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淨土大經專區 > 淨土大經解演義 > 0075集

【字號:  |    |  

淨土大經解演義  (第七十五集)  2010/7/10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39-0075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看《大乘無量壽經解》第八十一面第二行,還是經題:

       「大乘者,喻也。乘以運載為義。」這個字古音念「勝」,現在大家都念「乘」,再念「勝」就沒人懂了,我們就隨俗,還用大乘。這是比喻,比的是在古時候我們出門乘船、乘車、乘馬,騎馬是乘馬,乘是運載的意思。「大者所乘」,或者是說「所乘者大」,那就叫大乘,這是解釋這兩個字的意思。大者所乘,這就不是普通的人,有道德、有德行的人,諸佛菩薩這是大人,他們所乘的。或者所乘者大,像我們現在一般學佛的同學,我們也學大乘的經教,我們所乘這就大了,這叫做大乘。「別於聲聞緣覺僅求自覺之小乘」,這個差別在此地,大乘的對面是小乘,小乘人僅求自覺,大乘不然,不但求自覺,還要覺他,幫助一切眾生都能夠覺悟;心量大,所行也大,這稱之為大乘。

       佛教我們學了這麼多年,深深的明瞭。我是從二十六歲跟方東美先生學哲學,認識了佛教,所認識的跟現在社會上一般人所認識的不同。我所認識的,方先生給我介紹,佛教是哲學,釋迦牟尼佛是大哲學家,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學哲學,為什麼?就是為最高的享受,要不是為這樁事情,學它幹什麼!它是不是真的?是真的,我學了到今年五十九年,明年就一甲子,我給大家做證明,真的是人生最高享受。所以我念念不忘老師的恩德,沒有老師的指點,我始終被迷在鼓裡,不知道世間有這麼好的東西,一般人介紹不出來,真是稀有難逢。老師告訴我它是高等哲學,我學了這麼多年又發現,不但是高等哲學,是高等科學。為什麼?哲學跟科學裡面所不能解決的問題,大乘經裡全都解決了,妙!你想我們在經上常讀的十方剎土、微塵法界,十方剎土就是今天科學裡面所研究的宏觀世界,微塵法界是微觀世界,微觀是量子力學,這佛經上都有。量子力學到今天解釋不清楚的東西,佛經上說得很清楚、很明白。方老師的話沒錯,真的是全世界哲學的最高峰,也是科學的最高峰。要學科學、要學哲學,你不到佛法裡頭,你到哪裡學?在大乘法裡頭。

       現代科學家發現的宇宙之間三樁東西,證實佛經上講的阿賴耶,近代科學家說宇宙之間只有三個東西,除這三個東西,什麼都沒有。這三個東西他說一個是物質,一個是能量,一個是信息。三千年前釋迦牟尼佛講法相唯識,早就說出來了,這三個東西是阿賴耶的三細相。阿賴耶的業相就是能量,境界相就是物質,轉相就是信息,也就是唯識裡面講的阿賴耶識、末那識、意識。每一個識都有四分,自證分、證自證分、見分、相分,見分是信息,相分是物質。佛法不是迷信,被近代科學證明了,說得好。八識五十一心所統統有四分,這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告訴我們,精神跟物質是一不是二,永遠分不開,任何一個心心所它都有相分,相分是物質現象;都有見分,見分是精神現象。精神在阿賴耶裡面就是受想行識,這是精神;在真心、在自性裡面,它不叫受想行識,受想行識帶煩惱,自性裡頭沒有,自性裡面叫見聞覺知。大徹大悟之後,轉識成智,轉阿賴耶為大圓鏡智,就是見聞覺知,就不叫受想行識,叫見聞覺知。受想行識裡面有煩惱、有習氣,見聞覺知裡頭沒有,也就是我們學經教裡頭常常講的,不分別、不執著、不起心、不動念,那個時候是見聞覺知;起心動念、分別執著,見聞覺知就變成受想行識。科學家還沒有發現這個物質、能量、信息從哪裡來的,沒說出來;佛法裡頭有,從哪裡來的?從自性裡頭來的。自性不是精神也不是物質,它無所不在、無時不在,它是一切萬法的本體,一切萬事萬法是依它而生、而現,它什麼都不是,它什麼都能現。

       惠能大師明心見性,為我們透了一點信息,他講了五句話,那就說明自性的樣子。自性是什麼樣子?他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這句話用現在的話說,沒想到自性本來清淨,現在還是清淨,從來也沒有絲毫染著。這是什麼?真心。所以真心是清淨心,這個清淨心決定不受染污,在聖不增,在凡不減。諸佛菩薩他沒有加一點,我們現在凡夫,乃至於你去做畜生、蚊蟲螞蟻,乃至於墮在三途六道,有沒有染污一點?沒有,絲毫染污都沒有。染污到底是什麼?染污是阿賴耶,阿賴耶有淨有染、有善有惡,真心沒有。學佛終極的目標是什麼?返妄歸真,回歸自性,這是學佛的目的。

       學佛要把世間真放下,釋迦牟尼佛給我們做了榜樣,他是王子出身,他可以繼承王位的,王位不要了,覺悟了不要了,要回歸自性。他是大乘,他不是小乘,他要是小乘,自己回歸自性就好了,就不必教人,他是大乘,他除了自覺之外他要覺他,幫助別人覺悟。所以,開悟之後就開始教學,三十歲開悟的,開始教學,教到老死,七十九歲走的,經上記載的,講經三百餘會,說法四十九年。天天在講學,樂此不疲,沒有一天休息,ㄧ個人也講,兩個人也講,無論在什麼時候,無論在什麼場所。佛慈悲,沒有不教人的,永遠沒有聽說他疲勞了、他累了,沒有。為什麼?自性裡面能量充足,決定沒有疲倦、沒有勞累。跟我們不一樣,我們為什麼做一點事情就辛苦,累了、受勞了,是什麼原因?因為我們有妄想、有分別、有執著,這個東西裡頭會產生勞累,自性裡沒有,找不到。我們學佛,要細心去觀察釋迦牟尼佛,他一生表演給我們看的,那是四淨德裡「隨緣妙用」、「威儀有則」,做出來給我們看,這是真的,這不是假的。

