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淨土大經科註 > 0396集

【字號:  |    |  

淨土大經科註  (第三九六集)  2012/6/26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37-0396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看《大經科註》第八百六十一頁,從第二行看起:

       科題,「疑斷慧生」。科題非常明顯,疑就是障礙智慧的,不疑,智慧才能現前,一切世出世間法無不如是。於是我們就了解,今天推動聖賢教育有一定的困難,難在哪裡?大家對這個不相信,都有懷疑,只是懷疑多少不一樣,懷疑愈重就愈困難。只有極少數善根深厚,你跟他講,他不懷疑。其實他懷疑得輕,不是沒有,一百分信心裡面總有幾分懷疑,那就很難得了。少分的懷疑,只要他肯接觸,這緣,緣如果殊勝,有機會接觸,有機會常常學習,也得若干年之後真正斷疑。疑斷了之後,才能見到聖賢的真實義;只要有懷疑,真實義就見不到。開經偈上說「願解如來真實義」,所以這個非常非常困難。

       我們也是經過多少年之後才突然想到。過去老師,我跟方東美先生,他讓我到他家裡學習,一分錢學費都沒繳過,那麼樣的熱心,為什麼?我想起來了,我對於古聖先賢的東西還有幾分信心。我說真話,不是說假話。我跟古人比不及格,被淘汰掉了,跟今人比還有多餘一些。我說我只有三十分的信心,一百分只有三十分。但是現在學校的學生,三分、五分都很少見,那我這三十分就是他們的十倍,所以老師願意單獨教我。於是乎我就想到,老師在學校上課沒有真正教學,這不能算錯,中國古時候老師教學生因材施教,確實你有十分誠敬,老師教你十分。我在台中跟李老師,李老師講過,你有十分誠心,老師不能講九分,講九分對不起你,你還能吸收一分。如果你只有三分誠敬心,就不講四分,只講三分,為什麼?多講一分你沒聽進去,白說了。這是自古以來,老師對學生教學的態度。我這才懂得,方老師為什麼不讓我到學校去聽課,大概在學校只講個三、五分而已,不會多講。那我們想真學,那真學就在家裡,另外再搞講座,一個學生也不捨棄,真是大乘教上所說的,「佛氏門中,不捨一人」。

       一個人肯學,那就得認真教他;不肯學的,隨眾,這個可以的。真學的人愈來愈少,根基不穩固會變節,學二、三十年都會變節。古人講的高名厚利,高名是大官,請你去,變節了;厚利,利是財富,貪心就起來了,這就把持不住,就墮落了,他能夠做出背師叛道、欺世盜名,他能做這些事情。這些事情知識分子明知故犯,都是地獄罪業。名利的誘惑,他把地獄苦忘掉,以後地獄境界現前,後悔莫及。這是讓我們活生生看到,於是我們深深的警覺到根不能不厚,所以紮根的教育重要。

       紮根教育確確實實是從小開始,這根深蒂固。但是今天又有一定的困難,社會染污,社會是個染缸,你根紮得再深,跟社會一接觸,小孩還小,一看社會上人是這個樣,跟我所學的完全不一樣,他就會懷疑,這是很大的一個問題。能不能將來有這一個殊勝的因緣,如果有這麼一個古城,將來在這個城裡面辦一個一條龍的學校,與外頭隔絕,城牆來隔絕,外面不准進來,裡頭不准出去,歡迎從事教育工作的人去參觀考察。這也許是個好辦法。培養他成年,二十幾歲了,等於是從幼稚園一直到大學博士學位拿到,這根深蒂固。這麼多年來的薰習,了解社會狀況,社會狀況,常常告訴他那是錯誤的,到以後他踏進社會,他見怪不怪,他能夠把守得住,知道自己有使命感,要給社會做好樣子。「財色名食睡,地獄五條根」,一定認清楚,這個東西可不能碰它,那是下地獄的。這個城裡頭,地獄變相圖要永遠掛在那裡,讓大家天天看,時時刻刻提高警覺性。沒有這樣一個環境就難了,怎麼去培養!經文這四句:

       【決斷疑網。證無所得。以方便智。增長了知。】

       念老的註解,『決斷疑網』,「此有異釋」,就是有不同的解釋,古大德說法不一樣。「《淨影疏》曰:除妄顯真,名斷疑網。《會疏》同之」,跟淨影大師的說法相同,除妄顯真,這叫斷疑網。《會疏》裡頭說「斷除疑網,智惠自生」,這個恩惠的惠,在古時候跟智慧的慧同,通用,看文義,通用。「其意皆偏於斷自疑網」,自己的疑網。「但《嘉祥疏》曰:決斷疑網者,能斷眾生疑」。這個說法就不一樣,一個是自己懷疑,一個是斷別人的懷疑,這兩種不同的說法。「兩者雖異,但亦無違」,也沒有違背。「因能除眾生疑者,首自身無疑」,這肯定的,自身要有疑惑,怎麼能幫助別人斷疑?決定是自己沒有疑惑,才能幫助別人斷疑生信。「又自身既斷疑網」,斷疑生信,「真智自生,必起大行」,真智慧生起來一定會行菩薩道,他會真幹。

