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2012淨土大經科註 > 0237集

【字號:  |    |  

二零一二淨土大經科註  (第二三七集)  2013/3/28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40-0237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聽我念三皈依: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

       請看《大經科註》第五百零四頁,從第三行看起:

       「下第三十六」,三十六願,「教化隨意願。如上願所明,生彼國者,安居樂國,悉登補位,成等正覺」。我們前面學到這個地方。現在我們接著再看下面,「但菩薩成佛各有願力。如願被弘誓鎧甲,返入穢土,普利群生,教化有情,則承彌陀願力加持,教化隨意,無不圓滿。是為本願之意」。這就像地藏菩薩,大家所知道的,他就是教化眾生的願力特別深,甚至於發誓,眾生沒有都成佛道,他就不願意成佛,要度盡眾生方成佛道,這個願發得太大了。所以我們知道,地藏菩薩許許多多的學生都已經成佛,我們在《地藏經》序分裡面看到的,參加地藏法會的是十方諸佛如來,那些是什麼人?全都是地藏菩薩的弟子。釋迦牟尼佛要介紹地藏菩薩,這些諸佛統統都來隨喜、都來讚歎。有地藏菩薩這種悲願的人,有,也不在少數,當然不能像地藏菩薩那麼樣的堅持,退心的人很多。這是說明無量無邊的眾生發心學佛,每個人的願力不一樣。如果像地藏菩薩發這個大願,願意獻身為一切眾生,幫助他們生信,幫助他們發願,幫助他們修行,幫助他們成就,這些地藏確實都做到了。

       所以菩薩在中國,表大乘法門基始,就是基礎、開始,大乘菩薩從哪裡學起?從地藏學起。地藏的名號是用比喻來說的,因為我們都知道,大地它含藏無盡的寶藏,它能夠出生五穀雜糧養育眾生,地下有無盡的寶藏、無盡的珍寶,所以用地藏這個名號。表什麼?表我們的心地、我們的本性,我們本性裡面有無量無盡的寶藏,就是沒開發。這寶藏是什麼?佛在《華嚴經》上常說,「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這是自性含藏的寶藏。無量的智慧、無量的德能、無量的才藝、無量的相好,是自性真心裡面本來具足的,就好像大地含藏無盡寶藏一樣。這些寶藏需要我們去開採,用什麼方法開採?地藏法門就是方法。地藏代表孝道,所以《地藏經》是佛門的孝經,地藏代表師道,師道是建立在孝道的基礎上。所以孝親、尊師就是開採地藏,上頭要加兩個字「心地」,真心,心地地藏裡面的寶藏。用這兩個方法,孝、敬,孝親、敬師,用這兩個方法就能開採出來。

       父母給我們的是肉身,是身體,身命,老師給我們的是慧命,我們有身命跟慧命才能開採自性寶藏。所以學佛從哪裡學起?從孝親尊師。你看淨業三福第一句,「孝養父母,奉事師長」,這就是地藏菩薩。從這個裡面再延伸出「慈心不殺」,慈心就是大慈大悲,是自性裡頭的第一德。這是講利益眾生的,能夠犧牲自己成就別人。換句話說,菩薩只知道有別人,不知道有自己,為什麼?一切萬物萬事是菩薩的報身、是菩薩的法身。法報是真身,應化是假的身體,不是真的,為什麼?法、報沒有生滅,應身跟化身有生有滅,是教化眾生起的作用,應化的根本就是法身跟報身。法身,宇宙一切萬事萬物的本體;報身是智慧身,是自受用身,也有他受用,他受用是對四十一位法身大士所現的身,十法界裡頭沒有。

       菩薩以應化身遍十方世界一切諸佛剎土裡面的十法界,在這個裡頭教化有情,當然會得到彌陀願力加持。為什麼?教化眾生是彌陀的本願,只要發心教化眾生,就會得到阿彌陀佛的加持。所以,教化隨意,無不圓滿,這個隨意不是隨自己的意,自己如果有意,他是凡夫,他不是菩薩。所以佛經上講的隨意,我們要看清楚,隨眾生意,《楞嚴經》上所說的「隨眾生心,應所知量」。眾生希望見佛他現佛,眾生希望見菩薩他現菩薩,恆順眾生,隨喜功德,自己沒有意思、沒有起心動念才能夠示現。我們現在不能示現,什麼原因?我們有意思,有意思就不能示現,沒有意思就能示現。心真的空了,就能示現;心裡還有,有什麼?有起心動念,就不能示現。起心動念、分別執著全沒有了,就能隨眾生意思示現。這是本能,每個人都有,只要肯放下。

