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淨土大經科註 > 0131集

【字號:  |    |  

淨土大經科註  (第一三一集)  2012/1/10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37-0131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看《大經科註》第四百二十二面,科判「戊二、大願所依」,它分四小科,第一個是「觀察」。我們看經文:

       【於彼天人善惡。國土粗妙。思惟究竟。】

       念老居士的註解,說『天人善惡』,「判定善惡之性」,就是善惡的理性,什麼叫善,什麼叫惡,「諸說不一」,古來祖師大德說法不一樣。「茲撮要介紹如下」,現在把它節錄出來,列在下面,提供大家做參考。第一個是《菩薩瓔珞經》,《瓔珞經》說的。「以順第一義諦為善,違第一義諦為惡。經曰:一切眾生識,始起一想住於緣。順第一義諦起名善,背第一義諦起為惡」。這個地方跟我們說的第一義諦,什麼是第一義諦?丁福保居士編的《佛學大辭典》對於第一義諦的解釋,這是佛門的「術語」。「二諦之一」,二諦就是真諦、俗諦,這是二諦裡頭的一種,叫第一義諦。「對於世俗諦之稱」,對俗諦稱為真諦,對世俗諦就稱為第一義諦,那俗諦是第二義諦,這是說第一。「又云真諦」,名稱很多,也叫「聖諦」,也叫「勝義諦」,又叫做「涅槃」,又叫「真如」,也稱為「實相」,也稱為「中道」,又稱為「法界」,又稱為「真空」,名字可真多,還有,就不必再舉了,就舉這幾樣讓我們了解。一樁事情說了這麼多名稱,實際上要是我們通常來講,它就是真理,這些全部是真理的名稱。「總以名深妙之真理」,這是第一。諦是什麼意思?「諦者,真實之道理」,它不是假的,它是真的。這個道理在一切法當中,它是第一,所以稱它作第一義諦,第一義。「真實故云真,為聖者所見」,明心見性的人才能見到,所以叫做聖。「為殊勝之妙義」,所以稱為勝義。這些名稱都有講究的。

       《大乘義章》第一卷有這麼個說明,「第一義者,亦名真諦,第一是其顯勝之目」,目就是綱目,特別把它標顯出來,它最殊勝,沒有比它更殊勝的,所以稱之為第一。所以名為義,第一義。「真者,是其絕妄之稱」,它不是虛妄的,宇宙之間只有它是真的。佛在經上常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它是真的,它不是虛妄。虛妄的是一切相,它能現一切相,它不是一切相。「彼世諦」,世諦是苦集滅道,阿羅漢所證得的,世間法說這是真的。但是跟第一義要是對比,「應名第二」,它就不是真的了。為什麼?苦集滅道它還是虛妄的,世間人看它是真實的,實際上它是虛妄的,根本沒有這個東西。但是這個聖人才能見到,凡夫見不到。若對真諦來說,世諦就是妄諦。第一義諦若對世諦來說,應該說是出世,世諦是世間法,第一義諦是出世間法,超越世間了。若對俗諦來說,「應名非俗」,它不是俗諦。「若對等諦,應名非等」,等是平等,它這裡頭再找不到一樣東西跟它是平等的,它是至高無上的。所以「立名一一不可返對」。「是故事法」,這一切事,「旦名世諦俗諦等諦」。「理法」,這是說的理,理,「旦名第一義諦乃至真諦」。這是從理上講的,一個從事上講的。世俗從相上講的,第一義是從性上講的。性能生能現,一切法是所生所現,所生所現不是真的,能生能現是真的。所以能生能現稱第一義,所生所現則稱第二義。第二義我們容易懂,是我們的常識;第一義我們就不懂了,我們的常識達不到,它是真理。

       我們再看經本,繼續往下看。「經云第一義諦,即真諦、聖諦、勝義諦、真如、實相、中道等,亦即實際理體」。經裡面所說的,跟《佛學大辭典》所講的意思是一樣的。「諦者」,諦這個字是什麼意思?它是「真實之道理」,是真的、是實在的。真就不是假的,實就不是虛的,所以它是真實的道理。「此道理為諸法中第一」,因為它能生能現,它在一切諸法裡頭永恆不變。法是會變的,所生所現的一切法,一切法剎那在變。我們一般人不知道,沒有覺察到,這是說我們粗心大意,因為它的速度太快,現象非常的微細。這樣的快速,這樣的微細,被現代科學家發現了。近代的三十年,所謂尖端的科學家,一般稱為量子力學,他們發現了,觀察的結論跟佛經上講的完全相同。這就是說,現代科學發現的東西,在三千年前佛已經講過了,比科學家講得還透徹、講得還圓滿。所以佛經裡頭確實有高等的科學。

       「若眾生起一念」,這一念「順理體」,隨順法性,這叫善,違背理體,那就叫惡。「此之判定,以理體為準」,這種判斷是以本性,我們中國人講本性,以這個為標準。中國人,這是佛教沒傳到中國來之前,我們的老祖宗說「本性本善」,跟本性相應的,是善的,與本性不相應的,那就是惡。老祖宗講的本性,就是佛法裡面講的真諦,講的真如、實相、法性、自性,一個意思。所以本性本善。小朋友念的啟蒙的課本《三字經》,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佛稱這個本善就稱它作佛,佛性、法性,法性跟佛性是一個性。從自性上來講,佛說了,「一切眾生本來是佛」,沒有一個不是佛。為什麼現在變成眾生,現在不是佛了?我們違背了理體,我們現在不是順,我們現在是背,違背理體。不知道性,我們迷了自性,不知道自己有個本性、有個本善,不知道。