       賢首國師的《妄盡還源觀》,裡面給我們講的四德,四德就是起大行,他只把行德歸納為四句。第一句「隨緣妙用」,隨緣妙用就是普賢菩薩十願裡頭「恆順眾生,隨喜功德」,就是這兩願。無論是順境逆境、善緣惡緣,都能恆順,都能隨喜,這是大智慧!不是大智慧做不到。這兩句一定是清淨平等覺,不是清淨平等覺的心做不到。做到圓滿,那就是恆順隨緣裡頭能做到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不執著,那真叫妙用,那是如來跟法身大士的隨緣妙用。

       第二句「威儀有則」,這大行。這是什麼?要給大家做好榜樣。大家哪些地方做得不對,做錯了,我們要做出正面的樣子給他看,不必說。對於貪財的人,你做出樣子,不但不貪財,還能把自己的財物統統捨掉,一句話都不要說,讓他看到、聽到了,他回去自己想。常常這樣做,讓他常常聽到、常常看到,終於有一天他會覺悟到。為什麼?貪財吝嗇,煩惱重,智慧不開,天天憂心忡忡,患得患失,沒有得到,祈求,得到又怕丟掉,晚上睡覺都睡不好,又怕人偷他、又怕人搶他、又怕人騙他,麻煩可多了。捨得乾乾淨淨,一無所有,什麼念頭都沒有。那一個念頭就是念阿彌陀佛,念阿彌陀佛無量智慧、無量福德。阿彌陀佛念好的人,一定有求必應,我們相信佛祖的話,「佛氏門中,有求必應」。不要的時候什麼都沒有,需要的時候,要多少它就有多少來,這妙不可言!

       齊素萍居士這些年做這麼多事情,告訴我沒錢,但是要做的時候就有人送錢來,送來的又不多不少,剛剛好夠用。靈得很!那你要它幹什麼?需要的時候它就來,不要的時候乾乾淨淨。要的時候都是替眾生做事情、都是為正法做好事情,這裡頭沒有過失。我們自己學佛六十年來,感應不可思議。這些十方錢來的,我也不知道從哪來的,但是我知道需要做這些事情!中國古聖先賢留下來這些典籍,雖然沒人學了,可是典籍要保存下去,希望後來有人學。如果這個東西真的失傳、失掉了,那將來想學的機會都沒有了。今天有人很用心,告訴我用這些金屬可以把經文刻在上面,藏諸名山留給後人。可是現在我們知道,這個不安全,一個地震就完了,你到哪去找!房山的石經是古人用了很多心血,八百年刻成的,世世代代,完整的《大藏經》,裡面還有一些我們現在《藏經》裡沒收的,你說多珍貴!可是如果一個大地震就完了,而且年代久的時候,石頭接觸到空氣會有風化,這都是不安全的。最安全的還是印刷,大量印刷,到處收藏。災難總不可能全毀,總會有一些留下來,我們是想的這個路子。

       所以商務印書館的總經理,他再版《四庫全書》的時候就通知我。這是個緣分,我第一次跟他買的是他最後一套,日本人買去,日本人買了五套,四套給了錢,這一套錢沒有付,但是他訂去了。我們想買這套書,通知他,日本人他要讓權利,要給他錢,要了十二萬台灣錢。那我們只好給他,不給他他不肯讓給我們,我們也沒法子,最後一套。我問他一共印多少套?三百套。跟我的想法完全一樣。世界書局印《四庫薈要》,我大概買了將近七十套,我是他們的大主顧。我問他,你們印多少套?兩百套。怕賣不掉。第二次再版,再版是紀念民國一百週年,這兩個書局都再版,都通知我。我說好,我支持你們,但是價錢要老價錢,你不能賺我的錢,我沒有錢,還算給我以前老價錢。老價錢,《四庫全書》一套是美金五萬塊,我說我跟你訂一百套,美金五百萬。《薈要》,我說我跟你訂兩百套,加上我們《群書治要》、《國學治要》各一萬套,也是五百萬美金,這兩部書一千萬美金。這人家供養這麼多錢來的,那就得幹這個事情。我們把這個書分送在全國各個地方收藏,全世界這些著名的大學圖書館,將來這個東西不會失傳,我們心就安了。

       特別是《國學治要》,我想了好多年,想這個書。我也不知道有這個書,就想編一套這樣的書,從經史子集裡頭選好的東西,就跟《群書治要》思想一樣的,但是這個是治學,那個是治國,做的意思不一樣,是治學。沒有人替我做。以前找了幾位老教授,教文史的、退休的,做了兩年,我們也給他一些供養,但是做出來的不適用,取捨不當,該取的沒取。這個稿本拿給我,我只好放在那裡,沒法子。沒有想到祖宗有眼光、有慈悲心,早就把這個書編好了。民國初年,大概也有七、八、九個人,都是學者專家,商務印書館剛創辦初期,創辦了幾年,這些人就著手模仿《群書治要》這個方式,在經史子集裡頭擷取精華編一套。程度是以高中程度為標準,就是在那個時候高中學生讀這個書沒有困難,他學習或者他自修都好。這部書,從這個書裡頭能夠認識《四庫全書》,了解《四庫全書》,知道自己要學什麼東西到哪裡去找,等於說《四庫全書》的一把鑰匙。這麼大的書,從哪裡讀起?從《治要》讀起。《治要》讀了之後,等於門戶打開了。所以這兩部書太好了!得到這兩部書,我就想中國有救,祖宗有德,這個書能夠被我看見。我立刻就找世界書局的總經理,他們的老闆,我就找他,我們都是老朋友。我說一樣給我印一萬套。我說原書,原書你保存,讓世界書局自己保存去,我說不必還我。希望你們書店裡要多印,定出價錢賣。我這是贈送的,你那個書可以賣的。賣的時候成本低一點,都是好事情。