       有人說古來的祖師大德,特別是禪宗,捨得乾淨,確確實實教導學生契入言語道斷,心行處滅。這個境界是寂靜的大定,比無生法忍還要高一截,入這個境界。這個境界裡面是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不執著,心住在這個境界。這是什麼?這是自性,這是一切如來證得的境界。這個時候老師問你,正在這個境界當中,請你道一句來,就是你說一句形容這個境界的樣子。這個人才開口,老師立刻伸出手把他嘴巴摀住。他真開悟了,真正契入這個境界了,這個境界說不出,你怎麼可以說?你說就錯了,就「開口便錯,動念即乖」。有人用這句話問文殊菩薩,文殊菩薩聽了之後端坐在那裡,一句話不說。旁邊就有人說,這是真正的般若。這個確實只可以意會,不能言傳,你入這個境界你才知道這個味道,說不出的。

       我們就能體會到,實報莊嚴土是這個境界,常寂光也是這個境界,常寂光更徹底,為什麼?它沒有相了。像我們六道裡頭無色界天,它那是最高的,實報莊嚴土好比是色界天,我用這個比喻,大家比較容易體會到。實報土裡面,沒有起心、沒有動念、沒有分別、沒有執著,實報土;可是常寂光土連這個習氣都沒有。他雖然沒有這個東西,他有習氣。習氣不礙事,只障礙契入常寂光,它就障礙這一點。習氣斷了,實報土不見了,所以實報土也不是真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沒有說實報土例外。但是實報土跟十法界相比,它真實,為什麼?它不變化。十法界裡頭有變化、有生滅,實報土沒有變化、沒有生滅,只有無明斷了之後,實報土豁然現前,十法界沒有了。好像作夢醒過來了,夢中境界沒有了,你眼睛所看到這個境界就是實報土。但是到有一天,無始無明習氣斷乾淨了,實報土不見了,實報土只有這一個現、一個滅,當中沒有生滅。不像我們這個境界,所有一切現象全是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的波動現象。這個現象實報土沒有,所以叫它做一真法界。

       契入常寂光,相沒有了,一片光明,所以佛經上形容「大光明藏」,形容這個境界。什麼都沒有,但是它什麼都能現,靈明到極處,無法形容。眾生有感他就有現,就有應,叫感應道交,絲毫不爽。雖起感應他沒有起心動念,連起心動念的習氣都沒有,這是一定要知道的。像釋迦牟尼佛、在中國歷代祖師大德,很多都是這個境界,也就是說他來示現的。釋迦牟尼佛住世八十年,我們中國人算虛歲,八十歲圓寂的,這八十年當中,他有沒有起心動念?沒有;有沒有分別執著?沒有。這叫佛。如果有起心動念,沒有分別執著,那他是菩薩,十法界的菩薩;如果還有分別,他是阿羅漢,他沒有執著。這是大乘佛法,真正到教化隨意,隨眾生心,應所知量,無不圓滿。圓滿不是說菩薩自己,是眾生,眾生心目當中所希求的願望達到了,這就叫圓滿。他想發財,真的得到財富,這就是圓滿;他想求智慧,智慧開了,這就叫圓滿。這是幫助眾生,你想什麼都能幫助你圓滿。

       這個圓滿都是正確的方法,想發財不是用非法的手段,那是錯誤的,那叫造孽。不正當的手段得來的財富,死了之後要到地獄、餓鬼道承受果報,那個苦難就多了。菩薩不做這個事情,這害人。譬如說貪污,貪污是害人,賄賂的人是害他,接受賄賂的人是自己害自己,兩種人統統要墮地獄。菩薩教人發財要用這種手段,這是害眾生,不是利益眾生。菩薩教你發財用正當的手段,那就是菩薩知道財從哪裡來的,這個道理要懂。財從財布施來的,你想發財,行,用什麼方法?財布施。沒錢布施,我學佛的時候章嘉大師就教我,大概看我什麼?看我這個命,命中沒有財。你看,財是命裡有的,命裡沒有就沒有,命裡有的時候丟都丟不掉。

       香港李嘉誠命裡有財富,他丟都丟不掉。他的一個顧問,也是他的老師,陳朗先生,早年常常聽我講經,前幾年過世了,應該也有八十多歲,他年歲比我大。他告訴我,他說李先生大概三十歲的時候,他是潮汕人,從潮汕到香港來做生意,偶然一個機會遇到了,他給他看相、給他算命。問他,你將來想擁有多少財富你就滿足了?他還不錯,他說我能夠有三千萬,我就滿足了。陳先生告訴他,不止,你的財庫,命中財庫是漫出來的,不是平的,是漫出來的。就斷定他,你將來是香港首富。命裡注定的,無論做什麼生意你都發財。命裡有的是因,你做的事業是緣,因跟緣一結合,果報就現前,就這麼個道理。這是過去生中生生世世修財布施的果報,不是一世,一世沒有這麼多,生生世世喜歡布施。

