘記。決定不能做背師叛道的事情,背師叛道是大不孝,這個罪名就是無間地獄。不要以為因果是嚇唬人的,不是,事實真相,哪裡會有欺騙人的因果!

       底下的文,「故當寧失身命,毋違所受之戒」,念老在此地做了一個總結,寧願喪失身命,我們也不破戒,也要把戒守牢。「彭際清居士曰:故知淨土資糧,全憑功德。功德之基,莫先持戒。以戒淨則心淨,心淨則土淨」。彭居士這幾句話說得好,念老用這幾句話來做這一段的結論,苦口婆心勸導我們。淨土資糧,我們求生淨土,想往生到極樂世界,資糧是什麼?資糧是旅行必須身上帶一點錢,這是資,過去沒有旅館、沒有飯店,必須要帶米。我們在抗戰期間逃難,身上背一個米袋,要帶一袋米、要帶行李、要帶一點錢,這出門不能夠缺少的。我們往生到極樂世界,不能缺少的條件是功德,功德是什麼?功德的根本就是戒律。

       三皈天天念,提醒我們,皈依佛是覺而不迷,皈依法是正而不邪,皈依僧是淨而不染,常常想到覺正淨,這是三皈,這是佛法修學的終極目標。從哪裡開始?從十善業道開始,「孝順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從這開始。所以戒是根本,戒淨心就淨,心淨佛土就淨了。極樂世界是淨土,心淨則佛土淨,往生極樂世界人必須要用清淨心,這比什麼都重要。所以經題上「清淨平等覺」,那就是往生極樂世界必須具備的條件,到達極樂世界,你得到的是大乘無量壽莊嚴。大乘是智慧,無量壽是福德,莊嚴是美好,就是極樂,統統得到,條件是清淨平等覺。我們要修清淨心,用什麼修?一句佛號,所有一切妄念統統放下,起心動念就是阿彌陀佛。用這一句佛號,把心裡頭不乾淨的東西、污穢的東西統統洗刷乾淨,這個人決定得生。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