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2012淨土大經科註 > 0389集

【字號:  |    |  

二零一二淨土大經科註  (第三八九集)  2013/8/11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40-0389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大家跟我一起皈依三寶: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

       請看《大經科註》第六百七十五頁,從第五行看起,科題,「水演法音」。請看經文:

       【微瀾徐迴。轉相灌注。波揚無量微妙音聲。或聞佛法僧聲。波羅蜜聲。止息寂靜聲。無生無滅聲。十力無畏聲。或聞無性無作無我聲。大慈大悲喜捨聲。甘露灌頂受位聲。】

       我們看念老的註解,「右段」,右面這一段經文,說明這一品經裡面,「水演妙法。廣演無情說法之妙諦」,演有說明的意思,有表演的意思,表演是水,看水,這不可思議的,說明是世尊為我們介紹、為我們講解。無情說法,水是礦物,它沒有分別執著,分別執著是情,叫情執,水沒有。但是它能說法,能夠恆順眾生,眾生喜歡聽什麼,它就能說什麼,流水發出聲音,聲音聽到佛法。「以成熟極樂眾生之善根」,說法的目的是幫助往生到極樂世界的這些眾生善根快快成熟,善根成熟就成佛了,這個是說法的目的,為什麼要說法。這一樁事情我們就知道是阿彌陀佛變化所作,極樂世界一一法都是阿彌陀佛變化,眾生的念頭感應,真的是想什麼,阿彌陀佛就來應什麼,感應道交,不可思議。

       『微瀾』,「水生細紋曰波」,波浪,「大波曰瀾」。現在經裡面說「微瀾」,微瀾是小波。『徐迴』,徐是緩慢,迴是迴轉,「迴流」,這個水像圓形的這個樣子,這是迴流。我們地球也是如此,地球海洋裡面的水它是迴流。過去這些航海家知道,乘著水流的方向用帆船,他能夠達到他的目的地。如果不懂得這個海洋的流向,那你就無法行動。池塘裡面也有迴流,大概不大,因為它面積小。愈是大的池塘,像西方極樂世界池塘,面積十由旬、二十由旬。一由旬,算最小的,這四十里,那麼十由旬就四百里,二十由旬就八百里。中國洞庭湖,過去說八百里的洞庭,你在那個裡面像海一樣,因為我們的能見(眼睛能見到)的邊緣是三十里,三十里外面,地球是圓的,就見不到了。所以跟海上所見沒有兩樣,只是海上的浪大,比湖的浪大。

       「水波徐緩往復,互相激盪,輾轉生波」,這是說水裡面波浪的形成。這種現象我們能理解,因為在我們地球上可以看見。「故云轉相灌注」。「水波相擊」,最明顯的是瀑布,不管是大小,瀑布都有聲音。瀑布的形成,是水源在上面往下流,下面可能是河流、可能是小溪,水從上面流下來,有音聲。「發微妙悅耳之聲」。我們這個世間,小溪流水,小的瀑布,聲音也很好聽。「其聲之種類無量,微妙亦無量,故曰波揚無量微妙音聲。所言無量微妙者,以能廣說無量妙法」,妙在此地。這個是我們這個世界上沒有的,他方世界也很少聽說。音聲在說法,能幫助一切眾生開悟,功德就在此地。

       下面為我們介紹,『佛法僧聲』。「佛法僧者,三寶」,稱揚三寶,讚歎三寶。「《小本》曰:聞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對三寶生起恭敬心、仰慕的心,從恭敬仰慕就會生學習的心,向他們學習,學佛的覺,學法的正知正見,學僧的清淨慈悲,這念佛、念法、念僧。『波羅蜜』是梵語,翻成中國意思是「到彼岸」。古時候有翻為到家,中國有個術語,事情做得很圓滿了就叫到家,功夫到家了,印度稱之為波羅蜜,所以到彼岸,到家的意思。或翻成「度無極」,這個意思深一層。「簡曰度」,簡單的說,就說度。「或事究竟」,一樁事情做到究竟圓滿,印度人叫波羅蜜。所以波羅蜜含義很廣。

       「以菩薩之大行,能究竟一切自行與化他之事。故名事究竟」。這些菩薩,這個地方講的大行,說明他不是普通菩薩,法身菩薩。法身菩薩自行是念念不離薩婆若海,也就是念念不離正等正覺,或者是大乘經裡頭常說的一切種智,如來果地上證得的。二乘,聲聞跟緣覺,他們證得的是一切智,菩薩證得的是道種智,佛所證得的是一切種智。一切種智,梵語稱為薩婆若。那個海是形容,智慧無窮無盡沒有邊際,形容智慧,用海來形容它。大行菩薩是法身大士,也就是實報土裡面的菩薩,住在實報土,有四十一個階級,這是大行菩薩。從圓教初住起到等覺,包括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就是四十個位次,再加等覺,四十一個位次。所以說四十一位法身大士住報土,報土就是實報莊嚴土。他們在這個地方提升自己的階位,從初住提升到二住,二住提升到三住,經歷四十一個位次,到等覺,等覺再提升就成佛了。成佛,不住在實報土,成佛住在常寂光,四土裡頭常寂光淨土。