       現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當家做主的是誰?是煩惱、是習氣。我們天天,指揮我們在做事情,起心動念、言語造作,是什麼東西?是貪瞋痴慢疑,這個東西是違背自性的。自性裡頭沒有貪瞋痴慢疑,自性裡頭也沒有怨恨惱怒煩,自性裡頭沒有自私自利、沒有名聞利養。我們現在完全違背自性,所以活得這麼辛苦,有這麼多災難,道理在此地。自性是圓滿的、是美好的,所以稱它為第一。自性的性德我們可以說,現在圓滿落實只有一處,西方極樂世界,圓滿落實,其他諸佛剎土也落實,不圓滿。所以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是一切諸佛佛土當中排名第一,那就是它圓滿落實。諸佛剎土裡面落實了百分之九十九,還有一分缺陷,只有極樂世界是百分之百的落實。

       那我們就要知道,我們想到極樂世界去,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要跟第一義相應,也就是說,要跟本性本善相應。中國老祖宗說本善,具體說起來哪些是本善?五倫是本善,五常是本善,四維、八德是本善,千萬年老祖宗的教學,總是圍繞這四個科目沒離開。我們看清朝編的《四庫全書》,這是最大的一部叢書,每本書裡面所說的都不離開這四個原則,離開這四個原則,《四庫全書》不收,不要它。《四庫》的選擇,都是那個時候專家學者有道德、有學問的,他們選擇的,完全是善的,沒有惡的。我們要明白這個道理,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金銀財寶不是寶,留下來的智慧,留下來的經驗,留下來的方法,這是寶,這在《四庫》裡頭。《四庫薈要》,《薈要》是專門給皇上看的,善中之善,精中之精,這是精華,做國家領導人不能不知道。所以這是什麼叫善、什麼叫惡最高的標準。

       我們再看第二段,第二段講善惡的標準就低了一層,沒有前面那麼高。前面這個標準是法身菩薩的標準,實報莊嚴土的標準。第二是《唯識論》,「以順益此世他世之有漏無漏行法為善」,這標準就降下來了,「於此世他世違損之有漏行法為惡」。這是總綱領,下面是論文,先把這個論的總綱說出來。這個是黃念老,這兩句是黃念老寫的,下面是論,就是《唯識論》的論文。「能為此世他世順益,故名為善」。你看,現在現前是善,將來還是善,這就叫善;如果對現在善,對將來不善,這就是惡。那我們來看科學,科學的發展是對現在善,對將來不善,我們中國老祖宗要不要?不要這個東西。不是中國老祖宗不懂科學,現在這些科學技術老祖宗都知道,為什麼不發展?因為它對現前有利益,對將來有害處。老祖宗有智慧,不能幹這個事情。這個比前面標準降下一等,前面是絕對標準,這是相對標準。於現在世不善,於將來世也不善,這是惡,這決定不能做。

       我們看看,看我們中國這個現代化,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看起來好像是善,好事。現在我們知道,這樁事情做出來之後,把中國人從前那些倫理道德觀念完全消失掉了,我們付出的代價不值得。要幹什麼事情?把傳統文化復興起來,那是大善!傳統文化復興起來的時候,人民生活會不會提升?會提升,沒有副作用。這個事情我們有實驗可以做證明,我們過去在廬江做了三年文化活動,地方上的經濟統統提升,都帶動起來。文化帶動經濟是正面的、是好的,文化哪有不帶動經濟的道理?肯定帶動!當時我跟地方領導、書記、縣長談到這個事情,我說傳統文化只要一復興,尤其是我們能夠有聯合國這個平台做宣傳,對全世界宣傳,換句話說,全世界的人都想來看、都想來學習。所以我就告訴地方的幹部,我說廬江縣不要發展工業,工業是染污,我們不要它。我們發展什麼?發展觀光旅遊,服務業,多蓋一些小旅館,多發展飲食文化,讓他們到這兒來,住得很好、吃得很好,到這兒來學習。

       因為這些人到廬江來,他不是觀光旅遊的,他是來學東西,來學中國傳統文化的。來看到這個小鎮為什麼這麼和諧?人為什麼這麼好?他來學這個東西的。全世界的人,這些專家學者乃至於領導人都想來學,我們把他招待好、服務好,這個行業就賺錢,經濟全部帶起來了。你說廬江湯池小鎮,老百姓家裡,他都會搞一個,收拾個房間,乾乾淨淨的,招待客人。客人願意住他家裡,了解當地人民生活,他不願意住旅館,你收多少費用,他付給你,家家收入都提高。家裡做一點當地的小吃,讓這些客人,這外國人感覺得很舒服、很歡喜,立刻就帶動。所以,污染的東西我們都不要。廬江我那個時候告訴他們,種蔬菜,有機蔬菜,讓人家吃得安心,感到舒適。稻米,我們從別的省我們向他買,我們專門種蔬菜。就傳到全世界去了,我們跟聯合國產生這個關係的時候就有這個方便,好事情馬上傳到全世界。

       齊老居士在永昌,希望永昌做,妳真能做成功,我給妳在全世界宣揚,我可以給妳介紹。那個地方世界第一,中國傳統文化,儒釋道都在這個地方。附近不遠有敦煌石窟,那都是有歷史的文明,都值得大家來參觀、來看的,那一帶地方立刻就富起來。這是我們可以能做得到的,宣傳的工作我可以做,我講經的時候稍稍提起,我們講經現場直播,全世界都聽到。真做成功,我給你們介紹。所以,善不善的標準要論後世,現在得利,來世不得利益,事情不能做。要想到現前有利益,來世、後世都得利益,這個是叫善事,叫真正善事。這是《唯識論》裡面所說的標準。

