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2012淨土大經科註 > 0446集

【字號:  |    |  

二零一二淨土大經科註  (第四四六集)  2013/9/1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40-0446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大家跟我一起皈依三寶。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

       請看《大經科註》第七百五十一頁倒數第五行:

       「《觀經》中上品上生者,應具諸戒行,讀誦大乘及修行六念」。「六念」,我們學到第五「念施」,參考資料在第十七頁,念施。「念施行有大功德」,施就是布施,「能除眾生慳貪之重病,我欲以善施攝取眾生也」。經典上這些話,我們讀了之後,感觸非常的深刻,今天眾生慳貪之重病,這一句話說的我們體會很深。在這個地球上不是局部的,似乎是全部的眾生都得到這個重病了。慳是吝嗇,自己有的捨不得放下;貪,貪婪無厭,貪財、貪色、貪名、貪利。

       這個世界為什麼會這麼混亂、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問題?過去歷史中國沒有,外國也沒有。這個問題可以說是從二次大戰之後漸漸出現,集體貪污的行為出現了,演變到今天,幾乎不可收拾。問題非常嚴重都知道,許多國家領導人知道,對它束手無策。聯合國雖然為這個問題,為了化解衝突,促進社會安定和諧,從一九七0年代召開國際會議,每年投下去的人力、物力、財力真正是不計其數,沒有收到效果。我是最近這十幾年,真正是從二00三年開始,有這個機緣參加這種國際會議,我參加了十幾次,了解這個問題的嚴重,沒有辦法化解。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全是出在教育。過去的教育,價值觀建在倫理道德的基礎上,所以這個問題是有,不嚴重,不會造成社會混亂。二次大戰之後,科學技術突飛猛進,價值觀改變了,崇尚於科學技術,不重視倫理道德,不相信因果報應,不相信宗教教育,唯利是圖,造成全世界的災難。這個問題怎麼解決?關心的人非常之多,我們接觸到了很感動,也很感恩,但是沒有辦法。我是因為參加這個會議,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把我們中國傳統的經驗,古聖先賢的智慧、方法、經驗向大家報告,與會的人聽了生歡喜心。可是散會之後,很多朋友告訴我,來問我,法師你講得很好,這是理想做不到。我聽了這句話,真是一生當中,感受到最大的打擊。於是我知道真正危機在什麼地方,在信心,對自己喪失信心,對父母喪失信心,對祖宗喪失信心,對古聖先賢更不必說了,把他們看成不懂科學,愚昧無知,用這種眼光去看古聖先賢。對宗教看成完全是迷信,是欺騙善良百姓的。這個怎麼辦?這才叫真正問題的存在。想來想去,要叫他們生起信心只有一個方法,拿證據來。換句話說,如果不做出實驗,從實驗當中做出成功,沒人相信,逼著我們非走這個道路不可。我們用了兩年時間,到處去找有沒有這個緣分,找不到,沒有人對這個有興趣,沒有人肯協助,這苦不堪言。

       二00五年,我回到老家去看看,七十年沒有回去了,跟家鄉父老,我還有些堂兄弟、族兄弟,我們團聚在一堂。我把離開家鄉這麼多年在外面流浪經過情形向大家報告,我說現在我在聯合國碰到難題,說話沒人相信,要做實驗。難得家鄉父老的支持,告訴我,回家來做,我們大家幫助你。這是廬江湯池小鎮文化中心的緣起,這麼來的。我們招了三十多位老師,我們來學《弟子規》、學《感應篇》、學《十善業》,儒釋道的三個根。我們老師先學到了,真正做到,落實了,我們再下鄉入戶表演做給農民看。下鄉到農民家裡,看到農民的父母是我們的父母,看到他們的兒女這是我們的兄弟姐妹,我如何盡孝道,我如何對待兄弟姐妹,完全依照古人教誨來落實。這樣沒多久,就感動我們這個地方。這個小鎮居民四萬八千人,一部分人受了感動,這一宣揚,很快出了真正是無法相信的效果,人民的良心喚醒了,不願意做壞事,這個太難得了!我們原先的估計,我們在那裡努力辦學,總得二、三年才看到效果,沒有想到不到四個月,效果居然令我們感到非常滿意,這個實驗做成功了,快速做成功。我跟老師們說,我們自己要謙虛,千萬不要居功,認為這是我們做出來的,我說不是的。為什麼會有這種效果?祖宗之德在暗中保佑,三寶加持,這個地方的人民合作,我們帶頭教他怎麼做,他真肯做,才有這樣的效果,讓我們對傳統文化生起信心,我們親眼見到了。這個實驗我們得到兩個結論,第一個,人性本善是真的,不是假的,《三字經》上講的「人之初,性本善」,我們在實驗當中看到了。第二個帶給我們一個信息,人民是非常好教的,就是要人去教。但是教的人必須自己做到,自己做不到,教別人人家不相信你;自己真正做到了,教別人人家相信。我說這個實驗,我們得了這兩個結論,人性本善,人民是好教的。

