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淨土大經科註 > 0384集

【字號:  |    |  

淨土大經科註  (第三八四集)  2012/6/18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37-0384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看《大經科註》第八百四十六頁,第二行當中看起,正語:

       「正語者,不唯心無邪思,以無漏智,攝口四業,住四善語故」,八正道第三。語業是最容易犯的,世出世間聖人對這樁事情都非常注意。孔夫子教學,大家都知道四科,第一個科目德行,德行是做人的根本,是基礎。所以最重視的德行,人要有德。第二就是言語,說話要知道分寸,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這完全是智慧。佛法裡頭將不妄語列為四重戒,比丘戒裡頭、菩薩戒裡頭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叫四根本戒。佛看得很重,說《無量壽經》,第八品裡面告訴我們善護三業,護是護持,三業是身、口、意,意是造作。一般經論的順序都是用身口意,可是佛講《無量壽經》善護三業,第一個講口業,「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善護意業,清淨無染」。把口業擺在第一,這個很少見的,什麼原因?也就是口業最容易犯。所以身是三業,殺盜淫;意也是三業,貪瞋痴,不貪、不瞋、不痴;口四業,四條,不妄語、不兩舌、不綺語、不惡口。這是世出世間的根本戒,佛重視,儒也重視,中國過去老祖宗沒有不重視的,諺語所謂「病從口入,禍從口出」,「禍福無門,唯人自召」。這是我們不能不重視的,八正道只有八條,它列在第三。

       學佛,學佛是學什麼?昨天我們說過,學佛,佛是智慧、是福德。智慧誰不要?福德也是大家要的,學佛就是學智慧、學福德。有福德自然有福報,沒有德哪來的報?這是十法界一切眾生所希求的。最殊勝的福慧、最圓滿的福慧、最究竟的福慧在經典當中,釋迦牟尼佛教的。為什麼說它最究竟、最圓滿?因為釋迦佛教的是稱性的。這個智慧、福德從哪裡來的?佛告訴我們,是自性裡頭本有的,不是從外來的,外面沒有,這個屬於性德。那現在為什麼沒有了?現在迷了,迷失了自性。性德無量無邊,諸佛如來也說不盡,經典上所說略舉一二。世間法不是從自性流出來的,跟佛法不一樣,這佛法是真的,世間法沒有。

       中國,我們走遍全世界,才知道中國可貴、中國可敬。中國自古以來,世世代代都出聖人,尤其佛教到中國來,英國湯恩比博士讚歎說,古時候中國人心量很大,能夠接納包容異族文化,就是指印度佛教,它從印度來的,不是中國的。又說佛教豐富了中國本土文化,儒跟佛接觸,儒提升了,道跟佛接觸,道也提升了,沒有跟佛接觸之前,確實,這世間法、人天法。用佛經的道理來解釋儒家的四書五經、十三經,把這些典籍提升到跟大乘經一個味道,這是佛法把本土文化帶起來了、提升了。所以今天講中國文化,儒釋道三足鼎立,缺一個都不可以。可是今天儒釋道都沒有了,沒人學了,儒的經典沒人學,道的經典也沒有人學,佛也沒有人學,所以社會亂了,人民苦了。為什麼會失掉?我們看看過去世世代代,這樁事情不僅是釋迦牟尼佛將護法這樁大事付託給國王大臣,請他們護持,儒跟道也不例外,都是歷代帝王護持。學的人多,成就的人多。有大成就的人,在過去帝王都是禮請到宮廷裡面去講學,在皇宮講學,帝王帶著嬪妃、文武大臣來聽課。於是上行下效,下面一直到人民,都知道這個東西好,都知道要學習,所以家學裡頭列入課程。

       古時候的家學教四書。教育在中國歷代都是家庭自己負責,國家沒有設立很多學校。國家中央有太學,省、縣市也都有學校,一個,那是什麼?培養國家幹部的。那些學生參加考試,考試及格進入這些學校,以後就是做國家的官吏,現在講公務人員。自己的家學,家學是每一個家長都重視,都希望自己子孫裡頭有出人頭地的人才出來。請老師,那是一樁大事,家庭裡頭要開會,老人,大概小孩、父母還沒有資格參加,他們年歲太輕,三、四十歲的人。祖父母、曾祖父母、高祖父母,這些人來主持,探訪哪個地方真正有學問、有德行,又會教學的,這些條件具足,再派人去禮請。那個請老師的禮節非常隆重,老師請到家裡來,家人,你看這小孩在旁邊看到,家裡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都向老師行大禮,三跪九叩首,這樣隆重。老師才真正負責來教,老師不認真教,怎麼能對得起你家人?