       「人天樂果,雖於此世能為順益,非於他世,故不名善。」這個標準也很高。我們修善積德,得到人天福報,是好事。但是福享盡了怎麼辦?福要享盡了,阿賴耶的惡業種子又現前,還墮不善道。世間大富大貴,做到部長以上的地位,擁有億萬財富,至少都是五世到十世積功累德,才能夠得到這個福報,不是一世、二世的。可是得到這個福報,如果沒有智慧,只享福,不知道再修福,這福報一世就享盡了,享盡之後就沒福報了。為什麼墮地獄?造地獄業,你造地獄業,做皇帝也得要墮地獄,不能說做皇帝不墮地獄,這是很值得我們警惕的。

       在國外,很多人說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中國人什麼世紀?外國人都怕中國人,怕中國崛起要報仇,過去他欺侮中國人,怕中國人報仇,所以提心弔膽。我們有很多解釋,中國的崛起,是文化,決定不是軍事,不是武力,也不是政治,也不是科學技術,也不是經濟貿易,是文化。《群書治要》,文化!這部書現在印出來了,我們自己的國家非常重視,聽說黨校已經把它定為正式的課程,各級幹部都要學習。好事情!外國,我跟一些國家領導人見面,我把這個東西介紹給他,講給他聽。他們都著急,這個好東西一定趕快翻成英文,不翻成英文他看不懂。所以應這個急,需要太迫急了,沒有辦法,我就讓這些馬來西亞的同學們編一部最簡單的,《群書治要360》。就是三百六十小段,一天一段,一年三百六十天,一天去看一段。從這個書裡頭節錄下來,最精彩的、最適合於現在社會迫切需要的,三百六十條。要注音、註解,翻成白話文,再翻成英文,然後再翻成其他的國家文字。

       第一冊出來了,做多少冊?打算做十冊,十冊就全部就有了,就完全了,一年做一冊,十年完成。現在第一冊,英文翻譯的,現在在審查,本來就要出來的,大家要我們慎重一點,希望做到盡善盡美,延長兩個月。兩個月之後,我們的英文本就印出來了,對全世界流通。好!這是好事情。英文本等不及了,當時還沒有完成,只完成了百分之七十,好像是二百七十條,一共三百六十條,二百七十條。我在馬來西亞,馬哈迪就問我要,我就給他了,現在的納吉首相,我也給他了,他們兩個人是第一個得到的。歡喜!得到之後,像唐太宗一樣,手不釋卷,天天看,很認真的學習。

       這個對全世界大量流通,十年全書就翻譯完成,翻譯成各種不同文字。這就是落實了,大家放心了,這是《群書治要》的世紀,那就是中國人的世紀。我們自己學習,也希望全世界人都學習,連人民都學習。人民學習了之後,自己心裡有數,我投票選哪個人,心裡就有數了。做官的人讀了這個書,就曉得要做個好的領導人,老百姓才支持你、才擁護你。因為老百姓都看過這個書,都有標準,你做得不好,下次不選你。所以這套書好!將來完成之後,我還想在我們的網路,在我們的電視台播講。這個播講,我不必講,我專門講《無量壽經》,我找同學來講。最好請一些老師、請一些教授來講這個課程,擔任這個課程。聯合國世界標準的語言有六種,首先翻成這六種文字,這六種有中文、有英文、有西班牙文,還有俄羅斯文,一共有六種文字。這是使用這個文字人數很多的,讓他們先看到。這個就是善,這本書真的是善,標準的善。我們印了一萬套,現在各地方都在印,愈多愈好!現前得利益,將來得利益,這個書是叫人永遠得利益,是中國老祖宗智慧的結晶。用什麼來治國平天下?這套書。

       「惡趣苦果,雖於此世能為違損,非於他世,故非不善。」這是說什麼?惡趣苦果,三惡道,三惡道現前不善,他那個苦受完了他就善了。雖然他在現世他是違、他是損,他不是於他世,他將來世不是這樣的,所以他不是不善。這個我們在學習佛法裡頭講過多次。我說過,你行善你生人天,那是什麼?人天是消你的善業,善業要消掉,自性裡頭善惡都沒有。你造惡你到三惡道,到三惡道消你的惡業,要不然消不掉。三惡道是消惡業的,三善道是消善業的,都得要消掉。唐太宗他護法有功德,唐朝護法是中國最興旺的,他護法,他是八個宗的總護法。不但護佛法,儒釋道,而且還護基督教跟回教,那時候傳到中國來,他統統護法。下命令國家建道場,敕建,我們在北京看到清真寺,回教的,國家建的,皇上護法;景教,景教就是現在的基督教,也是那時候剛剛傳到中國來的,不反對,護持!他是宗教的總護法,他往生極樂世界,他知道阿彌陀佛、知道極樂世界。所以這個顯示善惡的,我們一定要搞得很清楚、很明白。

       你說眼前我們受的這些辛苦,這一生走釋迦牟尼佛的這條路,很辛苦,又沒有人認識。我出家的時候老和尚也很都喜歡我,希望我學經懺佛事,那個東西好學,三個月就學完了。勸我不要講經,我問他為什麼?講經不能夠生活,沒人供養,會餓死!經懺能賺錢,能維持得下去。我不是為這個出家,不是為這個學佛,我在社會上找一點小事情能活得下去,這不是我出家、學佛的目的,我還是堅持走這條路。堅持走這條路,寺廟都不歡迎你,所以到最後逼得沒地方住,這個問題非常嚴峻。在那個時候只有兩條路,一個就是聽話,跟著老和尚走,另外一個就是還俗。