       常寂光裡頭沒有形相,一片光明。這個光明的相我們看不到,它在哪裡?無處不在,無時不在,沒有一法離開常寂光。常寂光是一切法的本體,我們六根都緣不到,末那的見分、阿賴耶的見分也緣不到。緣不到,所以稱它作空,自性空寂。它沒有任何現象,有現象的我們才能緣得到,沒有現象的緣不到,想也想不到。它不是物質現象,不是精神現象,也不是自然現象,它確實存在。淨宗稱它作常寂光,很有道理。常,永恆不變,不生不滅,這叫常。一切萬法都是生滅法,它不生不滅,它是自性,它是本體。整個宇宙,在佛法講十法界依正莊嚴,全是它變現出來的。怎麼變現出來的?這個說不出來,無論是理、是事都沒辦法說出來。佛陀教學,關於這些事情,說不出來,勉強說。勉強說只能說個相似,沒有辦法說得跟事實真相一樣,那說不出來的,佛也說不出來。佛最後告訴人,「唯證方知」,唯有你自己親證,你就知道了。

       那到什麼時候才能親證?經上也說了,八地以上,你在實報土,法身四十一個位次裡,證到八地以上,你就知道了。八地距離妙覺如來五個位次,你看八地、九地、十地、等覺、妙覺,妙覺就圓滿了,妙覺是佛,等覺還是菩薩,最高階層五個位次。他們對於諸法實相,特別是自性,自性的真相是什麼,這個時候知道了。完全用定功,定功到究竟圓滿,是自性本定。惠能大師開悟的時候告訴我們,「何期自性,本無動搖」,那就是自性本定。初住菩薩知道,沒有證得,真正證得是八地以上,所以他們有能力。真正達到究竟一切自行,這就是證得妙覺果位,真正得到無上正等正覺。無上正等正覺只有一個位次,妙覺,正等正覺的位次多了,四十一個位次都是正等正覺。這是自度、自行。

       化他,看眾生的根性應機施教。菩薩的心平等,但是眾生的根性不平等。菩薩平等施,眾生得益不一樣。佛經上有兩句話形容這樁事情,「佛以一音而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佛說法是平等的,眾生聽的,每一個人體會、領會的不一樣,心清淨、心真誠領悟得深,心浮躁領悟得淺,不一樣的。這個道理我們明白,我們在學校上課,一個班上有幾十個學生,一個老師在上面講課,學生在下面聽課,領悟不相同。有人真懂了,有人還有聽不懂的,聽不懂再發問,老師還特別給他解釋,所以程度不一樣。同一個班級考試,你看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不一樣,沒辦法個個都第一,說明眾生根性千差萬別。這些法身菩薩幫助他們,現相、說法也是千差萬別,應以什麼身得度就現什麼身,所現的是應化身,時間長的是應身,時間短的是化身。化身也非常了不起。

       我們看《虛雲老和尚年譜》裡頭記載,虛老和尚四十多歲的時候發心朝五台山,以朝山的功德迴向他的父母,他父母過世了。從普陀到五台,三步一拜,這樣朝山,走了三年多,三步一拜你說一天能走幾里路?三年多才到五台。在當中生過兩次病,生病的時候都是在曠野,走的山路沒有人家,這個時候病倒了怎麼辦?就很巧,碰到一個要飯的救了他,兩次生病的時候都是這個叫化子救他,兩次時間加起來一個多月。那個叫化子是誰?文殊菩薩,文殊菩薩現一個討飯、叫化子的身分去度他。虛老和尚在那個地方看到叫化子,他不會懷疑。為什麼?叫化子是居無定所的,到處遊蕩的。討飯來餵他,在山上找一些草藥來幫他治病。他病好了,能再拜山,叫化子就走了。第二次生病又遇到他。第一次跟第二次距離的時間是一個多月,不長,應該是第一次的病還沒有完全好清楚,他很感謝這個叫化子,不必照顧,他慢慢的拜,一個多月的時候又發了。可見得菩薩應化身,那是化身,化身也能夠跟他住十幾、二十天,化身,這個時間長。

       有人見到佛菩薩的時間很短,幾分鐘、十幾分鐘。我在台灣,遇到周邦道老居士的夫人,她過去住在南京,遇到一樁怪事情。那抗戰剛剛勝利,我們學校解散了,復員,各人都回各人家鄉。周先生是我們的校長,他的夫人,我們稱師母,人非常慈悲,我們同學對於這個校長跟夫人就看作父母一樣,在戰爭苦難當中,他照顧我們無微不至。那個時候學校就是一個家庭,學生有一千多人,沒有一個同學對老師不感恩的。比父母照顧得周到,校長大公無私,對於學生的愛護超過他自己兒女,這我們受感動,這一生遇到這樣的好人。師母告訴我們,她住在南京那段時期,有一個出家人到她家來化緣。那個時候她不信佛,沒有宗教信仰。她問他從哪來的?這個出家人說他從九華山來的。問他來幹什麼?化緣。你要什麼?五斤香油。不多,五斤香油,她沒給他。沒給他,這和尚就走了。