       古時候做老師的人,學生有出人頭地的,老師的光榮。如果自己兒子考取功名,考到狀元、考到進士,學生一個都沒有,人家會把這人就有批評,他就沒有臉見人。他怎麼?私心,自己教兒子教得好,教學生就吝法,那他怎麼做人?所以全心全力教學生,自己兒女差一點沒有關係,學生好了,學生會照顧老師的後代。為什麼?師徒如父子,老師的兒女就是自己的兄弟姊妹,比照顧自己兄弟姊妹還要加一等。這就是老師為什麼要認真教學,他認真教學,他的後代就有人保障。學最重要是德行,德行的根是父母紮的。進學大概是六、七歲,標準上學的年齡是七歲,有聰明的、好學的,六歲就可以上學。這個年齡,老師還要做榜樣,要守規矩。不僅是口教,身教,老師所教的自己都做到,學生才相信,學生才肯學。老師的辛勤(辛苦勤奮)為下一代,不僅是為你這一家,為整個民族、為整個國家培養優秀人才。

       教科書,聖賢的經典,不是現在人隨便編的,所以他這個學有根有底,當然不一樣。老師對學生的管教非常嚴格,所謂是「嚴師出高徒」。中國以前的小朋友,確實沒有現在外國人那樣的活潑,沒有,有很多規矩約束他。《弟子規》,必須要遵守的,那是家學共同的科目,裡面講一百一十三樁事情。除這個事情還有每個人家經營的事業不一樣,有人世世代代做官的,他的規矩就更多,有人是務農的,有人是做工的,有人是做買賣的,士農工商各人行業不一樣,每一行都有規矩。諸位看看家譜,你就知道了,家譜裡頭有家訓、家規,你就完全看到了。你才曉得《弟子規》那是共同的,必須要遵守的,除這個之外還有自己的,我家庭,我們學術是哪個學派的,事業是經營什麼樣行業的,各有各的規矩,家譜都有記載。家譜是家庭歷史,從老祖宗世世代代記載下來。

       大概,我常常在想,漢族這個族群,最早是一個祖先,應該是伏羲氏,這畫八卦的伏羲氏。伏羲以後神農,神農以後黃帝,但這個時間很久,伏羲到神農是五百年,神農到黃帝也是五百年。黃帝才有文字,黃帝到現在四千五百年,這有文字,以前沒有文字,沒有文字不能說沒有文化,印度婆羅門教有一萬三千年的歷史,最早也沒有文字。我們從孔老夫子學習的態度裡頭,能夠看出一些跡象。夫子自己常說,他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這種修學的心態,恰好現在人丟掉了。古時候受孔子教育時間長,印象深刻,差不多個個都有。述而不作就是說明自己一生沒有創作、沒有發明。現在人學外國人,外國人就是要創造、要發明。孔子一生不敢,創造發明是大德行、大智慧,我們沒有那種能力,所以只有向前人學習,把前人所教給我們的世世代代傳下去,對於古人一絲毫懷疑沒有,有信心!叫信而好古。

       愈是古老東西愈純真,所以古老東西可貴,這裡頭的道理,我們在自己一生過程當中就有很深刻的體會。譬如我們目前的生活、目前的社會,跟十年前比,十年前比我們現在人純樸、老實,再往十年前比,更好,愈往前面愈好。想到我們自己小時候,十歲的時候,記事很清楚了,那個社會非常祥和,人與人之間見面都會打招呼,陌生的人都會打招呼。行路的人,那個時候旅行都是走路,有錢的是騎馬,那就算很不錯了,坐轎子,還沒有車。那個時候的馬車,那就是很奢侈的,富貴人家才有。農家有牛車。交通非常不方便,看到這個旅客的時候,都會邀請休息一下,這裡泡一杯茶水給他喝,來接待他,現在沒有了。從前沒有旅館、沒有飯店,人情味很濃,這十年、十年,一個十年不如一個十年。

       所以孔子好古,孔子那個時代也是亂世,想想過去歷史上的盛世,堯舜之治,是孔子心目當中常常嚮往的。堯王、舜王,所謂堯天舜日。孔子生在周朝,夏商周開國都了不起,夏禹,禹王,繼承舜王的,商湯、文武(周文王、周武王),大聖人!那個時候中國沒有統一,我們在歷史上看到,周朝的時候八百諸侯,幅員並不大,就是黃河流域、長江流域。珠江流域是外國,異族了。就是中原這一代有八百多個國家,都是小國,像現在的一個鎮、一個縣,以前那就是一國。國王就是國君,稱侯,叫諸侯國。周也是個諸侯國,周的面積百里,一百里。一百里比現在小,大概就是現在五十公里。五十公里那是一個國,大國,不是小國。政治辦得好,人民安樂,所以每一個諸侯國都向它學習,它等於說是天下所有諸侯國的模範城市。諸侯國尊他為天子,那個天子沒有統轄權,只是尊號,尊重你,向你學習,遇到疑難雜症向你請教。所以這種示範點很重要。

       以後統一了,秦統一行的是霸道,法制,十五年就被人推翻了,漢取而代之。漢武帝聰明,召集這些大臣研究,國家這麼大,統一了,以前這些諸侯國都變成郡縣,怎麼治理?董仲舒建議,治國採取孔孟的學說,漢武帝同意了。這個理念就一直綿延到滿清,都是以儒治國,以佛跟道來做補助。儒是由國家主管教育單位來推動,宰相底下第一個部,禮部,禮部尚書就等於現在的教育部長。但是那個時候的教育部是擺在第一位,換句話說,國家所有一切行政設施都是為教育服務。所以國泰民安,人人都明理,都能夠遵守道德,都能夠守住倫理,國家有很長的時間長治久安。太平盛世,在中國歷史上出現了不少次,每一次大概一百年到二百年,這麼長的時間天下承平。所以中國過去那一套東西好!