       所以佛教是教育,前面我們念到本師釋迦牟尼佛,我們跟佛的關係是師生關係,這個要知道,釋迦牟尼是根本的老師,佛教育是從他興起來的。佛是什麼意思?覺悟,要翻成中國就是覺悟的教育,它不是迷信,覺悟的教育是從他建立的。我們稱他為根本的老師,稱本師,我們自稱弟子,弟子是學生,我們跟佛的關係是師生關係。這哪是迷信,這跟宗教有什麼關係?可是現在人把它看作宗教,也有道理,為什麼?連孔老夫子也變成宗教了,孔老夫子變成宗教,佛當然也可以變成宗教。不過要是照中國文字,那個宗教的意思好,那是真宗教,不是假宗教。中國宗教的意思,宗是什麼意思?宗是主要的、重要的、尊崇的,你們去查字典,三個意思;教是教育、是教學,合起來,宗教是什麼?主要的教育、重要的教學、尊崇的教化,這還得了,這個意思不得了!那就是說,一切人不能不學,不但一切人,在佛法裡面講一切眾生,十法界有情眾生不能不學。宗教這兩個字的含義太好了,這裡頭絲毫迷信都沒有。宗教這兩個字是從外國文翻過來的,中國本來沒有這個名詞,佛門裡面稱宗教,但不是這個意思。佛門裡面稱宗教是講宗門、教下,宗是專指禪宗,禪宗之外九個宗派都叫做教下,所以合起來叫宗教,是這個意思。這是外來語,外來語中國人用這兩個字來翻,這個智慧大,這是真學問。他為什麼不翻成別的,他翻成宗教兩個字,翻得太好了。那就是說,所有世界上這些宗教的創始人,他們的經典都值得尊崇的,都是好東西,從中國翻譯名詞上,我們古聖先賢對外國這些宗教肯定。要是我們翻,翻不出來,對外國這些宗教典籍沒有真正認識的人,他怎麼會想到這兩個字。我們學佛有使命、有責任,要正名,名不正則言不順,要把這些名稱的意思講清楚、講明白。

       我們學這個東西,我學了六十年,我一點都不迷信,充滿了智慧,煩惱輕,智慧長。智慧能解決一切問題,知識做不到,知識解決問題,後面有後遺症,智慧沒有。東方的學術自古以來求智慧,跟西方不一樣,西方求,特別是近代的西方,科學革命之後,所追求的全是知識。所以造成今天整個社會的動亂,造成地球的危機,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有沒有拯救的機會?有,答案是肯定的。古今中外的預言,有人問我,我怎麼看法?我的看法是肯定的,但是預言所說的結果是不確定的。這個學佛的同學要知道,特別是學大乘,一個預言後面有很多不同的結果,不是一個,不是他說的那樣,他說的那樣有可能,也有另外的結果。為什麼?佛在經典上告訴我們「一切法從心想生」,你心裡念頭剎那在轉變,前面一個念是惡念,那就是災難,後面這一念變成善念,災難就沒有了,自然就沒有了。如果你繼續還是這個惡念,這個災難會現前。佛告訴我們,個人的災難就是你的病痛,環境的災難就是地震、海嘯、颶風、冷熱無常,這是氣候變化,導致山河大地都發生災變,什麼原因?全是念頭。我們這樣說,人家說我們是迷信,幸虧好,近代尖端的科學家他們證明了。現在西方剛剛興起,這是一個新的科學,剛剛興起,意念的療法,這是講治病。許多疑難雜症不需要用藥物、不需要打針,念頭。你能把你自己染污的、不善的這些念頭統統放下,讓你心地恢復到純淨純善,這個病自然就好了。現在外國許許多多人在做實驗,這個實驗有相當的效果,所以現在科學家都在研究,這是一門新型的科學。

       特別是集體的意念能夠化解災難,我看到報告裡還引用江本勝琵琶湖的故事,他這個實驗在聯合國做了好幾次報告,全世界的科學家都知道。琵琶湖一個海灣,死水,二十多年氣味很難聞,很骯髒,他研究水的實驗,知道水有看的能力、有聽的能力,懂得人的意思。這個實驗被他發現,水是礦物,它是活的,它不是死的,它有見聞覺知。所以他就找了一百多個人,請了一個老法師,九十多歲,他告訴我的,在那裡做了一個小時的祈禱。讓這一百多人,大家把念頭、雜念都放下,提起一個念頭,專注,這很重要,專注,一個雜念都沒有,就這一念,「水乾淨了,我愛你,水乾淨了,我愛你」,就這麼一個念頭。在那裡一直重複重複念,念一個小時。三天之後,這個海灣的水真的乾淨了,氣味沒有了,保持了六個月。上一次我在台灣,他知道我在台灣,他來看我,我就告訴他,琵琶湖那個地方的禱告,應該每兩個月去禱告一次,水就永遠乾淨了。你看你們一次能保持六個月,不容易。所以禱告靈不靈?靈,但是治標不治本,半年不禱告,又恢復老樣子,所以它治標不治本。治本是什麼?治本是教學,如果海灣附近的居民,人人都知道要培養一個清淨心,培養一個善念,他居住的環境永遠乾淨。所以禱告可以救急,救一時,不能救長遠。中國幾千年來,社會長治久安,靠什麼?靠教育,靠聖賢的教育。儒家是聖賢的教育,佛跟道也是聖賢教育。