       逼得我走到這個關口的時候,我是被韓鍈居士救了。她是我的聽眾,而且當時她聽經很專心,每一堂她都寫筆記。她回去跟她先生商量,然後帶著她的先生來看我,她先生我也認識,他也來聽過幾次經。告訴我,她家裡有兩間房間,空著的,問我可不可以住。她支持我繼續講經,寺廟裡不請,我們去租地方、去借地方。所以我們講經的道場是不固定的,租大概只有租二、三個月,講完之後就要另外搬家,另外的地方去租房子。借她朋友的辦公廳,辦公廳大的,我們晚上講經,他們不上班,維持著講經沒有中斷。我帶他們夫妻兩個到台中去看李老師,這個辦法可不可行?老師同意了,我就搬到她家住。這一住十七年,不是短時間。十七年之後我們才有一個小圖書館,台灣的面積五十坪,一坪是三十六尺,一百坪是三千六百尺,五十坪是多少?一半,三千六的一半,一千八百尺,我們有這麼大一個小道場。以後慢慢就擴大了,擴大到二百五十坪。非常不容易!韓館長護持我三十年。那個小圖書館我就請她做館長,韓館長就這麼出名了,館不大,名氣很大。我們的講經影響到全世界。

       她走了,麻煩又出來了,有人在當中挑撥,這就是佛語裡面講的兩舌、妄語。館長的兩個兒子聽了別人的謠言,對我們就有意見,我們就不能住了,就全部離開。我們很痛心,這一家人是好人,這個造謠生事的他是有陰謀,他想把正法毀掉。所以離開它,走投無路,新加坡李木源居士收留了我們。我們在新加坡做,場地比台灣更大,那是很有名氣的一個道場,居士林,新加坡居士林。我在那裡住了三年半,意外的做了一樁好事,把新加坡的宗教團結起來了,新加坡九個宗教就像兄弟姊妹一家人。政府歡喜,總統讚歎,那個時候王鼎昌夫婦,總統王鼎昌。王鼎昌走了以後,往生了,以後再納丹總統,都讚歎,都歡喜。對社會,對族群的團結、社會的和諧做了很大的貢獻。

       也是這麼個因緣,澳洲政府知道了,他們也希望團結宗教、團結族群,非常希望我到澳洲去,移民部長他歡迎我去。所以我的澳洲永久居留是他親自批的,在香港領事館辦的。領事館給我這個證件是邀請我,我不是在櫃台上拿的,是領事辦公室拿的。領事告訴我,澳洲政府發這種簽證給亞洲人,法師你是第一個。那天領事陪我們一起吃飯,我們聊了三個鐘點。歡喜!到澳洲我跟部長見面,他希望我團結澳洲宗教跟澳洲的族群,特別是土著。政府很聰明,把這兩樁事情交給大學去落實,學校是中立的,不會偏於哪個宗教,也不會偏於哪個族群,讓大學去執行。所以我跟學校就發生關係了,跟校長就常常往來,這是在澳洲特殊的因緣。

       由於這個因緣,九一一事件之後,校長就想到我。化解衝突,聯合國做這麼多年,沒有很大的效果,衝突頻率年年上升,問題愈來愈嚴重。所以邀請我在昆士蘭大學,我們開了兩次座談會,是和平學院的教授,我們來討論如何化解衝突這個問題。我提出我們中國老祖宗的方法,他們很驚訝。這個會議開完之後,第二個星期開第二次會議,學校就準備了聘書,聘請我做和平學院的教授。格里菲斯大學送博士學位給我,邀請我做他們學校的客座教授。我當時謝謝,辭絕了。他說你不能辭。我說為什麼?他說,法師你這個理念可以介紹給聯合國,希望你代表學校參加聯合國和平會議。這是個幫助世界化解衝突、促進安定和平,佛家講大慈大悲,不能不做。聯合國邀請的這些人都是有博士學位的,而且多半都是教授,他說你不是這個名義,他們不邀請和尚,一定要有這個名義。這樣我才接受,代表學校到聯合國參加會議。這大開眼界,才看到整個世界,跟這世界上這些專家學者們交流。

       我們把中國東西介紹,他們不相信,他們說這是理想,做不到。因為這句話,逼著我要做實驗點,我在新加坡找地方找不到,有錢買不到地方。在澳洲也不成熟,澳洲政府雖然對我非常好,我提出來這樁事情,而政府跟我解釋,他說澳洲信仰宗教的人不多,只佔整個人口百分之二十三。一百個人當中信仰宗教的二十三個人,這就有困難了,它信仰宗教的人是少數,多數不相信。所以最終逼著我,我回到老家去看看故鄉的這些族兄弟們,同輩分的人還有三十多個人。七十年沒有回去,回去看看,談到這樁事情,家鄉人支持,回來,回到我們家鄉來做,我們大家都支持。於是選的湯池。湯池還是政府領導選擇的,帶我去看,這個地方不錯,所以就在湯池。做得是意想不到的成功,我們原先以為搞這個文化教育,要搞二年到三年才能看到成績,沒有想到不到四個月,三個多月,成績卓著。讓我們深深感覺到人性本善,人民是非常好教的,就是沒人教他。一教他就覺悟、就回頭,良心就發現了,不好意思做壞事,這個不得了!所以當時我告訴這些老師,我說我們不可以居功,這不是人力做得到的,我說我們要謙虛,要認真學習。這是什麼?祖宗之德,三寶加持,人哪裡能做到?是老祖宗安排的!我們居功,我們傲慢習氣就出來了。我們要謙虛,不敢說這是我們做的,這是祖宗之德,人民配合,我們一教,他真肯幹。

