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淨土大經科註 > 0307集

【字號:  |    |  

淨土大經科註  (第三0七集)  2012/4/24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37-0307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看《大經科註》第六七七頁,倒數第五行,從第二句看起:

       「又《楞伽經》、《唯識論》等,明三種無性」,這是相宗常說的三無性。第一個是「相無性。一切眾生,以妄心向因緣生之事物,計度為我、為法」。計是計較,度我們今天講衡量,叫度量,以為有我,以為有法,這說一切眾生,全是妄心。妄心就是起心動念、分別執著,在《華嚴經》裡面所說的妄想、分別、執著,妄想就是起心動念。大乘經教裡頭常說真心是真有,它不動,惠能大師見性就是見到真心。見到真心,這個人就叫成佛,是真的佛,他不是假的佛。所以用真心的是佛,用妄心的這叫凡夫。凡夫不知道用真心,也不知道真心在哪裡,其實真心就在現前,永遠沒有失去,就是不認識。我們得把妄想分別執著放下,那個時候的心就是真心。就好比水一樣,真的水,乾淨,不動,像一面鏡子一樣,能照見萬法。水有染污了,水動了,起了波浪,這叫妄心。所以真心跟妄心是一體,叫真妄不二,一個是在寂靜的狀態,一個是在波動的狀態。整個宇宙這些幻相全是風浪,大浪、小浪、巨浪,都是這些東西,所以它不是真的。它能恢復真,只要它不動了,放下妄想分別執著,真心現前,真的境界也現前,叫法性身、法性土。法性身、法性土是假名,是對我們現在已經動的,這才說這些名詞,所以名相不是真的,名相不要執著。只是一個是清淨的狀況、一個是波動狀況,就如此而已。這個我們必須把它認識清楚。

       妄心動了,動了它就現相。怎麼現相的?現相必有因緣,因,是真正的因,這是講宇宙的源起,真正的因就是真心,離了真心沒有一法可得。因為動了,動了就產生幻相,這個動是緣,產生的幻相這是果,就有事物發生了。這個事物依照賢首國師,清涼的老師,《妄盡還源觀》裡面告訴我們的,從一體起二用,就生起兩種作用。兩種作用,一個是宇宙,宇宙是依報,宇宙現前;第二個作用,我出現了。所以我跟宇宙是同時出現。所以佛教不是宗教,宗教有個造物主,這宇宙是神造的,人也是神造的,佛法裡頭不是這個說法,佛法說「一念不覺而有無明」,它是這個說法的。那個念是誰的念?自己的念。所以在佛教講宇宙是自己創造的,身也是自己造的,因為妄念造了這個,這個身是假的,假身,外頭環境也是假境,經上常用「夢幻泡影」做比喻。因為你不覺,就作夢,夢境現前,整個夢境是你自己妄心變現的境界,除了心之外什麼也沒有。全體是心,我們用夢境來做比喻就很容易懂,夢境全體是妄心在起作用,絕不是真正有的這個事情。我們現實的環境是妄心,所以我們作夢,夢中之夢。

       這個念一動,第一個夢境是什麼?是實報莊嚴土,這是第一個夢境,心動了。雖動了,裡面沒有分別、沒有執著、沒有妄想,只是動而已,沒有妄想。如果有了妄想、有了分別,就變成四聖法界,十法界裡面,佛法界、菩薩法界、緣覺法界、聲聞法界,這是你有動、有分別。如果從分別再產生執著,那四聖法界又變了,變成六道輪迴,這是最嚴重,迷得最深的。於是我們就明瞭,這佛經上所講的,我們對於世出世間一切法不再執著,完全知道它是假的,沒有執著的必要,執著全是一種錯誤,錯誤概念造成。不執著,你就夢醒了,從六道醒過來,六道輪迴不見了,就沒有了。這個時候境界出現了,你醒過來,醒過來是什麼境界?四聖法界,阿羅漢的境界。你看到釋迦牟尼佛的淨土,那個地方沒有染污。六道為什麼有染污?六道有情執、有貪瞋痴慢,有這個東西就有染污。沒有貪瞋痴慢就沒有這個染污,阿羅漢的法界沒有這個染污,所以那個國土顯得特別清淨,人都很慈悲。雖然阿羅漢不主動幫助眾生,但是阿羅漢絕不害人,所以那個社會是祥和的,那個社會是安定的。

       阿羅漢再把執著的習氣斷了,阿羅漢有習氣,見思煩惱真的斷了,見思煩惱的習氣在。譬如說貪的習氣、瞋恚的習氣他有,他確實沒有心,但是那習慣了,那個樣子老是在表情上還有,這就是習氣。他在那裡用功把習氣斷了,習氣斷了他就升等,就升作辟支佛。辟支佛見思煩惱斷了,見思煩惱習氣也斷了,所以他的境界比阿羅漢更清淨、更殊勝。辟支佛他有塵沙煩惱,他有無明煩惱,必須把塵沙煩惱斷了。塵沙是什麼?分別,他沒有執著,他有分別。他把分別斷了,於一切法知道是一體,不再分別,沒有你跟我這些分別,佛跟眾生的分別都沒有了。這個心什麼?到平等了,這是辟支佛。但是他有分別的習氣,這個斷掉了,斷掉之後他就升級,他就是菩薩。

       所以菩薩有分別的習氣,就是塵沙煩惱的習氣。菩薩必須把塵沙煩惱習氣斷掉,他又升級,他就成佛了,十法界裡面的佛,不是真佛。天台大師說這個佛叫「相似即佛」,他非常像佛。為什麼不是真佛?因為佛要用真心,他還是用阿賴耶,他沒有轉阿賴耶成大圓鏡,所以他叫相似即佛。也就是說,用妄心用得很正,完全依照佛的經教他去奉行,他都做到了,所以很像佛。佛要斷無明,無明就是妄想、就是起心動念,他那個地方修行的功夫,就是六根在六塵境界裡不起心、不動念。