       我們這個命跟李先生命一比較,他的財庫是滿的,我的財庫是空的,根本就沒有。所以老師教我修財布施,我說我哪裡有財布施?老師就問我,一毛錢有沒有?可以,一毛錢沒有問題。一塊錢有沒有?一塊錢勉強也還可以。他說行了,你要常存布施的心,就從一毛一塊去布施。鼓勵我做。出家學佛沒有錢也不行,不能弘法,弘法利生也得要財布施,那你得先要修財庫,先修財布施。我就聽話,在哪裡修?那個時候開始星期天逛寺廟了,到寺廟多半都是找藏經。寺廟有經書,這些書市面上買不到,都是些善心人士印的,在寺廟裡流通,書店裡頭找不到。印經的時候,專門有人拿了個單子在募化,多少不拘,一毛錢也收,不是不收,一塊錢也收。我們碰到的時候,身上有一點錢就捐給他,從這開始。放生,放生也是拿個單子,大家湊錢來放生,這個都是多少都不拒絕的,我們就參加。最初我布施從這個開始,很少的錢,可是常常這樣做,常常有心,真的愈施愈多。

       夫子,孔子他說,「七十歲隨心所欲不逾矩」,隨心所欲都能夠守住原則,守住禮法。我這個布施,大概是七十以後隨心所欲了。這一生修的布施不知道數字,從來沒有記,可是知道真的是很多很多,我不積財,有了就布施。最近這十幾年,代表澳洲的大學參加聯合國和平這些活動,認識的人多了,活動的範圍愈來愈大了,這個要錢。每個活動,在過去從美金大概五十萬、一百萬,從這開始,現在是愈來愈多。這錢真有,就有人送來,送來也不多也不少,真夠用,不可思議,我就非常相信老師的話。財布施,財用不缺乏,這個好;法布施,增長智慧;無畏布施,健康長壽,這是老師教我三種。所以我這個布施是法布施用得最多,有錢全部都印經。印光大師那個時候他自己設了個印刷廠,在蘇州報國寺,自己做出版的事業,就是十方的供養。我們沒有這個緣分,好在現在印佛書、印善書的地方很多,很多書局、印刷廠都歡喜做這些事情,我們就委託他們來做。

       我發願印送一萬套《大藏經》,也快要圓滿了,大概再有一千套,差不多就圓滿了,一萬套《大藏經》。其他大部頭的,像《四庫全書》、《四庫薈要》,這大的,小的部頭就太多太多了,幾十年沒有中斷,非常可觀。我是從民國六十年,公元多少年?一九七一年開始,大量印經布施,那是第一次,好像印了三千套《華嚴經》。第一次印的是小本,修正本,裝口袋的,一套十二冊。一冊兩塊錢,台灣錢兩塊錢,這一部就是二十四塊錢,一部《華嚴經》,好像印了三千套的樣子。那個時候我就想,用錢能省就省,能省兩塊錢就印一本《華嚴經》。真的一生不敢亂用錢,不敢浪費,你看,我省兩塊錢,就多一本《華嚴經》。累積到現前這樣的成就,這是在年輕的時候作夢都不敢想像的。辦活動,辦這些大的事情需要用錢了,我銀行有個戶頭,我就查查帳有沒有?真有。錢從哪裡來的?不知道。每一次都用,用得差不多了,過一段時期再辦一個活動去查查又夠了。真靈,不是假話!

       這三樣東西都是人之所愛,財富、聰明智慧、健康長壽。老師把這個法傳給我,我相信,依教奉行,這六十多年,業因果報絲毫不爽,一點都不假。這個叫生財有大道,心安理得。你盡量去布施,愈施愈多,愈多愈施;決定不能守,守就完了,你就到此為止了。所以,財物叫通貨,通就是流通的,像水一樣,這邊有進來,那邊有出去的,如果不出去就到此為止,你就沒有了。如果你大入大出,源源不斷,永遠不會斷的,這是佛教給我們生財有大道。這是教化隨意,無不圓滿的意思,這是第三十六願的本意。

       「又鎧者鎧甲,古時戰士對敵作戰時所被服之物」,這是防禦,「用以遮衛身體,防衛矢石」。古時候,遠程的武器是射箭,另外就是用石頭。現在武器跟從前不一樣,現在衝鋒用戰車,戰車裝甲那就是防衛,跟從前這個意思相似。近代避彈衣亦屬於此類。「菩薩入生死」,入生死就是又回到六道輪迴裡面,在這個裡面用兩種身分幫助眾生。一種身分是應身,應身就是到這個世間來投胎,像釋迦牟尼佛一樣,投胎、出生,從小長大,再示現出家、學道、修行、證果、弘法利生。這種種示現,這個叫應身,住在這個世間長。另外一種化身,化身時間短,幫助你解決一樁事情,像虛雲老和尚朝山,兩次生病遇到文殊菩薩。文殊菩薩現一個乞丐身,虛老和尚不認識,以為真正是乞丐,他幫他解決問題。曠野當中找不到人,有個人知道他生病了,每天到外面討飯來餵他,找一些草藥來給他治病。等他病好了,就分手了,一個朝山,一個去要他的飯,這人也沒有了。這是化身。化身常有,你要用真誠心求佛、求菩薩會見到。跟菩薩感應道交,古人用一個字,「誠」則靈,就起感應。為什麼你求沒有感應?你沒有誠敬心。雖然你信,信裡面夾雜著妄想、夾雜著雜念,你的信心不純,所以它不起感應。