       我記得二00六年我在巴黎,在聯合國主辦活動,中國駐聯合國的代表張先生兩次請我吃飯,問我一個問題,他說佛跟道是宗教,儒算不算宗教?我當時回答他,儒釋道都不是宗教,古時候稱為三家,儒家、佛家、道家。所以宗教是很晚,清朝時候才傳出來的,外國這個東西到中國才翻成宗教,以前沒有。儒釋道三家,也有稱三教,三教那是教學、教化,三家的教化、三家的教學,沒有現在宗教這個名詞,它是學派。傳統是以孔孟代表,孔子集大成;道是老莊,以後變成道教,變成道教是三國張道陵他搞出來的,他的革命失敗了,教傳下來了,他的「五斗米道」傳下來了。佛教是從外國來的,中國帝王派特使迎請回來的,回來一接觸,跟中國傳統文化同一個根本。我們中國文化就是建立在孝悌的基礎上,大乘佛法亦如是,我們看淨業三福頭一條「孝養父母,奉事師長」,跟中國文化的根完全相同,所以中國人全盤接受了。正如同湯恩比所說,中國人的心量大,他很佩服,能夠包容異族不同的文化,就是指佛教,能夠包容,結果佛教豐富了本土的文化。這個在歷代諸位能看到,二程、朱熹,明朝陸王的學說,都是用大乘來解釋儒家的經典,把中國四書五經提升到跟《華嚴》、《法華》等量齊觀。中國老祖宗的東西簡單,提綱挈領,用佛法來一解釋就變成佛法了。

       《大學》裡面講的三綱,明德、親民、止於至善,用大乘一解釋,那就是華嚴境界,這就是佛法豐富了中國傳統文化。把明德講成自性,你看上頭再加個「明」,迷了自性,要把自性再恢復來,「明明德」,你看用大乘佛法解釋的。「親民」是普度眾生,把眾生度到什麼?「止於至善」是成佛,一切眾生圓成佛道。用這個一解釋,四書就變成《華嚴經》,這就是湯恩比所說的佛法豐富了中國本土文化,佛法對中國文化貢獻太大,大幅度的提升。落實在八目,這就是修行的八個綱領,第一個格物,格物用佛法來解釋,什麼叫格物?斷煩惱。物是欲望、物欲,格是格鬥,你要跟物欲去打一仗,要把它戰勝,革除物欲,這佛法講斷煩惱。致知破所知障,格物是破煩惱障,這兩種障礙放下,你的真心就現前,誠意,真心現前。意誠而後心正,心正是你心的作用、心的起用正而不邪,正知正見。誠意是心之體,正心是心之用,你看全用佛法解釋,跟大乘佛法有什麼分別?如果你不懂得佛法,你沒有辦法把儒家的四書五經講到最高峰,你做不到。所以,二程、陸王他們所講的東西,因為裡頭有大乘佛法,超過漢唐那些古大德。如果今天我們用大乘佛法來解釋西方的哲學跟科學,同樣都能把它融化跟大乘經一個境界,這就是佛法所說的「圓人說法,無法不圓」。

       這麼好的東西在面前不認識,可惜。實在講,我們說到這個地方感到無比的幸運,為什麼?我們年輕也迷惑,也不知道,沒有想到碰到方老師,他能說出來。當時我向他老人家請教,我說老師你這是從哪裡學來的?他告訴我,方老師這個人實在是非常聰明,他二十幾歲在美國教書就是一流的教授,就被人認為是個大哲學家。抗戰期間他回國了,在中央大學教書,有一年生病,那時候學校好像是在重慶還是在成都,中央大學,他到峨嵋山去養病,這就跟佛結了緣。他說峨嵋山那個地方是好地方,山清水秀,我到那裡去過兩次。他說寺廟裡報紙雜誌這些書籍統統沒有,只有佛經,讀書人喜歡書,沒東西看就看佛經,愈看愈有味道。所以他的佛法是自修的,當然過去的國學基礎好,底蘊深厚。他是方苞第十六代,方苞是桐城派的創始人,在中國文學上很有地位,桐城派的創始人,所以這是個世家。從那一次養病好了以後,他就沒有離開佛經,深入的研究,以後在台灣大學教書,我接觸他是他的晚年。在台灣二十多年,他統統講的是佛經,正式開課,在台灣大學教了幾個大單元,「大乘佛學」、「魏晉佛學」、「隋唐佛學」,他開這個。年歲大了,從台大退休,輔仁大學請去,在輔大博士班開「華嚴哲學」。他上課跟釋迦牟尼佛一樣,沒有講稿、沒有資料,上台就是隨口都說出來,所以學生聽他的東西不太容易,他沒有資料給你。那個時候已經有錄音,還不錯,同學們帶著錄音機把它錄下來,以後整理出來寫成書,《方東美先生全集》。他自己寫的很少,大概只有二、三種,英文部分是他自己寫的,其他整理出來那麼多,全是學生從錄音裡記錄下來的,我不曉得他有沒有看過。他沒有看過,可能他夫人看過,方師母看過,方師母對於這些書籍出版很謹慎。