       我們明白這個道理,就懂得修行的綱領,你修些什麼?佛說的那些方法,那個東西不能執著,你要懂得他真正講的是什麼。就是起心動念、分別執著,這個東西只要統統放下,立刻就成佛。惠能大師在五祖方丈室裡頭聽《金剛經》,聽到五祖講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就大徹大悟,明心見性。那是什麼?那成佛了。為什麼能成佛?他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不執著,全放下了,就是妄想分別執著全放下,這就成佛了。成佛在一念之間,這叫頓捨。你看把妄想分別執著一下捨掉,叫頓捨,一時就是一念當中就捨掉了。頓悟、頓證,悟是覺悟了,他說出那些話來是覺悟的話,他證果了,這個在《華嚴經》大乘教裡是法身菩薩。法身菩薩,天台大師稱他為「分證即佛」,他是真佛,他用真心。為什麼說他菩薩?說菩薩也行,他沒有圓滿。為什麼?妄想放下了,妄想習氣沒放下,妄想的習氣沒有法子放下。分別跟執著的習氣有辦法放下,妄想沒辦法放下,因為你想個方法去要斷這個習氣,那又是個妄想,妄想不能斷妄想。怎麼辦?只有隨它去吧!讓這時間長了,慢慢自然沒有了。所以,妄想習氣有四十一品,四十一品從哪裡來的?就是有多有少。

       早到極樂世界去的,妄想習氣就少,現在才去的,帶的就多,就這麼個道理。所以這些菩薩有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四十一個階級,這四十一個階級就是帶著無始無明習氣多少,愈往上面去愈少,愈在底下就愈多,這是沒有方法斷的。但是它只是障礙你進入常寂光淨土,你在那個地方知道有常寂光,你不能夠證得,道理就在此地。必須無始無明習氣斷盡,實報莊嚴土沒有了,所以實報莊嚴土也是虛妄的。《金剛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沒有說實報土例外。實報土不見了,他到哪裡去了?他回歸常寂光。回歸常寂光是什麼樣子?跟自性融成一體,自性沒有相,自性遍一切處,自性遍一切時,他的身遍一切處、遍一切時。他的身不是物質,也不是精神、也不是自然現象,什麼科學儀器、工具都探測不到他。什麼人能見到他?跟他同樣的境界,把妄想分別執著連習氣斷乾淨了,就證入,就都知道了。

       這個境界裡頭好比什麼?好比我們燈光,房間裡十幾盞燈光,每個光都是滿空間,而且光光都是重疊在裡頭的。雖然重疊的還是各是各的,因為你熄掉一盞,你看那一盞就沒有了。所以這個世界叫光明世界,常寂光土,叫大光明藏。光就是佛的身,就是佛的土,實際上身土那是假名,你找不到痕跡,痕跡找不到。但是他能現,眾生有感他就有現。大乘教裡面講文殊、普賢、觀音、勢至,這是等覺菩薩,實際上他們早就成佛了,示現在人間。眾生跟他有緣,現在有苦有難,無論是有意無意,我們的信息發出去,他都知道。他知道,他一定來幫助,來幫助就得現身,現身說法幫助你,他都沒有起心動念,這個不可思議,非常神奇!

       實際上,我們今天看到江本的水實驗,能夠在這裡頭得到一點信息。你看水是礦物,裝在瓶子裡頭,它什麼文字都懂,我們沒有學過外國文字不懂,它全懂。無論寫哪一國的文字它都認識,無論你講哪一國的言語它都聽得懂,比我們高明,我們起心動念它知道。這是礦物,水是一個物質現象。就像前面我們說的,彌勒菩薩告訴我們這個事情,「念念有形,形皆有識」,彌勒菩薩講清楚了,三千年前講的。所有一切物質現象,不管是液體、是固體,山河大地、花草樹木,像我們拔根汗毛,毛端,它是物質。一粒塵沙,把塵沙磨細,磨成粉,每一粒粉統統有受想行識,它有感受,想就是分別。行是什麼?它不會斷,這個相滅掉了,底下一個念頭生了。這個念頭受上面的感染,但不是一個,它是它,它是它。混攪在一起,那就是我們講共同的意識、共同的相分,什麼時候能看見?我們看電視能看見。你沒有細心,因為現在電視是數碼,它的速度快了,快太多了,比起從前那個電影,那是我們最容易看見的,因為什麼?它一秒鐘只二十四次生滅。一秒鐘二十四個幻相糾纏在一起,我們看出它的行為、它的動態,看出來了,一秒鐘可以看出來了。統統是糾纏在一起,單獨一個,科學家告訴我們毫無意義。因為什麼?才冒出來立刻就沒有了。

       物質現象是真搞清楚了,精神現象,我們看他的報告也很有味道。他說這個念頭突然蹦出來,立刻就消失掉了,沒有原因。科學家這個說法,佛在《楞嚴經》上講的「當處出生,隨處滅盡」,不就這個意思嗎?突然蹦出來,立刻就沒有了。但是它這個裡頭有物質現象、有精神現象,有感受。所有物質現象全都是,統統是活的,找死的東西一個找不到,遍法界虛空界一個找不到。連石頭都是活的,都有靈性,何況花草樹木!這是什麼?這是自性。自性,我們有時候給它加一個字,叫靈性。這個靈性就說明這個物質,物質也是自性變的,靈是說它見聞覺知。在自性不現的時候,它裡頭有見聞覺知,現相的時候,見聞覺知就變成受想行識。最麻煩的就是識,識很討厭,識是什麼?記憶,經過的事情你記得。第六意識記不得,第七識也記不得,阿賴耶,阿賴耶在資料庫,所有一切東西都到那裡歸檔。它是個資料庫,所以它叫藏識,藏是含藏的意思,這個東西麻煩。第六分別,第七染污,但是總的記憶在阿賴耶。

       現在要用功,最重要的就是把阿賴耶裡頭的記憶清除掉,這就是真的功夫了。美國夏威夷這位修.藍博士來到我這裡親自告訴我,要把負面的、不善的記憶統統清除掉。話說得容易,實際上做,談何容易!怎麼能清除掉?記在那了,一輩子不會忘記,生生世世都不會忘記,怎麼能清除掉?不善的要清除掉,善的也要清除掉,為什麼?你的自性清淨心裡頭沒有這個東西,你不能把這個東西帶回到清淨心,你不清除掉不能轉識成智。所以我在早年跟李炳老學經教的時候,老師曾經教過我,因為我妄想雜念很多,念佛、學教都有障礙,清淨心不能現前。老師教我們,把阿彌陀佛放在心上,就是把它交換,換心。把阿賴耶裡面所有東西清除掉,把阿彌陀佛請進來,起心動念全是阿彌陀佛,這是個好方法。為什麼?阿彌陀佛這個名號是自性的德號,就是真如自性。名號,到功夫用到極處的時候容易放下。如果你觀想,觀想念佛,我觀像、觀想,觀成功之後,那個拿掉困難;名字拿掉容易,沒有那麼困難。因為名字,大家曉得名字是我們起的,我喜歡起個什麼名就起什麼名,喜歡換一個就換一個。像可沒那麼簡單。所以他說四種念佛還是這個最高,最高明,比觀想高明、比觀像高明。持名就等於是實相,實相無相,實相無不相。雖然它排在第四,實際上它最高,它跟實相平等。