       我們看到瑩珂的例子,三天三夜能把阿彌陀佛念來,那三天三夜他是真誠,他沒有絲毫懷疑,沒有妄想、沒有雜念,就把阿彌陀佛念來了。這個舉動是給我們表法,是告訴我們,用真誠心跟佛菩薩溝通求感應不難。難在懷疑,難在你放不下,你牽腸掛肚的事情太多了。所以現在人這個誠敬心是非常非常難發,很想發,發不出來。所以我說最大的障礙是什麼?是手機。在從前沒有手機的人,心清淨多了,有這個東西人心就亂了,這不是個好東西,這是魔的手法,不是佛,佛不要這個東西。魔可以玩這個手法,我們可以拒絕,我們可以不接受,不接受好,接受麻煩。

       抗戰時間,這些東西都沒有,電話都沒有,日本人打到我們邊上了,距離我們一百里,沒人知道,大家若無其事,平平安安度日子。我們家鄉就是這樣的,確確實實距離我們大概一百公里,或者不到一百公里,可是我們那兒就沒去,我們那兒人也不知道,知道就慌張了,不知道。那個地方是很偏僻的一個地方,沒有馬路、沒有公路,那裡沒有汽車的交通,沒有,附近都有日本人干擾,我們那裡沒有。科學技術實在說沒有這個必要,這個東西利多弊更多,貪小利結果失了大利。這個大利是我們清淨心失掉了,我們的誠意受到了破壞,這個損失太大了。

       菩薩示現到這個世間,慈悲心,他來降伏魔軍,魔就是煩惱、就是障礙,菩薩教我們怎樣斷煩惱、怎樣破除障礙。他「以自之弘深誓願為鎧甲」,所以鎧甲是比喻,他有大願心來幫助苦難眾生。「因弘誓之心堅逾鐵石」,鐵石是比喻,菩薩四弘誓願的心像鐵石一樣堅固。「可以此心出入生死之陣」,他能夠到六道來做種種示現,哪一道都去,人道有,畜生道也有,餓鬼道也有,地獄道也有。菩薩到地獄幹什麼?度有緣人,有緣人造了地獄業,多半都是毀謗佛法的,到地獄之後他就知道錯了,知錯,緣就成熟了,菩薩就能度他。有人犯了嚴重錯誤,雖然知錯了,還是出不了地獄,那個原因是什麼?他的破壞力太強大,破壞的面太大,影響的時間太長,他在地獄就苦了。什麼時候才能出來?他的影響力消失了,退化了,消失了,佛法再興旺起來了,他才能出離。所有一切罪業,是以破壞佛法這個罪業第一重,沒有比這個更重的,其他的罪業都輕。

       唐太宗是殺人,奪取政權的時候殺人太多,因這個罪業墮地獄。但是他是佛門的護法,所以受的罪比較輕,輕也不忍心去回憶它,提到地獄,依然心有餘悸,你看他那個樣子就非常恐怖。這次真正離開地獄,是這部《群書治要》,我們從來沒有跟他打過交道,想都沒有想過。只知道有這麼一部書,這部書是從四庫經史子這三部裡頭精華的精華,大唐盛世是這部書起最大的作用,知道這部好東西。但是這個東西失傳了,我們在二十五史裡頭,唐書,《新唐書》、《舊唐書》,《宋史》、《元史》、《明史》、《清史》,都沒有看到這個目錄。這是什麼?這是失傳了,連目錄都沒有。一直到嘉慶登基,乾隆做了六十年皇帝,傳給兒子,自己做太上皇,日本向中國皇帝送了些禮物,朝貢,這裡頭有一套這部書。但是清朝那個時候是最盛的時候,清朝康熙、雍正、乾隆這三朝,不亞於貞觀,平心而論,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對這個書沒看在眼裡。一直到民國,清朝亡了,民國,才發現,宮廷裡頭發現有這部書,商務印書館把它印出來了。

       我們知道有這個東西,講經的時候提了一下,居然就有有心的同學他們去蒐集,看到了,找了兩套寄給我。我看到如獲至寶,翻了一翻,很完整,字沒有缺,保存得很好。可能這個本子沒有人看過,很舊了,沒有翻過的這個跡象,是新書。我交給世界書局印一萬套,這就不會再失傳了。就這麼一樁事情,唐太宗離開地獄,我們不知道。這個書的樣本,書店把樣本寄給我看,我在澳洲,我們大概一共有八、九個人,把書展開擺在桌子上,大家在看。悟忍師的妹妹那天她也在場,突然她跪到地下說我是李世民。唐太宗來了,時間大概只有五分鐘,來感謝。我說沒有為你做什麼事情,你感謝什麼?《群書治要》,他就因為我們印這部書,他才離開地獄,這我們是無意的。