       五月份聯合國給我一個文件,邀請我到巴黎教科文組織總部辦一個活動,這一次是邀請我做主辦單位,這不都是祖宗安排、佛菩薩安排,這不可能的事情,讓我們湯池小鎮的實驗成果可以在聯合國展覽,做報告。通過這一次的活動,三天的活動,我們做八個小時的報告。三天的展覽讓聯合國的會友們,各國駐聯合國的大使跟代表感到訝異,生歡喜心,都想到湯池去考察,親眼去看看。這樁事情雖然沒有圓滿成功,因為不是官方,我們是民辦的,障礙很多。可是這些會友們知道這個信息,看到我們展覽,圖片文字,非常有興趣。我知道有二十多個人,用私人到中國觀光旅遊的身分到湯池去考察,在那邊住三天四天五天,這個信息傳出去了。我都沒想到,這麼多年了,二00六年的事情,今年二0一三年,還有這麼大的效果。去年春天我在曼谷參加一個宗教的活動,聯合國這些朋友們知道我在泰國,來了十七個人,十七個國家的大使,到泰國來看我。泰國是去年三月,今年五月我參加巴黎聯合國這個活動。在這個之前,我訪問斯里蘭卡,去年十一月。去年十一月,他們大使們有二十五個人,到斯里蘭卡來看我,參加斯里蘭卡的訪問活動。他們用聯合國的這個名稱,把去年十一月的活動,也算聯合國主辦的,我們見了面。今年五月我在巴黎訪問,跟他們大家見面,他非常希望我能夠再到聯合國辦活動,我說機會愈來愈少了,年歲大,不想動了。希望由這班年輕的朋友們繼續辦、接著辦,一定要做出實驗讓大家看到。

       今年的活動,澳洲圖文巴這個小城的宗教聯合起來把這個小城建成一個多元文化和諧示範城市,做得很成功,在聯合國做了詳細報告,整個下午我全程參加,我聽了很歡喜。我們希望每個宗教都能用一個小鎮,用一個小城市做示範,這個小城市裡面居住的人統統都信仰這個宗教,把這個宗教的精神文化落實在生活、落實在工作、落實在待人接物。你不做出來,講人家不相信,他沒見過。所以澳洲圖文巴十幾個宗教聯合起來,這是個非常有意義的一樁事情。說明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族群,可以像兄弟姐妹一樣,居住在一個小城,彼此互相尊重,互相敬愛,互相關懷,互相照顧,互助合作,沒有衝突,像一家人一樣,社會就和諧,世界就和平了。不做出來沒人相信。

       斯里蘭卡是以佛教治國,你們要看到宗教可以治國到那去看,宗教完全落實在人民日常生活當中。他們的歷史悠久,佛教治國到現在多少年?二千三百年,真正是世界上佛教文明古國,在這個地球上找不到第二家,我們參觀非常歡喜。現在在這個地方建一個佛教大學,明年再建立一個世界宗教大學,每一個宗教有個學院。宗教大學的目標是宗教團結,宗教互相學習,用宗教化解社會各種不同的衝突,化解衝突,促進社會安定和諧,做這個工作。佛教大學應該現在動工了,兩年完成,國家來支持,將來佛教治國就看斯里蘭卡的。

       我還希望每個宗教都能有一個示範城市,我在梵蒂岡兩次跟教皇本篤十六談到這個問題,沒想到他下來了,現在換了新的教皇。我建議他們就利用羅馬城,羅馬城不大,古城,完全靠觀光旅遊帶來的收入。這個小城屬於梵蒂岡的教會有四百多所,我跟教宗說,每個教會就是一個學校,如果這些學校都有神父去開課、去講經,帶動旅遊。全世界要想看天主教就到羅馬去看,羅馬就是天主教在地球上的天堂,你們要看的話就到這來看,他們聽到也很歡喜。