       所以這些都是大行,保存傳統文化。那有這套東西之後,我就注意到什麼?要學文言文,要勸大家學文言文。早年我在台灣講《華嚴經》,美國紐約的大學有一個學生跟台大做交換學生,在台灣留學。這個人專攻《華嚴經》,我正在講《華嚴經》,所以學校就把她送來交給我,在我們景美圖書館住了四個月,是個女生,那一年大概她總有三十一、二歲的樣子,年歲不大。我就問她,她能夠讀《華嚴經》,能夠看清涼大師的註解,不簡單!我說妳學中文學多久?三年。我感到很驚訝,三年能學得這麼好,我心裡就有數了。

       二00五年、二00六年,我兩次訪問倫敦,倫敦是全世界漢學中心,就在這三個學校,牛津大學、劍橋大學跟倫敦大學,我特地到學校去看,看他們漢學系,訪問漢學系,很好,為什麼?都不要翻譯,他們所有的學生都講一口標準的北京話,都能讀中國古文,很厲害,我們不能不佩服,拿著儒釋道的經典去寫博士論文。教授也都是漢學家,所以我們在一起談話,就完全不用翻譯。我問他們,學中國文言文學了多久?也是三年。我這一看,心定下來了,三年能把中國文言文學得這麼好,能讀、能寫。所以我就想到,那些人完全沒有中國文化基礎的,三年能學好,如果在中國人要學,兩年就夠了,一點都不難!

       最近有一些同學給我找了大概有二、三十本,民國初年(民國三年到民國十年),小學生的模範作文,有初小班的、有高小班的,有初小跟高小。要問他們年齡,初小的大概七、八歲到九歲的樣子,高小應該十歲到十二歲。寫的文言文,全是文言文,大概現在中文系的學生都寫不出來。不難!那難什麼?小朋友上私塾,六、七歲就開始念,念個三年五載,他就會講,他就會寫。尤其從前念書的人心是定的,他不浮躁,他專心,小孩子舉止都有威儀,從小父母就教他穩重、大方。

       這文言文就重要了!我是勸全世界真正想學中國智慧的,我說中國人有寶,這個寶是什麼?是智慧。做人的智慧、治家的智慧、從事於各種職業的智慧、治國的智慧、和諧天下的智慧,理念、方法、經驗、效果都在《四庫》裡頭。《治要》是從《四庫》裡頭擷取的精華,都在這裡頭,你們要不要?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家,只有這一家。這一家不要專利,真大方!如果你真要,那這個工具你要準備到,工具就是文言文,就是這把鑰匙你要拿到。我們在外國看了這麼多,心裡很有數,三年,專攻三年,文言文的基礎拿到了,這部書你就有資格,你有分,就有你一分,你能夠學習。典籍,我們總是大量的去翻印,希望在全世界一般的大學都能夠收藏,都能看得到,得到就不困難。特別是外國人,要認真學,否則的話,看翻譯總不是味道,別人翻出來的你再來學習,味道變了,不是原味。你能夠學會文言文,你嘗到原味。所以有必要,而且三年的時間不算長。三十歲之前學是決定沒有問題,三十歲之後比較困難一點。最有利的是十幾歲,十幾歲開始學文言文。那三十歲,這三年可以紮很好的根基。

       所以這個寶只有中國有。今天整個世界動亂了,每個人都想學這個東西,怎麼樣讓自己身心和諧、健康快樂,這個人的事情;家庭的事情,現在家不和,如何讓一家喜樂,和睦相處,這要智慧。這種智慧、理念、方法,只有中國人獨有,外國你找不到。中國可以說這個東西絕對不止五千年,五千年是有文字,沒有文字不能說沒有文化,所以我們能相信中國文化至少有一萬多年。老祖宗世世代代傳下來,到孔子的時候,應該在孔子這個時代,就有很多有心人把老祖宗傳下來的,口傳的,用文字寫出來流傳給後世。所以夫子一生「述而不作,信而好古」,這個學習的態度好!

       現在人麻煩,對古人不相信,懷疑,認為古人沒有現在人聰明,現在人發明的這些東西古人為什麼沒有?這個東西我們順便都要提醒大家,講清楚,告訴他,中國古人過的生活是人的生活,詩情畫意。現在這個機器發明了,完全機械化了,人過的不是人的生活,是機器的生活。人與人當中沒有感情,連父子都沒有感情,夫妻當中沒有感情,怎麼能跟古人比!我們跟他們講他不懂,他聽不懂。所以現在我們就有這麼一個希望,讓一般觀光旅遊,特別是國外的這些高等知識分子,來看看中國古時候人的生活、古時候人的家庭,讓他來感受一下,他才會真正知道中國文化之美、文化之高明,才會認真來學習。這就是所謂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