       唐太宗編的這一部《群書治要》,就是治國的精華,大唐盛世就靠這個。這部書不但治國,修身、齊家都靠這個,後頭的效果是治國、平天下,平天下就是天下和諧、世界和諧,都用這個。這本書被發現,我們覺得中國有前途、有希望。《國學治要》被發現,這都是老祖宗的保佑,傳統文化不會滅亡;如果沒有這套書,我們擔心傳統文化會滅掉。《四庫全書》雖然在,怎麼讀法?你沒有辦法。《國學治要》就是《四庫全書》的鑰匙,《四庫》的鑰匙,你先讀這部書,這個讀完之後,對於整個《四庫》你就認識了,你了解它,你也就懂得怎樣去學習。《四庫》是百科全書什麼都有,無論你想學哪一行、哪一業,你就專攻,這都有方法教給你。《群書》這是搞政治的,這是治國、治家的。那現在經商,公司行號用得上,它裡面是講管理的。

       管理一個家,從前是大家族,它不是個人的,家裡面五代同堂、六代同堂,不分家的,所以它是個社會組織。中國人從這種家庭出來,所以從小就培養出他沒有私心,他要有私心,這個家就敗了。你生在這個家庭,你是為什麼?你就為這個家庭。所以他心量大!他照顧他的父母,還有伯父母,還有伯叔,上面還有曾祖父母、高祖父母,這些父母的兄弟姊妹,你統統都要照顧,統統都要想到。所以他是為一個家族榮宗耀祖。這是一個人天賦的使命,不能做壞事,不可以帶給家族的羞辱,心行不善,人家不罵你,罵你祖宗,罵你家裡頭沒有家教。所以對於古人相信,一點懷疑都沒有,信而好古。

       我們從自己這一生,中國人講三十年是一世,一世一世的比,過去一世比一世好。現在真是這兩百年來文化走下坡,一世不如一世。那三十年之後跟現在比又差多了,這怎麼辦?這問題太嚴重了。九十年之後,那社會還像社會嗎?所以湯恩比的話,現在人還不知道重視,往後大家會肯定湯恩比是聖人。提出拯救地球的一個理念,就是今天要救這個世界、要救這個地球,只有中國孔孟學說,他提出這個,只有大乘佛學。孔孟是什麼?仁義忠恕,大乘是真誠慈悲,沒有別的。現在一定要把人喚起,人要愛人,仁者愛人,愛人是真正愛自己。今天人的麻煩不自愛,他怎麼會愛人?為什麼不自愛?從小沒有受到愛的教育,沒有人教他,這是今天整個世界動亂的根源。拯救這個世界,一定要把傳統文化復興起來,復興的手段就是靠教育。所以今天第一樁大事培養老師。古人的典籍存在,還沒有丟掉,找誰來學?自己真正學好了才能教下一代。學習的方法要用古老的理念、古老的方法,現在新的這套不行,教不出來。

       二00七年,劍橋大學的漢學家麥大維教授,他用私人身分到中國大陸參觀旅遊,在湯池住了四天,他親自看到了。回國的時候從香港經過,跟我談了兩天,一天三個小時,我們交流了六個小時。他誠懇的代表學校邀請我到倫敦去辦學,他想得很周到,要我去辦個書院,大乘佛學。我就告訴他,我說我不能去。他說為什麼?我說你們學校那個制度框架加給我,我教不出學生來。他說那你用什麼方法?我說我沒有方法,我們老祖宗有方法。他很驚訝,老祖宗的方法是什麼方法?我問他,《三字經》你知不知道?他會背,四書他都會背,真難得!我說《三字經》上前面八句話,就是我們老祖宗教學最高的理念,我們中國古人世世代代都遵守。你看他會背,他沒有發現。我說那八句話是最高的教學指導原則。

       教育,辦教育首先你要肯定人性本善,要肯定。像佛,佛之所以偉大,佛教學第一個念頭就肯定一切眾生本來是佛。那教育的目的是什麼?目的是教你成佛。人性本善,本善是聖人,那教學的目的是什麼?要把你從個凡夫轉變成聖人,這個教育才圓滿,達到教育的目的。所以「性相近,習相遠」,本來是聖人,本來是佛,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那是什麼?你本性是善,你習性不善,就是習慣不善,就近朱則赤,近墨則黑,你被社會染污了。所以這個教育就非常非常重要。「苟不教,性乃遷」,如果要不教,肯定是習性代替了本性。那今天是本性完全沒有了,全是習性。要懂這個道理。