       我希望每個宗教,至少都有一個城市、一個小鎮做示範點,讓大家真正看到宗教教育的能量、宗教教育的好處,帶給人類真實的利益。不再說宗教是迷信,不再說宗教是麻煩,最好少去碰它。那是極少數極端人搞出來的,我們要認識清楚。如何能化解?教學能化解。宗教經典要細講,講透了之後要落實,它要不能變成實際的生活,指導的方針、方向,那就沒有價值了。如果真正能帶給我們實際生活的幸福,美滿和諧,那它是有價值的,應該要把它發揚光大。這些年來我們朝這個方向走,我們希望有繼起的年輕人再接再厲。宗教之衰應該有兩百年歷史,把它復興起來至少也要兩百年,只要我們努力有信心,宗教可以恢復,會給人類帶來利益。

       布施是宗教裡頭最重要的一個項目,布施。人與人之間建立關係,佛門裡頭有四攝法,我團結全世界的宗教就用這個方法,在新加坡做得很成功。當時新加坡一位高級部長問我,你用什麼方法?(曾士生部長)把宗教團結起來,他們搞了幾十年都沒做成功,你用什麼方法?我說我用的是佛教所講的四攝法。他不懂,沒有聽說過,四攝法是什麼?我說,佛教裡面的四攝法就是佛陀教導我們與人相處的方法。用現在的話說,四攝法就是交際的方法,公共關係法,就是這個意思。我們怎樣跟人往來跟人相處,我說一共有四條。

       第一個「布施」,它跟六度裡面布施名詞相同,意義不一樣。六度裡面的布施是要把自己慳貪的心捨掉,那是個人修行,把障礙放下。四攝的布施法不是的,是我們跟人交際往來的時候是禮貌,送禮、請客,是這個方法。多送禮、多請客,人與人關係就密切,不能不往來。別人有困難,我們有能力幫助的話,全心全力幫助他,關係就建立起來了。所以頭一個布施。第二個「愛語」,愛語不是甜言蜜語,是真正愛護他們,真正幫助他們,這是他們會接受的。真誠、恭敬,給他們做出善的建議,如何幫助他們這個教發展,幫助他們這個教在群眾當中建立信心,這都他們喜歡的。我們是真幹,我們決定不做分化,我這個宗教比你好,你應該信我的宗教,這個不可以的,這是最大的忌諱。我這十幾年來,跟許多宗教接觸,他們對我放心,就是我不拉他的信徒。我勸導他的信徒要熱愛他的宗教,要重視他的經典,要向他們的老師學習,這都是真正幫助。宗教與宗教之間要聯誼,要互相相信,不能有衝突。有衝突損失是誰?是社會。痛苦的是誰?是人民。這是不道德的事情,不能這樣做法,宗教要團結、要互補。學習,我們也重視形象,我們聽基督教的經典,我們參加星期天他們的禮拜,他們對我們很客氣,把我們的位子擺在第一行。我們聽牧師、聽神父講經,我們重視交流,交流當中重視互相學習,絕對不批評不做比較,每一個宗教都好。

       有一年我在印尼,印尼大學贈送給我一個博士學位,中午在一起吃飯,校長告訴我,學校裡面有比較宗教學這個課程。我跟校長說,宗教不能比較。他說為什麼?我說如果要比較,誰來比較?他的智慧、他的德行必須超過耶穌,超過穆罕默德(印尼是回教,教主穆罕默德創辦的),他要超過釋迦牟尼佛。就像老師批評學生一樣,如果他沒有超過的話,我們有什麼資格去比較。他說那怎麼辦?學習,認真互相學習就對了,不能批評。宗教是應當互相學習,我相信我的宗教,我也學習別的宗教。我們學習的目的不是批評,是如何互助合作給世界帶來安定和平,不是找麻煩的、不是批評的。這個很重要,才能看出聖賢對一切眾生的平等慈悲愛護。我們搞批評、搞優劣、搞鬥爭,錯了,完全錯了。所以我們互相在一起有良性的發展,決定不能有負面的。

