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2012淨土大經科註 > 0359集

【字號:  |    |  

二零一二淨土大經科註  (第三五九集)  2013/7/13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40-0359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大家跟我一起皈依三寶。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

       請看《大經科註》第六百三十二頁,從第一行看起:

       十二佛,前面我們學了三尊,這是第四尊,『無等光佛』,「見唐、宋譯」。五種原譯本裡面,唐譯、宋譯的為無等光,康僧鎧的魏譯本經文是「無對光佛」。「淨影曰:他光不敵,名無對光」。對是沒有對待的,稱之為無對,也就是第一殊勝。「憬興曰:非諸菩薩之所及,故無對」。諸菩薩就是四十一位法身大士,從圓教初住到等覺,都不能夠相比,也就是這是妙覺如來的層次,在等覺之上,稱為無對。

       曇鸞法師《往生論註解》裡頭,「讚曰:清淨光明無有對,故佛又號無對光」。這個無有對是自性本具的,不是修得的,在理上講人人皆有。怎麼是無對?人人雖有,人人迷失了自性,不能恢復。什麼人能恢復?證得無上菩提的人恢復了,雖然恢復,還沒有辦法跟阿彌陀佛相比。佛佛雖然道同,因地裡面的緣不一樣,一切菩薩在因地,像彌陀發這樣的大願,積功累德,真正是發心要度遍法界虛空界一切苦難眾生,包括所有諸佛十法界裡面眾生。發這麼大的心,用清淨平等覺來幫助他們離苦得樂,破迷開悟。表現在哪裡?表現在極樂世界,極樂世界是法藏菩薩大願跟無量劫修行功德之所成就。他不是自己享受,完全用它來幫助一切眾生快快成佛。諸佛如來有同樣的願,沒有這麼積極去做,認真落實,真的是法藏第一。所以諸佛如來對他的讚歎,稱他為「光中極尊,佛中之王」,道理就在此地。「無對與無等」的意思相同,就是沒有能跟它平等的,稱之為無對,「無有等對」,這就是絕對。無有對待是絕對的意思。

       我們參考資料裡頭,這個絕待有簡單的解釋:「絕諸對待。對待是兩方並峙(相對而立)的意思,如黑白、大小、善惡」都是對待的。「絕待是真如平等,無法可得,故絕諸對待,簡稱絕待。與絕對同義」。這有個簡單解釋。是性德圓滿的流露,光照一切法皆如。絕待,譬如經裡面常說的十善、六和、六度、十願、四十八願,乃至於一切法,在阿彌陀佛這裡說,樣樣都是絕待的,這就是無等光遍照,是從無等光裡面流出來的。一切法沒有一法不是絕待的,它的標準就是四十八願,就是一句名號,信願持名,你決定得生。生到淨土,你決定成佛。

       「《首楞嚴經》曰:我真文殊,無是文殊」。《楞嚴經》上有這一句經文,文殊菩薩自己說的。這一句話什麼意思?下面給我們說出來了,「此顯無等無對絕待之義」。無等、無對、絕待之心,感得絕待之法。「若是文殊,則二文殊,便有等對矣。故知無對光佛號」,意思就深了。實在講,大經裡面所說的自性,是沒有辦法說的,不得已而說一個名詞,名詞不能執著。《起信論》裡面給我們說得很明白。在中國,《老子》第一句話就給我們說出「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常就是絕對的,非常是絕對的,非常跟常就是一個相對的。常與非常,二邊不立,中道不存,這是絕對的意思。絕待跟絕對意思相通。文殊菩薩這句話顯示出這個意思。

       下面第五『智慧光』。淨影大師說,《無量壽經》隋朝慧遠大師的註解,叫《義疏》。《義疏》上說「於法善照,名智慧光」。憬興法師說:「光從佛無痴善根心起。復除眾生無明」,這個地方的品字可能是垢。「故智慧」,應該說故曰智慧。光從哪裡來的?是自性本具的般若智慧,不是從外面來的,自性本體上就有。換句話說,一切法不離自性,離自性沒有一切法。自性能生能現,阿賴耶能變,自性所生所現的就是實報莊嚴土,實報土裡頭依正莊嚴,是心現,心生心現,沒有變化。十法界依正莊嚴,這裡頭加上一個阿賴耶。阿賴耶是一念不覺,迷了,從一念不覺就產生變化,把實報土變成了十法界。誰變的?唯識所變。