       這個成就起來了,我就想怎麼到聯合國去報告?聯合國我跟它很熟,官僚習氣好重,相當不容易這樁事情。沒想到兩個月之後它來找我,這就好辦了;它找我好辦,我找它不容易。我說這是什麼?祖宗安排的,佛菩薩安排的,哪有那麼巧的事情?我這裡做成功,你看聯合國的信息就來了,而且找我,找我主辦一個活動,不是協辦。主辦我有權,協辦我沒有權,我得聽它的,主辦它聽我的,這個太難得了,作夢都想不到!我都不相信,這個消息傳來的時候不相信,我就派三個人到巴黎去,看看是真的是假的。他們去了,打電話告訴我,是真的,真有這回事情。它這次活動是紀念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五十週年,主題是「佛教徒對社會的貢獻」。聯合國從來沒有碰過宗教,從來沒有搞過這種活動,它找的是誰?找的是泰國,那就對了,泰國佛教是國教。它找泰國,泰國大使推薦我參與主辦單位,這個我相信了。因為我代表澳洲大學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活動,第一次會議就在泰國曼谷,在曼谷大學,頭一次。頭一次,我第一次參與,我沒有說話,我靜靜的看,我聽,我聽、我觀察,我沒有上台講演。學習,要了解,別說錯話了。所以很用心的去聽,跟他們接觸。

       在那一個星期當中認識了泰國的總理查瓦利將軍,這夫婦兩個虔誠的佛教徒,一個星期兩次請我到他家裡去作客,到首相府去作客。我頭一次受到這種禮遇,請客的時候端菜,他們夫妻兩個人一個人端一盤,跪在地下送到法師面前。泰國的佛教對出家人真的是恭敬,那沒話說。連皇太子見了面也是跪到,我很受感動。所以,那次也是緣分,遇到皇太子五十歲的生日,泰國五十歲是一生當中最大的一個生日。他發心給出家人建一個醫院,籌建委員會的主任委員就是查瓦利將軍,他們夫妻兩個負責這個事情。籌備會議裡頭表演,在電視台,夫人上台去唱歌,我坐在下面,跟查瓦利將軍坐在一起,這一旁邊是泰國副僧王。我問查瓦利將軍,我說你們籌募這個基金,預算多少錢?他說預算美金二百五十萬。我說你現在募到多少?他說現在已經募到五十萬,還差二百萬。我就告訴他,這二百萬我給你負責,把這個醫院搞成功。所以現在醫院的名稱是用我的名字。跟他結的這個緣,所以他推薦我做主辦,那這不是假的,我跟泰國有這個緣分。這個醫院建成之後開幕,我去參觀,那一天太子夫妻兩個人都在座。所以這麼個緣分。

       我們在巴黎這四天的會議開得非常成功,我們用一整天的時間,八個小時,報告湯池的成就。而且做了三天展覽,聯合國給我們一個大展覽廳,我們的照片、文字讓大家看。會議之後,駐聯合國一百九十二個國家的代表、使節都想到湯池去考察、去參觀,看看和諧真的落實在那個地方,不敢相信的,一定去看看。這樁事情,大事!一百九十二個國家現任大使,不是退休的,地方政府不敢接納,就拒絕了。但是這些人當中,我知道有二、三十個人,用私人的身分到中國觀光旅遊去,在那裡住了幾天。這個信息都傳到國外去了,真做成功了,不是假的。英國劍橋大學的漢學家麥大維教授在那裡住了四天,湯池住了四天,回國經過香港,跟我談了六個鐘點。我們是兩天,一天三個小時,他是非常誠意,邀請我到倫敦去辦學。我非常感激,不容易,劍橋大學是全世界排名第三,名校!希望我到劍橋辦個大乘佛學書院,這是屬於劍橋大學的。我非常感激,我謝謝他,我說我不能去。

       那是我們中國教學的方法跟西方不一樣,中國教學方法有它獨特的、殊勝的利益。中國教學是跟佛學來的,佛家教學,因戒得定,因定開慧,佛教傳到中國來,儒也學到,道也學到,都遵守這個原則。戒就是規矩,頭一個守規矩,這個規矩就是德行,基礎的德行一定要建立。佛法的德行就是五戒、十善、《沙彌律儀》,儒家的就是《弟子規》,道家的《感應篇》,這個東西一定要學,這是紮根。你沒有這個東西沒根,沒根是死的,不是活的。你有這個根,然後一門深入,長時薰修,大概四、五年你就得定,佛家講三昧,你得三昧。得定之後,應該三、四年就會開悟,縱然不能大徹大悟,也是大悟,智慧現前了。這是東方人教學的一個理念,跟西方人不一樣,西方人教的東西是知識,東方人是智慧。智慧跟知識不一樣,智慧能解決問題,沒有後遺症,知識解決問題是侷限性的,它不是全面的,而且有後遺症。所以湯恩比說,解決社會問題需要中國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沒有講到科技,沒有講到西方這些科學、哲學,沒有講到,講中國孔孟學說、大乘佛法。這個人是個內行人,他真懂!可惜他生的不是這個時候,要在這個時候,他影響就大了!