       我跟他學的時候每個星期兩個小時,也沒有教材,沒有講義,提綱都沒有,每個星期兩個小時。很有系列的給我講了一部哲學概要,從西方康德哲學講起,講到東方的中國哲學,講到印度哲學,最後講到佛經哲學。記憶力好,我們對這個老人不能不佩服。這才知道這個東西是大學問,方老師把這個介紹給我,我明白了、覺悟了,以前觀念錯了,把佛教看成宗教、看成迷信,錯了,現在真回過頭來。老師告訴我,這句話可非常重要,讓我沒有迷失方向,他說「佛教哲學不在寺院」,這個囑咐重要,「在經典」。他告訴我,從前寺院的出家人,那真是大哲學家,為什麼?他們研究,他們學習,確實是高人。寺院裡出家人他幹什麼?他天天在研究經典,天天在窮究學問。所以過去帝王時代,年輕人要讀書到哪裡去?到寺廟,寺廟的藏經樓不是完全藏的藏經,諸子百家樣樣都有,就是個圖書館。出家人都學,都通!所以年輕人在寺廟裡面讀書,有些家庭富有的,對寺廟供養一點;家庭非常清苦的,你念書念得好,寺廟照顧你的生活,為國家培養人才。你在那裡面去讀書,你遇到的問題,哪一個出家人都能給你解決,都能給你講解,都是好老師。他說現代出家人不研究經教,不學習了,所以你在寺院找出家人學就困難了。這個點醒非常重要,如果不說這句話,我到寺廟一看不對勁,我會對老師懷疑。為什麼?寺院這些專門研究佛教的人跟你講的不一樣,我有些問題,一問他們都不知道怎麼行?所以這個開導重要,我們到寺廟裡面去只是看經書,抄經,因為那個時候經本一般書店買不到,沒有流通的,到寺廟抄經,有問題不問他們,所以大家很歡喜。我有問題就問兩個人,一個是方老師,一個是章嘉大師,那時候指導我的是這兩個人,我遇到問題向他們請教,愈學愈有興趣。

       我學了七年出家,出家是章嘉大師勸導的,大師勸我出家,特別囑咐我,你可別去做官。我那時候年輕,我向他老人家請教為什麼。他說你做官是個清官,真正為人民做事情,如果你底下手下那些人都是貪官污吏,你怎麼辦?我聽到這個話我呆了,我能把我自己管好,我沒有辦法把別人都管好,官場現象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老師的話是真的。他教我,你不如學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連國王都不要了。我想對,有道理,尤其是方老師講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所以他叫我出家,教我學釋迦牟尼佛。我一開頭,第一本念的佛書不是經本,是《釋迦譜》、《釋迦方志》,這是章嘉大師指導我念的。我跟方老師學東西是沒有書本的,沒有任何資料,連個大綱都沒有,就像聽故事一樣,他講我聽。到章嘉大師,他就指定一些課本讓我學習,我學習第一個是學習《釋迦譜》、《釋迦方志》,釋迦牟尼佛的傳記,《大藏經》裡有,唐朝人寫的。才知道釋迦牟尼佛是人,他不是神,他也不是仙人,就是我們中國人所講的聖人,像中國稱孔子、稱孟子,稱為聖人。佛就是中國人講聖人的意思,印度人稱佛陀、稱菩薩,我們中國人稱聖人、稱賢人,這麼一回事情。這是首先我們搞清楚的,不能迷信,迷信就錯了。

       學佛的目標在哪裡?目標在覺悟。覺悟可能嗎?可能。為什麼?你本來是覺悟的。你為什麼會迷?你六根在六塵上,眼見色、耳聞聲你起了分別執著,就迷了。這是以後我們在大乘經上看到太多了。放下執著,於世出世間一切法不再執著,執著的念頭都沒有,行了,你覺悟了,你把障礙放下你就覺悟了。覺悟是自己有的,就像馬鳴菩薩在《起信論》說的,「本覺本有,不覺本無」,你把不覺放下,本覺就現前。那個時候什麼東西現前?正覺現前。我一切都不執著了,執著障礙了正覺,只要把執著放下,不再執著,正覺現前,人家就叫你作阿羅漢。阿羅漢是個學位,佛門裡面最低的一個,小乘,這個學位你就拿到。再向上提升,不但不執著,連分別也沒有了,於世出世間分別的念頭都沒有,這叫菩薩;你覺悟了,這個覺悟比阿羅漢高,叫正等正覺。再向上提升,那是不起心、不動念,連起心動念都沒有,這是大定,自性本定,真正還源了。大乘教裡面講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這時候就稱作佛陀,你的覺悟叫無上正等正覺。無上正等正覺是你自性裡頭本有的,不是外頭來的,障礙去掉就恢復,這叫明心見性。見性之後,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為什麼?因為十法界依正莊嚴是自性現的、是自性生的,是阿賴耶變的,性識都是你自己的,你統統都明瞭了,還有哪一樣你不知道的?所以你在所現、所生、所變上學習,那是知識,你如果倒過頭來,你在能現、能生、能變上下功夫,你把它找到,源頭找到,那是智慧。智慧能解決一切問題,不但解決日常生活,小地球算什麼,遍法界虛空界,大智慧!佛說人人皆有,不是他獨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你看說得多清楚、多明白。這東西能不去掉嗎?學佛沒有別的,就是放下。

       所以我感恩章嘉大師,我們第一天見面,我就問他這個問題,我說「我從方老師那裡知道,佛法非常殊勝,真正是大學問,最高的哲學,有沒有方法讓我能很快的契入?」我提出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提出來,這真是大問題,章嘉大師看著我,頭一天見面,我也看著他,我看著他,等待他回答我。看多久?看了半個多小時,一句話也不說。我到十幾年之後才曉得,那是一種特殊、高明教學方法,為什麼?我們年輕,心浮氣躁,心浮氣躁給你講了,耳邊風,這個耳朵聽,那個耳朵出去了,不得受用。半個小時他看著我,我看著他,定下來了,半個小時沉澱下來,他要讓你真正定下來再跟你講話,有一點點浮躁的現象,他不跟你講話。以後我跟章嘉大師三年,每個星期兩個小時都在禪定裡,說話不多,但是給你印象很深,你一輩子不會忘記。等了半個小時之後,他說了一個字「有」,這一有,我們就動起來了,我們心裡馬上就振動起來,他又不說話了。這次時間短一點,大概七、八分鐘,沉默了七、八分鐘,很慢,一個字一個字講,「看得破,放得下」,給我講六個字。兩個小時實際上講話不多,不會超過二十句,他說話很慢,一定看到你浮躁的氣象沒有了他才會說,有一點浮躁氣候,他看著你,不跟你說話。