       四攝法裡面,第三個是「利行」,我們所作所為對你們決定有利益,決定沒有傷害,這就對了。佛教導我們的,我們對其他的宗教都如此,何況對佛教!所以佛教對我,很多沒有接觸不了解,我怎麼會傷害佛教?哪有這個道理的事情?對大家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這幾十年在國外,大家可以看到。我記得我第一次到日本訪問,那時候年輕,四十多歲,跟道安法師去的,道安法師組了一個團,找我參加這個團,到日本訪問二十多天。那一年,佐藤榮作,日本首相過世,我們到他家裡去訪問過,他的兒子佐藤信二接待我們,當時佐藤信二也是國會的議員。以後很多年沒到日本,我離開美國,在南洋這一帶弘法。日本的朋友找我,邀我去做一次訪問,我說好多年沒去了,對象是淨土宗的寺院,讓我去看看,我也很有興趣。我在沒有去之先,他們把名單列給我,二、三十個單位,我就預先將《大藏經》每一家送一套,送一套《大藏經》做為禮物。我去訪問的時候,這些方丈、住持晚上舉行個晚宴歡迎我,我也很高興看到大家歡聚在一堂。散席之後,有個日本人就告訴我,他說法師,今天這個歡迎會可以寫在日本歷史上。我說哪能會有這麼殊勝?他說你不知道,這些人平常都不往來,是你來了,他們才聚會在一堂。我明白了。我訪問十天,離開之後,我也設宴請他們大家,跟他們大家分別,在這個聚會當中我就勸大家,要相互尊重不能夠不往來。我們同是淨土宗,淨土宗是親兄弟,不同的宗派都是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是我們的堂兄弟,其他不同的宗教是我們的表兄弟。宗教是一家人,大家團結起來對社會才有大的貢獻、大的幫助,幫助社會解決問題,怎麼可以不往來?我說每一個我們淨宗的道場,它要辦活動我們都應該去參加、去支持,人力物力要去幫助它,互相幫助,每一個道場法會都非常熱鬧,都會辦得很成功,我勸大家。

       我在新加坡住了三年半,把新加坡九個宗教團結成一家人,四攝法產生的效果,每一個道場都興旺。二000年,過年的時候我在新加坡,聖誕夜,新加坡主教的教堂做彌撒,我們出家人去參加,進入教堂一起做彌撒。我們搭了二十五條衣,五十個人,非常莊嚴,這是過去沒有過的,我們佛教這些穿袍搭衣進到天主教堂去做彌撒。印度教、伊斯蘭教他們大的活動,我們統統參加,我們的活動他也來參加。新加坡的政府歡喜,那個時候的總統王鼎昌,夫婦兩個對我就特別尊重,對於社會安定有很大的幫助,族群的團結,宗教與宗教之間不至於再歧視、再有批評,這都不是好現象,可以做得到的。

       我也聽說,傳言,說佛門裡的一些法師對我批評,說淨空法師只講淨土,其他的東西都不講,提出來的指責。現在你們可以看到了,我們在斯里蘭卡建的佛教大學,把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傳之法統統興旺起來。在全世界的佛教,三個語系,南傳的巴利文語系、北傳的漢語文系,包括日本、韓國、蒙古,還有個藏傳的。將來這個學校裡面,這三個語系統統有,有巴利文的學院、漢文的學院、藏文的學院,還有個戒律學院,最後一個管理學院,是講專門學習寺院管理、道場的管理。戒律是共同要修的,無論是修哪個法門、哪個宗派必須學戒律,所以戒律成立一個學院。每一個語系裡面,各個宗派都設學系,把世尊四十九年所說的所有的法門都興旺起來,不是只搞淨土宗,這大家要知道。

       你要問我,我不是上上根人,我是中下根人。這些年來,大乘經典我涉獵的也不少,我講過《華嚴》、講過《楞嚴》,講過般若,也講過法相,也講過禪宗。可是我自己是認真的反省,那些法門我非常嚮往、非常尊重,我學不到。斷見思煩惱,我做不到,斷塵沙無明,我做不到。我看到淨土宗信願持名求生淨土,這個我想想,我還可以做到。所以我自己專修淨土,我並不是專弘淨土,我自己專修淨土,我一生專講《無量壽經》。晚年,八十歲以後,八十歲之前我講了不少,就算八十五歲之前,我還講《華嚴經》。八十五歲之後,年歲太大了,要考慮自己來生到哪裡去,我不能不放棄那些我喜歡的、尊重的經論,我要求生淨土,這個我有把握,我能做得到。你要問我許多大乘經教,許多宗派,我要學,我到哪裡學?我到極樂世界再學。為什麼?極樂世界無量壽,有時間。在這個地方時間很短,我沒辦法學。法相裡面,五重唯識觀要能都把它學得不錯,大概總得二百五十年才能辦得到,我哪有那麼長的壽命?所以我捨棄有我捨棄的理由,這個諸位要原諒的。

