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2012淨土大經科註 > 0393集

【字號:  |    |  

二零一二淨土大經科註  (第三九三集)  2013/8/15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40-0393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大家跟我一起皈依三寶: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

       請看《大經科註》第六百七十八頁,第六行,第二句看起:

       「又《法事贊》曰:極樂無為涅槃界。涅槃為不生不滅,絕一切有為之相,是名無為。離一切有為造作,是名無作。」我們前面學到這個地方。接著看下面,「極樂國土舉體是一清淨句,真實智慧無為法身,故曰無為涅槃界。」這個句子在集註念老引用得很多,這個意思很深,怕我們忘掉,時時刻刻提醒我們。極樂世界,舉體就是全體,全體是一個清淨句。清淨句是什麼?是真實智慧無為法身,這兩句話完全講的是性德。本經講三個真實,真實之際、真實智慧、真實利益,三種真實都落在無為法身上,所以經上常常看到無為涅槃界這些句子。

       『無我』。「我者,具常一之體,有主宰之用」,這叫我,把我的定義說出來了。什麼是我?我具足常,常是不生不滅;一,不一不異,這個才是真正的我,有主宰之用。這個身不是我,身是剎那生滅,不是常一之體。常一,一是沒有變化,應該永遠年輕,無量壽,他不能衰老,有衰老那就不一。你看,這個世間的人,有幼年、童年、少年、青年、壯年、老年,不一樣,每個階段產生很大的變化,它不一。人是這樣子過了一輩子,常沒有,一也沒有,隨緣隨著變,隨著春夏秋冬之緣,隨著這個世間人事物質環境之緣,天天在變易,每天不一樣。從幼年到老年,要知道剎那剎那在變化,我們沒有能力把它止住。在這個裡面要深深體會到無常,無常就在我們身上,無常就在我們面前。無常是很可怕的,佛經上把它比喻作大鬼,無常大鬼,要我們時時刻刻提高警覺,把我找回來。宗門常說「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那就是我。我具足四德,常樂我淨這四德。常,不生不滅;樂,永遠沒有苦;我,做得了主,自己能做主宰;淨是清淨,身心清淨,從來沒有染污。惠能大師開悟的時候,第一句話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所以法身具足這四德,報身也具足這四德,應化身還是具足這四德,我們肉眼看不見。

       我們今天的身是業報身,隨著過去生中所造的善惡業得的這個身體、這個樣子,以及這一生苦樂的感受,沒有一樣不是果報。佛在經上給我們講兩種業力,第一種引業,引導我們這一次到人道來投生,這是引業;第二類是滿業,我們在這一生當中的享受,是富貴還是貧賤,這是屬於滿業。滿業裡面最重要的就是三種布施,財布施,你這一生擁有財富,法布施是你的聰明智慧,無畏布施是你的健康長壽。過去生中修得好,沒有吝嗇,全心全意修三種布施,你這一生當中大富大貴,真的是長命百歲。你修得的,不是偶然得來的,也不是靠什麼保養得來的,沒有這回事情。過去生中沒修,這一生遇到善友告訴你,你明白了,真肯幹,可以補,前世沒有修的,這一世把它補過來。

       我是很多次給諸位報告,我是個例子,很好的例子。你們把我的八字,如果拿到有相當高明的算命先生,你讓他看看。我上一次告訴諸位,洛杉磯有個算命算得不錯的,翁陽春居士,現在還在,還健在,算得很不錯。一九八0年代我在美國,我們認識,好像一九八三年認識的,我在美國講經,那時候每年都去。他看我的八字,這個人早就不在了,怎麼現在還活著?這出家了。看我命裡什麼都沒有,財庫空空。章嘉大師教我三種布施,我明白這個道理,隨分隨力去做,做得認真,做得歡喜。財布施,愈施愈多;聰明智慧,好像年年都在上升,提升;健康長壽,你們看到的,我的壽命,命中只有四十五歲,再過三年九十,加了一倍,這個是我們作夢也沒想到的。我們一生沒有求壽命,也沒有求富貴,我們只希望正法久住,求生淨土,其他一無所求。毛主席說得很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我這一生就幹這個事情。我們為人民服務就在自己的崗位,把自己的崗位工作做好。我們的崗位是教學,是佛陀教育。