       識的能量不能說不大,但是它必須得要依一真法界,不依一真法界,它也沒東西變。所以十法界裡面有真有假,真假揉合在一起。十法界裡面的眾生不知道真的,只認假,就著相了,只認假相,不知道真性。假相跟真性是沒有辦法分的,就像我們看電視,真性是屏幕,假相是畫面。我們面對著這個屏幕,假相能不能離開屏幕?離開屏幕它就沒有了,它顯不出來了,假相跟屏幕是永遠合在一起。所以佛說真假不二,真假一如,這才把事實真相講清楚了。如果講屏幕、講裡面的現相是兩樁事情,屏幕上確實沒有現相,現相確實沒有屏幕,但是兩個離開了,現相就現不出來。現相是生滅法,生滅法就是假的。屏幕是不生不滅,永恆不變,那就是真的。真假揉合在一起,真妄不二,妄就是真,真就是妄。你真正體會到、明白了,這個話說出來你懂。屏幕在哪裡?幾乎整個畫面是屏幕,假就是真。真的,真的帶了這個畫面,真也就是假,真假是一不是二,真正把它搞清楚、搞明白了。真正明白人,說假行,說真也行,說真假不二也行。沒有搞清楚的,說假他也不懂,說真他也不懂,說真假不二就更不懂了。

       今天科學確實是日新月異,科學確實幫助我們,對佛甚深的經義我們體會到了,我們能體會到,能有一個概念。從前的人他們能相信,他們能夠理解,我們真佩服。沒有今天科學給我們作證,我們對於經中這些深奧的道理,聽了、讀了能懂實在不容易。從這個地方我們能體會,古人的心比我們清淨,所以他能體會得到。我們今天的人心跟古人比,不要說更遠,跟三十年前的人比,三十年前的人比我們純樸,我們比他們複雜;要跟六十年前的人比,六十年前的人更純樸。這個現象擺在我們面前,我們每個同學都有這個體會。

       今天這個地球不是十年十年在變。三十年前可以說十年十年變,現在是每年都在變。甚至於可以說每個月都在變,月月不一樣,每個星期都在變,變得太快了!從前的變化不明顯,沒有感覺到它在變,現在的變化太明顯了。這什麼原因?當然跟科學技術有關係。科學技術帶給人類、帶給地球是福還是禍,現在有不少人在思惟、在考慮這個問題。像五十年前英國湯恩比那個時候就提出來,比起我們,那他有先見之明,他那個時候就考慮了。科技發展太快,湯恩比看到原子彈爆炸,深深體會這不是個好東西,這個東西要無限制的發展,將來會毀滅人類,會毀滅地球。他有很深的感觸,呼籲核武要廢除,呼籲大家不要製造這個東西。可是沒人聽,依舊不斷在發展,你的威力大,我這威力比你還大。現在人誰都擔心,就怕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第三次世界大戰是核武、生化戰爭,沒有勝負的,同歸於盡。誰願意同歸於盡?狂人,狂妄,我們一般人叫瘋子。

       科學技術會不會把人逼瘋了?我們冷靜去觀察、去思惟,有此可能。所以湯恩比提出來人性的教育,也就是倫理道德因果跟宗教教育。他非常重視宗教教育,這算人性教育。人性教育要能跟科技平衡,就有能力控制,像核武這一類東西能控制,不至於爆發。如果人性教育停止了,只有科學技術在發展,這個是很可怕的事情,非常危險的事情。他說得很有道理,他的這些看法、這些談話,我們要時常記住,要時常提醒,希望大家認真思考,回頭是岸。

       智慧光這一段,憬興說:光從佛無痴善根心起。無痴善根心,參考資料裡頭也有,出自《三藏法數》裡面的,「謂於一切諸法,皆悉明了通達,知是善法,知是不善法,知有罪法,知無罪法,知應修法,知不應修法」,這是智慧。換句話說,真正認知什麼是善,什麼是不善,什麼是有罪,什麼是無罪,這是因果,什麼是應該修,什麼是不應該修,這個太重要了。今天我們這個世界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原因到底在哪裡?就是對一切諸法的真相完全迷失了,對於什麼是善法不知道,什麼是不善也不知道,什麼是有罪不知道,什麼是無罪也不知道,甚至於什麼是應該修的,什麼是不應該修的,全都不知道,而且還非常執著自己的成見,不能接受別人的意見。