       那一天我離開,這第一次,他老人家送我到門口,拍著我的肩膀告訴我,「我今天告訴你六個字,你好好去做六年」。我真聽話,真的在看破放下上下功夫。看破放下的意思太深太廣,我們那個時候領略到的很膚淺,但是要做。從放下去做,放下幫助你看破,看破幫助你放下,看破是智慧,放下是定功,恢復到清淨平等覺,覺是看破,清淨平等是放下,這是你做真功夫。你在經典裡面所學習到的,你要能應用在生活上,你就得受用,真的是法喜充滿。我這六十年來也不是很平坦的道路,曲曲折折,障礙重重,都通過了,怎麼通過?放下就通過,別執著。順境不可以貪戀,要放下貪戀,逆境要放下瞋恚,永遠保持清淨心、平等心,這叫道,不要被外面境界所轉,這叫功夫,用現在話說,不受外面環境的影響。環境是沒法子離開的,只要求我不受它影響,我不被環境所轉,智慧就開了。這個首先的條件,要能忍辱,要能吃虧,不能忍不行,怕吃虧那也做不到,你的心永遠不會定下來。所以古人講的話好,吃虧是福,一點都不錯。處處得要讓別人,決定不要放在心上,你的心才放光,你才能照見;什麼都計較就壞了,就錯了,你的心就亂了,你智慧就沒有了。

       中國古人最懂得教育,千萬年來把教育看得最重,連治國都還是教育,「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建國是建立一個政權,君民是領導人民,什麼最重要?教學,只要把教育辦好,天下就太平,什麼事都沒有了。所以古時候這個社會上,從前人講三百六十行,三百六十不是數字,一年三百六十天,它代表圓滿,就是各行各業。哪個行業人最羨慕?做官,人最羨慕的。所以要好好念書,「學而優則仕」,仕就是做官。你看做官在社會上很有地位,也有很好的收入,大家都很尊重,又沒事幹,這一點快樂,沒事幹,沒有案子辦。為什麼?社會上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沒有人作惡,一個月有一、二件案子就不少了,所以沒有人不想做官。為什麼那個時候社會這麼好、人這麼好?從小教出來的。中國古代這些帝王,他把教學的責任交給家長,鼓勵家長,教得好的獎勵家長,家教!古時候的家,現在人沒法子體會得到,為什麼?你沒有見過,你也沒聽說過。古時候的家是大家庭,現在沒有家了。我要問你,你說你有家,你的爸爸媽媽你曉得,你的祖父祖母你知不知道?不在一塊住了。你的曾祖父、曾祖母、高祖父、高祖母?不知道。古時候五代同堂,不分家的,所以講九族,從上面講有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高祖父母,從下面講有兒、有孫、有重孫,上下九代,同堂,叫九族,這是一個家庭。一個家庭人口少的大概也得有二百多人,所以家是個社會組織,通常普通一般家庭大概三百人左右,人丁興旺的六、七百,這麼一個大家族。你們諸位看小說《紅樓夢》,那就是一個家族,那一家人差不多將近三百人,這書上寫的。

       所以,家一定有家道、有家規,像《弟子規》是家規,必須要遵守的,從老到少沒有一個人不遵守,不遵守家就亂了。它有家學,私塾是家學,用現在的話說,就是自己家的子弟學校。兒童一定是自己都把他教好,教好之後,學得很優秀的可以參加國家的考試。國家考試,國家選拔人才,選拔之後,國家有俸祿,就是有待遇,你的生活國家來照顧,像現在講發工資給你,你好好的學習,不斷的參加考試,將來從政。所以培養人才是每一個家庭的責任,國家來考選,選拔成為國家的公務人員。這個制度好,從漢朝漢武帝建立這個制度,一直到滿清,你看換了多少朝代,但是這個制度沒有改變,好東西,沒改變。所以這個社會,這麼大的國家,這麼多人口,長治久安怎麼來的?有道理,就是教育,教得好。家庭子弟學校比現在學校好,為什麼?家長、老祖宗關心,這是他的親骨肉,要好好教,小孩長大了有出息,榮宗耀祖,光大門楣。所以從前小孩生在這個世間,你到世間來幹什麼?為家,他是為他家的。一生無論你做哪個行業,支持你的是誰?你的家支持你。你小時候求學,家教你,家負責任;你將來年歲老了,養老,家養老,所以老人晚年真正叫享福。你的一生為家庭貢獻,到老的時候家養老,你底下這些晚輩,孝子賢孫就很多,他怎麼會不快樂!中國老人是最幸福的,一個人一生當中,享福是晚年,年老的時候享福。在兒童的時候認真學習,少壯的時候是為社會、為家庭貢獻,老的時候享福。這是中國過去的社會,這個社會太好了、太美滿了。

       我們中國這個傳統,怎麼現在會沒有?怎麼沒有的?給諸位說,咱們跟日本人打仗打八年打掉了,抗戰之前有。我們農村鄉下,一個村莊就是一家人,這個王莊他是一家,那個莊是李莊,那是一家。還有,有祠堂,祠堂祭祀這是春秋,一年二、三次的祭祀。除祭祀之外,祠堂就做為學校,就是家學,私塾在哪裡上課?在祠堂,所以祠堂就兼辦家學。抗戰勝利之後看不到了。我去參觀幾個,在江南,皖南徽商的這些地帶我去看了,村莊還在,人沒有了,有幾個老人住在那裡,年輕人都到外地去謀生了。這個恢復不容易,這個制度太好了,我們要多講,多宣傳。所以現在這幾年,我想到企業家,希望企業能夠把中國傳統家的精神繼承下來。那企業的老闆得要是菩薩才行,不是菩薩做不到。真正學佛可以,老闆看自己的員工都像自己的親兄弟、親姐妹一樣,員工的小孩是自己的兒女,員工的父母是自己叔叔伯伯,你真的要發心養老育幼。所以,企業應該辦子弟學校,應該辦安養院,安養院不收別的老人,員工的老人。你這個員工跟你就變成一家人,一生全心全力為公司服務,一個公司就是一個家。從前的家是血緣,現在的家是道義,這是屬於大乘。