       教的方法是什麼?「教之道,貴以專」。我就跟他討論,中國古時候,佛法也是如此,「一門深入,長時薰修」,這種方法它出聖賢。學習的期間十年,修學期間十年學一門功課,這個他很驚訝。我說譬如《論語》,《論語》不長。這本書怎麼學十年?他問我。我說十年不但要講,還要去行。「學而時習之」,這他知道,《論語》他會背。要把學的東西用在日常生活當中,習!用在工作裡頭,用在處事待人接物,叫活學活用,這叫學而時習之,那學得怎麼不快樂!真快樂,所以法喜充滿。所學非所用,樂就得不來,得不到。學之樂,世間什麼樣的娛樂都不能跟它相比,為什麼?這是內心的智慧往外透,那是真樂。佛家講的法喜充滿,常生歡喜心,你真正學有成就,它就是這樣的,它不需要外面的。外面那是刺激,那個樂等於服毒一樣,打嗎啡,那不是真樂,樂完了之後付出很大的代價。但是聖人之樂,這講孔顏之樂,孔子之樂、顏回之樂,普通人無法想像。那佛菩薩之樂也不是凡人想像得到的,樂此不疲,嘗到法味了。

       所以統統要依據一個原則,就是戒定慧,這是佛傳來的,儒採用了,道也採用了。戒就是守規矩,人能夠守規矩、能夠端正,慢慢他就得定,定就開智慧,它這麼來的。所以不能學雜、不能學亂,學雜學亂的時候,戒定慧就沒有了。那你學的是什麼?都是知識。博覽群書,知識淵博沒智慧,這是在今天我們親眼看到了。我們參加國際和平會議,與會的都是學者專家,都是博士學位,大學的名教授、政府高級官員,看到今天社會這個動亂,沒有一個人有辦法來對治。這就是什麼?知識是有侷限的,它不是圓滿的,它不能解決問題,今天社會大家看到了。而且知識所用的這些方法都有後遺症,不像智慧,智慧解決問題很圓滿,沒有後遺症。

       我們參加聯合國這種會議的時候已經很晚了,聯合國開世界和平會議開了三十年了,我們才進去,現在四十多年了。我們那個時候在聯合國做報告,就是把中國傳統這套東西跟大家講,大家聞所未聞,聽了很高興、很歡喜,但是他有疑問,這是理想,這個做不到。可是我們中國人的理想曾經做到,歷史上記載的,湯王做到了,七十里而王天下。他是小國七十里,七十里大概現在三十公里,這麼一個小鎮他做得好,震動整個世界。那整個世界、天下就是中國中原這一帶,大家向他學習,尊他為天子。周朝一百里,得到那個時候中國人所謂的天下八百多個諸侯國向它學習,做到,做過!

       所以,我們從湯池小鎮做實驗,這是聯合國逼出來的。那個時候我聽到頭痛,真叫當頭一棒,他信心失掉了。怎麼樣能幫助他們把信心建立起來?那只有做樣子。可是這個,這是做成功了。雖然不能夠繼續辦下去,做成功了,大家對我們說的話有信心了。我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讓這些參加和平工作的志士仁人,對古聖先賢有信心。所以一個實驗點不夠,我希望每一個宗教都搞一個實驗點,我稱它為聖城,基督教的聖城、天主教的聖城、猶太教的聖城,每一個宗教搞一個點。你說你宗教好,你把你宗教的精神、你宗教的文化、你宗教的好處,在這個地方、這個小鎮統統做出來,做出來給大家看。我們全世界人看基督教,到你的家去看看,是不是等於說你們基督教講的天堂,你在地球上做一個天堂的模型,那個聖城就是模型,我來看看基督教、看看天主教。我現在在說這些東西。

       中國傳統文化也要做出典型、做出榜樣出來,大家就相信了,大家就真的看到光明、看到希望,不至於灰心、不至於消極。我們看到許多人自殺,自殺都是好人,為什麼?他看到灰心了,他才自殺。自甘墮落的他不會自殺,不甘心墮落的這種人才會自殺,沒看到希望。所以這個實驗點是非常的必要。佛教的文化也要做實驗點,把三十七道品做出來,把佛的十善、六和、三學、六度、普賢十願,做出來給你看。你看看這個地方居民生活多快樂、多麼和諧,這一個地區的人像兄弟姊妹一樣,一家人互相尊重、互相敬愛、互相關懷、互助合作。只有朝這個方向走,這個世界才會有前途、才會有希望。

       今天最重要的,很多人都想做,誰來教?沒有老師,所以培養老師是當前的急務。如果當前真正有一個國家覺悟了、明白了,走這條道路,能夠培養一、二百個老師,利用現在的科學技術,衛星廣播電台、網路(網路電視),用這個向全世界播放。播放的內容,就是這個小城小鎮人民日常生活,你天天播出去,就會轟動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到你這來看、到你這來參觀,向你學習,你就變成王天下了。所以學一定要習,學而時習之。在佛法裡面,學了之後一定要修,修是修正。修正什麼?修正錯誤的行為,這叫修行。念頭有錯誤修正過來,言語有錯誤修正過來,身體造作有錯誤也都修正過來,這叫修行,修正錯誤的行為。標準是什麼?標準是經典。在中國是傳統古人的教訓,都在經典當中,這是標準。像這裡講的正語,你看不但是心無邪念,心裡沒有邪念,沒有邪念就有智慧,邪念是煩惱,邪念是罪孽。以無漏智,漏是煩惱的代名詞,無漏就是煩惱已經斷掉了。智慧裡頭不帶煩惱,真智慧。那煩惱是什麼?煩惱是自私自利、是名聞利養、是七情五欲,這個東西叫邪思。智慧裡頭摻雜這個東西,智慧就變質了,不是真智慧。這些東西統統淘汰乾淨,真智慧。人一點私心沒有,起心動念為國家、為民族、為全世界苦難眾生,這是中國人所講的聖賢。