       走了之後,她覺得怪事。為什麼?她住的那個房子是四合院,是三套四合院,那就房子很大,每一棟房子前後都有院子,外面是大門,沒人開門,他怎麼進來的?她家我去過,南京的家我去過,大門裡面有庭院,很多樹,種了很多樹,裡面是二門,進去時候才是客廳,客廳後面才是住屋,很大的房子。他怎麼進來的?人走了,門還是關到的,他怎麼出去的?怎麼找也都找不到了。這樁事情她常常放在心上,到台中遇到李老師,把這個事情跟李老師報告。李老師說,那是地藏菩薩。她後悔得不得了。地藏菩薩現身到她家化緣。從此以後,她天天供養地藏菩薩,念《地藏經》,非常有感應。她的大悲咒在台中出名的,能治百病。那是什麼?真正大悲心的感應,不是別的。這一杯水是幾千遍大悲咒的加持,念的人真誠恭敬,產生不思議的效果,原因在此地。

       師母告訴我,這個法師在她家停留的時間大概十幾分鐘,不到二十分鐘,這個化身時間短。文殊菩薩化身做乞丐,照顧虛老和尚,時間長,跟他在一起住十幾天。從這個地方我們就能知道,他度眾生,化他之事,有這個能力。這個叫事究竟,他這個事做得很圓滿。地藏菩薩化身跟周師母見面,這是給她種善根,她這一生當中沒有遇到佛法,過去生中跟菩薩有緣,菩薩做這個示現。她到台灣去,遇到李老師,聽李老師講經教學,緣成熟了。她往生的時候,火化有三百多顆舍利。在家人有這麼多舍利,而且這舍利非常好,很少有。這是我們親眼看到的。人非常慈悲。我們學校同學,那個時候,同學真的感情好,為什麼?住在一起,一個大家庭,同學都是兄弟姐妹,大的同學會照顧小同學,老師、校長就跟父母一樣,真誠和睦相處。如果沒有戰爭的話就沒有這個學校,這個學校所收的,流亡學生,父母都不在身邊,沒人照顧的,國家收養來照顧。抗戰勝利之後,跟自己家鄉聯繫,家裡有人,還有父母、親戚,你就可以回去。

       「乘此大行能由生死之此岸,到涅槃之彼岸,故名到彼岸」,了生死,出三界,證涅槃,這叫到彼岸。「因此大行能度諸法之廣遠,故名度無極」。這個大乘法能普度一切眾生,緣成熟的,佛一定幫助他證果,諸位要知道,往生極樂世界等於證果,這個功德不可思議;沒有成熟的,幫助他提升;已經有善根的,幫助他增長;沒有善根的,幫助他種善根,普度,佛氏門中不捨一人。不學佛的,反對學的,反對佛法的,這沒有善根,怎麼辦?給他種善根。種善根,讓他見到佛像,聽到佛的音聲,這三寶的音聲,見到三寶的形相,他就種善根了。這一生不能成熟,來生後世。阿賴耶裡頭這個種子叫金剛種子,永遠不壞。普度。我們念佛,念出聲音很好,為什麼?旁邊有人聽見,聽見,佛的種子種在他阿賴耶識裡面去了。

       出家人雖然不好,做很多不如法的事情,但是他的形相叫人一看,就動個念頭,動什麼?這佛,這個佛的善根就在他阿賴耶識裡頭。如果出家人能行出家事,那個功德多大,由此可知。然後我們聽到讚歎三寶,讚歎出家人,那個讚歎是真的不是假的。出家人能夠真正好好的學習,縱然不能證果,不求往生,來生多半是大富大貴。從哪裡修?從佛門當中修的。不是在佛門裡面你修的這個善沒有那麼大。佛門裡頭,無論是善是惡,都是大善大惡。大惡裡頭他也有善,為什麼?給許許多多人種下佛的種子,這是善。這個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是他有善的果報。他還有惡的習氣,但是他有大富大貴,那變成什麼?經上都說的,修羅、羅剎。修羅、羅剎都是大富大貴,脾氣很大,沒有德行,喜歡鬥爭,與他愛好相違背的他就會殺生,他會殺人。會障礙一切,因為他嫉妒心很重,障礙別人行善,他造這些業。修羅、羅剎都享福,可是福享盡了之後,麻煩就來了,他的來世會墮三途。就是第一世修福,第二世享福,享福的時候就造業,福享盡了,惡業就現前,就墮落,這叫三世怨,到第三世果報就不好,第二世的果報很好。