       在從前的家,確實它是血緣關係,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就夠了。今天如果企業變成家,企業老闆不能不學大乘,不學大乘你治不好,你的心量沒法子拓開。真正發菩提心,行菩薩道,經營企業是行菩薩道,會做得很好,絕不亞於中國傳統的家庭,真能恢復。我們相信中國至少應該還有一千年的盛世,長治久安,那就是認真學習儒釋道三家。今天學習儒釋道三家還不夠,還要學習世界上不同族群的宗教的文化,為什麼?充實自己。取人之長,捨己之短,不斷的充實自己,這是正確的。像我們中國在漢代的時候,拿佛法來充實自己,今天我們看看基督教有沒有好東西?有。天主教有,印度教也有,伊斯蘭教也有,不能不學,不學咱們孤陋寡聞。自己東西學好了,一定看別人東西,我們能夠採取、能夠吸收、能夠充實自己,這是大學問。所以,宗教與宗教之間要團結,宗教與宗教之間要互相學習。我在澳洲,我們有個規模不大的、小小的淨宗學院,我們從今年起,七月,就是下個月就開始,我們正式請了兩位教授,一個教伊斯蘭精神生活,一個教基督教。我們來開端、來帶頭,佛教學院裡面正式開其他宗教的課程。我們肯定所有宗教都是社會教育,我也鼓勵所有宗教一定要回歸到教學,不能僅僅靠儀規、祈禱,這個不行,這個我們講了,這是治標,經典的修學是治本。

       在這個大災難的時代當中,恢復社會的安穩、恢復世界的和諧,一定要靠宗教教育。宗教教育教什麼?教倫理、教道德、教因果。現在全世界所有教育裡就缺少這三樣東西,宗教教育把這三樣東西補進去,宗教對社會有貢獻了,不再是迷信,不再是消極,這是大家要認真努力去做的。我這麼大年歲了,有些國際上的活動還來找我,我得考慮,能不去我就不想動,在家裡講經。一定要去,去為什麼?去告訴大家回歸宗教教育,宗教要團結,宗教要互相學習,不要有排斥,我做這個事情。只有宗教團結,才能化解衝突、才能安定社會、才能和諧世界,這是佛家大乘的經義。

       我們再看下面,黃老居士引用《十二門論》說,「摩訶衍者」,摩訶衍是梵語,翻成中國就是大乘,「於二乘為上,故名大乘」。二乘就是聲聞、緣覺,比聲聞、比緣覺高,聲聞是阿羅漢,緣覺是辟支佛,這兩個屬於小乘。「佛大人乘是乘,故名為大」,這個大人是稱佛,佛、菩薩他們所行的,他們所學的、所修的、所教的、所傳的,這個乘字裡頭有這麼多意思,這所謂是大。「又能滅除眾生大苦,與(與是給他)大利益事,故名為大。」大的意思略微解一解,它能滅苦,真的嗎?真的,真能滅苦,真能得大利益。苦從哪裡來的?苦從迷來的,迷你就胡思亂想,你思想有錯誤,你的言行就會有錯誤。因為言行是思想指導,思想錯了,言行就錯了,你做錯事情你得受苦報。大乘是智慧,你有了智慧,你的思惟是純正的,你的言行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你不會做錯事情,那你就享福了。中國人真有智慧,你看中國人「禍」跟「福」很像,這兩個字非常接近,只差一點點。這就是告訴你,禍、福只在一念之間,一念為自己,自私自利,禍就來了;一念為人,福就來了。為人才是真正為自己,為自己是真正在害自己,這個道理要懂。

       現在這個社會,我們冷靜去觀察,迷了,迷在哪裡?中國人講迷在錢眼裡面。中國從前用的銅錢,你看民國初年、清朝時候是用銅錢,圓的,當中有個孔,有個方孔。那裡頭有含義。圓裡頭要有方,圓要不方的話,問題就出來了,叫外圓內方,做人就對了,它都有表法的意思在裡頭。錢是不是好東西?不是好東西,你看中國這個「錢」字,這邊是金,那邊是兩個人拿著刀,在幹什麼?搶!這不是好事情,告訴你這是很危險的東西,你看到這個字你就想到它的意思。錢夠用就行了,不能貪多,貪多禍害就來了,災難就來了。人這時候就要懂因果,你的財富,你命裡有沒有?命裡沒有,你要想用不正當的方法去得到,跟你說,你得到了還是你命裡有的,你說你冤不冤枉。命裡沒有,用什麼樣的手段都得不到,拿著槍去搶都搶不到,你槍還沒有對人,後頭警察把你抓到,你去坐牢了;你小偷你去偷,你還沒有偷到,警察把你抓去了。這就是命裡沒有,偷人、搶人都得不到;命裡有的,偷來的、搶來的統統是命裡有的,你說你冤不冤枉!人真懂得這個道理,他心是定的。我在沒有的時候,我不會去偷人、不會去搶人,為什麼?心裡清楚,命裡沒有;命裡有的,到時候就來了,不用著急。