       用這個方法清除所有善、不善的記憶,為什麼?全是假的。所以這個概念是非常重要!你真正肯定了整個宇宙幻相,不是真的,你才能放下,才不計較了。別人毀謗我,他毀謗別人,我聽到怎麼沒有感覺?為什麼毀謗我,我就有感受?是毀謗我,我接受了;毀謗別人,我沒接受。這是假的,我也是個假的,你要知道全是假的,那不就一笑了之了?不要接受,何必放在心上?所以,真正做學問,世出世間聖人都這樣教給我們,別人的過失不要放在心上,把別人過失放在心上,我們就吃虧了。你看我們的良心,一般講良心,良心變成別人的垃圾桶,這人有智慧嗎?沒智慧!不但別人的過失、罪孽不放在心上,根本就沒這回事情,萬法皆空,一塵不染。別人所做一些善的也不放在心上,善惡二邊都沒有,清淨心就現前。

       一定要曉得,善心、善的念頭,三善道的果報,惡的念頭,三惡道的果報,它會感召果報。三善道跟三惡道是平等的,為什麼?把東西清理、消掉。三善道是消福報的,你自性裡頭本來沒有福報,那個不是好東西,清淨心裡頭一塵不染。一個是消福報的,三惡道是消惡報的,那是消福報、善報,這是消惡報,都是消業,所以它是平等的。三善道、三惡道從哪來的?都是你自己業力變現的,你沒有這個業力,根本就沒有。所以,除了念頭之外,沒有一法可得,一切法都是從念頭生的。這個裡頭很微細,理非常的深廣。怎樣才參得透?從定中才參得透,定開智慧,你就看透了。看透之後什麼?什麼都不接受,就跟常寂光裡面的佛,他不接受。實在講,實報莊嚴土的法身菩薩他不接受了,他明心見性,他只是消他的妄想的習氣。他幫助一切苦難眾生,我們講積善、積德、修善他天天幹,決定沒有積善、修善積德的念頭,他沒有。他做了,作而無作,無作而作。眾生有感,他一定幫忙,幫完之後乾乾淨淨一塵不染,永遠不染污。那叫真的成就,那叫真的自在。

       為什麼跟眾生感應道交?因為是一體。所以大乘的慈悲,叫「同體大悲,無緣大慈」。我左手這裡不舒服了,右手去幫幫它的忙,左手要不要感激它?不需要,為什麼?一體。菩薩,法身菩薩明白了,遍法界虛空界跟自己是一體。他跟什麼人幫忙的時候,就跟左手給右手幫忙一樣,同體大悲,無緣大慈。無緣,沒有條件,應該做的,所以從來沒有起心動念,沒有分別執著。就像水實驗,我們是有心對它的,我們用愛心對它,我喜歡你、我愛你,它的結晶就非常美,就現出來;我們說討厭你、我恨你,它變的圖案就非常醜陋,很難看。這是什麼?它的回應,自然的回應,絕對裡頭沒有起心動念、分別執著,它沒有。佛經上用的名詞叫法爾如是,這是佛學名詞,一般人講自然,法爾比自然還要自然,就是這個意思,這是一種反應。我們在山谷長嘯一聲,回音馬上就來了,自然的,這法爾如是。所以諸法身菩薩跟諸佛如來,對一切眾生這種大慈大悲是自然。為什麼我們要感恩?感恩是性德,我們迷失了自性,我們用這些方法恢復自性,把自性找回來,人不能忘恩負義。所以迷,有迷的時候一些規矩,你能夠照做,能夠維持迷的境界裡頭的秩序,不至於把這個境界搞壞、搞亂。

       所以十法界,任何一界裡頭的細分,連樹木花草,中國古人《易經》上說的一句話好,「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到原始森林,你看這一片森林,那個樹就一種,它一大片,好像它是個大家族,中國從前大家庭一樣。這一片全是一種樹,它沒有雜樹在裡頭。這是什麼?大自然的規則,大自然的秩序,它一點都不亂。人在投胎,所有動物都是一樣,投胎的時候是個單細胞,你看十個月生下來變一個人,五臟六腑,人身體構造多複雜,他一樣都不缺。他也不能增加一點,也不能少一個,你增加一個,那是病態,你把它切掉一個,那也是病態,他不健康,他不是完美的。這是性德,不是人在設計,也沒有人施工在造,整個大自然是自性變現的。所以自性功德不可思議。

       所以佛法是教學,現在變成宗教,很冤枉!但是中國宗教這兩個字,用在佛法上是非常恰當。不知道是什麼人翻譯的,把外國宗教翻成中國宗教這個名詞,翻得太好了。這個要在中國儒跟佛來講恰當,也包括道教。宗有三個意思,主要的、重要的、尊崇的;教,教育、教學、教化。這兩個字連起來,那就是人類主要的教育、重要的教學、尊崇的教化,意思好!我們把這個意思解釋給全世界各個宗教,給他說明中國宗教,大家都贊成,這個意思好。佛教教的是什麼?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講些什麼?我曾經出了這個題考一位教授,這個教授是我的學生,在輔仁大學教書。有一年過年,他到圖書館來拜年,告訴我,下一個學期輔仁大學學生課外活動裡頭開了一門課,《普賢菩薩行願品》,他擔任主講。我說好!難得。我就問了他一個問題,我說,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說的一切經教,他到底說些什麼?你用一句話回答我,不要囉嗦。他想了五分鐘想不出來,最後問我。我說佛經上有句話,「諸法實相」,我說可不可以?他想想,可以。諸法實相,宇宙人生的真相,他就講這個,這哪有迷信!