       主要的是三樁事情,第一個是他感恩;第二個是求我住世,因為我常常想求往生;第三個告訴我,這部書可以救全世界。這句話提示得好,因為我們原來沒想到過,只想到幫助中國,沒有想幫助外國。他這一提醒我才注意到,一定要翻成外國文,對全世界流通,這是他提醒我的。所以這個傳話有價值,要不然我們沒想到。大概五分鐘他就離開,就走了。有些通靈告訴我,他離開人身之後,好像在我們的澳洲念佛堂住了一段時期,應該有十幾天、一個月的樣子,他在那邊念佛。這是佛門大護法,是個好皇帝,地獄裡頭沒有人情講的,善有善果,惡有惡報,緣成熟了這絲毫不爽。也有人問到慈禧,他也透了一點消息,慈禧在地獄,罪非常之重。她的罪過太重了,把中國的文化根斷掉了,她是開始,所以她很不容易離開地獄。所以,一個人有大權、高位,他修福也很容易,他造罪業也容易。

       了凡先生做寶坻的知縣,不過管一個縣,這個縣是很大的縣。他發心要做一萬樁好事,他的夫人天天愁悶,這一萬樁好事到什麼時候才能做得圓滿?他自己也感到憂慮,晚上睡覺做了個夢,夢到個天神告訴他,你這一萬樁好事已經做圓滿了。他說我沒做,怎麼會圓滿?他說你減租,就是田租,老百姓農民田租,他覺得那個太重了,制定一個法律,減租,整個縣的農民統統得利益。你這一萬樁好事,一樁事情一萬樁好事就圓滿了,他要沒這個權做不到。所以《群書治要》在現在流通,量愈多唐太宗功德愈大,我們把它送到聯合國、送到全世界,真的,這個功德太大了,一般人很難想像。他不但離開地獄了,我們相信他一定聽經、念佛求生淨土。他知道玄奘大師在極樂世界,人家問他玄奘在哪裡?他在極樂世界。玄奘是他的國師,肯定他到極樂世界。

       「至於所教化者,首云皆發信心」,這句話重要,「蓋信為道源功德母也」。教化眾生第一個目標,就是希望大家相信。還不能相信你就不要說,像鬼神這個事情,不要講,為什麼?他不相信,他起反感。他能夠相信的教他,倫理他相信就講倫理,道德能相信講道德,因果這樁事情得慢慢來。像前幾天,甘肅的高處長,這是老共產黨員,無神論,決定不相信這個事情。羅馬凱撒大帝的三王子,在甘肅附在農民一個母女身上,講這些事情他好奇,哪有這種事情?他去採訪。他也是個作家,採訪了六次,他想想,這個事情絕對不是這兩個人能造得出來的謠言。求證,他去找外語學校的教師,羅馬文的專家,因為這個羅馬話是二千一百年前古羅馬的語言,現在沒有人用了。把這些專家學者找到,去跟她接觸聽聽,告訴他是真的,不是假的,她講的確確實實古羅馬的語言。他說現在在英語、法語、德語、葡萄牙語,裡面還有這個字根在。他把這個故事完完整整寫出來,寫成一本書。原先好奇,以為沒有人看,送到我這裡來,我給他介紹,這是真的不是假的。

       正好那個時候我也是跟教皇有約,到梵蒂岡去訪問,他把這個事情告訴我,我就順便在羅馬打聽,有沒有這回事情?羅馬很多人記得這個事情,說有這一支軍隊出去了,出去之後就再沒有消息,不知道到哪去了。他們歷史上有這個記載。這個軍隊完全消滅在中國,細節統統說出來。要求,他們做鬼很辛苦,孤魂野鬼沒有人祭祀,吃不到東西,水都喝不到,苦不堪言。這個故事流傳出去,我把這個書,沒有英文版,中文的,我送了本給教宗,我帶了幾本到羅馬去,送給他們。他們感到很訝異,他們不相信,總認為凱撒大帝是被暗殺死的。這裡頭告訴,死的不是凱撒,是凱撒身邊的衛士,穿上他的衣服被殺死的,他自己逃出來了。帶了一百多人就往東面走,走到中國,跟他這個小兒子沒見面,相距只有幾十公里,不算太遠,就是沒有這個緣,那個時候沒有通信,不知道。在中國還過了十一年才死去,跟在凱撒旁邊有他的夫人,還有一個女兒。這故事說得清清楚楚,這不是編出來的。現在這個高處長變成是一個非常非常有神論者,他說真的不是假的。

       最近又遇到一個,是日本,這就是侵略中國一個將軍,中將。他帶著軍隊十三萬人,在東北,在松花江戰爭上死在那個地方,十三萬軍隊也是被消滅掉。這十三萬軍隊的鬼魂還在,曾經他們在五十年前遇到太乙真人,道教的,告訴他,五十年之後在永昌這個地方,有個老太太她們會救你。果然找到齊素萍居士,一看時間五十年。所以,他們這十三萬鬼魂就到了永昌,現在被三王子,被羅馬軍收編了,統統做護法神。這個故事也非常動人,這個將軍是個很好將軍,很有良心的,他不知道到中國來是侵略中國,不知道。等於說是被政府欺騙,讓他們到中國來,不告訴他們什麼任務,只說你們先去,到時候再有命令給你。其實命令裝在他們自己衣服口袋裡,不准打開看,到全面發動戰爭的時候才打開。打開是天皇的命令,要求他們三個月滅亡中國,到這個時候才曉得。心裡都有數,可能回不去了,原來還有回家的想法,恐怕回不去了,結果全部都死在中國。他是很反對,但是沒辦法,他知道這個不是正義之戰,這是屬於侵略戰爭,是不仁道的。