       我們天天在想,傳統的家怎麼恢復?所以想到一個企業家。沒有想到現在真的有人想幹,真的叫志同道合,有共同的認知,希望把中國這個老家樣子做出來。現在有七個家庭融合在一起,這七個家庭組成一個大家庭。他們還想能增加三個到圓滿,十個,十個家庭組合在一起。太難得了!他們來見我,我說這樁事情絕不是求自己安樂,那沒有什麼意思。你們要發心把中國傳統的家做出樣子來,給全世界人看看,這個意義大了!這是真正對大眾宣揚中國傳統家庭之美。所以我鼓勵他們,你們在國內去找,盡量找,找人家的家譜,去看人家家譜裡面所講的家道、家規、家學、家業,你只看這四個部分。他們也來問我,將來這生活怎麼辦?生活有家業,你可以經營事業,你們這些人,你們有哪些長處,可以做,可以經營事業。這個不能靠人家捐獻供養,這不可以的。家裡有生產的事業,懂得農耕的,那個地方的地很大,有個幾畝地、十幾畝地,你就可以耕種。像這麼一個大家庭,能夠有三、五十畝地,這個收成就能夠養活了。古時候大概是一畝地能養一個人,五畝地就能養五個人。這個家庭如果是一百人的話,要一百畝地,這個收成就足夠用了。

       「故知經文,實兼二義」,這個地方決斷疑網,有斷自己的疑網,有幫助別人斷疑生信,兩個意思都應該兼有。

       『證無所得』,這第二句。「無所得又云無所有」,就是大乘常講的空慧,又叫無分別智,這是真的。現在科學也發現,知道一切法無所有、無所得。德國普朗克博士,這是上個世紀初的人,愛因斯坦的老師,一生專搞量子力學,他研究的科目就是物質,物質到底是什麼,用了一生的心血,沒有辜負他,物質現象真的被他發現了,發現所說的跟佛經上完全相同。佛怎麼說的?「一切法從心想生」。物質是心想生,被他發現了,證明了,這是科學重大的發現。這一發現才說出來,我們這個世界的科學,四百年來有一個最大的錯誤,障礙了我們正常發展,這個錯誤叫二分法,把宇宙之間一切萬法分作二分,物理、心理,就這二分。物理、心理它是獨立的,二分法是獨立的。現在知道這是錯誤的,物理跟心理是一樁事情,是一不是二。所以近代科學的發展偏重在物理,物理已經走投無路,出了大紕漏。怎麼辦?沒有辦法。如果知道物理跟心理是一樁事情,這事情就能化解,所以他們提出「以心控物」,用心控制物質。為什麼?物質是心變現的,心善物質就善,心惡物質就惡。所謂天災人禍,是不善念頭引起的,能夠把念頭改正過來,這個災難就沒有了。這是佛經上所說的「境隨心轉」,這個現在被量子力學家完全承認,這佛經上講得一點都不錯。

       有人在《群書治要》裡頭,《治要》裡頭節錄了四十九條,他專門節什麼?專門講災難化解,一共四十九條,災難怎麼化解?你看古人用的方法,遇到這些災異(異常現象)都反省,都斷惡修善、積功累德,用這個方法來化解。真有效!不是迷信。遇到非常的災難,那些帝王都驚慌,趕快檢討自己有什麼地方錯了,政治上設施有沒有錯誤的地方,有趕快改,所以叫齋戒沐浴,大赦天下,做好事。它真有效!因為災難這樁事情,在全世界它不能沒有,它有,有要知道它怎麼來的。中國古聖先賢沒學過佛法,佛法沒到中國來,就講這些因果報應。《易經》上所說的,「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這個原理就能解決很多問題。我們今天殃禍擺在面前,一定是積不善而來的,能夠斷惡修善、積功累德,就能化解問題。古人把這些災異都當作什麼?上天對人們的警告。小的變異,提醒你,你要注意到;重大的變異,那就是災難要降臨,還可以改,你真正要覺悟、真正要回頭,你能改。如果你不相信,你執著自己認為是對的,不理這些災變,就會導致亡國,這歷史上都有證據。

       宇宙人生只有佛講得圓滿,佛把宇宙分作六個方面,性相、理事、因果,這六個字總包括盡了,世出世間所有一切法,都出不了這個範圍。性是本體,能生能變;所生所變的是相,所生所現的。能變的是理,能變的,所變的是事,理事裡頭都離不開因果。因果就講善惡、講禍福,善所感的是福報,惡所感到的就是凶災。這裡面事情千差萬別,非常複雜,但是總綱領不外乎六個字,佛把這個講得很透徹、很清楚。為什麼他能講得這麼透徹、這麼清楚?他看到了,是他親證的境界。他看不是用肉眼看。所以佛說有五眼,有慧眼、有法眼、有天眼、有佛眼,五眼圓明。什麼樣的人證得五眼圓明?五眼前面我們學過,大乘經上講八地以上。實際上圓教初住以上都有,但是真正的現量境界,十住、十行、十迴向,甚至於十地前面的七地都沒有看到究竟,八地以上就究竟看到,徹底看到了,所以他說出來。