       學佛,我學佛是從哲學入門的,當代的哲學家方東美先生給我講佛經哲學,我從這個課程入門的。學了六十多年,知道大乘經教不但是高等哲學,還是高等科學,近代這二、三十年,量子力學家所研究的成果,在大乘經上統統都有。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二、三十年之後,佛教不是宗教,現在大家不承認宗教,沒有關係,它不是宗教,它是什麼?它是高等科學。你要不要?宗教是迷信,我不要,科學要。大乘經典是高等科學,全世界的科學家都承認,這個時候你怎麼辦?你要說宗教騙人,到斯里蘭卡去看看,斯里蘭卡落實了佛教,它不是口頭上說的,它是人民的生活。佛教是什麼?你真正懂得之後,佛教是共產,佛教是民主。真正僧團裡面,你看到了,你看斯里蘭卡的出家人三衣一缽,他什麼都沒有。一般信徒供養送到哪裡?送到寺廟。出家人沒有私財,你需要的寺廟給你。寺廟給你是要經過大眾表決,表決通過,他就會給你,民主,不是哪個人喜歡你就幫你,不可以,它叫羯磨,羯磨也翻作作法,這個大會當中表決。在佛門裡面什麼時候表決?大概吃飯的時候,吃飯的時候大家都來,都在一起吃飯,這個時候有什麼事情向大家報告。如果報告,你覺得沒問題,同意,就不要說話,吃你的飯,那就通過了;你有反對的意見,你提出來。你看看,最重要的事情要做四次宣布,叫白四羯磨,那是最重要的。普通小事要大家宣布一次,一次就表決了。真正的民主,沒有特權,那個制度非常好。

       斯里蘭卡還保存了二千三百年,現在還照幹,真難得。十方這些捐款交給他們道場,辦大學那就是辦大學的,決定不能做別的用途,別的用途大家不會通過。這麼好的制度、這麼多人、這麼長的時間都還能夠依教奉行,我們看到佩服、感動。所以學校,佛教大學、宗教大學建立在這塊土地上是正確的。慢慢機緣成熟,讓全世界人看到,親身體驗到,你覺得好,向斯里蘭卡學習,佛教慢慢再向外傳播。最重要的是要培養佛教的弘法護法的人才,這就有辦學校的必要。我的老師方東美先生告訴我,不止一次,我的印象很深,說過好幾遍,佛法要復興一定要恢復叢林制度。叢林制度是什麼?叢林制度是中國佛教。釋迦牟尼佛傳的佛教,教學是私塾的性質,沒有正式學校的這種規模。中國唐朝的時候,馬祖跟百丈這兩位大師提倡叢林制度,叢林是什麼?正規的大學,有組織的、有體系的。叢林的主席就是校長,大學校長,首座和尚就是教務長,管教學的,維那是訓導長,監院是現在叫總務長,名稱跟現在大學不一樣,實際分工、職位跟現在大學完全相同。

       老師教導我的時候,我剛剛學佛沒出家,六十年之後,六十二年,六十二年之後,今天緣成熟,斯里蘭卡上下都有這個意思想辦大學,我這一提出,真的就落實了。我自己總是以為我這一生遇不到這個緣,我對佛教沒有貢獻,除了講經之外,我什麼也沒做。只是出家以後開始講經,在這個地球上到處奔波,哪個地方有請就到哪裡去,沒有固定道場,沒道場,過遊牧生活。一直晚年到香港,何澤霖老居士往生,把他自己在鄉下住的老房子供養給我,我總算是有一塊地方可以長住了。在香港這麼多年,香港也給我永久居留,我別的地方不想去了。在這個地方依舊是講經,我們還是利用網路、衛星,這個世界上各個地區的同學、朋友都能收看得到。現在年歲大了不像從前,從前是什麼地方都可以去,現在走不動了。活一天就講一天,活一年就講一年,風燭殘年,隨時會走,這是真的不是假的。所以萬緣放下,這麼多法門,唯一能夠真正靠得住的,有把握的就是信願持名。我講了,很多年都講過,學佛發四弘誓願,「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前面兩願我現在發,後面兩願到極樂世界再完成。法門無量誓願學,我這一生做不到,佛道無上誓願成也做不到,到極樂世界會做到。前面這兩句現前可以落實,我把它分成兩段。