       佛在經上跟我們說的這些我們要相信,佛沒有妄語,佛也不會給人開玩笑,佛的話句句都是真實。所以能夠聽得到,能夠遇到經典,這都是有大福報的人,跟佛有大因緣。能夠聽懂,能夠看懂,依教奉行,這個福德就大了。我們今天遇到的是佛門裡頭無比殊勝的第一法門,信願持名,往生淨土,這個叫做一生成就的法門,成就什麼?成就佛道;換句話說,一生成佛的法門。我們遇到這個,這不容易。自己能好好把握住,這一生決定成就,就是決定成佛,這一點不假。怎麼苦、怎麼困難也要把它忍受過去,信願持名,絕不退轉。這個法門真正叫度無極。

       『止息』。「止者,停止之義,住止於諦理不動也」,這止的意思。佛在經上又說「止心一處」,止是停止,把這個心停止在一處;「無事不辦」,停止在一處就是定,人心只要定下來就無事不辦,定生慧。所以佛法的修學,對於定看得非常重。大乘法門,八萬四千,用兩個字就統統包括了,這兩個字是止觀,全包括了。止,心停止,停止在一個地方。八萬四千法門,無論哪一個法門,你選擇之後,你那個心就要定在上面,你就會有成就。如果今天喜歡這個,明天喜歡那個,常常換,那就壞了,你這一生一門都不能成就。為什麼?涉獵太多了,雜修。你想門門都通,門門都通也得專修,不能雜修。佛說得非常好,這一門,選擇一門,一門修通了,門門都通了,其他的不用學,全通了,一通一切通。為什麼?通到自性,這通。

       通是以什麼標準?明心見性,以這個為標準。見性之後全通了,因為一切法都是自性變現的,只要你見性,沒有一法不通達。如果有一法不通達,你沒有見性。惠能大師見性了,世出世間一切法,你問他,他都知道。你不問他,他不知道,他心是清淨平等;你問他,他什麼都知道。這個道理很深,一般人不懂。古人知道這個道理,不懂,他知道,為什麼?說的人很多。出家的法師說,在家的居士也說,學儒的人也說,學道的人也說,所以這社會上家喻戶曉,都知道這個道理。

       中國古時候,提拔人才的制度非常好,這是世界上其他國家比不上的。中國人用考試制度,你是一個農家子弟,清寒出身,你書念得很好,你一門深入,那你參加考試,你考中進士、考中狀元了,國家馬上就提升起來,不需要任何關係。所謂是「十載寒窗,一舉成名」,舉就是參加考試,考試及格就成名了。考取人這個名冊,立刻送到皇帝那裡去,這皇上就看到了。看到,他會召見,然後就會給你職務。考中進士的,皇上這個面試,如果答的問題都讓皇上很開心,很可能馬上就能夠任命你做一個知府,一個知府管十幾個縣;或者任命你為欽差,代表皇上考察地方的一些政治的設施,向皇上做報告,這個地位很高、很特殊,地方官員沒有不接待的。這都是我們能看到的,歷史上記載得很多。所以古人有一句話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也有很多有才華,書念得很好,參加考試都沒有考取,一生都是個老秀才,秀才再往上去,考試就考不上去,這種人很多。我們看到《俞淨意遇灶神記》,俞淨意就是秀才,他真有才學,可是每逢考試都落第,心裡抱怨、不平。遇到灶神,灶神那是世間神,也能現身給他說法,把他說服了,不是考不取,是你造作很多不善,表面上好像沒有,心,有怨恨心、有傲慢心、有嫉妒心,有這些東西,你考不上去。所以你自作自受,你怎麼可以怨天尤人?怪上天不公平,你連上天都得罪了,你還能想發達嗎?不可能的事情。那怎麼辦?改過自新,真正求懺悔,你的命運就能轉好。那一篇東西非常有啟發性。

       讀了這些東西之後,我們就肯定任何一個人一生的命運是自作自受,決定與別人沒關係。別人要障礙你,要陷害你,你可以不接受。怎麼叫不接受?不怨恨他,認真反省,我一定有過失,他才會對我這樣,他沒有過失,我有過失,這就對了,你就真正能改變你的命運。對於這些人,毀謗你的人、侮辱你的人、陷害你的人、障礙你的人,都要把他看作真正的善知識,逆境惡人能夠忍受,修忍辱波羅蜜。沒有這個境界,忍辱怎麼修法?在這個境界裡頭真正看到,真能夠忍,不怨天、不尤人,只怪自己過去生中修得不好,或者在這一生當中細心去反省,有沒有傲慢、有沒有嫉妒、有沒有貪婪?為什麼會得罪這些人?必定有原因。要真正懺悔,懺除業障,自己修功積德迴向給他們。對他們這些找麻煩的人、障礙的人,不但沒有怨恨,感恩。為什麼?真正提升了自己的境界。沒有這些人來折磨,你怎麼會成就?你能在這些境界裡頭心平氣和,培養你的慈悲,表現你真實智慧,後面?後頭有大福報等著你。