       湯恩比苦口婆心的說,知道的人不多,沒人講。他的書我們找到了,五十年前出版的,好像沒有再版過;換句話說,流通量很少,看到他的書的人不多。這不是好事,一個真正有智慧的人,提醒我們警覺,這種機會我們把它錯過了。錯過是什麼?我們知道也不說,應當知道的時候,我們常常要掛在嘴裡頭,讓大家都知道。讓真正有智慧的人聽到之後,提醒他的警覺心,讓他認真思考、認真去研究,怎樣解決現前社會的衝突,化解社會的災難。湯恩比的談話值得參考,我們應當要把他的東西流通。我們今天找到本子,兩種,一種是日文本,一種是英文本,最好能把它完整的翻譯出來。中國人多,政治家、企業家,學術界、教育界,乃至於各行各業,都值得看看。

       無痴善根,末後的結論,「此無痴法」,無痴就是善根,三善根裡面無貪善根、無瞋善根、無痴善根。無痴是明瞭,「是善種性,能為無量善法根本,故名無痴善根」。世間所有一切善法,從三善根出,這三善根就是無貪、無瞋、無痴。現在的人就被這三樣東西迷了,被貪欲迷了,被瞋恨、傲慢迷了。有瞋恚、有傲慢,不能接受別人東西,再好他聽不進去,他聽不懂,他不喜歡聽,那就是貪瞋痴三毒煩惱。現在人三毒煩惱普遍的很嚴重。

       我們在日用平常當中稍稍留心,可以做個簡單調查,你把倫理、道德、因果、宗教教育提出來,你去問人,你相不相信?你去問十個人看有幾個人相信,百分比就得出來了。我覺得今天這個問題,可能是至少有一半的人不相信,那就很可怕了。十個人當中,有沒有五個相信、五個不相信?你調查一百個人,有沒有五十個相信、五十個不相信?這才是今天問題的核心。我們如何來化解?這就得靠教育。教育是國家的事情,國家要提倡容易,二、三年就收到非常大的效果。私人行,但是很困難,影響力不大,很有限,只可以說是做比不做好。一些熱心人士搞論壇、搞講座,能不能收一點效果?能收到一點微薄的效果,這效果不大。國家要提倡,國家要立法,這個效果就大了。

       光從佛無痴善根心起,它的作用復除眾生無明垢心。這個品字在此地不好講,註解裡頭品疑似垢,這個比較好講。無明是一切煩惱的根本,如果他明白了,貪瞋他都能放下。為什麼有貪心?為什麼有瞋恨心?因為他有無明。所以三毒煩惱,三毒裡頭的根是愚痴,是痴毒。般若智慧,自性裡頭般若智慧能破愚痴。那自性的智慧怎麼生起來?一定要清淨心,清淨心起作用就是智慧。現在人沒有清淨心,心浮氣躁。清淨心一定從戒定慧而來的,一個人守規矩、守法,清淨心才能現前。也就是佛家講的放下,放下是屬於戒,你放得愈多,心就愈清淨。

       心的染污,被什麼染污?被自私自利染污了,被名聞利養染污了,被七情五欲染污了,嚴重的染污,貪瞋痴統統出現了。我們細心去觀察,諸佛菩薩用什麼方法幫助眾生?離貪瞋痴,恢復戒定慧。戒定慧是自性裡本有的,迷了自性,戒定慧就變成貪瞋痴。戒變成貪,不持戒了,變成貪,定變成了瞋,慧變成了愚痴。所以經上又說,貪瞋痴即是戒定慧,覺悟了叫戒定慧,迷了叫貪瞋痴,迷悟不二,戒定慧跟貪瞋痴是同一個體,就是自性。怎樣轉迷為悟?我們看釋迦牟尼佛用的方法,四十九年天天在教,天天在勸,天天在講。一個人聽多了,聽久了,慢慢就懂了。

       像我們學習,我們也不是真正有智慧的人,普通人,必須聽很多遍,我們才會認真去思考他為什麼要提這麼多遍,這個就是漸漸開悟的一個起端,我認真思考這個問題。遍數少了人忘掉了,沒在意,沒把它放在心上,認為這是老生常談,不值得重視。我這一生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章嘉大師提醒我,戒律重要。我學佛,年輕的時候從來就沒有把戒律當真看,總以為自己很聰明,戒律那是生活規範。釋迦牟尼佛是印度人,是距離我們將近三千年前的印度人,那個時候印度人的生活規範,我們現在還要去學它嗎?你看,我們振振有詞,很有理由,不能接受。