       物質現象,物質到底是什麼?究竟徹底,現在科學家證實了。我們聽到那個報告也非常驚訝,八地才能見到,你怎麼會見到!科學離不開數學,這是非常高深的數學,從數學裡面發現有此可能,然後再用精密的儀器去觀察,一步一步的深入追蹤,到最後搞清楚了。他所使用的方法,跟佛經上講的是同一個原理,就是分析。一般人認為最小的物質是細胞,那是最小的。可是細胞再分析,才發現細胞是原子組成的,發現原子,認為原子是最小的物質。原子的發現,八十年前,二十世紀的初期發現原子。這八十年來很有成就,技術愈來愈先進,愈來愈精微,能夠把原子分開,看見原子是原子核、中子、電子組成的。再把原子裡面的中子分開、原子核分開、電子分開,究竟是什麼?這一分開來,科學叫基本粒子。基本粒子好像有幾十種之多,將近一百種。這個東西再分,科學名詞叫夸克,夸克也有幾十種不相同,這都是肉眼無法見的。夸克再分,發現微中子,微中子是最小的。佛說極微之微,大乘經裡面也稱它叫極微色,色就是物質,極其微細的色。這個極微色不能再分,再分就沒有了。科學家把這個微中子再分開,這一分開真的沒有了,那微中子就是佛經上講的極微之微。

       物質沒有了,是什麼?發現它是念頭,就是思想的波動現象。這才恍然大悟,物質是什麼?物質是念頭思想變出來的,跟佛經上講的一樣的,「色由心生」,這佛經上說的,「一切法從心想生」,都講這個問題。這是八地菩薩才能見到的,被他們見到了,八地菩薩他不是用儀器,他是定中看到的,這麼深的禪定,極其微細波動的現象他能捕捉到。科學用精密的儀器,也把它捕捉到了,捕捉之後,跟佛經上講的完全相同。這才非常驚訝,釋迦牟尼佛三千年前根本沒有科學知識,他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於是科學家他們又在想,可能人本來有一種本能,這種本能我們現在失掉了。對,本能就是禪定,本能就是清淨心,心清淨到極處,這個邊際,色的邊際就見到了。

       色現在清楚了,念頭產生的。這個念頭頻率多快?彌勒菩薩講的,一彈指三十二億百千念,百千是十萬,三十二億乘十萬,一彈指三百二十兆,頻率這麼快。我們一秒鐘能彈幾次?我相信有人比我彈得快,我一秒鐘大概彈四次,比我彈得快那彈五次。五,再乘個五倍,一千六百兆。一秒鐘一千六百兆的波動現象,那裡頭的一個波動,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現在科學家捕捉不到。但是科學家很厲害,高雄劉醫生給我一個資料,這是最近科學家的報告,他們能夠用儀器捕捉到一千兆分之一秒,能捕捉到。可是佛說的比它還快,要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現在一千兆分之一秒能捕捉到,這儀器再要能進步的話,應該可以像佛經上講的一樣,你從儀器能夠看到物質生滅的情形。但是每一個念頭是一個物質現象、一個精神現象,沒有相同的。

       所以我們這部經上,前面讀過,那一句寫得真有味道,叫不斷之無,這個念頭不斷,但是境界相是無。有沒有?有,一下就過去了。你說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你怎麼能捕捉它?我們用一種現象,你去感受一下,以前的電影是用幻燈片的,現在是用數碼的,速度快了。以前幻燈片的一秒鐘二十四張,這個我們很明顯能覺察到。如果只放一張,速度裡只放一張,二十四分之一秒,放在放映機裡頭,怎麼放法?我們只有一張有照片的,其他都是空白的,你讓它放映機裡面去放的時候,你會感覺到有個東西一閃就過去了,什麼內容不知道,沒有看出來,一閃就過去了。那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它在那裡閃過沒有看見,一點感覺都沒有。為什麼?它太快了。

       你看看現在的噴射機在空中飛的速度,一個小時,我們做長途旅行差不多是八百公里的樣子,飛得最快的時候一千多公里,一個小時。我們用照相機,快速度照相機去照它,它沒動,洗出來飛機沒動。你就曉得這個速度,讓我們這個感官,這個眼睛看東西的感官,再快的速度,我們如果用同樣速度去照它,它沒有動。所以彌勒菩薩講得很清楚,「念念成形,形皆有識」。佛問得好,「心有所念」,凡夫,我們起個念頭,這個念頭裡頭有多少個細念,微細的念頭;有多少個形,形就是物質現象;有多少識,識就是精神現象?佛這一問,我們把它連起來看,念頭、物質現象、精神現象,這三個合起來就是經上講的五蘊,色受想行識。色是物質現象,受想行識是精神現象,這五蘊是一體,不能分割的。所以極其微細的這麼小的物質,微中子,它在哪裡?它都在我們空間穿來穿去,它沒有障礙,這牆壁擋不住的,它穿來穿去,什麼障礙都沒有。它能看,它能聽,它懂得我們的意思,我們起心動念都知道。

       美國修.藍博士來參觀我們這個地方,我帶他來看,他就指著桌子、牆壁、天花板、地板,統統都能知能見,能懂得人的意思,他明白這個道理。你說你起個心、動個念,說瞞人,是,人很好欺騙,可以瞞,這個東西你瞞不了,全知道!不但是水知道,這一切物質現象都知道,為什麼?它是五蘊組成的。所以《金剛經》上,所有物質現象叫「一合相」,就是一個基本的物質,現在講微中子,統統是微中子組合的。微中子面積多大?這科學家說到了,一百億個微中子聚集起來,它的體積等於一個電子,原子裡頭一個電子,原子裡頭電子是最小的。一百億個微中子,也就是等於說把一個電子分成一百億分之一,這微中子,那個不能再分,再分就沒有了,就看到物質的底牌,物質究竟是什麼?念頭。