       釋迦牟尼佛表演給我們看了,三十歲開悟,開悟之後就展開教學,七十九歲過世,講經教學整整四十九年。所以經上記載著,講經四十九年,三百餘會。三百多會就是現在講辦班,辦班三百多次。這個班活動時間長短不一定,有的大單元要講一、二年,三、四年的,講一個大單元;小的,臨時有些人向佛來請教,提幾個問題,佛也給他解答,大概幾個小時,都被記錄下來。所以我們看到很長的經文,大部經,那是大單元。《阿含經》,你們看到很短的,一百多個字的,二、三百字的,這都屬於短的;應該都是幾個人來,來提問題的,統統都解答,沒有拒絕的。這些統統被記錄下來,後人把它加以整理、分類,成為現在的《大藏經》。整理分類最好的,確實要算是《大正藏》,日本的《大正藏》,我們用起來很方便。《大正藏》的遺憾,就是裡面錯別字還是很多,它也有校勘,很用心,我們用它的時候要特別留意。

       所以佛真的是幫助人離苦得樂。一般人只重視現前的苦樂,這個錯了。我們要重視永恆的苦樂,這才是佛的真正意思。永恆的苦是六道十法界都苦,四聖法界的苦輕,六道的苦重,三途特別重,地獄是最嚴重的,時劫之長是沒有一定的。在這些境界裡頭,換句話說,沒有時空,特別是在地獄,地獄沒有時空,受苦無間,不間斷。愛因斯坦在核爆地獄,這是他附體來給我們說出來的。核爆地獄它是核子彈一個一個接著爆炸,沒有停止的,他說非常非常痛苦。人在核爆之下,整個身體都變成灰,有沒有感覺?有感覺,每一個細胞都是在攝氏幾千度的高溫,非常痛苦。他說的,地獄裡頭大概最痛苦的地獄就是核爆,人不知道。真的一再呼籲,不可以再爆發戰爭,發動戰爭的人將來跟他受一樣的罪,真是苦不堪言。他說得很好,製造核武的人,發號施令的人,起戰爭念頭的人,執行去投擲的人,統統是無間地獄。核子彈爆發死傷的那些人,那都是你的冤親債主,幾十萬人、上百萬人,你造的業可重了。唐太宗在地獄是殺人太多,那個是刀槍、是弓箭,他能殺幾個人?太有限了,還墮無間地獄。所以我們要永遠離開六道輪迴,這才叫離苦得樂;永遠離開十法界,離開十法界那個樂就跟極樂世界差不多。

       極樂世界是非常殊勝的,一切諸佛剎土都沒有辦法跟極樂世界相比,這個道理我們講得很多、講得很清楚,大家要記住。為什麼極樂世界殊勝?極樂世界是集阿彌陀佛五劫時間的參學,是集合一切諸佛剎土裡面的真善美慧而成就的。所以一切諸佛剎土裡面的美好,極樂世界統統具足,諸佛剎土裡面還有些欠缺的、不完善的地方,極樂世界沒有,它是第一。我們這一生有緣遇到,遇到要有高度的警覺心,決定不能錯過這個機會,這是世尊對我們無比的恩德,離究竟苦,得究竟樂。不信,這太可惜,不信就沒分,佛沒有辦法度他。一定要真信,一絲毫懷疑都沒有,要把這個世間看破,要把人身看破。

       下面這段文非常好,無我這幾句,我再念一遍大家聽。「我者,具常一之體,有主宰之用者。於人身體執有此,謂之人我」,執著這個身體是我,叫人我。「於法執有此,謂之法我」,執著一切法實有,叫法我。人,四大五蘊這個緣成就的;我沒有,四大五蘊變現的。四大有、五蘊有,執著這個有,這叫法我。必須要知道,人無我,法也無我。「然人身者,五蘊之假和合,無常一之我體」,所以人無我。「如《止觀七》云:以無智慧故,計言有我」,沒有智慧,迷惑,有智慧的人就看破,明瞭事實真相,我們沒有智慧,不知道事實真相,以為有我,這錯就錯在這裡,「以慧觀之」,如果真有智慧,智慧的人知道,「實無有我。我在何處?頭足支節一一諦觀,了不見我。」把身體分解,頭、四肢、身軀整個分開,哪個是我?都是我。哪有那麼多我?

       今天的量子力學家明白了,他們發現物質現象是假的不是真的,所以說了一句真話,宇宙之間根本沒有物質這個東西。正是大乘經上所說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假的,不是真的,我不是真的。念頭是我,這外國哲學家所說的「我思故我在」,我能夠思惟,我能夠想像,這個能夠思惟想像的就是我,身不是我。現在科學家也發現了,能夠思惟想像的這個也不是我,它也屬於生滅法。思惟想像沒有原因,突然起來,立刻就消失掉,跟《楞嚴經》上所說的「當處出生,隨處滅盡」,佛經上這兩句話科學家看到了,這是什麼?念頭。念頭是當處出生、隨處滅盡,速度跟物質現象一樣,都是一秒鐘一千六百兆次的生滅。一秒鐘一千六百兆次,哪一次是我?如果說都是我,那一秒鐘你已經具足一千六百兆個我,是這樣的嗎?你說是的。是的,跟你說老實話,這些全部不存在。每一個我存在的時間是一千六百兆分之一,這樣高的頻率你根本就沒有辦法掌握到,不可得。無論是物質現象、精神現象,統統不可得。