       這個地方念老做了個總結,「是以順益與違損而判定善惡」,這是善惡的標準,今世利益,後世還有利益。今世沒有利益,來世有利益,這是善,這都應該要做;現在有利益,將來沒有利益,這是惡,這個事情決定不能做。這是法相唯識家的標準。

       第三,淨影法師「判三種善惡」。第一種,「順益為善,違損為惡」,這個判法跟前面《唯識論》裡面講的是相同的。第二種,他說「順理為善,違理為惡」,這個理是真理,跟《菩薩瓔珞經》裡頭講的很像。「理者無相空性也。例如行布施,若能於施者、受者及所施物皆體空無物,是順於理,無相之行,是為善。」這就是舉我們布施,三輪體空是善。三輪不空呢?「若有所施、能施及所施之物,存於意中,是為違理有相之行,即為惡也。」這個道理是真的,不是假的。我們著相,著相修一切善,果報在人天,得人天福報。像梁武帝,梁武帝是佛門大護法,他死了以後到哪裡?天道,出不了六道輪迴,這個就不善。

       梁武帝著相。你看達摩祖師到中國來,碰到了,梁武帝召見他,向他炫耀他的功德。他建了四百多個道場,度出家人,就是幫助出家人,十幾萬人。他說我的功德大不大?達摩祖師回他一句話說「並無功德」。他一聽這句話,心裡非常不高興,就送客,下面別說了。這沒有度量。真的有智慧的人,要繼續問,為什麼沒有功德?要請他講出來,什麼是功德?梁武帝要問我的福報大不大?達摩祖師一定說很大很大。他修的是福德,不是功德,福德不能了生死、不能出三界,功德能了生死、能出三界。功德是什麼?功德不著相。福德著相,我做了多少多少多少好事,著相。著相是福德,不著相是功德。事是一樣的,同樣的事情,是功德還是福德,用心不一樣。不著相,無作而作,作而無作,拼命天天在做,心地乾乾淨淨一塵不染,功德。

       我們今天念佛,心裡頭要有底子,我們求什麼?絕好難得的一個機緣,我們這一生可以了生死出三界。念佛往生就超越十法界,非常稀有難得的一個緣分我們遇到了。你還要搞天道,那就錯了,那長劫輪迴,什麼時候能出頭!我們今天拼命做善事、拼命做好事,一塵不染,我什麼都不要,名聞利養什麼都不要,做些好事讓大家享受、讓大家享福,我不需要。我們這個生活多自在,粗茶淡飯,穿得暖,吃得飽,有個小地方可以遮蔽風雨,多快樂!你要送我一個大的房子,我在美國就討厭住大房子,他們說為什麼?收拾要多少時間?美國雇不起工人,你自己收拾。你的時間全在收拾房間上,全在整理環境上,這個錯了!我要時間讀書,要時間去講經,我不搞這些事情。所以我住的房子,我在美國買的房子很小。在加州我也買了個房子,大概只有我們現在這個攝影棚四個大,兩層樓的小房子,容易清理,乾乾淨淨的,土地面積還有個小院子。我離開美國,把那個房子送給悟道,悟道以後賣掉了,賣了還賺了錢。我買的時候好像是二十四萬,他賣了三十多萬。所以住愈小愈好,省事,很容易,半個小時就打理得乾淨。我不能叫人家替我做,人家替我做,我們心不安。所以生活愈簡單愈好。

       李老師在台中,他老人家一生住的那個小房子十五坪,十坪是此地三百六十尺,十坪是三百六十尺,平方英尺,不到五百尺,小房子,比我跑馬地那個好像還小一點。你看一生就住那麼小房子,舒服,一個人,他沒有人照顧。到九十五歲才答應,同意了有兩個年輕人照顧他,九十五歲,九十五歲以前都是自己照顧自己,燒飯、洗衣服都自己幹,他惜福!那是個真正有智慧大德的人,他有好幾份工作,收入很不錯,為什麼過這麼辛苦的生活?他錢都布施掉,給人了。一天吃一餐,老師一天吃一餐,省事。那時候用的爐子是煤油爐子,山東濟南人,喜歡吃麵食,就是細的麵條。燒一餐飯,從點火到吃完,洗刷統統乾淨,半個小時。你看多自在!我在台中,不但跟他學經教,也學生活,那個生活我也過了五年。非常省事,吃飯的時候只是一點青菜,青菜怎麼樣?我們的鍋不沾油,為什麼?洗的時候好洗,一點都不麻煩,不沾油。油是怎麼樣?吃的時候放在碗裡,油倒在碗裡頭,倒一調羹油,用這個方法,好洗,鍋不沾油的。水煮青菜,煮出來之後,煮開青菜就好了,麵放下去,一滾,然後鍋蓋蓋上,火熄掉,燜個五分鐘就熟了。你看多簡單!端出來之後,鍋跟碗是一樣的,就是帶把的一個瓢,那就是鍋,也是碗,省事,不要去洗碗,就一個。吃的時候油再倒下去,鹽再放,鹽可以放,鹽煮的時候可以放,油倒下去。營養是足夠了,沒有問題,非常簡單,生活愈簡單愈自在。

       第二個就是《淨影疏》裡面所說的這三種,第二種。我們看它底下的文,「若有所施、能施及所施之物,存於意中,是為違理有相之行,即為惡。如是則上從佛菩薩,下至阿羅漢,所修之善法名善」。為什麼?他們已經離相了,阿羅漢我執破了,菩薩法執破了。「人天眾生所修之善法都是有相行」,他都著相,著相就是惡。這個善惡的標準是以凡聖為標準,聖人與理相應,凡夫跟理相違,理是法性,就是第一義諦。

       第三是「體順為善,體違為惡」。這是第三個標準,這個與第二,前面所講的相兼,亦同於《瓔珞》。「法界真性為己自體」,這句話非常重要。我從哪裡來的?我到底是什麼?很多哲學家都有這個問題,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的?我來這裡幹什麼?這些都是大問題。佛在此地告訴我們,法界真性是我們的本體,是真的我,我就從這兒來的。不但我從這裡來的,宇宙也是從這兒來的,萬事萬法都是從這兒來的;換句話說,我們本來就是一體,都是從這個自體變現出來的。這個自體就是第一義諦,就是法身,就是法性,就是佛性,就是自性,說了那麼多,都說這樁事情。