       透出這些消息,就是南京大屠殺,告訴大家,不是你們說的三十萬人,實際上四十五萬人,一個月被殺的四十五萬人。日本人這次戰爭的失敗,實在講就是南京大屠殺,把中國人殺醒了,團結起來,一致抵抗,他就沒辦法了。在這個之前,中國人是一盤散沙,真的沒有國家意識,經過這個大屠殺,把中國人醒過來。所以南京大屠殺是救了中國,中國能有八年抗戰,到最後,實在講美國不投原子彈,日本人也滅亡,它的資源沒有了,人沒有了。年輕人,十幾歲小孩都要上戰場,人沒有了,資源沒有了,它非亡不可。它在那個時候,它的國力支持不了一年。原先想三個月滅中國,打到八年,自己滅亡。我在日本跟日本人說,中日同種同文,同一個文化,日本全是中國文化,沒有自己的文化。交往二千五百年,有歷史記載的,兄弟之邦,應當要團結,要互助合作,不應該有仇恨,不應該有戰爭,這才對。一定要把傳統文化再興旺起來,日本人丟掉傳統文化四百年,他們接觸西方比我們早。我們接受西方文化從日本傳來的,我們比它晚兩百年。

       日本的法師告訴我,日本的寺廟四百年前都講經教學,這四百年疏忽了,不再有人講經,從前都有。我們相信,你看《無量壽經》,日本祖師大德註解有三十多種,中國只有兩種。這就說明,日本對於佛法研究的比我們用的功夫更多,時間更長,留下來的典籍很多,很值得做參考。我現在找中西隨功法師,把日本古德關於《無量壽經》的註解,把它蒐集起來,編成一部《無量壽經》古註的叢書。應該很快可以出版,我們幫助他做這個事情。黃念老這個註解,也引用了幾種日本的註解。

       「本經小本曰: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蓋此淨土法門,極圓極頓,超情離見,故為一切世間難信之法也」。這個話是佛說的,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說的一切法,歷代祖師大德告訴我們,只有這個法門圓到極處,圓是圓滿。世尊所說的這些教義,大乘的、小乘的,宗門的、教下的,顯教、密教,全都在此地,一樣不漏,圓極了。頓是什麼?頓是頓超。宋朝瑩珂法師,破戒比丘,只用了三天三夜的時間,他就往生到極樂世界去,還有比這個快的嗎?頓是快速。我們看《往生傳》、看《淨土聖賢錄》,這都是修淨土的人,一半以上都不超過三年,就成功了。試問問,哪一個宗派三年能夠圓滿成功?找不到,這是證據在!

       近代的,我們看到諦閑法師的徒弟鍋漏匠,不認識字,沒有念過書,四十多歲才出家。找到諦閑法師,諦閑法師跟他的關係,小時候在一個村莊裡出生的,小時候的玩伴。這個玩伴一生淪落不堪,生活比乞丐好一點,也差不多。看到諦閑法師出家,有地方住、有得吃、有得穿,還有很多人恭敬,非常羨慕,要求出家。諦閑法師告訴他,不行,你四十多歲了,太晚了。出家生活是兩條路,一個是講經教學,你這一門肯定不行,來不及了,你不認識字。第二種經懺佛事,那些法本、儀規你也學不會,你出家到哪去?但是他是賴定了,不肯走,非出家不可。到最後,諦閑法師給他折磨得沒法子,那就談條件。他全接受,不管你提出什麼條件我都接受,我都遵守。他說好,這樣子我給你剃頭,剃頭之後你不要住在廟裡,住在廟裡,你住不下去,別人瞧不起你,你也很難過。到鄉下,寧波鄉下找一個廢棄的小廟,沒人住的破爛的小廟,叫他住在那裡頭。就教他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告訴他,每天念這一句佛號,念累了休息,休息好了接著念,不分晝夜。這個人老實、聽話、真幹,所以他成功了,三年預知時至。

       他沒有告訴任何人,所以這個信息沒人知道。只知道他往生前一天,離開這個小廟,到城裡面看看他那些老朋友。去幹什麼?辭行的,見最後一面,他也不告訴別人。當天晚上他就回到小廟,回到小廟的時候晚上,有一個老太太照顧他的,給他燒個午飯、晚飯,替他洗衣服。他就告訴老太太說,明天不要替我燒飯。老太太心裡想著,師父今天出去看朋友,可能明天有朋友請他吃飯。到第二天,不放心,大概快到中午到廟裡看一下,他廟沒有門的,破廟,沒門,叫師父沒有人答應。結果看到師父在佛堂,面對著佛像站在那裡,叫他不答應,仔細一看,已經死了。老太太嚇一跳,從來沒有看到人是站著死的,把這個事情趕緊告訴幾個學佛的佛友,大家都來看。派人到觀宗寺去報信,給諦閑法師報信,一往一來三天。