       可是老師善巧,不跟你辯論,只是常常提一下,一個星期見一次面就會提一次,一年我們見面至少有四十多次,我跟他三年,我聽這個話至少聽一百多次。老人家圓寂走了,我得回想一下,我跟他三年,他三年教我些什麼?我跟他三年學到了些什麼?這一反省,那個「戒律很重要」立刻就現前了。講這麼多遍,真重要嗎?這才認真反省,細心觀察。畢竟被我們觀察,一個世法、一個出世法,我想到這兩樁事情,答案就出來了。戒定慧是出世法的標準,不是世間法。世間法因著潮流在變,因為它是無常的,它是生滅法,生滅法就是它是變化的,世間什麼東西都變化。那出世間不能變,出世間一變就變成世間法,變成世間法就出不了六道輪迴了。

       這個沒人教,我們自己想通了,於是很認真把《大藏經》裡頭戒律這一部分來看看,特別是每一條戒律裡它所依據的理論,釋迦牟尼佛為什麼要定這條戒,這條戒應該怎麼樣學習。我不是隨隨便便你教我怎麼做就怎麼做,沒那麼聽話,不搞清楚、不搞明白,我不會接受的。這個是我入佛法的,也是很辛苦、很艱難的一個階段,但是搞清楚、搞明白之後,我學比別人認真,進步比別人快,我不是迷信。我對於老師尊敬確實超過一般同學,可是我還要把老師講的搞清楚、搞明白,這樣才能夠依教奉行。所以這麼多年來,六十多年來,晚年進步很快,年輕的時候進步很緩慢。晚年的進步,你們聽我講經,能夠覺察出來,遍遍不相同,年年不一樣。

       我們繼續看下面這一段。「又曇師讚云:佛光能破無明闇,故佛又號智慧光」。佛光,佛菩薩的智慧,能幫助我們破無明闇。章嘉大師這個教學法值得學習,善巧到極處,對一個非常頑固、非常執著的學生,它有效果。讓我們回顧古聖先賢的兩句話,「一門深入,長時薰修」、「讀書千遍,其義自見」。我們被老師這樣叮嚀,非常婉轉,聽到一點都不刺耳,所謂輕描淡寫,一句話說幾十遍、說幾千遍,慢慢你自然明白了。

       信心非常難建立。今天整個問題我們發現了,今天這個世界危機重重,危機的根在哪裡?就是信心出了問題,沒有其他的。我代表澳洲大學,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發現這個根,危機的根,以前不知道。怎麼發現的?每一次我參加這個活動,第一次是觀察,以前沒有遇到過,不知道裡頭的內裡,看,聽、看,不說話。第一次參加的時候,在泰國曼谷大學,我們聽這些人說話,看他們,自己當作學習。第二次的時候,第二年在日本,都是聯合國主導的,我參加了,參加有發言,一般的發言,十五分鐘、二十分鐘,不超過二十分鐘。第三次以後,我就被選上主題發言,主題發言時間大概一個小時以上,一個小時到兩個小時,有這麼長的時間。我怕我講的大家聽了耳邊風,聽完就完了,所以我每一次主題發言,我都寫講稿。有些講的時候,並沒有依照我講稿去講,但是我這個講稿發給大家,我講不管他聽得怎麼樣,這一份東西他回去可以細細去看。這是我們的善巧方便,最重要的東西,不管長短都要寫出來。別人聽,縱然是做筆記,不完整。大家聽了我這些說話很歡喜,也很讚歎,但是後頭一句話很不好聽,他說:「法師,這是你的理想,做不到」。我從這些反應當中,把問題的核心找到了,危機的核心,不相信!這才是真正的危機。

       我們回頭仔細再一看,看看現在的人,男女老少、各行各業,你去問問他,你對自己有沒有信心?絕大多數人搖頭,沒有信心。這才真正是危機。你對父母有沒有信心?你在工作,你對你老闆有沒有信心?你對朋友有沒有信心?都是搖頭。這怎麼辦?中國古人說,人無信就不能立足於社會。信是五德的基礎,就是五常,仁義禮智信,信是最低的基礎,信心喪失了,前面四個全沒有了。