       所以福報自己可以修。沒有福,能修福。晚年享福才是真正的福報,年輕人受一點苦不在乎,自己有體力,能忍得過去,年老的時候要是沒有福就真正可憐了,這個不能不知道。所以福要留到晚年享,要留到來世享,這個才好。苦要現前受,不希望來世受。來世有大福報,我們來世的目標是極樂世界。極樂世界都是善人,極樂世界都是有德行的人、都是有智慧的人。傷天害理的事情決定不能做,違背倫常道德的事情決定不能做。這個我們學佛了,學傳統文化了,傳統文化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古聖先賢留下來的,我們要向他們看齊,要向他們學習,這就對了。

       釋迦牟尼佛在行菩薩道的時候,大家叫他做忍辱仙人,他遇到歌利王。歌利是梵語,歌利王就是中國人稱的暴君,性情暴躁,容易發脾氣,喜歡殺人。忍辱仙人遇到他,他對忍辱仙人非常不滿,問他修什麼?修忍辱。好,忍辱,試試看,能不能忍,把身上割一塊肉下來,能不能忍?能忍。再割,一直割到他死。那叫凌遲處死,不是一刀把你殺掉,幾十刀、幾百刀,慢慢叫你受。這就問他,能不能忍?你說不能忍,我就不殺你;你能忍,我就試試看。到最後,忍到底,最後死的時候告訴歌利王,我對你沒有一絲毫怨恨,我將來成佛第一個度你。釋迦牟尼佛成佛了,忍辱仙人成佛就是釋迦牟尼佛,第一個得度的,憍陳如尊者,就是那個時候的歌利王。佛說話算話。

       佛為什麼發願第一個度他?是他成就了釋迦牟尼佛的忍辱波羅蜜,等於說來考試,及格了,通過了。如果沒有他這種考試,忍辱波羅蜜就不圓滿。這忍辱最後的考試,世尊順利通過。功德呢?提前成佛。釋迦牟尼佛是賢劫千佛之一,這一個大劫當中有一千尊佛出世,釋迦牟尼佛是第四個,原本釋迦牟尼佛排名是第五,第四是彌勒菩薩,因為他忍辱波羅蜜圓滿,他提前,彌勒菩薩做他的後補佛。他提前成佛,那是歌利王幫助他的,能不感激嗎?能怨恨他嗎?不可以,人家成就你忍辱波羅蜜。世間人不知道,諸佛菩薩知道,天神知道。你所得到的是諸佛讚歎、天神擁戴,這是多大的福報!如果起一念瞋恨心,完了,一切都完了,釋迦牟尼佛也成不了,別說第四、第五,他佛成不了了,他還有怨恨心,怨恨是嚴重煩惱,那他就墮落了。

       所以我們只許向前進,絕對不能往後退,自己一定要知道。每一天在這個世間受人家的氣,好事,消業障。對罵你的人、恨你的人、不喜歡你的人、糟蹋你的人、給你為難的人,都要存報恩的心。為什麼?業障。他為什麼對別人不怎樣?一定是過去我對他不善,今天他用這個態度對我,我感恩,我原諒,這個結就化解了。冤家宜解不宜結,要明白這個道理,你能這樣修學的話跟佛就相應了,佛菩薩歡喜。別人,隨便別人怎麼批評,無所謂,那是凡夫知見,不是佛知佛見。翻過來,我們對一切人一定要和善,我們不能隨便去糟蹋別人、隨便去為難別人,這個不善。雖然他不怪我,他是菩薩,他不怪我,他不怨恨我,我們性德有虧,這是一定道理。所以如果是積惡不返,不知道回頭,將來在三惡道。

       《因果經》不能不讀。世尊講因果,都在一切大小乘經論裡面說的,沒有專講這個東西,那我們要涉獵許多經典。這一樁事情許多人疏忽了。我們是遇到城隍,我們家鄉老家安徽廬江縣的城隍,附體到新加坡來找我,說出我小時候在家鄉的一些事情。這些事情沒人知道,他能說出來,證明他是真的不是假的。我小時候一些事情,我弟弟都不知道,他小我六歲,只有母親知道,城隍知道。我相信了。然後我問他,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要求我恢復城隍廟。我說這個事情我做不到,這是國家的政策。我們那個時候在新加坡,十幾年前,一九九八年、一九九九年的時候。我說國家的政策,如果是佛的寺廟,過去有,可以恢復,神廟不能恢復。他知道。

       我說那怎麼辦?他就給我講城隍廟的作用,因果教育。他說閻王殿你還記得嗎?我說記得。城隍廟我去過很多次,母親一年總會到城隍廟去燒香,帶著我們小孩。閻王殿裡面是泥塑的,就是地獄的變相,看到塑得非常好,泥塑的。告訴我,不能做壞事,做壞事,你看果報,騙人,說假話的,造作是非的,拔舌地獄,你看那個小鬼,這個造罪的人舌頭拔出來,用刀來割,用鐵鉤子來拉。我們印象很深。我說記得。他說這個能度很多很多人。我說我知道。所以他希望閻王殿,十殿閻王,能不能把它做出來。