       所以中國的教育是聖賢教育,接受中國教育的人,他的目的是成聖成賢。聖賢無論在哪個行業,都會是這個行業的榜樣、這個行業的標本,大家都向他看齊、向他學習。團體裡頭有這麼一個人,慢慢就會有兩個人、有三個人,愈來愈多,他跟你學習。有五個、十個,那團體馬上就變了。這樣的人,他再修正語,不妄語;不兩舌,兩舌是挑撥是非;不綺語,綺語是花言巧語,欺騙對方;不惡口,惡口是說話粗魯,這四種過我們都常犯。修得很好,可是習氣難斷,那必須時時刻刻有高度的警覺心,避免過失,每天學習不能間斷。從早到晚,接觸的一切人都是活菩薩、都是活佛,要用這個心態去看,你這一生決定成功。

       這個修學的方法是《華嚴經》善財童子,他怎麼成佛的?這個道理孔子說過,「三人行必有我師」,必定有我的老師。三個人是自己一個、一個善人、一個惡人,這叫三人。善人,我看到他的思想善、言行善,回想我有沒有?我要有很好,保持不要失掉;我要沒有,向他學習。所以他是佛、是菩薩,是我的老師。惡人也是,看到惡人一切不善,想想我有沒有他這些毛病?有就趕快改,有則改之,無,無就勉勵自己不要犯他的過失。這不都是老師嗎?天天這樣學法,學一輩子,不成聖人也成了,不成佛也成了。儒、佛講的話是真的,大聖大賢怎麼來的?就這麼來的。所以聖人無常師,每一個人都是我的老師。佛亦如是,菩薩修學就這麼成就的。從哪裡開始?從不妄語開始。如果不妄語這一條做不到,你怎麼學都不會成就,你所修學的功德從妄語漏掉了,就失去了,所以積功累德,你積不住,你也累不成。一定從不妄語開始,對於自己的言語要非常謹慎,態度一定要柔和,佛跟儒都特別強調。

       第四,「正業者」,業是事業,是造作。「以無漏智,除身三種一切邪業,住清淨身業故」。身的三種邪業,殺生、偷盜、邪淫,這是身的三種邪業。這三種邪業過失很大,殺生從果報上講,因果上講,殺生得短命報,偷盜得的是貧窮果報。邪淫得的是地獄果報,為什麼?它比前面兩個還重。中國古人有一句話說,不是沒有道理,說「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一切的惡行、惡念都是從邪淫來的,這個要能夠戒除掉,那你就修了萬善,你把善的根培養起來了。非常非常難!

       今天的這個社會空前的混亂,歷史上所沒有的,災難也是沒有的。這什麼原因?不善業之所感召,道理在此地,我們不能不知道。所以斷惡修善、改邪歸正、端正心念,能救自己、能救家庭、能救你的事業、能救社會、能救國家、能救世界,這個事情值不值得去做?我們多想想,人到這個世間來,為什麼來的?佛在經上說了一句話,叫「人生酬業」。這從因果上說,你是酬償業報而來的,過去生中修的福,你到這個世間來享福;過去生中造的罪業,那你到這個世間來受罪,是這麼來的,真所謂「一生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如果你遇到善知識、遇到聖賢教誨,你認真去學習就能改造命運。改造命運成功的人不計其數,明朝袁了凡是個好榜樣。那是什麼?他把自己一生改造命運,把它寫出來了。他原來是寫給他兒子,讓他兒子做參考的,跟他學習的。現在這部書流通量非常廣大,還拍成電視片,連續劇,這裡頭每一樁事情都是真實的。

       過去生中有造作的、有不足的地方可以修正,有錯誤的地方也可以修改。所以命運有沒有?有。誰造的?自己造的。自己造的當然自己可以修改,不是別人造的,所以命運要問別人就錯了,得要問自己,問自己決定不會錯。一定要讀聖賢書,一定要讀佛經。佛經讀什麼經?讀這個《無量壽經》最好!分量不長也不短,你天天去讀,天天會有覺悟,天天有啟示,對你的好處多多!讀經就是對照自己的身口意三業。經典是標準,天天將這個標準看一遍,就對照一遍,這是真修行。修行就是把錯誤的心行修正過來,依照經典就不錯。

       所以住清淨身業,你的身心清淨,身心清淨是最健康的。身體有點小毛病,別說毛病,最嚴重的、要命的這個病都沒有關係,只要把心行端正了,你的病自然就好了。這一樁事情不是什麼佛菩薩保佑,沒有迷信成分在裡頭。近代的科學家告訴我們,說的話跟佛說的話一樣,叫境隨心轉,身體是物質環境,最貼身的一個物質環境,隨著念頭轉。我們念頭不善,才感來的疾病,把我們正常的細胞變成了病毒。什麼是病毒?貪瞋痴慢疑叫五毒。五毒對應我們裡面的心肝脾肺腎,你犯了哪一條,某一個器官會生病,細胞就變成帶病毒的。你明白這個道理,是自心變的,我把念頭轉過來,不貪、不瞋、不痴、不傲慢、不懷疑,它又恢復正常了,就這麼個道理。