       能不能求到財?佛教裡頭,這是從前章嘉大師教我的。我剛剛學佛的時候,生活非常艱苦,那是命裡沒有財庫,人家命裡有財庫,我的財庫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換句話說,別人做什麼事業都能賺錢,我幹什麼都賺不了錢,命裡沒有。辛勤工作賺一點錢,僅僅能維持生活。老師是大善知識,我跟章嘉大師,我二十六歲,他老人家六十五歲,祖父輩的,他看得很清楚。他教我,跟我講,財從哪裡來的?財從布施來的。他教給我「佛氏門中,有求必應」,教我這個道理。真有感應!沒有感應,沒有感應那你是理論上不如法,方法上有問題,如理如法,感應道交快得很!所以教給我們求財的方法,財布施。人家命裡為什麼有那麼多財富?過去生中修財布施修得多,他命裡有,這個道理要懂。我們命裡沒有,沒有不要緊,還年輕,現在修還來得及。我跟老師說,我沒有錢,一個月的工資很少,僅僅勉勉強強夠生活。老師問我:「一毛有沒有?」一毛可以。「一塊有沒有?」一塊還可以,還勉強。「你就從一毛、一塊開始布施,你心裡要真有布施的念頭,有這個心。」我就學。因為那個時候逛寺廟了,到寺廟去抄經,看到寺廟有印經的,人家拿個本子來捐錢印經,出多少都不拘,我們看到印經也寫個一塊、二塊,他都收;有放生的,放生的捐個幾毛錢他也收。這個很好,就慢慢養成一個習慣。這是財布施,得財富,有效,我已經布施了六十年,愈施愈多!

       前年,我在台灣商務印書館訂了一百套《四庫全書》,我買得多,是他的大主顧,所以給我特別優惠的價錢,一百套多少錢?五百萬美金。我拿來幹什麼?這個書拿來送給各個大學,送給圖書館。大概下個月書就出來了。愈施愈多!錢不要留著,留著的錢,錢就變成廢紙,沒用了。所以這個東西叫通貨,這裡有去,那裡就有來,你不要害怕,去得多來得多,去得少來得少,不去就不來,就這麼回事情。所以我現在,我七十歲之後,真的,就像孔老夫子所說的,「隨心所欲不踰矩」,心想事成,七十歲以後。這都是老師教的,我們相信,真幹。

       法布施得聰明智慧,我把這個看得比財重,所以我有錢都印經,做法布施。你們聽我講經的時間多了、時間久了,你聽我講的東西年年不一樣,你就看出智慧增長,一年跟一年不一樣。我跟李老師學教,十年,聽李老師講經,李老師叫我坐第一排,跟他面對面,不准寫筆記。最初的時候,我寫一點東西,下來他就問我,你剛才在寫,寫什麼?我說寫筆記。「你寫這個幹什麼?」我說怕忘記。他就告訴我,「不要寫,年年境界不一樣,你今年寫的這些東西,到明年一點用處沒有」。我想一點沒錯,專心去聽,不要在這個地方打閒岔。所以我跟他十年沒有筆記本。智慧天天在增長、天天在進步,你怎麼可以停留在那裡,哪有這個道理?可是老師,別的同學寫筆記他也不說,我寫筆記他就告訴我你不要搞。這是培養智慧,法布施。

       無畏布施得健康長壽,這個對我來說很重要,我的老師對我都很清楚,年輕的時候短命,這個年輕人沒有福報又短命。好在還有一點智慧,還肯聽話,還有救,所以就教我學無畏布施。無畏布施從哪裡學?從素食做起。我ㄧ學佛,你看我二十六歲那一年,學佛大概六個月,我就吃長素,不跟眾生結怨仇了。真的,你吃牠半斤,將來得還牠八兩,你的冤親債主那麼多。我學佛六個月,肉食就斷了,葷辛斷掉了。再就是放生,積極的放生。以後經濟環境好了,我就布施醫藥,在醫院裡面布施醫藥費,貧窮人看病,沒有錢的時候就拿這些錢。原先數字很少,慢慢的供養多了,我這個布施也就加多了。這幾年在澳洲,我在澳洲十年了,明年是十週年,我住在這個小城,有個公立的醫院,市政府辦的,有個醫院。小城人不多,大概只有八、九萬人的樣子,這個醫院,我一年送十二萬醫藥費給它,指定給貧窮人用。還有個基督教辦的臨終關懷中心,辦得很好,他們心量也很大,人在臨終的時候,無論用什麼宗教他們都不反對,而且都協助,這個很好,很不容易。他們缺乏經費,我也幫助他十年了,每年十二萬塊錢。這是屬於無畏布施,每年二十四萬,十年了。

       所以老師教我,一定是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你得到的果報,你財用不缺乏,你要用錢自然就有,這個多好,多自在。不用的時候沒有,用的時候它就來了。法布施智慧增長,無畏布施健康長壽。佛法厲害,你想要什麼你就能得到什麼,只要你懂得道理、懂得方法,如理如法去求,沒有一樣得不到。你看看,求成佛、求到西方極樂世界都能得到,這個世間的小事雞毛蒜皮,這算什麼!你求不得是你有業障,你能把業障懺除,你所求的立刻就感應到。佛法真能給我們解決問題,這是講很現實的問題,能解決。我們學佛,聽老師的教誨,我們對老師一點不懷疑,明白之後心就定了,什麼樣的畏懼都沒有了,什麼妄念也都不要想,想它沒有用,想是錯誤,別想,到時候該來的自然就來了,不來的求也沒用。