       「體性緣起而成行德。所行只是自體,心無所緣,隨心所欲而不越軌,是名為善。」這是什麼?菩薩行,這哪裡是凡人!這些人,這些佛菩薩,他們對於自體跟自體所現的現象、作用完全明瞭,一點都不迷惑。所以知道所行的全是自體,自體的相,自體的用,都沒有離開自體,心無所緣。心地清淨平等覺,隨心所欲而不越軌。隨心所欲,那就是與一切眾生感應道交,應現什麼身他就現什麼身,應說什麼法他就說什麼法,他自在,他沒有起心動念。釋迦牟尼佛當年在世,示現的八相成道,他有沒有起心動念?我們現在知道他沒有。他有沒有分別執著?他沒有。所以他是純善,沒有一樣不跟自體相應的。這是諸佛如來、法身菩薩才能做到,權教、小乘統統做不到。「依此」,依照這個標準,「則無論凡夫二乘,縱上至三乘」,到菩薩,「凡是緣修之善行,俱名為惡」。只有諸佛如來跟法身大士,他們的行才真的叫善,與自性完全相應。你看善惡的標準不一樣,我們今天能夠用到唯識這個標準就不錯了。《淨影疏》的三種標準,第三種高,第三種跟《菩薩瓔珞經》裡面講的沒有兩樣。

       第四,「天臺宗立六種善惡」,智者大師所說的,他說得細,說得詳細。第一種,「人天之善,五戒十善之事善也」。這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普世教育,我們能幫助這個社會恢復安定和平,這個可以做,人人都能夠持五戒、修十善。「然人天之報盡,還墮於三惡道,故亦為惡」。那要我們這個人報盡還能夠得人天身,這就要對他施行教育,要教他。為什麼中國人這麼樣的重視教育,這個道理在這裡今天看到了。你要不教,他肯定會學壞,他要學壞了,這一生不錯,來生就完了,來生到三途去了。如果來生,他這一生貪心重,貪贓枉法,來生到鬼道;如果這一生瞋心重,脾氣很大,他就到地獄道。所以不教怎麼行!

       中國的教育是倫理道德的教育,換句話說,是人永遠保住人天的教育。我這一生作人,來生還到人道,日子比現在更好,地位比這一生高,福報比這一生更大,這都是向上提升。但是你要曉得,這出不了三界,維繫社會安定和諧,讓這個社會能做到世間人所講的長治久安、太平盛世,行,能做得到。教育太重要了!我們的老祖宗,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一個族群,都比不上我們老祖宗懂得教育,有教育的智慧。這樁事情我記得很清楚,南昆士蘭大學在我們圖文巴,校長送了我一個博士學位。那天在學校吃飯,吃飯的人不多,幾位教授陪同,校長是主人。陪同當中有一個是教務長,南昆大的教務長。吃飯時候他告訴我,他說二戰之前,應該是民國二十年前後,他說歐洲有些學者,非常認真研究中國文化的問題。大家覺得,全世界有四個古文明,三個都消滅了,為什麼中國還在?研究這個問題。研究的結論,他們說大概是中國人重視家庭教育的問題。他特別說家庭,中國人重視家庭教育的問題,告訴我這個。我告訴他,完全對了。這些研究的人不是普通人,很了不起的,他能夠把這個祕訣發現了。確實,中國最重視家庭教育,因為中國的家庭是大家庭。現在講中國家庭一般人不懂,你沒有見過!你見過都是一家幾口,這不是的,這不是中國人家庭,這是外國人家庭。我們現在學外國人,把中國自己的東西丟掉了。

       中國人的家庭是大家庭,一般是五代同堂,一家有九族。你看,我們自己,我自己上頭有父親,父母,有祖父母、有曾祖父母,差不多到這個樣子,高祖父母就很少了,有曾祖父母。下面,下面有兒子、有孫子,大概都可以到這樣的。你說這多少代?至少七代,常有的。這一家人口,兄弟都不分家,我們兄弟不分家,我父親兄弟也不分家,祖父兄弟也不分家,一家人不分家。所有的人工作收入都歸家,家是一個社會組織。我們自己的零用錢,發,每個月發零用錢,收入統統歸公。所以它是個組織,一個社會組織。從小小孩就要教他,不能有自私自利的念頭,你要為整個家,為整個這個家庭。一個家庭普通人口,少的總得有二百人,三百人上下的是一般普通家庭,人丁興旺的五六百人、七八百人,這麼大的一個家庭。你到中國現在農村裡頭,那是王莊,那是李莊,你就曉得從前那就是一家。那是王家,那是李家,那一個村莊是一家人。諸位看《紅樓夢》,《紅樓夢》就是描寫一個家庭,就是一家人,他那個一家人二百多口。所以是大家庭組織。