       那個時候正好新加坡居士林做外面的院牆,外牆,外牆它當中都鑲的有浮雕,石頭的浮雕,在福建惠安做的,裡面都是佛教的故事。我說能不能把十殿閻王把它雕成鑲在這個牆壁上。城隍聽了之後,他說那畫畫也可以。我說那畫畫就更方便了。這是他提醒我的。我說行,我有一個同學是畫家,江逸子。他說畫好,畫的時候,他說複製,把它印出來,希望我把它分發到每一個地方的淨宗學會。我們全世界大概有一百多個淨宗學會,每一個淨宗學會收藏,一年展覽幾次,展覽個二、三次給大家看。這個主意非常好。所以我找江逸子,畫這個地獄變相圖,根據道教的《玉曆寶鈔》,根據這本書畫的。在佛教裡找不到東西,沒有材料。畫成之後我們就做複製品,複製品做得很多,流通在全世界。這滿城隍的願。

       於是我就想到世尊四十九年講經,一定講得很多。我找了三個同學,在澳洲,查《大藏經》,把《大藏經》裡頭有關於因果報應的統統抄下來,編成一本書。這個地方有一本,編成這本書,這個題目是《諸經佛說地獄集要》,二十五種經論裡頭節錄出來的,寫成這本書。這是地獄變相圖之後,我們做出來的。我希望將來有畫家,再畫一幅地獄變相圖,根據佛經上講的。《玉曆寶鈔》也不錯,它果說得多,但是什麼因造成這樣的果,很多沒有提到。佛經把因跟果說得很詳細,很值得重新再畫一個地獄變相圖,這是佛教的。

       因果是真的不是假的,善因善果,惡因惡報。所以我們的心要止於善。中國古人講止於至善,善到極處,善到圓滿,就叫極善,叫至善。中國的教育,大學之道,三綱八目。總綱領,三條,第一個明德,第二個親民,第三止於至善。跟佛法講的沒有兩樣。明德就是自性,《三字經》上頭一句話,「人之初,性本善」,這個善不是善惡的善,止於至善是善惡的善,性本善,這個善是讚歎的,比善惡的善要高太多了,無法形容。所以本性本善,那個善是圓滿。佛法裡面講的「如來智慧德相」,那才叫至善。心要放在哪裡?那我們現在知道了,我們淨宗的至善就是阿彌陀佛,我們把心就放在阿彌陀佛上,心上真有阿彌陀佛,口裡頭真念阿彌陀佛,一句一句不間斷,就是止於至善。止觀,止就是定,定在阿彌陀佛上;觀是明瞭,是慧,止是定,觀是慧,智慧照見一切法的真相。

       一切法真相是什麼?一切眾生本來是佛,這是釋迦牟尼佛告訴我們的。善人是佛,惡人也是佛,只是迷悟不同,善人覺悟了,明白了;惡人沒覺悟,糊塗,他才造這些不善業。他會不會覺悟?會覺悟,因為他有果報,受果報他就覺悟了。必須果報受滿他就能夠離開惡道,他又到人間。到人間來,看緣分。如果有緣分好,遇到好的父母,會教他;遇到好的老師,他就變成善人,甚至於變成聖人。如果遇到父母不好,疏忽教育,遇到老師也不好,把他帶上邪路,沒有教倫理道德。今天學校就是這樣,學生會做事,不會做人。多少企業家想僱用一些人,找不到,博士很多,是會做事,不會做人,企業老闆不敢用他。所以教育的理念、教育的內容、教育的方法太重要了!

       我們今天發現一個斯里蘭卡,這個國家的人完全接受佛陀教育,二千五百年沒有改變,真正是佛教文明古國、文明大國。你要想看佛教,佛教到底是什麼,到斯里蘭卡住一個月就明白了,你全看到了。然後你多想想,這個佛教需不需要,你就可以做個決定。連一些早年(二千多年前)留下來的古蹟都在。最難得的,菩提樹,釋迦牟尼佛當年就坐在這個樹下開悟的,稱為菩提樹。斯里蘭卡這棵菩提樹是世尊坐的那個菩提樹裡頭的一枝,阿育王的女兒帶到斯里蘭卡,在斯里蘭卡種下去就種活了,到現在還在。印度那個菩提樹現在沒有了,已經不在了。斯里蘭卡這個樹是真的,好像聽說插枝插活的。這一棵菩提樹,二千三百多年。從這一棵樹,也用同樣的方法把它分枝,所以現在斯里蘭卡到處都有菩提樹,都是從這一棵樹裡頭分出來的,難得!菩提樹的品類也很多,佛在這個樹下開悟的,這個很值得紀念,非常難得。佛牙寺,釋迦牟尼佛的牙齒舍利,斯里蘭卡有一顆。這是真的不是假的。好像另外有顆在中國,中國也有佛牙寺。