       但是現在真的知道了,物質現象是從精神現象裡面變現出來的,精神是能變,物質是所變,能變沒有了,物質根本就不存在。我們所感覺到的,完全是這些虛幻的相似相續相。我們用老式的電影來做比喻,大家容易懂。老式的電影原理是動畫,幻燈片組成的動畫,再快速度給它轉動,那個快速度也是一秒鐘只有二十四次生滅,這個幻燈片。有同學找了一捲電影的底片,找了一捲來送給我。這個東西我這裡還有把它剪成小段的,大家看方便。這是我給它剪開,二十四張,在放映機裡頭一秒鐘的時間,一秒鐘二十四張。每一張它在銀幕上投影的時候,它的時間只是二十四分之一秒,一秒鐘二十四張。我們假設把這二十四張只留一張,其他的二十三張把它抹黑,在放映機裡面看,二十四分之一秒,我們會看到什麼?會看到光一閃就沒有了,光裡面是些什麼沒看到,只看到光閃了一下,它就沒有了。我們看電視,看這個螢光幕,看出裡面有人、有動作,那是什麼?至少是十二張重疊在一起,那就是半秒,二分之一秒,我們看到光裡面的內容,看到裡面的東西。速度要超過這個,看到,看不到裡頭什麼東西,看不清楚。如果四分之一秒,我們會看到裡面好像有個人,人的面目沒看清楚,有那個影子晃一下就沒有了。二十四分之一秒是什麼都還沒看見,就知道有一個光閃了一下。我們六根的能力就如此,很差勁。

       佛菩薩為什麼知道這些事實真相,他憑什麼?他所憑藉的是定功,心地清淨,沒有雜念,根本就沒有起心動念,所以感覺非常靈敏,連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他都能捕捉到,他能看清楚那裡頭什麼東西。同樣在我們面前,他能看到,我們看不到,這是事實。我們有沒有像他一樣的能力?答案是肯定的。《華嚴經》上佛說,「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這個是屬於德,能力。我們迷失了自性,這個能力喪失掉,我們必須要在非常高度的、密集的這些生滅相,才能看到裡面的內容。如果真正看到的時候,像佛菩薩看到,那就是一切法如夢幻泡影。他看到真相了,存不存在?不存在。一切法空,一切法不可得,一切法無所有,一切法不生不滅(你說生,已經滅了,不生不滅),一切法無常,這真相全被他看到。

       好在在今天科學發達,能夠把物質現象拆穿,精神現象了解一部分,沒有完全拆穿。念頭從哪裡來的,他不知道,找不到,找不到理由,只發現什麼?它突然來的,立刻就消失,看到這個事實真相。這種現象,佛經上講的,念頭有來由,從業相來的。業相就是高頻率,高頻率從哪來的?從一念不覺,一念不覺沒有原因、沒有理由。我相信,像目前科學這樣快速的發展,也許二、三十年,我相信不會超過五十年,阿賴耶的三細相統統被他看到,業相、轉相、境界相。再深一層,深一層就是見到法性,科學家做得到做不到?做不到,這佛在經上說了。為什麼做不到?第六意識的能力就到此為止,科學家用第六意識,不是用自性。禪定的功夫是用性,禪定到極處能發神通,能現三昧,三昧就是禪定,能開智慧,所以一切通達明瞭,比科學家知道得更詳細。科學家只看到它的現象,自然的現象,不知道它的道理。禪定能夠看透,看到這些現象本來面目,不需要藉外面的科學技術,用內功你就能真正看到。

       所以佛在大乘經上告訴我們,宇宙這些祕密,八地以上全看見,這個定功的境界我們不能想像,叫不可思議。《華嚴經》上告訴我們,菩薩從初信位到妙覺,妙覺是佛,一共五十二個階級。五十二個階級怎麼分的?從禪定功夫上分的,一個比一個高。離苦得樂,只要這五十一個,包括佛,五十二個階級,你到第十一個階級就離苦得樂。到第七個階級,十信,七信就脫離六道輪迴,十信就脫離十法界,離究竟苦,得究竟樂,這是大乘佛法。小乘佛法是七信,七信就是阿羅漢,六道輪迴沒有了,他住在四聖法界。六道外面有聲聞、緣覺、菩薩、佛,這四聖法界,這是如來的淨土,也是自己的淨土。六道是自己的穢土,這個裡頭有嚴重的染污。