       這樣多的人在一起生活,沒有規矩不就亂掉了?所以非常重視規矩。家有家道,道是共同的,就是五倫、五常、四維、八德,道,人人都必須遵守。還有家規,家規是自己祖先訂的,我們家裡還需要守哪些規矩,跟別人家不一樣,我家的規矩。為什麼?我們經營的事業不一樣,這一家是做官的,他有做官的規矩;那一家是經商的,他有經商的規矩,每一家行業不一樣。《弟子規》是共同的規矩,都必須要遵守的,裡面只有一百一十三樁事情,那必須要遵守,那是共同的,家家都必須遵守的。後面附帶的是你自己家裡的,叫家規。所以它有家規、有家學,私塾就是家庭子弟學校,家裡面這些小孩。私塾放在哪裡?都放在祠堂,因為祠堂只有春秋祭祀,平常是空著的,所以祠堂就變成家學,就是學校。很好,有祖宗在那邊,讓小孩天天看到祖宗牌位,懂得孝道。連老祖宗天天都懷念他,那個時候行禮,見到老祖宗牌位要叩首的,三跪九叩首,他在家裡他怎麼能不孝父母?家裡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他都會孝。所以社會好。現在沒有了,現在真的叫父不父、子不子,把父親看成朋友就不錯了,還有朋友關係,還沒有看成對頭。

       有家學、有家業,家裡頭經營的事業。所以中國人經商的,老字號,世世代代經營下去,貨真價實。北京的同仁堂那是老字號,世世代代幾百年都做這個行業,子子孫孫接著做。所以東西做得很精,做得好,跟現在社會不一樣。現在人真的不知道老中國,也不曉得新中國,你問他,他一塌糊塗,他什麼都不知道,真的叫中不中是西不西,現在的社會變成是這種形態。老社會好,老社會有保障。第一個,小孩教育有保障,我父母沒能力教,家族教你。老人有保障,老人不愁,年老家族養老,不必到老人院。而且家族養老好,你的子孫,你的那些侄子輩的,天天圍繞著你,兒孫滿堂,天倫之樂,這是外國人作夢都想不到的。大家庭,你說你的晚輩多少人?總有幾十個人,這些小孩天天圍繞著你玩,他怎麼會不快樂!老人會把自己一生的經驗告訴後代,增長他們的智慧,增長他的見識,他將來的一生過得會比我們更好,榮宗耀祖,光大門楣。

       那些外國人研究中國的文化不會滅亡,真的,這是主要因素。但是今天中國家沒有了,中國的文化就不保險了,這是個大問題!中國古時候這種家庭不能再恢復了,絕對不可能。所以我這些年就想到什麼?想到企業,人家說企業家、企業家,我就從這兒來了個靈感,希望企業繼承中國傳統的家道,它可以做得到。老闆要真的把員工都看作是自己兄弟姊妹,都是我自己一家人。要什麼?要養老,員工的老人要照顧。自己企業要辦養老院,不收外頭人,是我員工的老人,我要來照顧。讓所有的員工在這裡工作安心,你的老人公司養你,你將來老了公司也養你,你沒有後顧之憂。那小孩,公司辦子弟學校,不收外頭人,專門我自己的員工,我自己的員工子弟我自己來教。這樣就把中國從前這種非常有價值、非常了不起的文化承傳下去。公司的老闆就是大家長,這個公司就是一個家庭,希望這個公司千年萬世永遠經營下去。你後代有人,你將來員工這些兒子他們長大了,繼承這個事業,將來也變成千百年的老字號。這是中國文化的特色,在全世界找不到。

       這種文化所以能夠推動,最快樂的人是誰?是做官的。做官的怎麼?沒案子辦,輕鬆,沒事情做。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社會上沒有作奸犯科的,太平盛世!做官的人呢?做官的人讀書、寫文章、寫詩詞,《四庫全書》集部裡頭一半都是他們的作品,他沒事幹。到處去巡查一下,看看,去指示指示就行了,到每一家裡去訪問、去作客,人家家裡招待,某大人今天到我家來作客。所以從前社會各行各業,做官這個行業是最值得人敬佩的,為什麼?地位很高,收入也不錯,又沒事情幹,最好的是沒事幹。讀喜歡讀的書,幹喜歡幹的事,你說這個行業到哪去找!哪像現在?現在做官是第一苦。三百六十行,哪一行最辛苦?做官的最辛苦。為什麼?辦不完的案子,處理不完的事情。我現在在澳洲勸陸克文不要做官,是好朋友,我們見面什麼話都可以談的。

       這天台宗的六種善第一個。我們現在看第二個,「二乘之善。能離三界之苦,故名善。然但能自度,不能度他,故亦為惡」。他跟菩薩比他是惡,他跟凡夫比他是善,換句話說,他的善不究竟,不圓滿。三、「小乘菩薩之善,慈悲兼濟故是善。然未斷一毫之煩惱,故名為惡」。小乘的煩惱沒斷,這是小乘菩薩,他也修六度萬行,但是他煩惱、習氣沒斷。所以他對社會、對大眾的貢獻是善,對他自己煩惱習氣不斷,他還是惡。這一比較的時候就比出來了。天台大師這個說法說得好。第四,「通教三乘之善。三乘同斷見思之煩惱,是為善。但墮於二邊,不見別教中道之理,未斷一分之無明,故亦為惡」。這就是跟上面比這是惡,跟下面比這是善。這個善不能算圓滿,不能算究竟,可是對於我們凡夫修學,這是階梯,好像爬樓一樣,一層一層往上爬,每個階段都得要經歷。好做,容易做得到。前面太難了,樣樣都能夠跟第一義諦相應,這不是人能做得到的,說得是沒錯,做不到。天台這六種善的話,你從第一,那是很容易做的,人天之善。在中國,我們能夠把五倫、五常、四維、八德做到,善,人天善。再從這個基礎上向上提升,修五戒十善,逐漸逐漸向上升,斷見思煩惱、斷塵沙煩惱、斷無明煩惱,提升到法身菩薩,提升到究竟佛果,這是大善,圓滿的善。所以天台這個說得非常好,很適合於我們修學。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