       所以修.藍博士給人治病,完全用意念,不要用醫藥,也不必打針,跟病人不要見面。他告訴我,他需要病人的名字、出生年月日、住在哪裡,再就病歷,得的是什麼病,他只需要這個資料。治療的方法很簡單,觀想,我們的《十六觀經》,觀想。怎麼觀想?把這個病人觀想跟自己合成一體,兩個人身體變成一體,然後看病歷,我哪些部分出了問題,用念頭把思想清除乾淨,把一些不善的念頭清除掉,善的念頭也清除掉,讓自己真正恢復到清淨平等,這個時候你那個帶著病毒的細胞就恢復正常,病就好了。每天觀想半個小時,要連續三十天,對方病自然就好了,隔幾千里也能夠治療。但它基本的道理就是清淨心,必須把自己的心,他講記憶,這個記憶就不是好東西,你有不善的記憶要清除掉,善的記憶也清除掉,將你的心回歸到清淨,這個清淨心就起作用,就能夠把帶著病毒的細胞統統清理乾淨,恢復正常。這是夏威夷古老的治療方法,他運用這個方法用得很成功,幾千個案例都被他治好。他也在到處宣傳,辦講座傳授,好事情。

       真正學這個東西,先學做好人,先修清淨心。惠能大師開悟頭一句話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只要你有清淨心,換句話說,你健康,你不會生病。你有病痛,你的心不清淨,肯定就這麼一句話。先把自己清理好,別人病就好了,把別人觀想跟自己一體,我沒有了,他就沒有了。我們從他這個地方得到一個信息,這也是現代科學家講的,念力的能量不可思議。我們今天要做的,把善惡念頭清除掉,專念阿彌陀佛,這個能量就更大,為什麼?得阿彌陀佛能量的加持。如果我們的心不清淨,阿彌陀佛要加持加持不上,我們有障礙。我們的心真正清淨,彌陀的這個力量太大了。他替人要觀想三十天,如果加上阿彌陀佛,我想最多十五天就可以了,甚至於一個星期就行,七天就行,阿彌陀佛的能量。所以這是決定要相信,一點懷疑都不能有,有懷疑就不靈。不是法不靈,是自己有問題。

       所以一定要曉得,宇宙之間萬事萬物都不是真的。《般若經》上告訴我們,「一切法」,包括物質現象、心理現象、自然現象,這三種把一切法包括盡了。這一切法都是無所有,畢竟空,不可得,這是六百卷《大般若》的總結。那我們知道事實真相,對於一切法的心態就能夠守住,如如不動。六根接觸六塵境界,像什麼?像看電視、像看電影,眼前一切境界就是電視、電影,可以欣賞,不能佔有、不能控制、不能支配,盡情去欣賞沒有關係,在現象裡面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不執著,這叫妙用。這個妙用就是威儀有則,你做出來了,讓社會大眾都向你學習。你成佛了,社會大眾向你學,個個都成佛。為什麼在一切法裡頭,不能起心動念、不能分別執著?因為它是假的。

       所以普朗克的宣言說,根據他一生所研究的這個現象,世界根本沒有物質這個東西的存在,物質完全是假的,我們以為是物質,是很多假相糾纏在一起,讓你產生一個幻相。像我們看電影一樣,看電影,從前老電影用膠捲,你就曉得。你看每一張給你的印象是二十四分之一秒,二十四張糾纏在一起就是一秒鐘,你看到清楚了,這是一個什麼畫面你看到了,那是二十四張的境界相糾纏在一起。單獨一個相的時候你看不到,會有感覺,有個光一閃過去了,裡面是什麼東西不知道,只知道一閃就過去。所以這物質現象是什麼?是一種相似相續相,它絕對不是相同的,每個念頭是獨立的。

       這個現象,我們前些年,這應該有七、八年了,我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好像是第二次還第三次的樣子,在日本,我順便去訪問江本勝博士,看他那個水實驗。他告訴我,做了一萬多次實驗,沒有看到兩個圖案是相同的。而且圖案最美的就是愛跟感謝,這兩個心態,或者是文字,水會看,我們動這個念頭,我愛你、我謝謝你這個念頭的時候,這個結晶,水的結晶最美。他問我,愛是不是宇宙的核心?我說沒錯,確實是核心。你看宗教裡頭就用一個愛字,神愛世人,上帝愛世人;伊斯蘭,真主確實是仁慈的;佛教,大慈大悲。我們中國的教育也是這個字,中國教育的原始點是什麼?五倫裡頭父子有親,親愛,真的是自性的核心。從這個核心發出來,絕對不會有錯誤。