       釋迦牟尼佛為了要把這些真相說出來,他教學分好多個階段。四十九年,前面十二年等於說辦小學,阿含,十二年。阿含講些什麼?講倫理、道德、因果,今天我們稱它為普世教育,就是人民的大眾教育,普及教育。這個教育能幫助社會安定和諧,倫理、道德、因果,今天世界社會動亂,如果普及這種教育的話就有救。往上提升那就是高等教育,科學、哲學。科學、哲學講什麼?還不都是研究諸法實相嗎?心理學在研究它,物理學在研究它。就像現在科學家所講的,我們最大的一個誤區,錯誤,就是二分法。讓我們這兩種都遇到障礙,研究物理的、研究心理的都產生障礙,都得不到一個真正好的效果。不知道心理跟物理是一不是二,不能分,這現代科學家提出來,不可以分,分錯了。偏在一邊是沒有辦法得到真相的,諸法實相得不到,真相是不能分的。這是從物質現象到最後,發現物質是意念波動現象產生的。德國的物理學家普朗克,愛因斯坦的老師,他一生專門研究物質,物質到底是什麼被他揭破了。所以他的結論,世界上根本沒有物質這個東西,它是個幻相,物質的基礎是意念。所以才提出「以心控物」,就是念頭能夠改變物質現象,這個作用就大了。

       他們頭一個就從醫療,從這上來下手,來求證。人生病了,不要用醫藥,不要用任何方法,用意念讓帶著病毒的細胞恢復正常,完全用意念。這個方法,要是真的找到確鑿的證據來支持這個理論,就會被科學家承認。他們這些年蒐集這些資料,蒐集了幾千個案例。他們沒有用醫藥,用祈禱,用這種方法,多半是宗教信徒。他們有真誠的信心,相信有上帝,相信有天國,不管是真是假,他這個念頭專注在這一點。把身忘掉了、把病忘掉了,這樣的讓細胞恢復正常,再檢查,沒有了。我們認識的同修當中,劉素雲居士是個好例子。她的紅斑狼瘡比癌症還嚴重,她告訴我,當時醫生告訴她,她隨時有死亡的可能,叫她有心理準備。好在她對生死看得很淡,無所謂,生死都好。那個時候遇到《無量壽經》、遇到佛法,每天聽經十個小時,聽完經就念佛,沒有想到身體的病,心力量完全在佛號上、在《無量壽經》上。三個月之後再去檢查沒有了,醫生感到很驚訝,這是奇蹟。但是問她,紅斑狼瘡聽說是有好的,但是那個疤不會掉,妳怎麼連個疤痕都沒有?他說妳是擦了什麼藥?她說我什麼都沒有。那怎麼好的?她說大概是阿彌陀佛叫我好的。但是劉素雲說的話醫生相信,這個人的好處大概在現在很難找到,一生不妄語,所以沒有人不相信她的話。她決定不會說假話,沒有說假話的習慣,一生不妄語。這是很好的例子。

       前些年,山西小院有幾十個例子,那都是念佛念好的。這個裡面現在我們懂得了,怎麼個念佛?要把身體忘掉,絕不能想病,你想病你就是養病,為什麼?一切法從心想生。你只要有個病的念頭,它病就現前。你說我病好,它那是個病;我不好,它也是個病。你要把那個病忘掉,不要去理會它,三個月,念頭當中不起一個病的念頭,病就沒有了,可以治得好的。修.藍博士給人治病也是根據這個原理,這個道理三千年前佛就講得很清楚,「制心一處,無事不辦」。美國布萊登博士告訴我們,不但念頭集中在一處能治病,能治山河大地,就講到現在災難,地球上的災難。這個災難怎麼形成的?集體不善的意識,很多人不善的念頭、不善的行為所感召的。如果我們覺悟,我們不再貪婪,貪心放下了,不再貪,水災就沒有了,海水上升、江河氾濫就不會有了;不再發脾氣,火山就不會爆發,地球溫度就不會上升;不再愚痴,就不會有什麼颱風、颶風、龍捲風,就都沒有了;不再傲慢,地震就沒有了。現在地震這麼多,地震發生頻率多的,你去仔細去看一下,人傲慢,一點都不錯。

       最麻煩的就是懷疑,貪瞋痴慢疑那個懷疑,以前我們不知道懷疑有那麼厲害。懷疑對個人來講,免疫能力降低了,因為什麼?你不相信,信心失掉。對外面境界,山崩地陷,山會倒下來,山會移動,有土石流會塌下來,地會陷下去、會沉下去,這是懷疑。所以,如果我們能把這些,這都是根本煩惱,貪瞋痴慢疑六個根本煩惱,根本煩惱如果轉變過來,我們不貪、不瞋、不痴、不傲慢、不懷疑,這災難就沒有了。那我們現在想想,地球上七十億居民,怎麼可能讓大家都回頭?這做不到。科學家給了我們一個最低的數據,總人口百分之一的平方根就夠了。地球上七十億人,百分之一的平方根,大概九千人,不到一萬人。就算一萬人好了,在全世界找到一萬人真正能放下,就能救地球。

       這一萬人到哪裡找?只有到宗教裡去找,不信仰宗教的人他決定不肯幹,你叫他放棄名聞利養,那比割肉還難。宗教裡面找最虔誠的宗教徒,能夠為苦難眾生犧牲的,能夠為宗教久住世間來獻身。真正能找一萬人,他們確實回頭了,把貪瞋痴慢疑放下。認同,我們不說眾生,說人類,人類是一家,《弟子規》上講的「凡是人,皆須愛」。由愛人,擴大到愛一切動物,不再殺害牠們,不再吃牠們。有一萬人真正能做到,我們相信,縱然不能把整個劫難化解,會大幅度減輕,這是決定可能的,那這些人就是救世主。

       我們要大力宣揚,真正幹這個好事,佛菩薩知道,鬼神知道,連上帝也知道,眾生不知道。甚至於這些眾生還要羞辱你,你迷信,根本就沒有災難,你們在造謠,還要這樣毀謗你。加給你這麼多毀謗也無所謂,我還是真幹,幫助這個世界化解災難重要,毀謗我不重要,甚至於陷害我也不重要,我們幫助眾生度過難關這個重要。他們的無禮加諸這些人身上,那是無知,他完全不知道,他要了解事實真相,他會感恩你,他完全不了解。所以不能因為一般人的毀謗、羞辱而不幹,這是小乘人,這不是菩薩。小乘,你這種態度對他,他馬上就退心,他真的不幹了;大乘菩薩不會,他有真實智慧。