       諦閑法師看到了,非常讚歎,說好啊!你總算沒有白出家一場,你真有成就了。像這樣的成就,弘宗演教的法師比不上你,這是講智慧,講經教學、弘法利生的人比不上你;名山寶剎的住持,這是講福報,也比不上你。替他辦了後事。老和尚在講經當中,常常提出這樁事情勉勵同修。這個人就一句佛號,什麼都不懂,三年如一日,真老實,沒有出過廟門。他往生肯定自己知道什麼時候,走的時候那麼從容,頭一天看看老朋友,也不說話,第二天就走了。連侍候他的老太太也沒告訴她,只給她開玩笑:明天不要替我燒飯了。這是倓虛老法師早年在香港,常常用這個勉勵念佛人,這是念佛最好的榜樣。

       還有個參禪的徒弟,禪也算是不錯了,最後去做土地公去了,說明冤親債主不好惹。他在金山寺,你看,從清眾,小和尚清眾,十幾年往上提升,升到首座和尚,地位跟住持差不多。到這個地位,傲慢心生起來,有了地位,供養多了,信徒多了,道心就退轉了,冤家債主就附身。冤家債主是他太太,他結了婚,結婚之後出家,太太不答應,他出家,太太投水自殺。這太太常常在他身邊,過去他認真修行,有護法神,不能近他的身體。到他傲慢心生起來,護法神走了,太太就附他身上。附他身他就有時候不能做主,看到水就想自殺,真的,跳了幾次水,被人救起來了。所以寺廟老和尚,首座和尚這要常常去跳江自殺,在長江,這個傳出去很不好聽。就通知諦老,他是諦老徒弟,諦老沒辦法,就把他帶回,帶到寧波,一路上相安沒事。

       到寧波之後,因為他有首座和尚的身分,特別給他一間寮房,這對他尊重。有一天吃早飯的時候,他沒有來,諦閑和尚:怎麼這個時候還沒起來?叫人去看看。敲門沒有聲音,把門栓敲破進去看的時候,裡頭沒有人,後面窗戶打開。報告老和尚,老和尚說出事了,從後面窗戶出去,看看是不是跳水了?寺廟外頭一條小河,沿著小河去找,找到差不多一里路的時候,屍首在這個河邊,真的跳水自殺了。大家都不知道原因,屍體抬回來。正在這個時候,他還有個女兒,女兒哭哭啼啼到廟裡來見老和尚,說昨天晚上她爸爸媽媽託夢給她。諦閑法師一聽,有消息,有下文了。到底什麼事情?她說我爸爸媽媽他們今天是什麼上任。他說上什麼任?他們做土地公,爸爸土地公,媽媽土地奶奶。老和尚馬上想到了,廟門外頭新蓋了一個土地廟,可能就是這個。好,佛事,超度佛事到土地廟去做,佛事的台面對著土地廟。諦老就說,如果真的你做了土地公,你得顯一點靈給我們看看。果然他們做法事這個台的當中,有一陣小旋風,旋風,轉的旋風,轉了很久。老和尚說好,我們看到了。就是這個廟的土地公、土地奶奶。

       參禪學一輩子得這個結果,鍋漏匠一句佛號往生極樂世界,站著走的。一個聰明,一個笨,不認識字、老實,老實人能成就;太聰明了,結果沒有出六道輪迴,墮到鬼神道去了,那是鬼道。土地公是鬼道裡頭有身分的,什麼身分?鄉鎮長。城隍是縣市長,他上面還有總督,相當於省長。這不是假事情,我們相信諦閑老和尚不會打妄語。

       這些都記載在倓虛法師的《影塵回憶錄》,《影塵回憶錄》是倓虛法師的自傳,他自己口述的,他的學生大光法師記的、整理的,很值得看,這部書。倓老對於東北的佛教,他是東北人,有很大的貢獻,東北幾個大的道場,十幾個都是他建的。哈爾濱的極樂寺、長春的般若寺,在天津建的那個是楞嚴寺,一個道場,現在都很有規模。抗戰勝利之後,諦老往生了,倓虛法師就到香港來了,晚年都在香港,在香港辦了個華南學佛院,也培養了一批人。他的這些學生裡頭很多我都認識,在香港這些學生當中,很多都到美國、到加拿大去了,我在美加遇到很多,都學得不錯。現在這一代,跟上一代比差很遠。