       我們發現這個問題,拯救危機,化解危機,從哪裡做起?如何幫助人建立信心,要從這裡做起。他真有信心了,轉變就非常快,真的轉惡向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他真轉了。再回過頭看中國古老的教育,古老的教育第一句話就是建立信心,這是了不起的教育。古人教小孩,念什麼?《三字經》。《三字經》上第一句話,「人之初,性本善」,這就是教你信心,你相信自己人性本善。教育的目的是什麼?第一個目的是如何保持你的本善;第二個目的,如何發揚光大你的本善,不就這兩樁事情?佛的教學在《華嚴經》上也是,最重要這一句是告訴我們,「一切眾生本來是佛」,就跟《三字經》上第一句,人性本善,一個意思。

       中國在古代這個教育就是告訴你,人本來個個都是聖賢。聖賢不是天生的,是教出來的。天生的人人都有分,就是人人都有這個根。一切眾生本來是佛,所以佛教人能成佛,為什麼?你本來是佛。儒教你成聖成賢,因為你本來是聖,本來是賢。這個信心比什麼都重要!你一生有目標了,有學習的目標,有努力的目標,有向上的目標,你的一生會很快樂,不迷惑。人沒有目標,這一生多可憐。縱然大富大貴,他也很茫然,他不會有快樂。人有目標、有方向,快樂,再貧、再賤,貧是沒有財富,賤是沒有地位,他快樂。

       孔子的學生顏回,學生裡面修學得最好的,孔子對他非常讚歎。他沒有財富,家裡很貧窮,可能三餐飯都吃不飽,簞食瓢飲,沒有地位,這就是標準的貧賤,他快樂。他快樂什麼?人性本善他找到了,他一生就修他的本善。善裡頭有法喜,「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那個悅是喜悅,這個喜悅不從外頭來的,從自己內心來的,對人生、對宇宙的真相逐漸逐漸都明白了,這個多快樂。所以聖賢他能安貧樂道,如果他命中富貴,安於富貴;命中貧賤,安於貧賤。每一個人都能夠安,社會就和諧了,就安定了,問題就解決了。現在人不安,現在人沒信心,很可憐,對自己沒有信心,對家庭沒有信心。家沒有了。不像古時候,古時候有家,叫老家。外面走投無路,回老家去,老家照顧你,老家支持你。現在老家沒有了,怎麼辦?

       中國這個家,一直到抗戰時期還有,抗戰勝利之後沒有了,家有房子在,人沒有了。我們安徽江南,古時候這個家族房子都在,變成觀光地區了,人都出去了,都散掉了。在從前一定是住在老家,無論在什麼地方工作,年老了、退休了,一定回老家養老。孩子一定老家教學、教導。家的最大的功能,就是把人教好了,年老的時候有人照顧,這個不用操心。人生最快樂的是老年,老年最快樂,他不需要工作,家照顧生活,吃得飽,穿得暖,一切都不要操心。所以我們看到過去老家,我們真的是很羨慕。

       沒有家,那就是到處流浪,老了怎麼辦?老了誰照顧你?誰養活你?這大問題。送到養老院,養老院我們去參觀過,養老院的人沒有笑容,說明他心裡面沒有快樂,心裡面充滿了怨恨,他一生對社會的付出,社會對他的回報是什麼。所以老人孤單、寂寞,沒有人跟他談話,在那裡面痴痴呆呆的,中國人有句話說,坐吃等死。老人院,每一天,一、二天,二、三天都有人過世,他就看著,今天這個走了,明天那個走了,看到哪一天輪到自己。這看到多難過,多傷心!如何能叫老年人幸福?我的看法,還是恢復大家庭。要想社會安定和諧,國家富強,也要靠家庭。中國這幾千年的歷史,與中國傳統的家庭是決定分不開的。太平盛世從哪裡來的?每個時代裡頭的人才從哪裡來的?全是家教出來的,決定離不開家。所以中國人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那個齊家那一環比什麼都重要。沒有家,一切都落空了。

       家裡頭,現在最難的,基本的教學失掉了,那就是親情的教育。過去這個家族團結,從小在一起長大,感情很深。現在小時候長大,長大之後各人搞各人的,而且心目當中只盯住財富,其他的什麼都沒有。甚至於跟父母都爭財產,這像什麼話!古時候財產是屬於家的,家所有,不是個人的,個人賺的錢,除了你生活必需要的之外,留下,多餘下來都要寄到家裡去,要歸公。那為什麼?家裡有事業,需要用錢。自己到退休的年齡回家養老。一生都是為家,而不是為自己。所以家在社會上有相當的地位,家裡小孩念念不忘榮宗耀祖,光大門楣,替家爭光,替家創業,世世代代不分家。我們看到中國的家譜,你就看出來了,世世代代承傳。這個不能不知道。