       最難得的是佛陀的教化,一直維繫到現在沒改變。小孩早晨起來的時候要拜父母,要跟父母請安,到學校念書要拜老師。這個拜是要跪下去拜的,普遍的,每一個小孩都是這樣的,兩千多年的風俗習慣。所以他們的總統、部長見到年老的出家人都跪拜。全國形成風氣,孝親尊師,這是德行的根本。佛陀教育的根本,中國傳統文化的根本,孝親尊師。如果沒有孝親尊師的心,聖賢人、佛菩薩來教都沒用處,他不能吸收,他得不到利益。印光大師在《文鈔》裡面常說,「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沒有誠敬,佛菩薩教你,你得不到利益。有十分誠敬,普通老師來教,你也得十分利益。你能得多少利益全看你用的是什麼心。學生成就超過老師,這個例子太多太多了,為什麼?他比老師誠敬。老師做學生的時候,只有五分誠敬,他做學生有十分誠敬,當然超過老師,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是事實,我們要知道。

       所以這個止太重要了!我們止於佛教,佛教裡面的門派很多,我們止於淨宗;淨宗裡面還有很多經論,我們止於《大乘無量壽經》,依照這一部經的道理,依照這一部經的方法,依照這一部經的境界,認真學習,知止。《大學》裡頭說「知止而後有定」,就定住了。不在這上下功夫,怎麼會有成就?一心一意。我跟諸位講過,我的晚年全講這一部經,給大家做個榜樣,一門深入,長時薰修。請我講別的,我不講了,別的來世再說,這一世就一部經。一年講一遍,活幾年就講幾遍。那你要問我活幾年,我不知道,阿彌陀佛知道,他什麼時候來接我,我什麼時候就走;他不來接我,我講這個經。我們很清楚,現在人根性,只有這部經能得真實利益。無論你今生往生不往生,都是得真實利益。這一生不能往生,來生後世遇到了,你就可能往生。真正明白人,真正有福報的人、有善根的人,這一生決定往生,沒有絲毫懷疑。做得到,有足夠的時間,一個人從發心念佛到往生,三年是最平常的現象,五年是決定得生,真有信、真有願。止住於諦理不動。

       「息者,休息。《止觀三》曰:息義者,諸惡覺觀,妄念思想,寂然休息」。《止觀》裡頭是止的意思,止就是息,息滅貪瞋痴,「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息什麼?諸惡覺觀,不是善的覺觀。惡人有聰明智慧,他沒有聰明智慧他就不能作大惡。造大惡,害千千萬萬的人,都是有大智慧,智慧用錯了、用偏了、用邪了。你看中國歷史,歷史上這些大奸大惡都是進士及第,有狀元、有榜眼、有探花,書都念得很好,考取功名,得到富貴。說起來大家都知道的,宋朝的秦檜,宰相。宋朝那個時候可以復興,這有個將軍岳飛。這是金國,這對於敵方,是最麻煩的這麼一個人。為什麼?打不過他,岳飛這支軍隊是常勝軍。秦檜把他殺了,這是大惡,當然墮地獄。

       但是我常常想著,你要問我秦檜現在在哪裡?我會告訴你,現在在天堂。為什麼?他也做了大好事。大好事是什麼?你到西湖去看就知道了,岳飛的墳墓在西湖,墳墓前面是一個銅像,秦檜跟秦檜的夫人,另外還有一個,這三個人害岳飛的,跪在那邊,跪了幾百年,快到一千年了。每個人看到的時候,這是奸臣,不能像他這樣。多少人看到這個覺悟了,那就是他修的功德。有一個人覺悟,他就做一樁好事;有一百個人覺悟,他就做了一樁大好事。當年做宰相有權,當然受了敵人的賄賂,找個莫須有的罪名把他殺了,宋朝以後再抬不起頭來了。

       當然他殺岳飛,宋高宗決定是同意。岳飛也是智慧不圓滿,他要有真正智慧,應該什麼?退休回家種田去,做什麼元帥、將軍,幹這幹什麼,不能做。為什麼?宋高宗的哥哥、父親都被金人俘虜去了,那他要把金人打敗,這兩個人回來,回來之後皇帝誰做?這個人要做皇帝,不希望他的父親、哥哥回來。秦檜也是,秦檜的宰相坐穩了,如果徽、欽二帝回來之後,誰做宰相?做宰相大概是岳飛。真正殺他的用意在此地。岳飛不知道,岳飛要知道這個情形,千萬別幹這個事情。這是什麼?整個局勢造成的。人有貪心,爭權奪利,他現在拿到手了,一個做了宰相,一個做了皇上,肯讓人嗎?這些都是自私自利,不是為國家、為人民,不是,自私自利。岳飛犧牲了,落得一個精忠報國。所以,學岳飛的精忠報國是正面,他是正面教材;秦檜殺岳飛的事,這是負面教材,你在西湖岳王廟你就能見到了,兩個人都教化後代眾生,一個教人精忠報國,一個教人千萬別做賣國賊,做賣國賊下場就這樣的。這種例子很多。