       我們今天聽到染污,我們的概念很深。我告訴諸位,三十年前講染污,一般人概念沒有,說染污的人不多,很少,大多數人茫然無知,都以為很乾淨。我跟諸位說過,三十年前,一九七七年我第一次到香港講經,在香港住四個月。講經都在晚上,那個時候晚上講兩個小時,前面兩個月有翻譯,翻成廣東話。後面兩個月沒有翻譯,聽眾告訴我:法師,你講經我們聽得懂。我說:你說話我也能聽懂。我們各說各的確實能聽懂,不需要翻譯,進步很快。白天他們帶著我去玩,所以香港拐拐角角我都去玩過,住在香港的人沒有去的地方我都去過,有人陪著我,白天沒有事情。講《楞嚴》,我在台中學《楞嚴》的,《楞嚴經》好像我也講過好幾遍,不需要準備。走到哪裡吃到哪裡,小攤子是坐下來也吃吃,小吃,沒有說哪裡髒、染污,沒有這個念頭。那現在,現在不敢吃了。這三十年變化多大,氣候反常,三十年前的香港氣候是正常的。

       我在這裡住四個月,正是方老師覺得身體不舒服。我到香港來的前三天去看他,向他老人家辭行,第一次離開台灣,香港是英國人管理的,等於說是出國去講經。老師告訴我,他身體還可以,感覺到累,以前沒有感覺到有累的這個感覺,現在有累。最後到醫院檢查,我在香港,檢查說是癌症。他到底是個真正哲學家,對生死看得很淡,所以他沒有太大的痛苦。我四個月講經圓滿,他離開人世了,在我圓滿前三天。我三天圓滿,回到台灣參加他的告別式,跟他的家人全都見面了。他的小孩,我跟方老師的時候,那一年我二十六歲,他的小孩到美國去讀書,同一年。他的大兒子二十三歲,他小我三歲,住在美國就沒有再回來,變成華裔的美國人,住在舊金山。去年到這個地方來,他來看我。我是很歡迎他回來,但是他已經在那邊住成習慣了。還有兩個弟弟在紐約,他今年八十五,小我三歲。

       光陰過得非常快,整個世界起了變化。我在美國那些年,一九八0年代、一九九0年代,美國很不錯,可以說最興旺的時代,我離開之後美國就走下坡。二00五年,我最後一次訪問美國,那個時候是布希總統邀請,在首都DC我們見了一次面,以後我就再沒去了。所以今天混亂、災難是全球性的,不是某一個地區。能不能化解?答案是肯定的。佛經上說得好,「一切法從心想生」,只要我們的念頭改變,就像美國布萊登博士所說的,地球上的居民真正能夠棄惡揚善、改邪歸正、端正心念,災難就化解了,社會風氣可以恢復正常。我在美國那個時候,美國的社會民主自由,我們到達,接我們的人可以到飛機門口來接我們,替我們拿行李;離開,送我們,他們也送到飛機裡面,讓我們坐下來,東西放上去之後,他們才離開。二00五年去的時候就不一樣,檢查、搜身,這很痛苦。布希總統邀請我,那一天有參議員開會,會場進去,會場門口如臨大敵,我看到拿著衝鋒槍、機關槍的有三、四十個人,那就像打仗一樣的。我很清楚,我那天身上連手錶鋼筆都不放,什麼東西都沒有,所以一進去就沒有檢查。別人,皮帶要拿下來,要脫鞋子,穿皮鞋,我穿的布鞋。這哪裡像是一個大國?這不是太平盛世,如臨大敵。機場檢查也特別嚴格,跟我過去在美國住的完全不一樣。他們叫我再回美國,我說這個地方我不住,十年前還可以,現在整個社會亂了,我就不想再去了。

       愈到晚年,愈感恩老師!學佛好,老師告訴我「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念念不忘。我這一生真的是人生最高的享受,雖然一無所有,幸福、快樂、自在,這就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每天讀自己喜歡讀的書,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你說你多快樂,不受絲毫限制。於一切世法隨緣,隨緣得自在。有緣,我們全心全力幫助別人;沒有緣,要好好幫助自己,自他一體。眾生迷,愈迷愈深,深不可拔。這個理跟事我們都清楚、都明白,他造的業他自己要承當,他自己要受報,報完之後他會覺悟,不在這一世。佛菩薩幫助眾生生生世世,沒有終止的,這叫慈悲。