       所以諸法實相重要,諸法實相說白了,就是一切法的真相,宇宙人生萬事萬物的真相,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就搞這個東西。阿含普世教育,就是一般大眾,安定社會的;方等是提升,為提升做準備,像辦中學一樣,做大學的準備,八年;加上前面,二十年,再講般若。般若講二十二年,四十九年他講二十二年,可見得這是釋迦牟尼佛要講的中心的課題。般若講什麼?般若就是講實相。最後法華,法華是講成佛,這像研究所一樣,成佛的《法華》,開智慧的《楞嚴》。把法華八年,幫助大家證得究竟的佛果。所以,佛一生教學有次第的,像辦學一樣,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這是我們要學習的,我們自己學佛要按部就班,這個次序逐漸往上提升。現在提升難,難在哪裡?小學不上,沒有小學,就想上中學、上大學,所以一輩子都沒有辦法成就。

       世尊的小學十二年,不是六年,紮根教育。我們中國,佛教傳到中國,小乘經典翻譯得非常完備。跟現在南洋,像泰國巴利文的經典一對照,這章嘉大師告訴我的,南傳巴利文經典比我們《阿含經》大概只多五十幾部。三千多部經,多五十幾部,這差距太小了,可見我們翻譯得很完整。但是在中國唐朝中葉之後,我們的祖師大德就不學小乘了。他用什麼來奠定基礎?用儒跟道。用自己家的東西,不輸給小乘,自己東西學起來比學小乘方便。所以從前中國儒釋道真的是一家,外表上有儒釋道三家,裡面統統學。初出家人,學儒、學道,做為大乘的基礎;學道的人,他也學佛、也學儒;儒家這些書生,學佛、學道。所以他統統都學,他廣泛涉獵,這是正確的。廣學多聞,取長捨短來提升自己,這是正確的、好的修學方法。所以現在我們要鼓勵大家,我們學自己的宗教,也要學別人的經典,它有好的地方,採取它來輔助我們,讓我們的東西更完美、更圓融。每個宗教都互相學習,宗教之間的衝突就化解了,就沒有了。所以宗教可以團結,宗教應該要互相學習,宗教對今天世界安定和平,它是一股很大的力量。

       我二00五年第一次跟馬哈迪見面,這是馬來西亞的前首相,他在位二十二年,全世界國家領導人,大概他任職時間最久,二十二年。我們見面的時候,第一句話他就問我,他說法師,聽說你走過很多地方,你也認識許多國家領導人,他說你看現在這個世界還會有和平嗎?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嚴肅,讓我們感受到,許許多多國家領導人對於世界和平沒有信心了。那個時候,我是二00三年代表澳洲大學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在會議當中,我們認識了許多國家的專家學者,統統有這個問題。我們再細細一打聽,這個原因由來已久。聯合國是七0年代開始舉辦這種會議,世界和平會議,目的是化解衝突,促進安定和平。從七0年代到我參加會議的時候,三十年了。這三十年當中,衝突頻率年年上升,災害是一年比一年嚴重,所以讓大家喪失信心了。什麼原因?方法、理念錯誤了。

       澳洲大學找我,就是因為九一一事件發生了,變成什麼?變成恐怖戰爭。學校裡頭一些教授警覺心提高了,所以校長找我,給他們教授舉行一個座談會,討論這個問題。我首先聽學校報告,他們做了五十分鐘報告,然後要我提供我的一些看法。我就告訴他,你們用的方法,對付恐怖的方法是鎮壓、是報復,用這個方法,這是西方一貫的一個想法、理念,而你不知道這個衝突真正原因在哪裡。我這個話一提的時候,他們就顯得很注意。我說真正衝突不在外頭,衝突的發生,在家庭。他說國際之間這些衝突,與家庭有什麼關係?我說關係,家是那個根。我就告訴他,現在社會上離婚率很高,大家都承認,幾乎沒有一個地方沒有離婚的。我說離婚這樁事情就是家庭衝突,夫妻衝突、父子衝突、兄弟衝突,在這個環境裡長大了,他踏到社會,他怎麼可能不與人發生衝突?這尋根,這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

       我說還有更深一層的因。他說還有更深的,那是什麼?自己跟自己的衝突。這個他不懂了,在佛法講,本性跟習性的衝突,中國人講本性本善,習性不善,這是本身有衝突,你帶著衝突來的。這個很難理解,因為他們沒有這個概念。我就舉個例子,譬如利擺在我們面前,我們第一個念頭起的,是自利、還是利他?當然自利。我自利,你自利,我們兩個不衝突了嗎?他自利,我不跟他衝突了嗎?如果利擺在面前,我們第一個想到利他,衝突就不會發生了。每個人都講求,在那個時候美國常常講,符不符合美國的利益,那與其他的國家不就衝突了嗎?如果我們能夠像中國古人講的「行有不得,反求諸己」,問題來了,先想別人,問題就能化解,你就有了智慧。

       第一次開會,我把這些事情告訴他,詳細分析給他講解,大家聽了很歡喜,從來沒聽說過。過了一個星期,又找我開會,學校有準備,把聘書寫好了,請我做他們和平學院的教授。大學有和平學院,我們沒聽說過,我那個時候才知道全世界只有八個大學有。他們有博士生、有碩士生,畢業之後多半在聯合國服務,從事調解國際糾紛的工作。這個不追根究柢怎麼能解決問題?尤其決定不能用戰爭做手段,那是什麼?那是結冤仇,要懂得因果太可怕了,冤冤相報,生生世世沒完沒了。衝突不是這一生這一世,往後世世代代,你那個麻煩多大!所以解決問題要智慧,知識不行,知識解決問題不能圓滿,有後遺症,一定要智慧。智慧從哪裡來?從清淨心來的。東方人重視智慧,西方人重視知識,知識是學來的,智慧是從內心往外發的,是真的。