       所以,息諸妄念,《止觀三》裡面說的。「故息者,息諸妄念也。此就所觀而得名,故止息即止觀」。我見章嘉大師,剛剛學佛就認識這個老人,這個老人教我看破、放下,看破就是觀,看破是觀,放下就是止。那個時候他要用止觀我不懂,他會費很多事情給我解釋,我也未必能接受,但是他變了個名詞。這個是教學的智慧,善巧方便。不說止,說放下;不說觀,說看破,看破、放下就是止觀。《止觀》第三卷裡頭說,「法性寂然曰止,寂而常照曰觀」。這是什麼?這法性。法性寂然這是講體,法性的本體;那換句話,它就是定,就是放下。它起作用?起作用,寂而常照,世出世間不管什麼事情他都知道,他都明瞭,而且正確,沒有錯誤,真實智慧。

       我們怎樣才能夠得真實智慧?先要修止,要修定。要修定就是首先得放下,把見思煩惱放下,把起心動念放下,自性的體你就證得了。起作用,這就是觀照,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世出世間一切法通了。你有一樣放不下就是障礙,你見不到真心。樣樣都放下,為什麼?自性清淨心裡頭什麼也沒有,叫寂然,無一物,這是真心,這是自性。真心、自性人人都有,這才是自己的本來面目,這才是真正的我。這個身,假我,它不是真我。真我是法性寂然,這是真我。所以,佛法的修持是戒定慧三個字。這三個字,意思有深有淺,阿羅漢證得的淺,菩薩證得的是深,佛所證得的是圓滿。也就是說,佛是徹底放下了。等覺菩薩?等覺菩薩還有一分無始無明習氣沒放下。這一分無始無明習氣放下了,恭喜他,他成佛了,他就是妙覺如來。

       所以章嘉大師在早年,難得!我初學佛,第一次跟出家人見面,他教給我,看破幫助你放下,放下幫助你再看破,看破又幫助你再放下,就這兩個方法相輔相成,從初發心到如來地。我向他請教有沒有方法讓我契入佛境界?他就這樣告訴我。這個說法我能夠體會,我體會得淺,深的當然不行。我向他請教,從哪裡下手?他給我講布施,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教我捨得,布施是捨,捨後頭一定有得,就愈捨愈多。得怎麼樣?得了,要把那個得捨掉。所以捨得是兩個意思,一個是你捨,後頭就有得;得了怎麼樣?把得要捨掉。愈施愈多,愈多愈施,永遠不能夠有得的念頭。為什麼?它與性不相應。自性空無一物,事相全是生滅法,不是真的。所以雖然是有,有是叫妙有,假有,不是真有,像作夢一樣,夢中有,醒過來了什麼都沒有了。這是事實真相。

       財布施,當年老師教我,我過去生中沒有修財布施,所以命裡頭沒有財,命裡頭也沒有地位,所以命是貧、賤,貧是沒有財富,賤是沒有地位。換句話說,說得不好聽,這個命是叫化子命,你一生注定你討飯、叫化。還好過去生中大概是有學佛,不是一生一世,學佛,積了一點佛法的緣分,這一生又遇到佛法了,在佛法裡頭救了自己。老師教得非常簡單,但是非常深奧。命裡沒有財,弘法利生需要財,沒有財不能弘揚佛法,弘法需要智慧,弘法需要健康的身體。所以老師教給我,財布施得財富,法布施得聰明智慧,無畏布施得健康長壽,教我修三種布施。我真幹,幹了六十二年。老師講的話完全兌現了。

       財施愈來愈多。那我們的財施做什麼?完全做在印經布施,大量印經,我們印《大藏經》差不多接近一萬套。《四庫全書》是我們買的,我們買了一百零二套,《四庫薈要》我們買了二百七十多套。為什麼要買《四庫》?買《四庫》的目的是保存,怕中國東西失傳了,我買了,分散給全世界,贈送給大學圖書館、國家圖書館去收藏,災難雖然有,不可能全世界的,總會留下一些,我們目的在此地。今天講藏諸名山都不可靠,刻到石頭、藏山裡,那一個大地震就毀掉了。房山的石經我去看過,八百年,多少人力物力,埋在這個洞裡頭。如果一個地震,全完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到處都有,這個方法好,總會有一些留下來。這是我想到的方法。

       要培養人才,培養人才你要建學校,緣始終不成熟,我個人沒這個力量。在國外,好像緣成熟了。斯里蘭卡要建佛教大學、要建宗教大學,我跟總統建議的,總統支持,真幹了。在馬來西亞我們建一個漢學院,首相納吉支持。漢學院培養儒釋道的老師,培養師資。佛教大學,為全世界的佛教培養弘法護法的人才。宗教大學,我們面對全世界,希望宗教變成一家人。這個大學每一個宗教是一個學院,在這個裡頭學習的是同一個學校同學,不同科系,希望大家在一起互相學習,化解宗教裡面的矛盾、衝突,宗教團結、宗教的弘揚帶動全世界永續的安定和平。我們走這條路子。這個路子看起來能走得通,我們全心全力做出貢獻,不為自己,為後人著想。我都八十七歲了,眼看就到九十了,我能夠做的就是講《無量壽經》,除這個之外,我都不能夠去照顧了。希望真正菩薩、羅漢示現在人間,肩負起這個使命,我們歡喜讚歎,為他宣揚。今天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