       《止觀》裡面說得好,讓我們從方方面面去觀察,看出什麼?看出無我。下面舉的「《原人論》」,《原人論》我們這裡有個簡單介紹,是華嚴宗第五代的祖師宗密大師,清涼大師的學生,他作的。不是很長,它只有一卷,內容是「窮考人趣之生起者」。這裡面探討一個問題,人從哪來的,為什麼會有人,就這一個題目做成一本書,這是屬於科學。佛經裡面真的有最高的科學,有最高的哲學。你看這個裡頭寫的,我們能理解。「又《原人論》曰:形骸之色」,這就是我們的肉體,物質現象。「思慮之心」,這是精神,八識五十一心所。這個形骸是我們的身體五臟六腑,外面眼耳鼻舌身,「從無始來,因緣力故」,無始劫來,生生世世,因緣力故,現在我們對於這一句話比較有一個清楚的概念,無論是色身,無論是思慮、念頭,全都是因緣所生,因緣所生的現象是「念念生滅」。這個念念生滅就是彌勒菩薩所說的一秒鐘有一千六百兆次的生滅,這樣微細。這念是什麼個意思?念是念頭。一個念頭多長的時間,我們無法想像。一秒鐘呢?行了,一秒鐘看得很清楚。一秒鐘有一千六百兆個念頭,念念生滅,前念滅了後念生,念念不停的生滅。但是這個地方一定要知道,前念不是後念,它不是相續相,是什麼相?相似相續相。相續相,前念跟後念是一樣的,沒有改變,這叫相續。它前一念跟後一念不一樣,相似,不完全一樣,所以每一個念頭是獨立的。這樣「相續無窮」,就像我們在電影銀幕上所看到的現象,相續無窮。銀幕上放個電影大概兩個小時,一個半小時、兩個小時,相續。我們這個生命的現象是相續無窮,永遠沒有終止的,無始劫以來到今天,往後還得相續下去。什麼時候能解脫?什麼時候你覺悟就解脫;你沒有覺悟,就永遠相續無窮。覺悟了怎麼樣?覺悟,這個念頭就終止,不再相續,那叫定,那叫大定。不相續,六道就不見了,六道裡頭的相續相斷了。什麼人斷了?證得阿羅漢果的人斷了,斷見思煩惱。見思煩惱是六道的因,有見思煩惱,這個相續就是六道輪迴。見思煩惱斷盡,六道輪迴不見了,沒有了。沒有,什麼境界現前?還是相續無窮,四聖法界,不是真的。六道是假的,四聖法界也不是真的,必須再放下塵沙煩惱、再放下無明煩惱,四聖法界沒有了。

       我們曉得無始無明是十法界的因,這個東西斷了,十法界不見了,一場夢,出現什麼?出現實報莊嚴土,實報莊嚴土又叫做一真法界,這個出現了。這個出現也是一個相續相,但是相續相它有時間性,三個阿僧祇劫。三個阿僧祇劫之後,他徹底覺悟了,回歸常寂光,這種相續相就斷盡,這叫究竟涅槃,離究竟苦,得究竟樂。佛幫助我們要達到這個境界,我們畢業了。沒有到這個境界,佛不捨我們,佛氏門中不捨一人。佛菩薩慈悲到極處,為什麼?佛菩薩看我們是同體、是一體。我們跟佛菩薩是劃分,分別執著,佛菩薩沒有分別執著,這是我們應該學的。我們如何真正像方老師一樣,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一體觀就享受,有分別、有執著達不到。

       所以我在斯里蘭卡跟總統講,總統是虔誠的佛教徒,他們雖然學小乘,這總統很聰明、很有智慧,我說我們要把心量拓開,要把世尊傳下來的佛法完全復興起來,不只是一宗一派。小乘的上座部、大眾部,我們把它復興起來;大乘裡頭有顯教、有密教,在中國大乘有八個宗,全部恢復起來。他非常贊成,而且告訴我,就在斯里蘭卡做,去年十一月我去訪問的時候。今年六月,佛教大學就動土奠基,我參加這個儀式。這個學校的名稱,中文的名稱叫「龍喜」。龍是龍樹菩薩,為什麼要用龍樹菩薩?龍樹菩薩代表世尊全部的佛教,無論是顯是密、是宗門教下、是大乘小乘,龍樹菩薩全通。在中國大乘八個宗派,都承認龍樹是我們的祖師,所以說龍樹是八宗共祖,共同的祖師。龍樹代表圓滿的佛教承傳,喜是歡喜。古時候,古印度那爛陀大學,玄奘大師在印度求學就住在那裡。那爛陀,爛陀就是龍的意思,它意思裡頭有龍喜的意思。斯里蘭卡建立佛教大學用這個名稱,淵源是從那爛陀來的,意思非常好。預定兩年完工,完工就準備招生開學。現在已經預約教授有一百六十多人,希望這些教授要加緊做充分的準備,兩年的準備,開學的時候他們就能夠開課。這是第一個大學,佛教大學,為全世界佛教培養師資,弘護的師資,弘法跟護法。這個學校將來居士也可以參加,也可以報名來學習,弘護一體,四眾弟子全收,在家男眾女眾、出家男眾女眾。除這個之外,我們還希望能建一個宗教大學。宗教大學的宗旨是團結全世界的宗教,每個宗教設一個學院,將來都是同學、都是一家人,只是念的院系不一樣。經典,互相學習,把經典裡面的矛盾化解,就永遠不會再有宗教衝突這樣的事情發生。宗教都是救世的,宗教都是愛人的,把神聖的愛、把上帝的愛發揚光大。希望宗教帶動社會,讓社會有永續的和諧,人類有幸福美滿的生活,這是宗教大學的使命。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這兩個學校落成開幕。