       現在科學很時髦的,科學報告好多,念力的能量不可思議。這個書現在是暢銷書,很人都在看這個,確實有好處,你得要相信。你把所有不善念頭統統斷掉,身心健康,你就快樂無比,連壽命都可以延長。了凡先生斷惡修善,這是聽了雲谷禪師的教誨,他相信、接受了,回去真幹。孔先生給他算命,他的壽命只有五十三歲,他活到七十四歲,多活了二十一年。那是他自己延長的,他也沒求壽命,自然就延長了,這個道理要懂。

       我講經跟諸位說過,過去我在美國洛杉磯,有一個算命先生算得很高明,那個時候跟我講的我不懂,可是這些年來統統兌現了。他算我的八字,我出生時辰八字告訴他,他一推算就告訴我,你的壽命是到了,過了。我壽命只有四十五歲,四十五歲那一年該走。但是那一年生一場病,我這一生沒有生過病,病了一個月,我心裡想壽命到了,我知道。我也不看醫生,也不吃藥,我一個觀念,醫生只能醫病不能醫命。所以我念佛求往生,念了一個月好了,我也沒有住院,沒找醫生。那一個月中,每天吃一點稀飯、吃一點鹹菜,念佛。我這個延壽延得長,延到今年延了四十一年了,四十五歲,今年八十六了,延了四十一年了。所以對於壽命早就放下了。現在沒有為自己,起心動念是為別人,最大的一個煩惱憂慮,是怕文化斷掉、是怕佛法斷掉。這真不得了,這兩樣東西斷掉,這個世界人就可憐了,沒有法子拯救。我別的事情沒操心,就看這兩樁事情太大了,兩樁事情,誰來繼承?繼承的人必須是無我,真正能夠放下自私自利、放下名聞利養、放下五欲七情、放下貪瞋痴慢,這種人行;不是這種人,傳承傳統文化,他沒有這個能力。傳承大乘佛法亦如是,這個人到哪去找去?

       古人一生找不到傳人,他就寫書,用這個方法傳下去,這是個好方法。但是這個書一定要文言文,文言文是我們中國老祖宗了不起的發明,千年萬世能夠把字的意思傳下去,後人不會解錯,這個工具好,叫文言。文言是什麼?永遠不變。言語會變,我們小時候,抗戰期間這些口頭語,現在一句都聽不到,變了。現在年輕人講話我們聽不懂,他們談,談得津津有味,我們聽了不知道他講什麼。所以言語會變,文字跟言語完全相同,就是白話文,那幾百年之後也看不懂了。所以老祖宗發明這個東西,文跟語,就是語言跟文言分成兩條路,語言隨便你怎麼變,文言不變。

       文言文難不難學?不難,我為這個事情很留心。我在美國訪問紐約大學,他們有學中文的。還有一個學生,好像只有三十歲的樣子,是個研究生,跟台灣大學做交換學生。她專門研究《華嚴經》,正好我在台北講《華嚴》,他們學校把她介紹給我,在我圖書館住了四個月。你看讀《華嚴經》,能看清涼大師的《疏鈔》,我就問她,中國這個文言文學多久?三年。不長!我訪問倫敦,看倫敦的漢學,這是全世界聞名的。我看牛津大學、劍橋大學跟倫敦大學,三個學校,跟他們漢學系的學生交流,我跟他們上了兩堂課,在倫敦大學上了一堂,劍橋上了一堂,他們的教授也來聽。這些人很了不起,所以跟他們不需要翻譯,很方便,談話什麼都懂,北京話說得比我還標準,我還說不過他,中國這些古籍很多他們都背誦了。所以我就問他,你們學文言文學多久?三年。不難!外國人一點基礎沒有,學中國文言文,三年就能學得這麼好,中國人學頂多兩年。這個東西學了,你有能力看《四庫全書》,有能力看《大藏經》。不難!

       所以我常想,在過去大概三、四十年前,我還有幾本,應該有十本,民國初年小學生的一些作文。但是居無定所,這常常搬家,把東西都搬掉了,現在只剩兩本放在澳洲。我在講席當中提到這個事情,我很感激,有心人,不知道是哪一位同學,聽眾,他們替我找來了一堆,這麼多一大套,好像有二、三十本。我翻了一翻,感慨萬千!民國初年,我看是民國三年到民國十年,我還沒有出世,小學生的模範作文。真的是小學生寫的,他寫了哪個學校、名字,那是小學生自己寫的,寫得真好!他的年齡,也不過是十歲左右。高小的學生,那就寫得更好了。高小大概在那個時候十二歲到十五歲,那時候高小。我們的《國學治要》,這是民國初年一些老師、教授,他們編的這套書,標準是高中學生。就是高中學生的程度,這個《國學治要》他們可以做為自修的本子,他們都能看得懂。你說中國這個國文到現在,古人講「一落千丈」好像是形容,現在好像是真的。