       他是從這個實驗裡頭感觸到的,它為什麼會沒有兩個相同的?我就告訴他,念頭不一樣。這相什麼?是念頭生的,你念頭不一樣,它的反應就不一樣。你說我恨你,那個念頭,那個現相就很醜陋,你能看得出來。我們的念頭,一秒鐘一千六百兆個細念,每一個細念都不一樣,不可能說前個細念跟後個細念是一樣的,沒這個道理。縱然是愛,愛的程度會變,不一樣,所以它現出來的結晶不相同。所以佛經上,前面我們讀過的一句話,叫不斷之無,這很有味道。無,無但它不間斷,那一個念頭一閃,那真的是無。你看閃的速度,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在我們面前閃,我們不會感覺,根本就沒有感覺。二十四分之一秒有個感覺,千分之一秒大概就沒有感覺了,何況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你怎麼可能有感覺!無,無但是它不斷,它一個接一個接一個。那不斷就是科學家所說的糾纏的現象,糾纏不斷,糾纏在一起,讓我們看到有這些東西、聽到有這些音聲,統統都是糾纏在一起的。再大的音聲,如果時間只有一千六百兆分之一秒,你也沒聽見,它太短了。

       確實宇宙的奧祕佛知道,八地以上都知道。這個知道不是用儀器,是用本能。這科學家沒講錯,他說古時候人有一種本能,他能夠預知,他能夠知道極其微細的宇宙的奧祕。實際上就是禪定,心愈清淨,智慧愈高,觀察的能力能量愈強。所以要曉得一切法無所有,這叫空慧。無分別智,於一切法不再有分別執著的念頭,這個人是菩薩。

       「《心經》曰:無智亦無得」,這是說真話,你認為你有智,這是錯誤的。是有智,但你有個有智,就把你的智障礙住了。老子所說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必須得一念不生,你才看到真相。說上一個名詞,錯了,它沒有名,它沒有相,名跟相都不可得。我們從量子力學家發現的微中子,你就曉得佛經上講的無相無名是對的,才是真相,有名有相錯了。所以《金剛經》上告訴我們,「法尚應捨,何況非法」,那法,法是佛法。什麼是佛法?佛法也是假的,佛法不能執著,執著就錯了。不執著,成佛,真佛;執著,凡夫,自以為你成佛了,是十法界裡面的佛,天台大師說這尊佛叫相似即佛,跟佛很像,不是真的。為什麼不是真的?他還以為他是佛。連這個念頭沒有,那是真佛。所以真佛,「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不但沒有言語,念頭都沒有,那是真境界。所以一定要曉得整個宇宙,世出世間法無所得,我們在那裡下功夫。

       但是無所得,我們入不了這個門,它太玄、太微妙了,我們粗心大意入不進去。但是知道這個事情,我們也承認,對於這個世出世間一切法,心淡薄了。有沒有佔有的念頭?佔有念頭淡薄了。到最後是什麼?完全沒有。沒有怎麼?隨緣,有很好,也不必排斥它,排斥它也錯了。你擁有它錯誤,你排斥它也錯誤,為什麼?它根本無所有,你排斥它幹什麼?所以隨緣妙用。妙用是什麼?來者不拒,去者不留,沒有起心動念,這叫妙用。不取不捨,心就定了,這個心裡頭只有一句佛號,阿彌陀佛。

       我們自己證不容易,到極樂世界證非常容易。而且一到極樂世界,我們自性的本能幾乎全部恢復。頭一樁好事,就是身坐在阿彌陀佛的講堂,聽阿彌陀佛講經說法,有本事分身,分無量無邊身,同時到十方諸佛剎土去拜佛、去供養,修福;去聽經聞法,修慧,福慧雙修。同時能把遍法界虛空界一切諸佛,你都接近到了,有這個本事,自己身體在阿彌陀佛講堂沒動;換句話說,同時能修無量無邊的法門,同時就會了。一心一念,圓滿成就,這只有到極樂世界。不到極樂世界,自己要修成,修到明心見性就有這個能力。一到西方極樂世界等於說報得的,到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威神加持,這個能力就出現。

       十方無量無邊的佛土,許許多多過去生中我們都曾經住過,所以遍法界虛空界跟我們有緣的人很多很多,只有到極樂世界去了之後,就統統都認識、都知道了,這個時候統統變成同參道友,共同學習。那我們肯定勸他念佛往生極樂世界,為什麼?快,馬上就能成功。你要不到極樂世界,那六道你還有得玩,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離開。我們肯定會把這個法門教給他,他與極樂世界就有緣,善根深厚的馬上接受,一生成就;不能接受的,來生後世再說,決定有一生他會省悟過來,會認真修學。所以無智亦無得,這個重要。

       「《智度論》曰:諸法實相中,決定相不可得故」。你看這句話前頭冠上決定,我想那個普朗克沒有學過佛,他也說這個世界上所有物質現象不是真的,他一口否定。世界上根本沒有物質這個東西,這就是決定相不可得。科學家是用數學,是用精密儀器觀察,看到真相,但是他煩惱習氣沒斷,雖然不是真的,他還是要,他並沒有真的放下。「名無所得。又《涅槃經》曰:無所得者,則名為慧。有所得者,名為無明」。《涅槃經》上這個話說得有味道,無所得,真實智慧;有所得,那叫無明。無明是迷,迷的時候不了解真相,以為有所得,得到了很歡喜。那歡喜是煩惱,歡喜屬於七情五欲裡頭的,喜怒哀樂那是煩惱。

       「又曰:有所得者,名生死輪」。有所得是什麼?有所得就是六道輪迴,出不了六道輪迴。「一切凡夫輪迴生死,故有所見」,他就是有所見、有所得,這搞生死輪迴。那我們今天希望這一生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個要提高高度的警覺心,我們要把這個世間物質、精神的享受,要把它淡化,淡到不可得,我們的往生順利,一點障礙都沒有。往生不了,就是因為你還有所得,你還放不下。現在我們從什麼地方學?日常生活當中學,學讓,學不操心。錢放在那個地方不在意,誰拿去都好,我用他用不都一樣用!一點煩惱都沒有這才行,這才能解脫。你要是這個地方惦著、那個地方記住,你怎麼能往生!