       除這兩個學校之外,我心裡還想到,我們還要建一個活動中心,全世界宗教徒的活動中心。用什麼方式來建?用飯店。這個飯店裡面有會議廳,能夠容納一千人的會議廳,至少有一個大的會議廳容納一千人,另外有幾個小的會議廳,容納幾百人的,一、二百人的,做為專題研究討論的場所。酒店有住的地方,吃住統統照顧到,選擇風景好的地方來建立。這個總統都高興。這兩個學校、一個活動中心,活動中心我給它起個名字,「阿彌陀佛大飯店」。這個裡面預定有四百個房間,是兩棟建築物,一棟裡頭有二百個房間,可以住四百人。它的建築是六層樓,在老首都,舊首都康堤。這個地方是熱帶,但是是高原,康堤的海拔是一千公尺。所以熱帶在山頂上氣候就非常好,在那個地方常年我們穿衣服裡面都要穿長袖,氣候涼爽,四季常春。這是個活動中心,可以辦專題的講座,便利於社會不同的團體、不同的職業,擷取佛法裡面的精華跟大家做報告,如何能把佛陀的教育落實在我們的生活、工作、處事待人接物,像斯里蘭卡一樣。

       斯里蘭卡是全做到了,完全落實了,真正佛教的國家。它不是口頭說的,它全做到,特別是出家人,在斯里蘭卡是大家最好的榜樣。出家人離開自己的寺廟,要走到外面,他的威儀不能有一點過失。為什麼?全國老百姓都是佛教徒,都知道,你做得不如法,他們會請你站住,把你袈裟脫下來,你不夠資格做出家人,你還俗去,受整個社會的監督。你在寺廟裡面,這出家人,進去的人不多;你在外面,所謂是「十目所視,十手所指」,所以這個社會監督的力量非常大,你不能不持戒,不能不守法。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出家人那麼好,它有原因的。所以斯里蘭卡用佛教治理國家,成績非常可觀,而且二千三百年沒有改變,這非常了不起,保持佛陀在世那個樣子,還能看到。只是現在這個地區開了現代化的馬路、高速公路,也不是很多,有現代化的車輛、交通工具,其他的方面變化不大。人民非常守舊,知足常樂,沒有競爭心,社會一片祥和,每個人從早到晚隨時隨地你都看他滿面笑容,幸福快樂,難得!

       每一個寺廟就是學校,星期日這一天的上午斯里蘭卡的人民都接受佛陀教育,到附近寺廟裡面去學習,有法師在那裡講經教學。平時學校裡面,老師學生全是佛教徒,所以教室,每個教室都供佛像,都有個小佛龕,供香、供燈、供花、供水果、供水。上課之前老師帶領學生拜佛,拜完佛再上課;下課之前亦如是,拜完佛才離開。學生上學要拜父母,離開家的時候,上學離開家要拜父母,都是要跪拜,行接足禮,手摸到父母的腳。它成了一種風氣,養成一種習慣,全國都如是。對佛陀、對父母、對長輩的尊敬,在今天這個世界上看不到了,沒有想到在斯里蘭卡這個地區他們做到了。所以佛教的學校、宗教的學校設在這個地方是恰當的,能夠言行一致,教學相長。教室裡面所學的,離開教室你看到了,這個社會上人都是這樣做法的,這個不是假的。