       所以文字學,文字學是認識字,這字怎麼來的,為什麼這個寫法,為什麼念這個音,它有什麼意思,這專門講文字的。這是認識字,要從這個地方學起,《說文解字》。先認識字,再學文言文,我相信這兩樁事情合併在一起,兩年就成功。哪一個人發心幹這樁事情,這人將來中國歷史上會留名。這是什麼?救救中國人的法身慧命,菩薩事業、聖賢事業,這是正業,正業當中純正之業。不懂得文,不知道、不認識字,那怎麼辦?早年台灣還有些老教授講這些東西,現在沒有了,這是值得憂慮的事情。我總覺得祖宗有德,上天保佑,最近發現了一個劉教授,雖然七十多歲了,他對於這一行精通,這有師承的。我問他,這門東西要正式開課,要學多久?他告訴我頂多一年。真學。有這個基礎,能夠讀一百篇古文,熟讀,這根就紮下去了。這個根紮下去之後,中國傳統文化就能夠繼承。

       拯救今天的社會,迫切需要的就是《群書治要》,所以我常在想,《群書治要》它的原書六十五種,如果有六十五個人,每個人專攻一種,十年之後中國就有一套活的《群書治要》,而且是最優秀的。為什麼?十年專攻一樣東西,就會成為世界第一流的漢學家。十年之後,我相信全世界最好的大學都會送學位給你,請你去當教授,我相信!我早年失學,沒有把這個基礎打好,跟這些人比我差得太遠了。我這個樣子都有很多學校送博士學位給我,何況你們有真正的學問。它送博士學位,是學校的光榮,你是我們學校的博士生,它的光榮,要不然它送你幹什麼!所以這個世界確實還是有救,我們朝這個方向去努力。這正業。

       第五,「正命者,以無漏智通除三業中五種邪命故」。這個三業五種邪命,《三藏法數》,《大智度論》裡面有一段論文。「謂以此五種邪法,用求利養」,就是求名聞利養,「而自活命。為比丘者,當深戒之」。這是說出家人不可以這樣做,這是不如法的,這種做法將來果報很苦。第一種,「詐現異相」,這個詐是欺騙,故意裝模作樣。「謂諸比丘,違佛正教,於世俗人前,詐現奇特之相,令其心生敬仰,而求利養」,這是第一個邪命。這個現象在現在很多,你看他出來見客那個威儀、穿著,祖師大德的裝扮,好像祖師大德一樣,也有人前呼後擁,讓在家人看到,這大師了不起,對他生敬仰心。目的何在?供養。專門是為名為利、為貪瞋痴慢,他搞這個。這是第一種邪命。

       第二,「自說功能:謂諸比丘,以辯口利詞」,世智辯聰,「抑人揚己」,批評別人,把自己抬高。我在美國就遇到一個這樣的法師,凡是有一些有名望的法師,受社會大眾景仰的法師去拜訪他,他怎麼樣?當著大眾批評他,把他教訓一頓,顯示他自己高。懺雲法師不在了,在台灣也是備受人尊敬的,我最初學佛跟他在一起住茅蓬,我對他了解。他到美國,這位法師跟他見面,聽說被這個法師狠狠教訓一頓,有人來告訴我。這就是自說功能。愈是有名氣的他就愈嚴厲,為什麼?抬高他的身分。還顯神通,其實那個通不是真的。這個法師以前學過道教,是道士,以後出家了變成法師,道教裡頭學了一些法術。他露一些小法術,能夠叫你哪裡不舒服,但是時間不會很長,大概只有幾個小時。你去的時候,他給你用了法術,告訴你,你回去如果什麼地方有不舒服,你就趕快來找我。回去之後真的,他所講的那個地方不舒服,是他做的法。對這個法師不得了,你看我身上有他都知道。用這些玩意。曾經有個比丘尼,也是離開他的時候,被他不知道用什麼法術,比丘尼回去之後就渾身不舒服。他打電話問她,怎麼樣?妳身體哪裡有沒有問題?比丘尼警覺性很高,立刻就想到可能是他做的把戲,一口否認,沒事,我很好,很正常,過了兩個小時之後就沒有了。這有些法術的,用這個來提升自己的知名度。「自逞功能,令所見者,心生信敬,而求利養,是為邪命」。他不知道出家人搞這個,這是罪業。出家人應該把名聞利養統統放下,心裡頭有這些東西,這就是罪業,這個就是地獄種子,不能不知道。

       第三個,「占相吉凶」,有,給人看相算命。「謂諸比丘,攻學異術」,這就是學看相、學算命,學這些東西,「卜命相形,講談吉凶,而求利養」,目的全是求利養,這是邪命。如果是菩薩,我也遇到一個,算命算得很好的,這個人是個菩薩,他用他那個命館做道場,來看相的統統勸人念佛、勸人吃素、勸人行善。我跟他認識,所以我就送他很多書,他在那裡流通。這是行菩薩道,全在自己怎麼用。但這個,我遇到這個人是在家的,他不是出家人,真正是受過高人指點,他看的的確是很準。我們很多年沒見面了,總有十幾年了,最近才知道他的消息,從美國回到台灣去了。