       佛法教學第一個目標,是幫助大眾建立信心,「信為道元功德母」,這句話是《華嚴經》上說的。小本是《阿彌陀經》,《阿彌陀經》上有說,「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這是釋迦牟尼佛講的。淨土法門確實難信,它太容易了,易修難信,如果真信,確實一生決定往生。在我們這個地方,聽經,早年黃忠昌居士,三十才出頭,聽我講經,講到很多修淨土的三年就成功,就往生了。他就發了個心做實驗,看到底是真是假,在深圳閉關,向小莉居士護關。向小莉今天來了,中午替我們做飯。她護關,三年還差兩個月,兩年十個月他往生了,預知時至。告訴我們,這是真的不是假的。他的舍利塔還供奉在黃麻埔那邊,作證轉。劉素青居士的往生,是非常明顯給我們作證轉,這個光碟在這邊應該多內部流通。問問念佛的同修想不想往生?想往生帶回去看看。這個碟片我看過,可以內部流通。

       「又小本曰」,《阿彌陀經》說的,「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這個「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就是小本經的經題,《阿彌陀經》本來的題目是這個。鳩摩羅什大師翻譯的時候,翻出來之後就用阿彌陀佛的名號做經題。這是翻譯的人的善巧,為什麼?名號功德不可思議,就用名號做經題。題目的意思非常明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誰稱讚?一切諸佛,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沒有一尊佛不稱讚的。是一切諸佛所護念經,稱讚當然護持,所以念佛人得一切諸佛護持。一切諸佛護持為什麼不明顯?是我們對這個法門還有懷疑,天天念佛、誦經,還有妄想、還有雜念,把我們的功夫破壞了,我們的功夫不純不淨,所以沒有感應。

       我們周邊,最近這五、六十年來,我們所看見念佛人往生稀有的瑞相,應該要多去想想。然後回過頭來反省,我們為什麼得不到?把原因找出來,把原因消除,我們的修行功夫就得力了。一定要知道,西方極樂世界真有,阿彌陀佛真有,經上所說的句句都是實話,沒有一句是欺騙人的。多讀經、多聽經,真正搞清楚、搞明白之後,我相信你這一生只有一個方向、一個目標,你一定會完成,決定生到極樂世界親近阿彌陀佛。你有慈悲心,十方諸佛剎土有很多跟你有緣的眾生,你想幫助他們、想成就他們,不難,只要到了極樂世界,你就有智慧、有神通、有道力,全幫得上;不到西方極樂世界,你決定幫不上忙,想也是空想。到達極樂世界之後,真幫上忙。

       我們看底下文,「是以極樂大士宏化十方,咸以勸信為首」,在教學當中,第一個目標就是要教人家相信。現在人教人相信很難,為什麼?四百年的科學,讓現在人養成一個習慣,這個習慣就是懷疑。我在外國住的時間長,看得很多,外國人教小孩,小學生,甚至於幼稚園的學生,四、五歲就教他懷疑,就教他不能隨便相信人,怕受人家騙,怕遇見壞人拐騙。是好事,但是副作用很大,將來長大什麼?對父母懷疑、對老師懷疑、對聖賢懷疑、對祖宗懷疑,這個麻煩就大了。聖賢的學術,要從恭敬當中才能學得到。「一分誠敬一分利益」,不是印光大師發明的,古人就有說,印祖接受了,說得多,常常用這個勸人。我們對於聖學、對於淨土有沒有相信?不能說沒有信,但是也可以說你沒有相信。為什麼?你沒有完全接受,你還有很多時間去學別的東西。

       真正相信的,像鍋漏匠一樣,專,三年一句佛號,除一句佛號之外什麼念頭都沒有,他就成功了。這就叫一門深入,長時薰修。讀書千遍,其義自見,他讀的書就六個字,「南無阿彌陀佛」,一天到晚心上有佛,口裡有佛,身上也有佛。身拜佛、口念佛、心想佛,這叫彌陀弟子,這個叫淨宗學人。我們雖然在搞淨宗,沒做到,所以不能成就。我們對六道也沒有搞清楚,像瑩珂法師,他對於地獄搞清楚了,他害怕。他那個心是怎麼專的?害怕地獄專的;如果要不知道地獄,自己沒有造地獄業,他就不能往生。所以,造的這地獄業,知道地獄苦,就是他能夠往生作佛的因緣。緣有善有惡、有順有逆,真正能幫助你念佛往生就是勝緣,殊勝,那個惡緣也變成勝緣,它幫助你往生了。所以,我們要用平等心看人、看事、看物,不要有偏心,不能有邪念,正知正見,功夫才得力。

       「又曰:汝等皆當信受我語,及諸佛所說」,這真是苦口婆心,在教誡我們。《彌陀經》上勸信、勸願、勸行,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從這些地方看到釋迦牟尼佛的慈悲,看到釋迦牟尼佛示現在世間的願望。他沒有別的,就是希望我們相信、理解,真正發願求生、能老實念佛,沒有一個不成就,這是最快速的法門。只要你往生,不僅是釋迦,一切諸佛無量劫所修、所學、所證的你全部得到。自性容天地萬物,都變成常寂光了,常寂光是自己的本體。所以,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是真的,不是假的,不是讚歎的話,千真萬確的事實。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