       我們接著再看《原人論》裡面這些話,底下舉比喻,「念念生滅,相續無窮,如水涓涓(前浪去而後浪來)」,中國人有一句話說長江後浪推前浪。「如燈焰焰」,點蠟燭、點油燈,你看這個火焰,也是一個接一個,舊的滅了,新的就生了。「身心假合,似一似常」。這是真的,我們的身是四大五蘊假合的,心是受想行識假合的,身是地水火風假合的,好像是一體,好像是常。實際呢?「實則剎那之際生滅無窮」,這個括弧上的話,這不是原文,這是黃念老解釋的,這是現代的科學。剎那之際是說的什麼?就是一秒鐘一千六百兆的生滅,這叫剎那。生滅無窮,前念滅後念生,記住,也是似一似常,不是真的,真的一,真的常,不是。「凡愚不覺」,凡夫愚痴,沒有覺悟到,根本就不知道事實真相,「執之為我」,執著地水火風假合的身體這是我的身體,起心動念那是我的心,這就錯了。「寶此我故,即起貪瞋痴等三毒」。這是我,執著是我,人生最寶貴的那就是我,遇到大災大難,什麼東西都能捨,要保住這個身,不知道身是假的,這叫迷。迷了,迷的根源就是我執。所以佛法的修持,第一個,第一樁大事情,佛就是教我們把身看破,這不是我。真正能看破,那就是大乘初信位的菩薩、小乘初果須陀洹,你就入門,你是真正的佛弟子,你不再執著我,你曉得是假的,這不是我。我實在講,我在哪裡?法身有我,般若有我,解脫有我,叫三德祕藏,這三德裡頭有常樂我淨四德。煩惱裡頭沒有我,分別執著裡頭沒有我,這一定要懂。

       所以小乘,小乘的基礎好,證初果必須把五種見惑斷掉。五種見惑裡頭,頭一條就是我,我執。知道真正無我,不再執著身是我(我這個身體),也不再執著起心動念是我的心,知道這個全是誤會,是假的,搞錯了。它不是我的本體,它是我從本體所起的作用,賓主要認識清楚,不能夠喧賓奪主。我們迷得太深、迷得太久,不容易斷,怎麼辦?世尊說法四十九年,要懂得他用意在哪裡,就是要求我們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一遍一遍的薰,千遍、萬遍,我們就明白,覺悟過來了。覺悟過來就真正肯放下,肯放下,智慧現前。真我在智慧裡頭,般若裡頭有真我,常樂我淨。真我做主,假我辦事,這就完全對了。現在我們是假我做主,真我不見了,苦難就從這來的,這是一切苦難的根源,不知道有真我。真我就是真心,真心是性德、是自性,那是永恆不變的、不生不滅的。假我是妄念,妄念是剎那剎那生滅,千變萬化,它會變,真我不會變。貪瞋痴不是我,三毒煩惱。

       「三毒擊意」,三毒影響到意根,意根,第六意識,第六意識就「發動身口,造一切業」。你怎麼造業的,這說出來了,為什麼會造業?你有自私自利,這是根。從自私自利裡頭,你就有據為己有的念頭,你想佔有它。這身不是自己,想佔有它,起心動念不是自己的心,也想佔有它,以為這是我的身,以為這是我的心。這個東西是煩惱罪藪,它有欲望,你要滿足它的欲望就造無量罪業。它貪戀,它要擁有,你得想盡方法去滿足它,貪圖財色名利,貪圖五欲六塵。我們舉個最明顯的例子,飲食,滿足舌根的欲望。知道味道是舌,嚥到喉嚨就不知道了,再美的味滿足什麼?滿足舌頭的欲望,造無量無邊的罪業。殺生吃肉,滿足它,為三寸不爛之舌造無量無邊的殺業,果報在地獄。覺悟的人自己做主,舌不能做主,你那些貪圖統統把它戒除。身,為了滿足身貪欲,要做種種衣服,名貴的服裝;自己能做主,粗布可以禦寒就行了。所以出家人三衣一缽,欲望不能再做主,貪瞋痴都做不了主。凡夫是貪瞋痴慢做主宰,這個事情麻煩可就大了。貪瞋痴它所造的業統統是地獄業,為什麼要隨順它?它是三毒煩惱,根本煩惱,不隨順它就不造一切惡業。

       「再言法者」。這前面講的身心要認識清楚。一切法,法是身外所有一切現象:物質現象、精神現象、自然現象,總的代名詞叫法。一切法,「總為因緣所生」。因緣生法,佛講四種緣,親因緣、所緣緣、增上緣,緣生的,不是真的。四緣生法,親因、所緣、無間、增上,四緣生法。「亦無常一之我體」,它也是無常無一,常是永恆不變,一是沒有變化,它剎那剎那在變化,跟我們身體沒有兩樣,假的,所以法無我。「《大乘義章二》曰:法無性實(一切法皆無實性)」,緣生之法,所以法無我。「故《十地經論》曰:無我智有二種,我空法空」。當體即空,了不可得。所以這一句,我們要常常想到彌勒菩薩的教誨,宇宙之間無論是人是法,它們的發生全都是在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裡頭產生的。那個親因是什麼?為什麼會有我?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法?親因是法性。法性怎麼樣?法性在一念不覺變成阿賴耶,法性就變成阿賴耶的種子。法性是真常,不生不滅,永遠不變,但是它要變成阿賴耶識裡頭的種子,那就是無常,那就是不一。阿賴耶的種子念念相續,記住,相似相續,能生萬法,它是能變。法性是能生,阿賴耶能變。