       第四個,「高聲現威:謂諸比丘,大語高聲」,這說大話,誇耀,「詐現威儀,令人畏敬,而求利養」,總不外乎名聞利養,這是邪命。末後的一條,「說所得利」。這個也是不好的事情,常常跟人說這家大富長者供養多少、那個供養多少,說這些,意思就是你要供養多少,你到我這來不供養,你來幹什麼?真有,這事情我都遇到過。所以說,「於彼得利,於此稱說;於此得利,於彼稱說,令人動心」。所以佛教今天衰,怎麼衰的?就從這衰的。確實,今天都屬於迷信。學佛,佛是什麼不知道,以為佛是神,佛能夠賜人福,佛能夠叫人災難,錯了,佛與吉凶禍福不相干。

       釋迦牟尼佛一生教學,道道地地的教育,這個我們要搞清楚,經典上記載得很清楚。他是王子出身,這是佛的示現,他有能力示現投胎到帝王家,生為太子。別人要爭取這些王位,他得到王位,他不出家,可以繼承王位,他放棄了,這做給人家看。你們要追求的我不要,我現成得到的不要,榮華富貴不要,妻子、兒女不要。他出家的時候,他的王妃懷孕了,羅睺羅。他的父親講,沒有後代不行。有了後代了,懷孕了,他就可以走了。

       出去參學,過苦行僧的生活,日中一食,樹下一宿,王子就過這種生活,居然過了一輩子,這不是假的。印度所有這些專家學者他都見過,所有的宗教都接觸過,廣學多聞,但是最後所學到的東西不符合理想。婆羅門教,所有印度的宗教學術都受它的影響,那就是四禪八定,釋迦牟尼佛當然學得最好,在四禪八定當中,六道的情形完全通達明瞭,上面到非想非非想處天,下面到無間地獄,樣樣清楚、樣樣明瞭。可是要問六道怎麼來的、為什麼會有六道,就沒有人能解答。六道之外還有沒有世界,也沒有人能解答。他就放棄參學,到恆河邊上畢缽羅樹下入定。畢缽羅樹,現在我們叫它做菩提樹,他在這個樹下入更深的禪定。深到什麼程度?我們相信他深到底了,自性本定。惠能大師所說的,「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他到這個境界,這自性本定。惠能大師也到這個境界,這就成佛了。所以明心見性,見性成佛。

       在定中為四十一位法身大士說了一部《大方廣佛華嚴經》,就是《華嚴經》是在定中說的,不是在人間說的。說什麼?說他所悟入的境界,詳細說明。惠能大師入定,也在這個境界裡頭,大徹大悟,同一個境界。能大師說得簡單扼要,只說了五句話,這五句話要是細說,展開就是《華嚴經》,《華嚴經》濃縮就這五句,同樣境界。這個境界太深了,不是世間人能懂的。那教學怎麼教法?教世間人先辦小學。他教學四十九年,小學十二年講阿含,就是小乘。阿含講倫理、講道德、講因果,講到人空,講到這個地方。十二年之後再升級講方等,方等好比辦中學,做大乘的預備。方等裡面講到法空,不但人空,法也是空的。方等八年,連前面十二年,二十年,就是二十年的基礎才講大乘法。大乘講般若、講智慧,《金剛經》屬於大乘,大乘講了二十二年。這就說明佛的教學是以智慧為中心、為核心。智慧,真正的智慧是自性裡頭本有的,智慧開了,你才看到事實真相,所有一切法是自性變現出來的,整個宇宙是同體,同一個自性,給你講這些。二十二年之後,這就學了四十二年了。後面的八年,佛講法華,法華是什麼?法華專門講成佛,怎樣提升到最圓滿的境界、最究竟的境界,給你講這些,好像辦研究所一樣。

       他教學是這麼教的,不少的學生就是跟他四十九年沒離開,一直向上提升。所以他是搞教育的,他是辦學的。用今天這個角度來看他,他的身分是多元文化社會教育家,他本身一生,他做的行業,他做的一些事業,是多元文化社會教育的義務工作者,教學一生,沒有向人收一分錢學費。他的生活很簡單,每天出門托缽,日中一食,樹下一宿,真的放下了,一無所有。

       我們今天雖然擁有這些物質的資源、生活的享受,心理上要跟佛陀一樣,決定不能夠說擁有。有擁有這個念頭,你就有苦惱,你就有業障。有要做沒有想,不要放在心上。有很好,別人拿去也很好,我用、他用都一樣!一點煩惱都沒有。這是我的,別人拿到的時候我就難過了,那你得受罪了,那是錯誤的。萬法皆空,緣生緣滅,都不是真的,所以般若後面那一段是非常難懂的。但是今天科學家把它證實了,這是我們要感激現代的科學家。如果不是現代科學家,我們對佛經上講的這些東西,總免不了疑惑。講宇宙的起源、生命的起源、我從哪裡來的,講得清楚、透徹,人與人的關係、人與天地鬼神的關係,我們不能夠不佩服釋迦牟尼佛。

       佛告訴我們,他的智慧、他所知道的,我們自性裡統統都知道,只要你明心見性,你就曉得,沒有例外的。但是明心見性心地要乾淨,不能有一點點染污,有一點染污,你就迷惑了。所以經題上清淨平等覺,清淨心是阿羅漢的,平等心是菩薩的,那個覺就是大徹大悟,明心見性,那是佛,最高的階層。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