       所以在倫敦,我在學校跟大家交流,跟這些學生、教授們交流,我特別,因為他們是漢學系,漢學系主要的是學中國儒釋道三家。我把六個字寫在黑板上,儒學、道學、佛學,外國人的念法是從左到右,這麼念法,中國人念法是從右到左,跟他們相反的。相反的去念,就是學佛、學道、學儒,這不一樣!我說,我跟你們都是一樣的用這三樣東西學習,可是方法不一樣、效果不一樣。你們是儒學、道學、佛學,我是學佛、學儒、學道。學儒要學得跟孔子一樣,那是榜樣,學道要學跟老莊一樣,學佛要學得跟釋迦牟尼佛一樣,你真學會了。現在這個世界上,出現幾個釋迦、出現幾個孔子,真能解決問題。可是你把它當作學術,搞儒學、道學、佛學,解決不了問題。

       所以我很認真的問這些學生,我說你們英國人,說起來每個人都知道,湯恩比博士,大家都曉得。他說的,解決二十一世紀問題,就是社會問題,只有中國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你們能相信嗎?因為你們,跟別人講這個沒有意義,你們學儒、學道、學佛,你們在搞這一套,你們是很內行的。能解決現在社會問題嗎?這些年輕人很聰明,對著我笑,不說話,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對著我笑,笑了半天沒有回響。我反問一句,難道湯恩比說錯了嗎?也不說話,也是對著我笑。最後逼著我沒有辦法了,我得繼續往下說。我告訴他,湯恩比的話沒說錯,我們解讀錯誤,我提醒他們。我說你們很聰明,既不反對,也不贊成。我們解讀錯誤。我說譬如一個植物,給你講儒,你立刻想到四書五經、十三經;給你講道,你會想到《老子》、《莊子》;給你講佛,你會想到《法華》、《般若》、《華嚴》,你想這些。這些什麼?這些是枝葉花果,這是花果,你們想到這些東西,所以你不敢講話。花果從哪來的?枝條上生的。枝從哪來的?從幹來的。幹從哪來?幹從根本來的。根本是什麼?根本是能生的。儒釋道的根本是什麼?你去尋根!

       儒的根是《弟子規》,道的根是《感應篇》,佛的根是《十善業道》,沒有人想到這個。那些大經大論,你要是教一般人,不能接受,沒用處,解決不了問題。這三樣東西你去教就真管用,我們在湯池做了實驗,不到三個月,風氣確實轉過來了,效果卓著。你要知道它的根,湯恩比的話沒說錯。人家真是有學問、有智慧、有見識,真給我們二十一世紀指出一條道路出來。他是英國人,所講的全是中國東西。

       我們在國際上遇到的人很多,談到這個問題,儒到底是什麼?佛到底是什麼?這個也就像我考學生一樣,用一句話回答。麻煩,聽不懂,不願意聽。他真相信了,我才告訴他,儒釋道三個根的重要。儒是什麼?「孔曰成仁,孟曰取義」,仁義代表中國傳統。仁者愛人,義者就是合理,你起心動念、言語造作合情合理合法,叫做義。今天的社會亂成這個樣子,怎麼收拾?孔子之道,釋迦之道。「孔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論語》裡頭,我們用忠恕解決現在問題。忠是什麼?忠是中心,你看忠那個字,心裡頭是中,心不偏、不邪,用這種心來處理事務。用什麼手段?恕。恕是什麼?饒恕他,不要追究了,幹什麼壞事,五逆十惡都不要追究。為什麼?沒有人教,沒教,你做錯事情處罰你,對不起你。

       我們中國傳統東西丟掉兩百年,至少也七、八代,這責任誰負?你為什麼幹錯這個事情?你無知,你沒有接受過這個教育。你父親、母親也不知道,祖父母也不知道,曾祖父母也不知道,大概高祖父母有印象。丟掉這麼多代了,丟掉這麼多年,所以不能再追過失,追過失我們不忍心。就像佛在《無量壽經》講的,「先人不善,不識道德,無有語者,殊無怪也」,你不要怪他。這忠恕,佛在這個經上講的忠恕之道。所以你別追,不管做錯什麼事情,一筆勾銷。從今天起大家一起來學老祖宗的教誨,學完之後懂得了,再犯這個過失,處分你;在這個之前不處分,大家心就定了。否則的話,一處分又鬧得天翻地覆,會社會動盪,因為太多人做錯事,他們組織、集合在一起,那是個暴力的集團,一定會擾亂社會。社會一定要安定,要平穩的過度,不要有任何波動,好好的一起來學儒釋道三家傳統教育。我們相信一年的時間,這社會就安定了,人都明理了、都覺悟了,災難也就沒有了。

       不是沒有方法,有!問題就是沒有一個國家領導人肯幹。民主國家困難,為什麼?它有民意。這個東西一般人他不懂,那些國會議員不懂,他不贊成,你就行不通。所以去年鳩山首相,日本的,他邀請我到日本講經,幫助他們化解災難。我在日本講了半個月,我了解了,我告訴日本人,能夠救日本人的只有一個人,他們問我是誰?天皇。日本人對天皇的敬愛出自於真誠,天皇能夠領導大家把倫理道德教育重新振作起來,它的問題就能解決。如果不能恢復傳統的教育,那就太難了。日本沒有自己的文化,全是中國文化,從二千五百年前傳過去,一直保留到現在。特別是農村,真可愛,你到農村裡面去,就回到至少是在漢朝時代那個樣子,回復到那個年代。人民純樸、人民善良,就是沒有文化、沒有教育,老百姓的素質那麼好,沒人教。所以我相信一定是很好教的。

       實在找不到一個國家來做實驗,我們只好找點,就好像我們過去湯池做這個點。我也沒有想到,澳洲圖文巴那小城他們願意做,來找我,我感到很驚訝。圖文巴是個小城,居民十萬人,城面積很大,人住得很舒服,每一個家都有前後院子,地大,是世界上最好居住、養老的一個地方。這個裡面確實是多元文化,那個地方做我很贊成。十萬人,有八十多個種族,八十多個種族聚在一個小城,一百多種不同的語言,真正名符其實多元文化,十幾個宗教。這個帶頭,宗教帶頭,宗教團結起來了,這是我們淨宗學院在那裡住了十年,做出這一點成績出來。