       如果純粹是法性,它所生的是實報土,實報莊嚴土;跟阿賴耶合在一起,它就變十法界。十法界依正莊嚴,一切萬法是唯識所變,一真法界是唯心所現,不一樣。心現的是法性,識變的是唯識。識就麻煩了,識是迷,它不是智慧,智慧變成常識、變成煩惱,德能變成造業,果報,清淨莊嚴的淨土變成十法界、變成六道、變成三途,這是事實真相。誰變的?全是自己,與外人毫不相關。換句話說,無一不是自作自受,你要是怪罪別人,你的過失可就大了。別人有找你麻煩的,有毀謗你的,有障礙你的,有陷害你的,還是自作自受。他為什麼不毀謗別人,他為什麼不障礙別人,為什麼不陷害別人,他要來找我?我造的有這個罪業。今天他加於我的,是我受這個報,受這個報要歡歡喜喜,要接受。為什麼?就報掉,過去造作的罪業就報掉,好事,不怨天不尤人。如果我還要記住,他毀謗我,我要報復他,那又麻煩大了,這個是冤冤相報生生世世沒完沒了,這就大錯特錯。

       古大德教我們「冤家宜解不宜結」,這個話說得非常有道理。我們到這個世間來幹什麼的?化解冤結的,這就對了。他跟我結,我不跟他結,這個結就結不起來;必須雙方面敵對,這個結就成就了。他打我一拳,我退後,打不起來。吵架,兩個人都不服,就吵起來。對打,兩個不服,就打起來;一個懂得忍讓,打不起來。打人的人,打他一拳不還手,再打一拳還不還手,第三拳就打不下去,這個時候是打對還是不打對,他就產生問題了,永遠不還手,到最後怎麼辦?兩個人對打,愈打愈熱鬧,沒完沒了。罵不還口,罵了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罵累了他就不罵了,永遠不還口。罵不還口,打不還手,這是佛教導我們的方法,化解怨恨。

       我在小時候也不是讓人的人,念初中三年級,被一個同學感化了。這個同學年齡大概大我一、二歲,抗戰勝利之後我在南京第一中學念書,他跟我同班,不同組。好像那個時候我們這一班有三個組,甲乙丙三個組,不同組,同年級不同組。很有耐心,能忍辱,我欺負他,處處批評他,給他難堪;他對我呢?是佩服、尊敬、讚歎。我是兩個學期,就是一年,整整一年我才真正向他道歉,過去做過很多對不起你的事情。他寬宏大量,能包容,我在這裡學會忍辱波羅蜜。真正有天良的人,哪有不受感化的道理?縱然是極其劣根性,極惡的人,遇到菩薩,這一生他不會受感化,還有來生,菩薩生生世世跟著他,一定他會回頭,為什麼?本性本善,沒有不回頭的道理。

       下面,「《十地經論》曰:無我智有二種,我空法空」。又《金剛經》有一句經文,「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所以日常生活當中,真正想學,會遇到善知識。我那個同學他姓白,名字叫白振寰,離開學校之後,以後我就再找不到他了。我到學校還問一些老同學,他們知道這個人,但是不知道到哪去了,這麼多年來沒有聯繫。跟我聯繫最多的,不但是同班同學,我們兩個坐一張桌子的,以後他做南京一中的校長,做了不少年,關長全關校長。我們坐一張桌子、坐一個板凳,他小我二、三歲。姓白的這個同學,大概大我一、二歲,我很懷念他,我一生感恩他,不是他那一年幫助我,我那個貢高我慢回不了頭。他對我有非常大的幫助,我學佛能有一點成就,靠這個。我喜歡布施,我能忍辱,我不會怪罪任何一個對我過不去的人,不會,我總是以愛心關懷對他,決定沒有惡念。這個是我在佛法裡面能得到一點教誨基本的條件,人不能忍不會成就。我在台中十年,李老師對我的評語,說我六波羅蜜裡頭有兩條:布施、忍辱。我也承認,這兩條是一般同學都比不上我。有這兩條才能夠廣結善緣,才能夠融合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宗教,我們希望對世界和平能有一點幫助。那要是問這個根源,我這個白同學對我最初的啟發,這個力量非常大。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