       放下,現在就要練功,就要練放下,什麼都無所謂,要看淡薄。別人想要,歡歡喜喜馬上供養,一絲毫憂慮都沒有,這是什麼?這是修行。我從前有貪、有慳吝,現在學了,我能放下,我不在乎,我真的要求極樂世界。所以我講過很多次,口袋裡裝的錢是自己的,沒有放在口袋都不是自己的;穿在身上衣服是自己的,沒有穿在身上都不是自己的;我住在這裡,房子是我的,我離開出去了,這房子不是我的,常作如是觀,別執著這個是我的、那個是我的,身體都不是我的。平常要不作如是觀,臨時怕來不及。臨命終時還有一念執著,完了,去不了,繼續搞輪迴。輪迴實在太可怕了,這不能沒有高度警覺。

       「菩薩永斷一切生死」,六道輪迴的生死,還有四聖法界裡頭的變易生死,六道是兩種都有,四聖法界沒有分段生死,有變易生死。這兩種生死他都斷了,這是什麼?法身菩薩,就是明心見性。「是故菩薩名無所得」。我們今天對初學的人不能這個說法,說菩薩是一切無所得,他不學了,這還得了,我學佛什麼都沒有了。但是共產黨贊成,真正共產黨無所得,什麼都沒有,所以共產黨是菩薩。共產黨要學大乘,大乘就是共產黨,真的,不是假的。他們沒有在大乘上下過功夫,一下功夫才知道,比馬克思高明。

       「《涅槃》之說,真究竟了義之語也」。《涅槃經》說得好,無所得者,則名為慧。有所得者,名為無明。有所得者,名生死輪。一切凡夫輪迴生死,故有所見。菩薩永斷一切生死,是故菩薩名無所得。這《涅槃經》上說的,真講得好,真是究竟了義之說。「又證無所得者」,證無所得者就是法身菩薩。「《仁王良賁疏》曰:無所得心者,無分別智也」。無所得的這個心就是無分別智,無分別智是法身菩薩所證得的,轉末那識為平等性智,無所得就是平等性智。我們知道六、七轉了,阿賴耶跟前五識統統轉,那這是什麼?相宗講的轉八識成四智,這是法身菩薩,往生極樂世界生實報莊嚴土,我們這部經上講的三輩往生,他是上輩。

       「又《維摩慧遠疏》曰」,《維摩經》遠公大師註解裡頭說,「菩薩破去情相,到無得處,名無所得」。執著裡頭,放不下的裡頭,最難的情執。六道眾生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出不了六道輪迴,情斷不了,這是個很大的麻煩事情。情之體是什麼?是智慧。迷了,智慧變成感情;覺悟了,感情就又變成智慧。智能解決一切問題,情能障礙一切問題,所以沒有真實智慧轉不過來,定功轉不過來,一定要真實智慧,才能夠轉識成智。情就是第七識,叫情執,你看第七識執著我。佛說的三種煩惱,無明煩惱是阿賴耶的業相,見思煩惱就是末那,塵沙煩惱就是第六識。第六識起作用塵沙煩惱,第七識起作用是見思煩惱,所以他出不了六道輪迴,情執太深了。轉識成智,六、七因上轉,五、八果上轉,所以只要轉不分別、不執著,第八、前五跟著一起轉。我們知道事實真相,於世出世間一切法就看淡了,你才真正能放下。

       情不是真的,情會擾亂你,情會帶給你生生世世永遠脫離不了六道輪迴。那在六道裡幹什麼?冤冤相報,沒完沒了,生生世世,太可怕了。所以這愛情不是個好名詞,人世間看到是最美的,佛看到那是毒蛇猛獸,那是要命的。為什麼墮落成凡夫,永遠都不能夠省悟過來?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這個東西,必須把它看破。日常生活當中去鍛鍊,鍛鍊什麼?淡化。淡化到最後沒有了,智慧完全現前。只要它沒有了,全是智慧;只要有它的時候,那都是煩惱,這是必須要知道的。

       「今云證無所得,即到無得處也」。證無所得,你就是證得到達無得處。無得處的標準,情執沒有了,全是智慧。智慧才是真的愛心,真誠的愛,大慈大悲,「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無緣,無條件的;同體,遍法界虛空界萬事萬物跟我是一體,一體自然愛它。我們身上哪個地方有痛癢,手自然會去幫助它,沒有條件。什麼原因?沒有原因。這是真的,宇宙的核心那個愛,那個愛是真愛,那不是假的,不是情執。情執是假的,不是真的。所以只有佛菩薩有真愛,世間人假的。你看愛,愛到結婚了,沒有兩天又離婚,都是假的!這種表演,時時刻刻都能看到,你得看穿,假的,不是真的,不要被假相欺騙了,這一點重要。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