       第一個,我們十年,在圖文巴那裡給人民做成一個非常好的印象。圖文巴的人民都知道有淨宗學院,而且都知道淨宗學院的人都是好人,這是他們的批評,都是好人。我們過去到那裡去非常陌生,那個地方原來是基督教的天下,我們是佛教第一個進去的。我們跟他們就相處得很好,我們常常訪問他們、幫助他們,他們辦的慈善事業我們幫助,所以處得很好。現在宗教團結在一起,想將圖文巴建成全世界多元文化示範城市,就是模範城市,和諧示範城市。市長有這個心,他選上市長,跟我第一次見面就跟我講這個話,他很想把圖文巴市政做好。現在這些宗教,每個宗教這些領導人這樣齊心不容易,這是個很好的緣分。所以我鼓勵他們做,把它做出來。

       幾個月前聯合國還通知我,給我信息,希望我能到聯合國再辦一次活動,上次辦的活動很成功,他們還懷念我。我收到這個信息,上次我們有湯池小鎮可以表演,這次我沒東西表演,所以我就不答應了。我說如果圖文巴你們這些宗教領導人,真正把圖文巴做成成績出來,我說明年我考慮到聯合國辦一次活動。為全世界介紹圖文巴,和諧示範小區,這個有意義。這一介紹,全世界的人都會去參觀,都會去訪問,都會去學習,是個好事情。可是我告訴他,我還住在香港,我不回到澳洲,我在這邊講經教學,你們辦活動我就參加。他們告訴我,我跟他們約定了,一年辦三次活動,就是你們宗教團結的成果的分享。你們每個宗教在這四個月當中做了些什麼,你用什麼東西教你的信徒,跟團結宗教。所以每四個月做一次圖文巴宗教聯誼這種匯報,我說我會來參加。做得真正有成就,我一定會想方法在聯合國再搞一次大型活動,把你這個成就向全世界宣揚。好事情!

       下個月,等於說是圖文巴的預備會議在曼谷開,這個活動我要去一次,不是真正有意義的活動,我一概不參加了,我們講經重要。這也是我們也做了個榜樣,完全學習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講經教學不中斷,這是真正的佛教。現在佛教在全世界六種不同形式,我們要搞清楚,都叫佛教。釋迦牟尼佛教是教學,釋迦牟尼佛一生沒有建過道場、沒有寺廟,住在哪裡?住在樹底下,山林樹下,游牧生活。吃飯是沿門托缽,一天一餐。講經教學的場所都是在樹林當中,河邊、樹下講經教學。所以它是社會教育,於今天所謂宗教風馬牛不相干,我們得認識清楚。但是,其他的五種變質了。第一個變成宗教,這不是宗教變成宗教。佛是老師,變成神了,菩薩是學長,也變成神仙,把佛菩薩當作神明去膜拜,這就屬於宗教,迷信了。不知道我們供養佛像是供養老師、紀念老師,是這個意思。常常念著老師的恩德,不忘本。中國人拜祖先是不忘本,它產生的效果是民德歸厚。人人不忘本,決定孝順父母、決定尊重老師,孝親尊師是這麼養成的,用意在這個地方。它不是宗教。所以它變成宗教,在中國,佛教變成宗教,我們估計不超過三百年。因為我們往前面去看,乾隆、嘉慶年間還沒有變質,寺院庵堂不管是大小都講經教學。這應該是嘉慶之後的事情,道光、咸豐那一代不如一代,變成宗教。

       第二種,變成學術了,像現在歐洲的漢學,它是學術,我們仔細去看了知道。它所學的是常識,今天的話說,它是知識,它不是智慧。我們不去不了解,實地上去看過幾次,明白了。我們也跟它結了很深的緣。劍橋麥大維教授是歐洲的漢學家,這現代人,我們在倫敦認識的。他到湯池去住過四天,做詳細考察,回國的時候從香港經過,跟我談了六個小時。很誠懇的邀請我到倫敦去辦個書院,大乘佛學,名字他都給起好了。這個學院屬於劍橋大學的,劍橋在世界大學裡頭排名第三。我很感激他,我說我不能答應你。他說為什麼?我說你們學校裡制度框架約束我,我不能教學,我沒有法子教。他說,那你有什麼方法?我說我沒有方法,我們老祖宗有方法。他一聽說老祖宗,耳朵就豎起來了。他說老祖宗方法,什麼方法?我說《三字經》念過沒有?會背。四書都會背,真了不起!我說《三字經》上前頭有八句,是中國老祖宗可以說是千萬年來世世代代,教導後世那種教育的原理原則,就是八句。你看,念得那麼熟,念了一輩子,他沒有看出來。

       我說辦教育一定要有一個正確的理念,就是「人之初,性本善」,你要肯定。一切眾生本性本善,為什麼會變成不善?不善是習性,所以「性相近,習相遠」。正是為了這麼一個原因,你要不教他,性乃遷,「苟不教,性乃遷」。教育這個理念從這裡發生的,你必須要教他。教他的目的是什麼?目的是永遠保持本善,遠離不善的習性,這叫教育,這是中國幾千年、千萬年傳下來的教育。怎麼教法?「教之道,貴以專」。中國教學方法跟西方完全不一樣,我們學了西方就完了,一切都毀掉了。中國在過去,世世代代有聖賢君子,縱然沒有聖人,有賢人、有君子出現,為什麼這一代變成這個樣子?所以中國教學是專,只能學一樣,不能學兩樣。我說我去辦個書院是可以,你們這樣誠意邀請,我說也是我們的感激之心,我說我是可以去做的。

       中國古老的方法,人學東西先紮根,紮根是什麼?是倫理、道德、因果;換句話說,你具足聖賢的基礎,這紮根教育。這個根是誰紮的?這根是母親紮的,這個他們疏忽了。中國教育從什麼時候開始?從懷孕開始,胎教。所以我們老祖宗有智慧,知道。這個靈魂一投胎,雖然是個單細胞,跟佛法講的,他就有見聞覺知,他是活的。母親起心動念跟他有關係,母親言語造作跟他有關係,所以懷孕十個月,在中國有懷孕之禮。這個十個月當中,母親不能有邪念,念頭要端正,不能有偏見、不能有邪念,為什麼?影響胎兒。所以文王的母親,「目不視惡色」,一切負面的形象不看,「耳不聽淫聲,口不出傲言」,身口意她守住。為什麼?保護胎兒,胎兒在坐胎十個月,所感受的正氣,這個真正叫愛兒女。