       老師愛護學生,佛菩薩更愛護,所以章嘉大師安我的心,我那時候剛剛初學,發願一生奉獻給佛法,他說你的一生佛菩薩照顧你,你自己不要操一點心。我接受了,我相信,我一點都不懷疑,順境是佛菩薩安排的,逆境也是安排的。以後學了《華嚴》,對這個道理完全明白了,順境決定沒有一絲毫貪戀,你提升了;逆境沒有一絲毫瞋恚,也提升了,都是幫助你提升。善財五十三參歷事鍊心,要在環境上去磨鍊,你禁不起磨鍊就被淘汰掉了。你能禁得起磨鍊,把什麼東西磨掉?貪瞋痴慢磨掉。特別是貪心,這是最嚴重的,根本問題。順境裡頭要學著沒有貪戀,在這裡修清淨心;逆境裡面沒有瞋恚,修清淨心。你修的東西正確的,修什麼?修清淨、修平等、修覺,我們這個經題上的後面這五個字。你真正成就清淨平等覺,前面果報你就得到,果報是什麼?大乘,大乘是智慧,無量壽是德行,莊嚴是相好,你都得到了。莊嚴重要,在我們現前,你的身體是一年比一年健康、一年比一年快樂、一年比一年自在。這是什麼?這是度化眾生的重要的課程。釋迦牟尼佛,我們在經上看到,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從哪來的?修來的。在過去,弗沙佛的時代,他成就了,成就之後要用一百劫的時間去修相好。為什麼?接引大眾方便,不是自己要的。社會大眾看到相好的人,他就特別親切,所以說這個東西是誘惑眾生的一個工具。如果你相貌不好,很醜陋,人家一看就討厭,就遠離去了,你還能度眾生嗎?一定要相好,相好能夠攝受一切眾生,不是為自己,為眾生的。這些我們不能不知道,這都是屬於幫助眾生滅苦,幫助眾生得利益。

       現在人他真的不懂,你在這社會上,你想要什麼東西,「佛氏門中,有求必應」,這裡頭有道理、有方法,不是盲目去祈求的。像一般人那種燒香禱告,這做不到的,它有因果,要知道修什麼樣的因你得什麼樣的果報。我這一生,現身給大家說法,我剛才跟你講的,我沒有財,財庫裡頭空空的,可是現在想做什麼事情都沒有問題。你問我想不想做事?什麼事都不想做,學釋迦牟尼佛,就想教書,像這樣上課。我像這樣上課,我現在每天跟大家上四個小時還沒有問題,可是我們一些同學,說年歲太大了,四個小時不行,要減兩個小時,我自己都覺得很難過。四個小時對我來講是正好,上午兩個小時、下午兩個小時多好,不累,不上課跟別人講話還不是一樣在浪費時間。所以,命裡沒有財,不想了;沒有壽命,壽命延長了,我壽命四十五歲,今年八十四,我延壽延得比別人長,袁了凡先生延壽二十一年,我比他超過太多了。

       學佛之後明白了,事實真相搞清楚了,沒有貪生的念頭,也沒有怕死的念頭。生死明白了,這叫了生死,了是明瞭,明瞭生死是怎麼回事情,明瞭了。明瞭就要幹明瞭的事情,不能幹糊塗事情,明瞭我們這一生身體死了之後精神不死,咱們到哪裡去?決定求生淨土,這就對了。哪裡我都不想去,我就想到極樂世界,到極樂世界去幹什麼?去留學去。阿彌陀佛是老師,那裡有好老師,文殊、普賢、觀音、勢至是同學。在那個環境裡面修學,一生當中決定圓滿成佛,圓滿回歸自性,這是我們念念當中所希求的。成佛之後,再廣度眾生,像諸佛如來一樣,那個時候有能力、有神通,遍法界虛空界,哪個地方眾生有難,就可以到那個地方去幫助他,真正得大自在!這是真的,絕不是假的,佛法對這些道理講得太清楚、太明白了,這是滅苦、與利。現代人如果說是不要佛教、反對佛教,那就是拒絕,「我苦你不要管,我受我的苦,你有好的利益我也不要」,不就是這個?拒絕了。這是傻人,這不是個聰明人,那真的他該受苦,他該受磨難。佛在旁邊等著,哪一天覺悟了你再來找他,他隨時等著,你不找他,他不找你,你找他的時候有求必應。佛對一切眾生是平等的,沒有厚此薄彼,真的是「千處祈求千處應」。

       「又觀世音、得大勢」,得大勢就是大勢至菩薩,「文殊師利,彌勒菩薩等諸大士之所乘,故名為大」。這是舉諸大人。觀世音菩薩,在這個地方所有的名詞,都是像我們現在學校裡一個課程,它用一個老師來做代表,代表一個學科,他不是某一個人。觀世音菩薩,學觀世音這個法門的人很多,統統是觀世音菩薩;學大勢至法門的,全叫大勢至菩薩。所以,大勢至不是一個人,觀音也不是一個人,你要是找哪一個人,一定底下把姓名寫上,某某某觀世音菩薩,這樣才行,要不然你找不到。觀音菩薩代表慈悲,大慈大悲,「無緣大慈,同體大悲」,這就是觀世音代表的。大勢至跟文殊菩薩都是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薩的智慧有體有用,大勢至是特別在作用上。只有智慧才是最大的勢力,為什麼?它能解決問題,智慧解決問題沒有後遺症,所謂是有百利而無一害,智慧解決問題。

       彌勒也是代表慈悲,笑口常開。我們中國人塑彌勒菩薩像塑布袋和尚,布袋和尚臨走的時候跟大家宣布,他是彌勒菩薩再來的,說了就走了,這是真的,不是假的。所以中國人塑彌勒菩薩都塑他的像。諸位在此地千萬要記住一句話,現在這個社會上造謠生事的很多,說這個人是什麼佛再來的,那個人是什麼菩薩再來的,當年我在美國就聽到很多。可是身分暴露他又不走,那就是假的。身分一暴露,不管是自己說的是別人說的,說出來他馬上就走了,真的,這一點不假;說了沒走,假的,不是真的。這是佛法裡一個規矩,諸位要懂得就不會上當、就不會受騙。別人如果來說你,你是什麼菩薩再來的,你也沒走,說了你馬上就死了這是真的,說了你還活著在這裡,不是真的,假的,騙人的。這個要懂,佛法到底是真是假,從這裡辨別。所以他代表一個法門,這是大。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學習到此地。