       現在沒有了,人沒有依靠了。失業之後怎麼辦?古時候失業之後沒有問題,回老家去,在家裡面工作。大家庭,事情也很多,回家工作。家裡面,每個家庭都經營的有事業。事業的根就是農耕,家裡面的財富是田地、山林,有能力耕種自己耕種,沒有能力耕種的租給農夫,收成,跟農民分一部分。所以家庭裡經濟有來源、有依靠。

       底下一句,「惠予我等真實之利,是故彌陀稱為光中極尊,佛中之王」。佛的教誨,佛給我們最大的利益就是教誨,教我們修戒定慧。戒定慧是性德,自性裡頭本有的,不能把它迷失,要把它找回來,要把它變成我們的生活。生活當中守的規矩,都是屬於戒律,戒律的範圍很大,叫三聚淨戒。《弟子規》上的條文是戒律,《感應篇》裡面也是戒律,《十善業道》是佛的戒律,這些必須要學習的。古時候是從小就學。真的,三歲以前學成了,一生都不會改變。他很清楚,有能力辨別是非、邪惡,善的,他接受,他學習;不善的,他排斥,他拒絕,三歲小孩就有這個能力。

       白居易在杭州做太守的時候,那就是杭州市長。鳥窠禪師就住在西湖,在西湖樹上,搭個小棚,所以叫鳥窠禪師,高僧。有一天在西湖遇到了,向他請教什麼是佛法。鳥窠禪師告訴他,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就是佛法。白居易聽了哈哈大笑,我以為佛法有什麼高深,原來這三歲小孩都說得出來。這句話意思講三歲小孩就能夠辨別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從這句話裡,你就曉得那個時候的社會,三歲小孩都會說,這有什麼稀奇。鳥窠禪師回他一句,「三歲小孩能道得」,能說得出來,「八十老翁做不到」。白居易聽到這個一震起來了,這才頂禮,不敢輕慢。從白居易口裡頭提醒我們,那個時候教的是什麼,三歲小孩就懂得斷惡修善,就知道什麼是善、什麼是惡。現在真糟糕!現在人,八十老翁也不曉得什麼是善、什麼是惡,麻煩可大!

       有沒有辦法拯救?方法是有,很難。到哪裡去找?必須到佛門去找,去找老師。不是佛門,找不到老師。要受過佛教的薰陶,真正讀經,對佛法有研究、有修行的人才行。我們湯池實驗做成功了,我跟我們自己同學說,別人要去做,他能不能做成功?他做不成功。什麼原因?中國古人講「三人同心,其利斷金」,就是六和敬裡面的見和同解。我們這個香港佛陀教育協會,成立十幾年了,行不行?不行。為什麼不行?六和敬做不到。為什麼做不到?見解不一樣,我有我的看法,你有你的想法,怎麼能和得起來?天天在這邊講經,天天在這邊學習,怎麼樣?聽不懂,貪瞋痴慢沒放下,嫉妒障礙沒放下,不是像兄弟姐妹。現在這個年頭,兄弟姐妹也不行,也會吵架。古時候行,古時候兄弟姐妹一家人,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不分。現在分得很清楚,所以做不出來。

       我們當年做,我們就想到這些問題,我們用網路、用電腦這個方法招生,招老師。報名的有三百多個,我們在這個裡面挑選,我們需要的老師要聽話、要真幹,才能做得出來。聽話、真幹到哪裡找?所以先找符合學歷,他受過師範教育,第一個條件。第二個,他有教學經驗,他教過幼稚園,教過小學,教過初中,有教學幾年的這個經驗。再看他的家庭狀況,身心健康。最後的一關,那是最重要的,見面口試。口試我們會問他,有沒有宗教信仰,信什麼宗教。信佛的,我們要信佛的,其他都不要。信佛的,有沒有皈依,有沒有聽過講經,聽誰講的,統統聽我講的,大概三年以上,聽我講經不中斷,三年以上,這就把他圈下來。總共招到三十七個人,三百多個人招到三十七個人,為什麼?我們知見相同,就是見和同解。我們才要求這些老師,我說我們做這個是實驗,是做給聯合國看的,只能成功,不能失敗。我們要做失敗了,就是告訴全世界的人,中國文化過時了,不能用了,可以完全不要了。做成功了,告訴世界上人,中國傳統文化管用,現在真能夠救這個社會。我說我們的使命是中國傳統文化存亡繼絕這個關頭,我們這麼大的責任,我們要拼命,我們要認真,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要把它做成功。如果不是我們三年以上聽經的,這個話不能說,他不會接受的。所以在這樣的條件之下。