       極樂世界的殊勝,《無量壽經》上講得非常清楚,尤其是黃念祖老居士這個《集註》集得好,讀了這部《註解》等於讀了《大藏經》。如果我們說唐太宗的《群書治要》是《四庫》的精華錄,我們也可以說夏蓮居會集的《無量壽經》、黃念祖老居士的《集註》是佛陀《大藏經》的治要。這一部《集註》裡頭內容非常豐富,包羅萬象,各宗各派的精華都在其中,這也就是我為什麼要選這個本子。這個《集註》李炳南老居士沒見到,這個《集註》出來的時候,李老師已經往生了。我跟念老的緣分在美國結的,他到華盛頓DC去弘法,我們有緣,他就在我那個道場。我這個道場實際上是掛名,我不常去,在美國我常住在達拉斯,一年會去個一、二次,住一個星期、十天。在那個時候認識,他帶了一部,還沒有定稿,就是這個《註解》。我看了之後向他老人家請教,你有沒有版權?他問我,你問這什麼意思?我說,沒有版權我就交給台灣去印書,那有版權我要尊重你。他說沒有版權,歡迎翻印,還要我給它寫一篇序文,給它題辭,我都照辦了。第一版印了一萬冊。可是以後印的有修訂,修訂是他老人家自己修訂的,六年的會集,會集之後又做了二、三次的修正、補充,把近代科學的報告東西補充進去,這是初版裡頭沒有的,他是個學科學的,重視科學的論證。這是一部好書,可以傳到世尊末法最後的一百年。換句話說,這部《經註》可以在這個地球上還要傳九千年,能度末法一切眾生,這也是我們選擇修學、弘揚的用意。

       註解裡面這一段末後,「其實亦即奉行六度也」。「六度」,我看到參考資料裡頭有個表解,這個表解我很熟悉,是李炳南老居士當年在大專佛學講座開的課程,叫「佛學講座十四講」。一共十四個表解,是老人編的提綱,我聽他老人家講了十一遍。因為每一屆學生不一樣都要講,所以我聽過十一遍,以後我常常出國,就沒有辦法再參加大專講座。表解列得非常清楚,第一個,「布施」。布施有財物,叫財布施,有諸法叫法布施,第三類叫無畏,無畏就是對人的安慰保護,他有恐怖的時候、有畏懼的時候,你能夠安他的心,能夠陪伴他,這些屬於無畏布施。

       財布施有內財、外財,外財是一切財物,像我們在此地,這雖然不是道場,是一些學佛的同學、同參道友,每個人在這個小區買一棟房子,自己在這邊住,在這邊念佛,大家互相照顧,是這麼一個情形。所以我們這裡沒有大殿、沒有佛堂,這是住宅區。我們在這裡只做了一個攝影棚,有網路對外傳播。由網路傳播到衛星電視,衛星電視要一個月之後才播得出來,因為它要把文字打上去,它有後製,一個月之後就能看到,用這種方法。現場聽經的人很少,有時候一個人都沒有。可是還是有很多地方的朋友,因為過去常常在國際間走動,認識人比較多,他們到香港,到中國來訪問,從香港經過都會來看看我,帶的有些禮品這就是屬於財布施。我們也有回饋,我們回饋多半是經典、講義、光碟,這個東西我們回饋他的是法布施,佛法確實有好處。

       現在這個社會染污很嚴重,所以人生活在這個社會裡面得不到喜樂,憂悲苦惱這常見。我們這一生非常幸運遇到佛法,要沒有遇到佛法,這日子怎麼過法?遇到佛法這才知道,這個世間是假的不是真的。《金剛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佛教我們放下,布施就是放下,放下你就沒有苦惱了。放下財物,物質的欲望就淡,就不生煩惱;放下諸法,我們的精神生活也不追求了,能夠做到隨遇而安,沒有恐懼。為什麼?天天求往生,不求世間名聞利養。念佛往生也不求很高的品位,像蕅益大師說的,下下品往生我就很知足了,所以心是定的。捨,不執著捨的形相,那就叫功德。如果你修這三種布施,你把它放在心上,那叫福德,人天福報;不放在心上就變成功德。功德是什麼?第一個,「除怨」,把冤親債主化解了,用布施;第二個真正的功德,「不乏」,雖然生活很清苦,過得去不會缺乏。同參道友到我這裡來,看到伙食還不錯,我們這裡吃得心安,蔬菜自己種的,決定沒有農藥、沒有化肥,廚房比較乾淨,一切不健康的食物我們統統不要。