       生下來之後,他睜開眼睛,他會看、他會聽,他就在開始學習,在模仿。所以大人,父母、大人跟小孩接觸都要有禮貌,要叫他看到正面的,一切負面的不能讓他看見,不能讓他聽到,不能讓他接觸到,母親好好的保護他三年。從出生到三歲一千天,根紮下去了。所以,《弟子規》不是教小孩念的,是父母做給小孩看的,是這麼教的。我們現在教小孩去念,這個錯誤了,但是總比不教好。實際上中國教的不是這個,倫理道德因果教育都是父母做出來給兒女看,根深蒂固。這一千天,古諺語有句話說「三歲看八十」,三歲,這一千天紮下去,八十歲不會變,一生不會改變。這在中國歷史上看得很清楚,你看這些人的表現,忠孝節義、威武不屈,從哪裡學來的?都從小學來的。不是從小紮根的,對於高名厚利說不動搖的,太難得了。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小時候紮的根。

       現在我們這個教育丟掉了,三歲再開始教他已經學壞了。現在紮根是誰?電視、網路,這麻煩大了。我在美國的時候,美國小學一年級就用電腦,電腦裡頭什麼玩意都有。一天到晚小孩看電腦,父母很喜歡,很用功,兒子,不曉得他學些、看些什麼。你說這多可怕,所以人全教壞了。誰教的?媒體教的、網路教的、電視教的。這樁事情我初學佛的時候,剛剛接觸,方東美先生告訴我。那個時候還黑白電視,沒有彩色的,他指著電視告訴我,這個東西能救世界,能毀滅世界。他說你要記住,將來有機會弘法的時候,講經教學要用這個工具,他說這是個好工具。水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如果內容是負面的,會毀滅世界;內容是正面的,可以拯救世界。

       現在講民主,民主糟透了,民主不負責任。從前帝王負責任,帝王時代沒有言論自由,沒有出版自由。為什麼?保護人民純潔的思想,不讓這些邪東西滲透進來。民主就沒有了,什麼都可以演,把人心毀掉了,不如帝王,帝王的功德大。孔子做三個月魯司寇,做三個月頭一個把少正卯殺了。少正卯沒罪,在今天講他侵犯人權,孔子有罪。少正卯就是什麼?辯才無礙,死的也能說成活的,大概孔老夫子跟他辯論辯不過他,全是歪理,似是而非,迷惑大眾,孔子把他殺了。在那個時代可以,今天不可以的。今天像少正卯這種人太多太多了,到處都是,這個世界、社會怎麼會安寧!這擺在面前,你怎麼樣能夠恢復到安穩和諧,太難了!

       我在馬來西亞,納吉首相邀我在他家裡作客,問我怎麼樣把馬來西亞能治好。我告訴他,倫理、道德、因果、宗教教育比什麼都重要,你把這個東西抓好,你的國家國運昌隆,你能夠做到全世界的模範國家,你只要好好在上面做。但是從哪裡做起?從培養師資做起,你手下一批好老師,就是你的本錢。讓這些好老師也要做一個示範區在教學,把這個教學的區,小區,每天活動用電視向全國播出,讓人民都知道,鼓勵人民到這個小區去住幾天、去學習幾天。做得到,你是現任首相,很快就能收到效果。尤其現在我們廬江還有十幾個老師住在那邊,將來漢學院就是他們在裡面去學習、去教學。

       不是做不好,制度沒有問題,再壞的制度,好人都能幹出好事出來;再好的制度,人要是壞,一樣幹壞事。所以制度再好,制度是國家大法的根,但是人是法的根,沒有好人,那個制度是假的,不是真的。所以人心比什麼都重要。今天整個世界問題出在哪裡?人心壞了。如何拯救人心,這是國家的大事,只要把人心救回來,問題馬上就解決。而且現在的工具好,網路、衛星、電視,這個工具好!你要沒有這個工具,你要多少老師去教?有這個工具的話,五十個老師足夠了,國家養五十個老師比養五百萬軍隊強多了。五十個老師能夠讓國治民安,讓天下太平。

       但這五十個老師,每個老師專攻一樣,個個都是專家。像《群書治要》一共六十五種,每個人專攻一種,六十五個老師。如果每個科目三個人,不到兩百人。這兩百個人,國家好好的辦個研究院,讓這些人做研究院的研究員,十年專攻一門,將來是國際上第一流的漢學家。不是難事!這個功德就超過唐太宗、就超過乾隆,乾隆的功德是《四庫全書》,唐太宗是這一部《群書治要》。你有兩百個人,就是你這個國家有三套活的《群書治要》,活的。可以教給自己國家人,可以到全世界去講學,哪個國家邀請就到哪個國家講學。實際上衛星已經涵蓋全世界,不難!中國這麼大,幾億人口,找兩百人我相信可以找得到。布萊登講要找一萬個人來救世界,我們中國這一套,找兩百人就行了。那我們的國家領導人就是全世界的領導人,把全世界帶到安定和平,把全世界的人帶回幸福快樂,這個功德還得了嗎?無比的殊勝!不是難事。

       我今天在國際上的關係,最好的朋友馬哈迪長老。這些對宗教、對於族群有影響的人,我們多幫助他、多提醒他。所以圖文巴這個事情,我找到陸克文,他從總理退下來,我勸他不要做官,做官沒意思,這個年頭官很難做。我勸他學孔子、學釋迦,到圖文巴辦學,用圖文巴這個市、這個小城,真正做出成績,做出世界上第一個多元種族、多元宗教和諧示範小區。這個東西做出來之後,一定會轟動全世界。我們湯池那個時候,在巴黎做的報告,確實轟動,駐巴黎教科文組織一百九十二個國家的大使代表,都想到湯池去考察,親臨其境去看看。專家學者們夢寐所期望的,找不出方法,居然那裡做出來了,這讓他們有信心了。原來對於世界還有沒有和平,信心都沒有了,做出來大家有信心了,大家有了希望。所以這是好事,不是壞事!宗教一定要給予重視,要有正確的輔導,讓它走向教育。讓它來幫助把社會衝突化解、族群的和諧,讓它們來做這個工作,它會對國家做出最大的貢獻。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說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