       怎麼做法?佛跟道是宗教,政府不許可的,只有《弟子規》可以,那我們把儒釋道融在《弟子規》裡面教。怎麼教?不是教別人,教自己,自己真正做到。我給這些老師說,我們從歷史上看,看到兩個老師教學最成功。哪兩個?中國的孔子,印度的釋迦牟尼,他們都是教育家,做得最成功。他為什麼成功?他們的教學,先行其言,成功的祕訣就在此地,他所說的全做到了。他沒有做到的,他不說,為什麼?別人不相信。我一定都做到了,我跟別人講,別人相信。所以我說,我們要記取這兩個老師的教訓,要向他們學習。我要求他們四個月把《弟子規》、《感應篇》、《十善業道》完全融化落實在生活當中,落實在工作、落實在處事待人接物。這樣這三十七個人在一起,真正是六和敬的僧團。不是這樣的團體,你怎麼能做得出事業出來?這大事,不是小事。中國傳統文化能不能存下去,在此一舉,我們也冒著極大的危險。

       這些老師不辜負所望,兩個月就做到了。中心老師打電話告訴我,我們已經落實了,已經做到了,下一步怎麼辦?兩個月做到,我喜出望外,我真感謝這些老師。我說好,從明天起,下鄉入戶去表演,到每個農民人家裡,看到他的父母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樣,我們把孝養父母做出來。進入人家,地上不乾淨趕快掃地,桌子不乾淨趕快收拾,哪裡不整齊,都給它收拾得整整齊齊。老人照顧周到,親切的慰問,給他捶捶背,為他服務。這老人看到了這一批老師感恩、讚歎,你們比我兒女孝順,我的兒女做不到。兒女們看到之後生慚愧心,對不起父母,我們沒有盡到照顧父母的責任,感動了。我們服務了三個星期,挨家挨戶做了三個星期,人民受感動,一傳十,十傳百,大家知道了,再向大家宣布中心開課,免費的,希望大家來學習。所以一開課,學習的人就很多。

       我們的預期是兩年到三年,這個小鎮能夠面目一新,這個小鎮能夠做到禮義之邦。因為我們的對象,是男女老少、各行各業一起學,你才能做得成功。我們開頭表演,這是立信,讓大家對我們產生信心,我們不是假的,真的,真正愛護大家、尊敬大家、關懷大家、照顧大家,為大家服務。毛主席所說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我們做到了,不是假的。所以小鎮居民受感動。沒有想到,三個多月就完全上軌道了。我們預期二、三年能成就,它三個多月就成就了,人民良心發現了,不好意思做壞事,社會風氣完全改過來了。

       我得到這個信息歡喜,感恩。我特別告訴這些老師,我們自己不能夠傲慢,不能夠居功。我們真有德行,把這個人民教好,我說如果有這種念頭,你們就全功盡棄,就錯了。這成就從哪裡來?祖宗之德,三寶加持,全鎮的居民四萬八千人的合作,他們對於傳統東西能接受,聽懂了,真幹,這樣成就的。千萬不要我有道德、我有能力,不是的。我們要謙虛,我們要讚歎小鎮,讚歎領導,讚歎居民,大家合作成就的。

       那下面的事情是我的事情,我怎樣把它介紹到聯合國,在聯合國做發表、做宣傳。以前聯合國的會友說我是理想,是不能落實,現在我做出來了,不是理想,已經落實了。這也不是一樁容易事情,聯合國不是我們想進去就進去,沒那麼簡單。好像都是祖宗、三寶他們在操作,不要我們操心。兩個月之後,五月聯合國教科文總部發了一封文件給我,邀請函,邀請我參加聯合國紀念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五十週年一個活動,主題是佛教徒對社會的貢獻。這正是我們想的一樁事情,它來找我,而且找我這一次不是協辦,以前我接受過協辦,這一次是主辦,我們算主辦單位。主辦單位有權說話,有權力安排議程,整個活動。這個太好了!這都不是人能做得出來的。我自己不敢相信,我派了三個人到巴黎去打聽是真是假。從巴黎打來電話告訴我真的。他們找的是泰國,泰國是佛教國家,佛教是國教,泰國大使向聯合國推薦,聘請我參加主辦單位。這麼回事情。