       布施的目的何在?是去障。去什麼障?貪慳。菩薩修六波羅蜜目的是在這裡,把我們慳吝的心放下,貪婪的心放下,這是布施圓滿。如果還有貪心,布施度沒有圓滿,還要修,六度的圓滿就是這六種障礙沒有,布施就圓滿了。所以,它跟四攝法裡頭意思不一樣,四攝法的布施是跟人家結緣,是讓人家生歡喜心,它不是去慳貪的。財物裡頭有內財、有外財,外財是財物,內財是身體。用我們的智慧,用我們的體力、用腦力,用我們自己的時間精力為別人服務,這叫內財布施。內財布施的功德比外財要大很多,尤其是你真誠心、恭敬心的布施,那個福德差不多跟菩薩相等。所以世間富貴之人,前世多半都是在佛門裡面修的福報,他才有那麼大的福報。於是我們就能想到,我們這一生在佛門裡真的修大福報,如果不求往生,來生肯定是人天福報。人天福報雖然不錯,尤其是天上,天人的壽命長,可是要記住,不出六道輪迴總是不究竟、不圓滿。

       超越六道輪迴必須要把見思煩惱斷掉,輪迴就沒有了。輪迴是假的,是一場夢,既然知道是假的是一場夢,你還有放不下的嗎?自然就放下,再也不會留戀了。不但輪迴是夢,十法界也是一場夢,都不是真的。什麼才算是真的?諸佛如來的實報土才算是真的。實報莊嚴土,那是法身菩薩證得的,沒有明心見性的人見不到,見都見不到,你怎麼能去?必須先見到,然後你才能夠去得了。這是我們真正認真去思惟,我們做不到。做不到時很幸運遇到淨土法門,這是不幸當中的大幸,用信願持名的方法往生極樂世界,不走八萬四千法門那個道路,我們走另外一條道路,叫橫超,從這條道路出去。到達西方極樂世界就等於到了實報土,這個成就太高了,所以很少人相信,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我對這個法門三十年才相信,所以經上講難信之法,我同意這個說法。我自己學習三十年才相信,五十年才接受,真正接受,最近這十年才專修,把大經大論放下了。

       第二,「持戒」。戒有三大類,律儀戒,這是《大藏經》上有文字記載的,「律儀」,律是戒律,儀是威儀。第二類,戒律裡頭沒有的「善法」,戒律沒有,要不要守?要,它對我有好處的。譬如戒律裡頭沒有不吸煙,所以很多人吸煙,說我沒有犯戒,戒律上沒有。吸煙對你身體有沒有好處?沒好處。這不吸煙是善法,不是惡法,對我們自己身心有利的,雖然戒裡頭沒有應當遵守。另外一種「益眾」,對於社會大眾有好處的,戒律上沒有,要不要做?要做。這三樣常常記在心上,遇到緣要做,沒有遇到緣那就不必,遇到緣一定要遵守,律儀、善法、益眾。

       它的功德清涼,對自己來說,沒有惡業、沒有惡念。戒律裡頭基礎三皈、五戒、十善,這根本戒,要常常放在心上,要把它變成日常生活,決定不犯。跟中國傳統文化裡頭五倫五常、四維八德相應,儒家稱為禮,佛家稱為戒,都是做人的基本條件。人要做個善人,要做個好人,好人善人的標準是什麼?戒律是標準,持是保持,不能失掉,一切時、一切處都要遵守。它的功德,第二個是「解脫」。解脫兩個字怎麼講?這個我們念謝,不念解,動詞,把它解開。解開煩惱,煩惱解開了;脫是脫苦,輪迴之苦就脫離了。

       去障,那就是持戒什麼時候圓滿?惡業沒有了。業是造作,也就是你在一切境緣當中,境是物質環境,環境有順境有逆境;緣是人事環境,有善人有惡人,面對著這些境界沒有一個惡念,這持戒就圓滿了。什麼叫惡念?起心動念分別執著叫惡念。我們面對外面的境界,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不執著,這持戒圓滿,不容易做到。什麼人做到?法身菩薩做到了,沒有證得法身總是會起心動念。

       第三個,「忍辱」。六度裡頭基礎是布施跟忍辱,一切法得成於忍,不能忍什麼都不能成就。忍辱裡頭有三大類,第一個是「人害」,人毀謗你、嫉妒你、障礙你,甚至於陷害你,這都是人為的,要能忍。不但要能忍,佛法修忍辱波羅蜜是提升自己的功德。大家讀《金剛經》,《金剛經》上講了一個故事,只提了一下,沒有細說,細說在《涅槃經》。釋迦牟尼佛沒成佛之前,菩薩的身分,修忍辱波羅蜜,很不幸遇到歌利王。歌利是梵語,翻成中國的意思,歌利王我們翻作暴君,不是一個好的王,喜歡殺人,瞋恨心很重,這樣的一個國王。聽說這是修忍辱的仙人,試試看,他能不能忍,拔刀,手砍下來,能不能忍?脖子砍下來,能不能忍?凌遲處死,將一個人一片一片割,慢慢的給他割死,不是很快。忍辱仙人被他這樣的虐待,都說能忍,一直到死,沒有說不能忍。最後嚥氣的時候告訴歌利王,沒有怨恨,我真的沒有怨恨,將來我成佛第一個度你。這個忍辱仙人就是釋迦牟尼佛的前身,釋迦牟尼佛成佛了,第一個得度的憍陳如尊者,憍陳如就是那個時候的歌利王。人害,我們學佛,忍辱仙人這個典型,我們要記住,我們要遇到這些情形怎麼辦,能不能忍?如果不能忍,就不是學佛,學佛就是要能忍,所以我們必須要修忍辱波羅蜜,跟釋迦牟尼佛一樣能忍。