       我是二00三年第一次代表澳洲大學參加這種會議,第一次參加的會議是在曼谷大學,就在泰國,跟泰國朝野結了善緣,所以泰國大使推薦。我就很放心,這個不是假的,於是我就答應了。積極做準備,還有五個月,十月開會,我們五月得到這個信息的,五個月的時間積極準備。做得非常成功,我們在大會裡頭做了八個小時報告,三天展覽,把湯池小鎮的成果用圖片、用文字。當時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有一百九十二個國家大使、代表都受了感動,都希望到湯池去考察,親自去看看。這樣湯池的實驗就傳到世界了,也影響到國內。國內這些年到處傳統文化這些論壇,都是從這個地方衍生出來的。

       湯池雖然停課,關閉了,馬來西亞的同學來找我。因為馬來西亞他們的華校校長、老師一共有五百多人,在湯池參觀、考察住了四個月,對湯池這個印象非常深刻。他們來找我,可不可以不停課、不解散?我說不可以,佛弟子絕對服從國家命令。古有先例,我們不能把這規矩破壞了。在中國歷史上有三武一宗滅法,佛教徒沒有反抗,完全聽話。底下一個皇帝,看到佛教徒這麼好,馬上就恢復。這歷史上有記載,我們怎麼可以不聽話?這個不可以的。我們服從命令。他們想了個主意,搬家可不可以?我說搬到哪裡?搬到馬來西亞。他們向馬來西亞教育部去申請,註冊一個馬來西亞廬江教育文化中心,就是招牌上加個馬來西亞。沒有想到兩個星期那個執照就下來了,這麼快!教育部長是馬來人,回教徒,真使我出乎意料之外。部長跟我見面,一見如故。這樣就到馬來西亞去了。

       二00五、二00六年,我兩次到倫敦,也去看那個地方的漢學院,跟他們同學們交流,深深感到傳統文化要復興,一定要培養師資,那漢學院就有必要。所以我就想在馬來西亞建漢學院,把我們中心這個教學讓它合法,真正是一個教育機構,永續辦下去。馬六甲有同學捐獻一塊地給我,十一個英畝,合中國七十二畝,比我們湯池大一點。現在已經開始建築了,預計大概是一年到一年半完工,應該明年年底可以完工。首相支持。

       當時廬江這些老師,大概有十幾個人,將近二十個人在馬來西亞。現在在一起研究的,好像有五、六十個人。將來漢學院建成了,我們正式開課。這些老師每個人專攻一部,我們用古老的方法。前面十年不招生,完全招收研究員。這些研究員從哪裡招?從馬來西亞華校的老師、校長。他們退休下來大概都五十多歲,這個年齡很好,一輩子教書,對於讀書、蒐集資料、寫論文有經驗。我們希望能夠有兩百個人,都是研究員,期限十年。每個人專攻一部,學《易經》的專攻《易經》,學《論語》的專攻《論語》,學《禮記》的專攻《禮記》,一個人一樣東西,在《四庫全書》裡面選。十年之後,這些人都是世界上第一流的漢學家。我也請馬來西亞政府教育部對我們這研究員審查,他們講的東西我們有光盤、講義,那就是論文,送給教育部審查,認為合格,我請他授給我們漢學博士學位。得到一個國家承認了,他們就有資格在全世界其他國家大學裡頭教中文。我們中國的漢學有人繼承。

       去年,我接受斯里蘭卡總統邀請,我建議他要辦一個佛教大學,要辦一個宗教大學,他都答應了。佛教大學大概也快動工了,我參加了破土奠基。這個地方將來也是一個漢學中心。如果有緣,看看日本能不能建一個,韓國能不能建一個,因為這兩個國家有漢學的基礎,而且基礎很深,真正辦起來不難。希望中國傳統文化將來能夠傳遍全世界,這個世界才會有真正的和諧,才真正能化解衝突,中國文化救世界,這就是真實之利。真實之利不是口號,我們也許都能看見。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