       加害我們的人,毀謗我、陷害我,這些人我們要用什麼樣的心看待他?他是我們的老師,是我們的善友,他來考試我們,看看我們能不能通過。我們通過,就畢業、就成就了,功德不會喪失,步步高升。釋迦牟尼佛因為受歌利王割截身體沒有怨恨,還感恩,告訴他,我成佛頭一個度你,真的,釋迦成佛了。釋迦牟尼佛是賢劫千佛之一,排名是在第五,第四是彌勒菩薩,換句話說,彌勒先成佛,他後成佛。因為忍辱波羅蜜圓滿成就,他提前成佛了,彌勒在後面,所以彌勒是他的後補佛,他先成佛了。所以對待惡人要以感恩的心,不能怨恨、不能報復。如果有怨恨、有報復,菩薩就掉下來變成凡夫,要在六道輪迴裡頭搞冤冤相報,那就大錯特錯了,你哪一輩子才能出頭?冤冤相報,對方吃苦,自己也吃苦,統統都要墮地獄。要發動戰爭,不管是戰勝、戰敗果報都在地獄。為什麼?殺人太多。殺的人是什麼?好多都是無緣無故的,你能不負責任嗎?所以戰爭是人禍裡頭擺在第一,決定不能幹,這是不能不知道的。

       第二種,「世苦」,世間苦,尤其我們生活在這個時代,我們真正感到苦受。回想六十年前,二次大戰的時候,生活雖然艱苦,社會人心還是很厚道,看到我們逃難的這些學生,都自動的幫助我們。我們到個生疏的地方找個路,他們可以放下工作帶著我們一起到達,送我們一程。現在這個社會沒有了,科學技術是發達,人情沒有了,人活在世間沒有人情,有什麼意思?現在我們飲食不安全,自己種植的比較好一點,什麼原因?土壤被污染,水源被污染,乾淨的水找不到了。這個染污一年比一年嚴重,所以科學家給我們提出警告,五十年之後,這個地球不適合人類居住。為什麼?空氣被污染了,空氣裡頭有毒,怎麼辦?科學家這個話我們相信他不是隨便說的,從污染一年比一年增加,沒有止息的現象,不斷在增加,五十年之後還得了!這什麼原因?人為的。

       到底怎麼樣造成今天的社會?一個總的原因,教育錯了。我們把古聖先賢的倫理教育丟掉,不要了,道德教育不要了,因果教育不要了,為欲所為,這個社會亂了,人心壞了。佛經上講得很透徹,一切法從心想生,宇宙怎麼來的?心想來的。你心想善,極樂世界;心想不善,就是三途地獄,這是我們不能不知道。所以人害要能忍受,世間苦要能忍受,修學的方法也苦,也很辛苦,不能忍就不能成功,世間怎麼苦也得忍受。佛教導我們的標準取捨要有分寸,不應該取的,寧捨身命也不敢造,捨身命事小,破戒事大。為持戒而捨身命的,這個人生天;為顧惜身命而破戒的,這個人果報在三途,你要往前面多看一步你就曉得了,我該怎麼做法。

       修行的方法,黃念祖居士給我們示現的,一天十四萬聲佛號,這很辛苦,他能夠念半年,沒有退轉、沒有改變,他往生極樂世界去了。我們要怕辛苦,做不到,做不到就不能成就,極樂世界與我們的距離就非常遙遠。所以修法再辛苦也要認真去學習。功德是「不失」,功德不喪失,不失功德就成就。忍辱波羅蜜圓滿,就是瞋恚心斷掉了,忍辱仙人的瞋恚心沒有了,忍辱波羅蜜圓滿,最難!難行能行,難修能修,勇猛精進,才能成就。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